看书屋小说网

卷之二 咒俑 第十二章 宴

2017-12-28 08:52:59Ctrl+D 收藏本站

  【一】橘逸势从方才起就无精打采地喝着葡萄酒。

  酒杯是琉璃杯。

  他不时盯着杯内满盛的红色液体,送到唇边,喝下一口后,又望向坐在垆对面的空海。

  空海不知是否理解逸势想和他谈话的神情,径自专心沉溺在自己的思考之中。

  他几乎未曾碰触到琉璃杯。

  此处是胡玉楼——以胡姬招揽客人的妓院。

  地上铺着波斯地毯。

  壁上挂的画、房内摆的壶,也都来自西域。

  琉璃杯——就是从西域运到长安的玻璃杯。

  他们和刘云樵会面后,归途上,逸势提议到胡玉楼,空海和逸势现在才会成为座上宾。

  大猴在途中和空海、逸势分手,打算去探看丽香暂居的道士家动静。

  “云想衣裳花想容……”空海低声喃喃自语。

  这是那目从刘云樵口中听来的诗句。

  也就是刘云樵的妻子春琴化为老太婆后,边唱边舞时的诗句之一。

  空海将纸搁在垆上,盯着纸看,口中喃喃念着这诗句。

  纸张上所写的正是老太婆唱出来的诗句。

  空海一旁的玉莲,柔顺地坐着,面带微笑,随声附和空海偶尔回过神来时所说的话语。

  方才坐在逸势一旁的牡丹,突然不知想到什么,一转眼就不见人影。她离座已有一段时间。

  逸势那无精打采的模样,大概和这有关。

  “逸势啊,这真是好诗……”空海陶醉般望着纸片。

  这句话,空海已说过三次了。

  “我当然知道。”逸势的回答和前两次一样。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空海方才一直念的诗,是一首歌咏女性容貌的诗句。

  看到云想到你天衣飘逸,看到花想到你的容貌,春风吹拂栏杆,降于花上的露珠,又是多么娇艳呀。

  这般美丽的人,若不是在群玉山头邂逅,就一定在瑶台月下相逢。

  诗句的涵义,大致如此。

  所谓“群玉山”,是传说住着美丽仙女的山。“瑶台”也是传说中的宫殿,由五色玉建筑而成,也住着美丽仙女。

  总之,这首诗所歌咏的女性,容貌有如仙女般美丽。

  “真是绝妙好辞……”空海赞叹。

  “什么?”逸势问。

  “就是这首诗。”“怎么个绝妙好辞?”“我说的不是巧妙或写得很好的问题。这诗不是以诗理写出,而是以诗才写出的。”“诗才?”“才华洋溢。是汪洋恣肆的才华。是自然而然脱口而出的才华。

  这般的才华,怕是永不枯竭的。这位才子,大概光是饮个酒或赏个月,就能在一夕之间,如同讲话一般,连续不断写下这样的诗句吧。”“你赞美得也太过分了。”“若是普通之才,多少需要些理论,且几杯酒下肚,恐怕就写不出诗了。然而,具有这种才华的人,酒喝得愈多,诗兴愈能源源不绝地涌上来。”“唔。”“说起来,这像是在酒席之间随兴拈来就写成的一首诗。尤其‘云想衣裳花想容’这句,一般凡才,会不假思索写成‘衣想云彩容想花’,看到你的衣裳就想到云彩,看到你的容貌就想到花朵。这首诗的作者,却轻盈地倒写成‘云想衣裳花想容’——”“是这样吗?”“所谓花,指的是牡丹花吧——”空海说。

