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卷之二 咒俑 第十三章  马嵬驿

2017-12-28 08:54:16Ctrl+D 收藏本站

  【一】春天的原野。大地萌生一片淡绿。

  大地之中,到底有多少力量在沉睡着呢?这股力量,每天都从大地表面渗出。

  且以淡绿姿态呈现出来。

  街道两旁,分种着柳树。柳叶迎风摇曳。

  春天已经到来。

  吹过原野的风,带着青草的芳香。

  街道两旁,也夹植着桃花树,那艳丽的桃色,让空海和逸势百看不厌。

  两人徒步而行。

  离开长安,这已经是第二天了。

  空海和逸势,目前来到距离马嵬驿还有一里的地方。

  马嵬驿有杨贵妃的坟墓。

  杨贵妃——姓杨名玉环。

  杨玉环出生于唐开元七年(七一九),为蜀州司户杨玄琰的幺女。自幼父亲就去世,过继给叔父杨玄墩当养女。

  开元二十三年,十七岁之时,成为当时玄宗皇帝第十八皇子寿王李瑁的妃子。

  开元二十八年,二十二岁之时,受玄宗皇帝宠召。

  对李瑁而言,亲生的父皇玄宗,横刀夺走自己的妻子。

  那时,玄宗已五十六岁。

  玄宗对于抢夺儿媳妇这事,大概也有些顾忌吧,因此曾经让玉环出家为“女冠”(女道士),暂且远离世俗,并赐名“太真”。把玉环召进宫中,则是三年之后,天宝二年的事。

  翌年,二十七岁的玉环,正式受封为贵妃。

  已厌倦政事的玄宗,一颗心早已被玉环——杨贵妃所夺,唤贵妃为“娘子”,给予她相当于皇后的待遇及权力。

  受到如此待遇的,不只玉环本人。

  杨氏一门都名列高官,并与皇族通婚。三个姐姐,分别受封为韩国、虢国、秦国夫人,族兄杨钊则被赐名为“国忠”。

  这位堂兄杨国忠,发挥了本身的财务秉赋,在宰相李林甫死后,握有宰相实权。

  杨氏的大宅邸,墙瓦连接,竞相奢华,跟随行幸之时,各家衣饰齐一,组成惹人注目的显赫队伍。

  杨氏女眷,穿着华丽的胡风长裤裙,脚履西域长靴,策马而行。

  杨氏一门的荣华富贵,引来许多人的反感。

  为了能在宫庭中生存下去的权力斗争,原本就是超乎常人想象的可怕和阴湿。

  失败者的命运,重者抄家灭族,轻者贬谪至荒僻边地,一般也会由贵族降为平民。

  权力斗争毫无止境。没有所谓“到此为止”的说法。

  与其说是对于权力的欲望,不如说是一旦踏入其中,为保住身家性命,便不得不往权力更高处攀爬。

  玉环也一样,若不以全家族来巩固自己的势力,便很可能保不住命了。

  人们很容易因为流言或中伤,就被诛杀。

  杨贵妃的敌人,首当其冲的就是宫中受皇帝恩宠的嫔妃们。

  不少嫔妃,因为和玉环争宠失利而被杀。

  为了避免失败者的族人心生怨f艮而留下祸根,一旦说“杀”,就是抄家灭族,不留余口。

  杨氏一门,便是在如此这般的权力斗争中脱颖而出,步步高升。

  玄宗沉溺于杨贵妃的美色,给予杨氏一门过高的权力。

  为政者的眼睛已被蒙蔽,周围充满了不满之声。

  结果,一个名叫“安禄山”的男人出现了。

  他非汉人。是粟特人(Sogdian)父亲和突厥人母亲所生下的胡人——杂种胡。

  安禄山担任镇守北方边境的节度使时,因平定边境之乱,武名逐渐威扬,最后成为杨贵妃的养子,与杨贵妃的堂兄杨国忠合谋,打倒了当时的掌权者李林甫。

  之后,却又与继任成为宰相的杨国忠反目成仇。

  为此原因,安禄山于天宝十四年,举兵叛变。这正是后人所说的“安禄山之乱”。

  最后,安禄山攻陷大唐帝国的东都洛阳。他在洛阳建都,而于天宝十五年,自称大燕皇帝,改年号为圣武。

  安禄山势如破竹地击败唐军,六月,哥舒翰所率的二十万六干名唐军,竟也为安禄山所击溃。

  长安陷入一片混乱。

  大街上到处是为了躲避战火,卷藏细软、携家带眷逃亡的人。

  最后,玄宗皇帝也决定同朝臣、皇族等逃离长安,前往蜀地。

  陪同玄宗的,以宰相杨国忠、杨贵妃为首,还有亲王、嫔妃、公主、皇孙、近卫军等约三干人。

  趁着天尚未亮之际,一行人由延秋门离开长安。

  此日,天降微雨。

  一行人越过渭水,来到成阳的望贤驿。

  此时,玄宗只能以粗糙的胡饼果腹。