  在空海稍晚的时代之后,日本称“花”,指的就是樱花。在中国的唐朝,“花”则指牡丹花或桃花。

  “逸势啊,此人既然能够写下这种诗,就算我们不知道他是何方神圣,也应当有人会知道才对。或许谜底很快就能揭晓了。”与其说空海是对着逸势说话,毋宁说他在自言自语。

  “话又说回来,空海,牡丹到底跑哪儿去了呢?”比起这首诗,逸势似乎更在意不见踪影的牡丹。因空海讲到牡丹花的事,他又想起了牡丹。

  “牡丹说过,她也许知道作者是谁……”玉莲说。

  方才,牡丹看了空海纸上那首诗一眼,若有所思地点头。

  “我或许知道作者,我去问问看……”说毕,牡丹便退出房间。

  “你心中有谱吗?”逸势当时问。

  她回头说:“有一点。”随即转身就走。

  从她离席到现在,已经过了好些时候。

  逸势正闲着无聊,叹了口气。走廊足音逐渐靠近,牡丹进到房内。

  “方才的诗,已经知道了。”牡丹明快地说,右手拿着一张纸笺晃动。

  “这是那首诗的后续部分。”听到这话,空海眼神里闪烁着光辉。

  “这实在太厉害了,让我看一下。”牡丹边坐到逸势一旁,答了一声:“好。”就把那张纸笺递给了空海。

  接过纸笺后,空海摊了开来。

  逸势从旁探身,凑过头来看。

  清平调词诗题如此写着。

  所谓“清平调”,是唐朝音乐曲调名。

  加上“词”字,大概就是以清平调所唱的歌词。

  “这首诗歌全部有三阕,听说空海先生纸上写的是第一阕。这里写的是第二和第三阕。”牡丹说。

  “谁帮你写的?”玉莲问道。

  “这等一下再说,先请空海先生过目吧。”牡丹也探出身子,望着那张纸笺。

  纸上还残留着墨香,端正的字体写着两阕诗。

  字体看来很眼熟。

  不过,空海无暇去考虑到底是谁的字迹,先念了起来。

  清平调词(二)一枝红艳露凝香,云雨巫山枉断肠。

  借问汉宫谁得似,可怜飞燕倚新妆。

  清平调词(三)名花倾国两相欢,长得君王带笑看。

  解释春风无限恨,沉香亭北倚阑干。

  纸上是如此的诗。

  空海边念边说:“逸势,你看这首诗的辞藻多么华丽!到了这种地步,简直可以说是浪费才华。不过,再怎么浪费也不会枯竭,这也是一种才华啊。”看来空海对这首诗作者的赏识、感动,更胜诗歌本身了。

  逸势约略能理解这首诗。

  因此也能明白空海话中的含义。

  “你好像对诗人的才华,比对诗句更感动。”逸势说。

  “也可以这样说。”“不过,空海啊,你的说法,我听来有些嘲讽的味道——”“听得出来吗?”“听得出来。”“逸势啊,你说的没错。说穿了,这是一首应酬诗。不过,虽为应酬而写,有才华的人写来,就不仅止于此。我本来认为对方浪费才华,事实却又不然。因为无论汲出多少水,才华之泉却永不干涸……”空海一边微笑一边说着,“真不愧是大唐长安啊!竟然有这样的才子,轻轻松松就能写下如此的诗句。”逸势对着发出此言的空海说:“对了,空海——认为‘浪费才华很可惜’的人,可能是因为自己没才华吧?”“你说呢?”空海虽然无意岔开逸势的话,却还是换了个话题。

  “牡丹,这是谁的诗呢?”“听说是个名为李白的人——”牡丹说。

  “喔……”空海低声叫道,“原来如此。这是李白翁的诗呀?”空海一副心领神会的模样,自顾自地点起头来。

  当时,李白的诗尚未正式传人日本。

  空海入唐时(公元八O四年),李白业已不在人世。早在此前四十二年(公元七六二年),便以六十二岁之龄辞世了。

  李白这首诗,在日本最早的记载,为宽平年间(八八九~八九八)藤原佐世所撰《日本国见在书目录》中《李白诗歌行三卷》。

  就算这本书刊行于宽平初年(八八九),此时空海也早已不在人世。

  那是空海死后五十四年的事了。

  李白死后到空海入唐的这段期间,日本遣唐使船曾两次出使大唐。

  这些遣唐使船,多少或曾带了些李白的诗回到日本吧。稀世罕见的大文章家空海,入唐前也因此有可能读过李白的诗。不过,话虽如此,他说什么也不可能读到稍后唐朝由魏颢所编纂的《李翰林集》和李阳冰所编的《草堂集》等别集里面的诗文才对。

  空海对李白的认识,应该是入唐以后的事。

  不过,彼时,李白的诗文集尚未编纂成册,无怪乎空海不曾读过这阕《清平调词》。

  但是,关于诗人李白的评论,他应该有所耳闻了,譬如杜甫《饮中八仙歌》中所记载的:李白一斗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

  这样的文史知识,空海应该也有吧。

  “原来如此,若是谪仙的诗,也就无怪乎了。”空海望着纸张说。

  谪仙——也就是被贬下凡的天上仙人。

  这是贺知章对李白诗才的惊叹,将李白誉为“谪仙”,因而有此称呼。

  “到底谁告诉牡丹这首诗的呢?”空海问。

  “是白宫人。”牡丹答道。

  “哎呀!就是上次提到的白官人吗?”玉莲恍然大悟。

  “白官人?上次你们拿他的诗给我看的那位吗?”空海问。

  不久之前,空海和逸势来到胡玉楼时,听玉莲和牡丹谈起有位客人,经常要玉莲准备笔墨,以备写下像是诗的东西。

  这位客人,姓白。

  空海见过这位白姓客人所丢弃的纸张,纸张上写着诗文。

  那可能是某长诗的起首,光看那几行,就可推测作者怀着满腔热情,绞尽脑汁想要完成这首尚未写成的诗。

  “是啊。”牡丹点点头。

  “原来如此,难怪觉得眼熟。”空海露出“若是这人会背诵李白的诗也不奇怪”的表情,喃喃自语。

  “我看到这首诗时,想到或许白官人知道——”牡丹开朗地说,“刚好白宫人要回去了,在他离去之前,我赶着把空海先生那首诗拿给他看。结果……”接着,牡丹嗓音一变,模仿白官人的口气说道:“啊,这是李白翁的《清平调词》。”“白宫人,整首诗您都知道吗?”牡丹问道。

  “知道。”于是,就准备笔墨拜托如此回答的白官人,写下方才的诗。

  “那么,白宫人呢?”空海问。

  “写完后就离去了。说是要到某处——”“问过他这首诗是何时写的吗?”“对不起。我漫不经心,并没想到……”“没关系,牡丹。只要能知道是李白的《清平调词》,就十分感激。其他的事,我想可以自己去调查。”“空海先生感到开心,我也觉得很高兴——”“你们说过白官人是一名官员。”“是的。”“大名是什么呢?”“居易。姓白名居易。”“自居易……”空海喃喃说道。

  自居易——字“乐天”。

  一年后,白居易以“白乐天”之名,发表长诗《长恨歌》,在长安诗坛声名大噪。

  不过,此时的“白乐天”还只是个名为“白居易”、默默无闻的小官吏。

  同时,空海也只是从东海小国——倭国——来此的无名留学僧。

  汉皇重色思倾国空海看过这首诗的第一行,正是题为《长恨歌》、描述玄宗和杨贵妃爱恨故事的起首句,但空海还不知道此事。

  白乐天,时年三十四岁。

  沙门空海,时年三十二岁。

  白乐天还是个把《长恨歌》构思深藏内心,正想一展才华于世人面前的无名青年。

  而空海,也还是个念想理解宇宙之法,而来到长安的无名沙门。

  不久之后,空海带回日本国的密宗体系,将成为日后改变日本宗教史的强大力量,这是连当时在场的逸势做梦也料想不到的事。

  只有空海,把这野心暗藏在自己心中——【二】“我要到马嵬驿。”翌日清晨,空海如此说。

  “为何突然要去——”逸势大吃一惊。

  逸势知道空海昨晚灯火未熄,不知彻夜在查些什么。

  昨天晚上,空海和逸势知道《清平调词》的作者是李白后,早早就步出胡玉楼。

  空海在此和逸势告别。

  “我想去找些东西。”空海如此告诉逸势后,就不见踪影了。

  等到空海回来时,早已是傍晚时分。

  正是暮鼓乍响,坊门即将关闭之时。

  从外头归来的空海,胸怀鼓鼓地站在逸势面前。

  仔细一看,原来空海衣怀中藏了不少文卷。

  “怎么了?”逸势问。

  “借来的。”空海轻松回道。

  “借来的?”“待会儿我得好好读读这些文卷。”“全部吗?”“全部。”说完,饭也不吃,空海就躲到房里开始读了起来。

  逸势就寝时,空海还在一旁的灯下翻读。

  翌晨,逸势醒来时,空海早已不在房内。

  他的床铺,也不像有入睡过的样子。

  逸势走出房外。

  发现空海人在庭院里。

  他站在牡丹丛中,正伸出手罩在其中的一株牡丹上。

  太阳正从地平线露出脸来,虽是晴空万里,阳光却还未洒进庭院。

  寂静的夜气,仍然残留在庭院里。

  逸势便是在庭院中发现空海的身姿。

  “空海——”逸势唤道,“你一夜未睡吗?”“是啊,没睡。”空海的声音清朗,完全听不出终夜未眠的样子。

  “为什么不睡呢?”逸势走近空海。

  “因为要读那些文卷。”“读到天亮吗?”“读到天亮。”空海回答得很干脆。

  “你有些地方,真的不像一般人。”逸势目瞪口呆。

  接着,空海就说出“要到马嵬驿”的话了。

  “不过,空海啊,马嵬驿离长安不是还有一段距离吗?”“的确如此。”马嵬驿是位于长安之西,约莫八十公里处的小镇。

  与其说是小镇,不如说是村落。

  空海为何要跑到那里去呢?因此,逸势才会问“为何突然要去?”“昨晚读了那些文卷,突然心血来潮——”空海说。

  “文卷吗?我想起来了,李白翁的诗文集也混在其中——”“李白这人简直是个鬼才。他的才气如狂流奔放,四处横溢,毫不吝惜。昨夜真是太兴奋了。不过,我不只读了这些而已。”“还读了其他?”“嗯。”逸势以惊叹眼神看着如此回答的空海。因为空海好像真的在一夜之间读完全部文卷。