  那日,许多百姓知道皇宫已是人去楼空,遂蜂拥而至,抢夺金银财宝,还放火烧掉了宫殿。

  玄宗一行人,在小雨纷飞、夏日的荒郊野外走着。荒野之中,烟雨蒙蒙,汉代王公诸侯的陵墓,稀稀落落分散其间。

  一行人抵达马嵬驿,已是翌日傍晚。

  听到之地,当地的县令和百姓几乎都已逃逸。马嵬驿也不例外。

  粮食已罄。

  途中也有臣子和士兵脱逃,根本无法统御。

  饥饿和不安,让士兵们群起鼓噪了起来。

  “杨国忠昏庸误国!”有人持如此论调。

  宰相杨国忠若能与安禄山和睦相处,也不会发生这种事。

  “杨贵妃狐媚惑君!”也有人如此主张。

  因那个女人蛊惑了英君,才让皇帝怠忽国政。

  附和的意见,此起彼落。

  “杨国忠该死!”不知谁起头喊叫。

  “杨贵妃该死!”不知谁随后喊叫。

  “杨氏一门,都该诛杀!”以护卫身份随侍的龙武将军陈玄礼及士兵们,也异口同声地呐喊呼叫。

  叛变了!士兵们立刻行动,想诛杀杨氏一门。

  杨国忠和其家族。

  杨贵妃的三个姐姐。

  玄宗皇帝和杨贵妃,从驿馆窗户目睹了这一切。

  亲眼看见锋利的枪尖贯穿自己堂兄和姐姐们的脖子,高高地举了起来。

  “只剩一个祸根,就在驿馆之中——”陈玄礼站在门前高声喊叫。

  祸根——指的就是杨贵妃。

  杨贵妃可说有罪,也可说无罪。

  因为有杨贵妃,杨国忠及其一族才会飞黄腾达。

  但此时的局势,紧迫得根本也无从追究原因和判断是非善恶了。

  陈玄礼已经斩杀杨氏一门。

  玄宗若饶了杨贵妃,就会成为留在皇帝身旁的惟一活口,很明显地,杨贵妃不久将会找上不共戴天的仇敌陈玄礼复仇。

  对于陈玄礼而言,除了将杨氏一门斩草除根之外,自己将别无活路。

  答案只有一个。

  玄宗终于下令宦官高力士处死杨贵妃。

  高力士带着杨贵妃来到驿馆中庭的小佛堂前,以一条布巾缠在贵妃粉颈绞死了她。

  陈玄礼确认尸体无误后,士兵们方才有如吃下定心丸般平静了下来。

  贵妃的尸体,就埋葬在离驿馆不远处的原野。

  据说是在入蜀街道不远处的一个小山丘脚下。

  之后,玄宗平安抵达蜀地,在那里住了一年有余。

  安禄山则在洛阳失明,且为毒疮所苦。

  爱妾段氏此时为他产下一子。安禄山想废太子庆绪,改立亲生子,此事被庆绪得知,反被庆绪所杀害。

  《新唐书》曾有如下记载:是夜,庄、庆绪,持兵扈门,猪儿入帐下,以大刀砍其腹。禄山盲,扪配刀不得,振幄柱呼曰:“是家贼!”俄而肠溃于床,即死。

  年五十余。

  玄宗于至德二年(七五七)十一月,重返长安。

  据说,玄宗一回到京师,.就想改葬贵妃,后因周围臣下反对始作罢。

  以上是空海从相关史书中耙梳得到的知识。

  马嵬驿就要到了。

  【二】“空海喔,”逸势向走在身旁的空海说,“不知她幸福吗?”语气一反常态,感慨万千。

  “谁啊?”空海问道。

  他边走边眺望原野上淡淡的一片绿。

  “我是说责妃杨玉环——”一路上,空海把自己调查所得告知逸势。对于这段故事,逸势好像很有感触。

  “到底如何?我也不知道。”“说到贵妃,她可说享尽人间的荣华富贵了吧?”“嗯。”“不过,那般死法实在叫人——”“若不是那般死法,你又感觉如何呢?”空海反问。

  “嗯……”逸势歪着头,短暂沉默后喃喃自语:“我终究还是不懂。毕竟不是自己的事。

  我有时连自己的事都不懂,更何况是身份不同、而且还不是男人的女人,真的是不懂——”“是吗?”“对了,空海。在故乡时,我认为自己是个不幸的人。老是满怀不平和不满。

  我迫切希望自己的才华能够广为人知,另一方面,却又认为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人能够真正理解我的才华——”“——”“在故乡,我是不幸的……”“——”“来此之前,我还在想,大唐的话,或许有人能理解我的才华,没想到来后一看,在这儿只令我更加感到自身的卑微而已。像我这般才华的人,此地多得无以数计。如今我最思念的,竟是曾让我以为陷于不幸境地的日本了。不过,若问我现在不幸与否——”“如何呢?”“我也搞不太清楚。”“——"“虽然不清楚,不过,空海啊,能够认识你,我真的觉得很好。