  “发现什么吗?”“与其说发现,不如说是明白。”“明白?”“所以才会想到马嵬驿。”“喂,喂,空海,快告诉我到底明白了什么?”“就是《清平调词》的事。”“什么?”“我已经明白那首诗是在何种情况写下来的。”“听说是为玄宗皇帝和杨贵妃所写的——”“正是。逸势,你听好——”空海开始叙述。

  李白在天宝二年(七四三)写下《清平调词》,也就是空海入唐前六十一年。

  李白,时年四十三岁。

  玄宗皇帝,时年五十九岁。

  杨贵妃,时年二十五岁。

  那正是长安城最为繁华之时。

  道士吴筠推荐李白到长安,是前一年的事。

  那也是杨贵妃集玄宗宠爱于一身的第三年。

  那年春天,玄宗带着杨贵妃,到兴庆池之东的沉香亭。

  沉香亭是出了名的牡丹胜地。玄宗打算和杨贵妃一起赏牡丹,而行幸至该地。

  随侍同往的还有宫中乐坊。玄宗从乐坊中挑选出最优秀的梨园子弟,计有宫乐十六部,在沉香亭举行了宴会。

  歌者是当时第一高手李龟年。

  李龟年手持檀板,正要开口吟唱时,玄宗却伸手阻止他。

  “在贵妃之前,欣赏着如此美丽的花朵,何以尽唱些陈旧的老歌呢?”总之,玄宗的意思,是要众人为杨贵妃写下新歌词,在此高唱,这宴会才显得出价值来。

  这当是脱口而出的随兴之言。

  然而,脱口而出也罢,随兴之言也罢,这可是出自皇帝的金口。

  于是,李白奉召晋见。

  也因此,那位还在宿醉昏睡中的诗人,如此这般突然就被召进宴会来了。

  李白的才华,充分满足了皇帝的随兴之言。

  对这位天才诗人而言,不过是即兴游乐而已。

  然而,在这即兴游乐里,李白却将自己的才华发挥得淋漓尽致。

  “可以先给我一斗酒吗?”急忙赶来的李白,大概先说出如此的话吧。

  在皇帝和贵妃面前,李白悠哉地喝下了一斗酒。

  其间,李白的诗句便已构思好了。

  虽说构思,也只是开头的第一、二行。

  只要构思出起首一、二行,其他的就无所拘束了。

  一斗,就是十升的酒。

  喝完酒抬起头时,李白已经构思完成。

  这时候,墨已磨好,笔也准备好了。

  李白自信满满,左手持金花笺,右手握笔,不假思索,即席写下了三阕诗。几乎是即兴而成。

  当时写下的,就是三阕《清平调词》。

  李龟年就着新词,吟唱出这首歌。

  杨贵妃的美丽,雍容华贵地表现在才华洋溢的歌词之中。

  这真是天才诗人李白大展身手的时刻。

  不过,李白后来却也因这首诗而被逐出长安。

  这位临时加入宴会的李白,自从来到长安之后,很快就博得玄宗的宠遇。但是,有人对此事却感到很没趣。

  此人正是高力士。

  高力士是玄宗极为宠信的宦官。

  沉香亭宴会上,李白借着醉意,要高力士替他脱靴子。且是在玄宗眼前。

  这也是原因之一。

  高力士后来曾批判这位天才诗人的《清平调词》。他说:这首诗中,李白将杨贵妃比拟为出生贫贱、最后沦为平民还自我了断生命的赵飞燕。根本是有意轻蔑贵妃。

  这当然是“莫须有”的罪名。

  然而,正因为这莫须有的罪名,李白被赐黄金后,随即被驱逐出长安。

  那是天宝三年——就是李白写下《清平调词》翌年的事。

  空海简短地把事情前后对逸势叙述一下。

  “原来……”逸势似懂非懂地答道,“但是,空海啊,虽然李白翁的事情明白了,这和马嵬驿又有什么关系呢?”空海只是意味深长地微笑着。

  “喂,空海,到底怎么回事?不要卖关子,赶快告诉我啦。”空海再度朝着逸势露出微笑,然后说道:“逸势,因为杨贵妃的坟墓就在马嵬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