  全少知道有你这样的人存在,或许可以说比那时候更幸福——”“——”“我是这么想的,空海。贵妃既是幸福,也是不幸的。其实,幸与不幸不是一直存在每个人身上吗?以钱财之事来思考,就可以明白。有钱固然可以免除生活的劳苦,却得担心钱财的遗失。有个心仪女子陪伴身旁固然可喜,却得苦恼不知哪一方会移情别恋。”“嗯。”“不管是谁的一生,到底幸还是不幸,实在很难说得清楚啊。”与其说逸势对着空海说话,不如说是自言自语。

  “纵然如此,人们还是会去设想幸或不幸的问题。”“杨贵妃吗?”“嗯。”点过头后,逸势就默不作声了。

  两人无言地走在春天的原野上。

  “喂,逸势——”空海叫住逸势,“或许你是超越我很多的好男人呢。”“空海,我觉得你好像在说我是傻瓜。”“不,不。我是真心的。”“好男人吗?”“嗯。”“可以单纯地为这话而高兴吗?”“可以。你真是个好男人。”逸势忽然露出小孩般腼腆的表情,一本正经说:“别说了,空海。”接着深深吸进一口气,再铭感五内地吐出。

  “已经够开心了。”【三】山坡出乎意外地陡峭。

  坡地的土被挖成阶梯状,为了防止雨水冲走阶梯,以圆木顶住阶梯。

  不过,一半以上的阶梯都已倾圮。雨水把土和圆木都冲毁了。

  空海和逸势顺着坡路爬上去。

  那是一片槐树林。

  随着阶梯的攀高,空海和逸势的上方,尽是刚刚萌出的淡淡新绿。

  午后阳光,照射在这一大片新绿上,闪耀着光芒。

  他们就走在从枝叶间穿射过来的阳光之下。

  “虽说是贵妃的坟墓,倒也没什么特别的排场啊。”逸势说。

  从此处开始,山路更加陡峭。

  以“祸根”之名被杀的贵妃,坟墓当然不会有多豪华。

  途中,逸势突然停住脚步,望向一旁的空海,低声说:“喂,你听到没?”不用说,那声音当然也传到空海的耳里了。

  是人声。

  男人的声音——仿佛念经般的低微声音。

  声音从山坡上方断断续续传了过来。

  “是人的声音。”“啊,没错。”空海答道。

  听起来像是什么诗句。山坡上应该有个男人在吟诗。然而,那声音很低微,不像在吟唱,而且断断续续,所念的也不是固定的诗句。

  有时候反反复复,同样的字句再三重复。

  总觉得是有些耳熟的诗句。

  汉皇重色思倾国御宇多年求不得空海一边倾听那声音,一边徐徐往前走。

  浼势紧跟在后头。

  两人爬上坡。虽说坡上,却非坡顶,而是山坡中途。

  那儿有块砍除树木、整理过后的小空地。

  空地正中央,立了块石碑。

  花岗石般的黝黑碑石上刻着:“杨贵妃墓”墓碑前,站了一个男人。

  那男人时而凝视墓碑,时而环视四周槐树枝梢,口中念诵着诗句。

  他似乎没察觉到空海和逸势的身影。

  穿过槐树枝梢的光影,对半洒落在空地。

  男人以手紧贴墓碑,仿佛在爱抚挚爱的人一般,又好像在玩味着那种感触。

  坟墓一旁,有块大岩石,露出地面。

  男人可能累了,坐在石头上,凝视着坟墓,深深叹了一口气。

  一种既非哀痛、也非悲伤的深刻苦闷表情,浮现在男人脸上。

  这时,正好有天光树影洒落到男人脸上。刹那间,男人看起来竟像是在哭泣了。

  男人当然不是在哭泣。

  空海和逸势情不自禁站在男人看不见的槐树后方默默注视着。

  不久,男人又缓缓地像是念经般低声吟唱起那诗句来了:汉皇重色思倾国御宇多年求不得这时,空海从树干后方走了出来。

  杨家有女初长成空海念出该诗的续句,朝邪男人走去。

  男人惊讶地抬起头来,直望着空海。

  “养在深闰人未识……”空海接念道。

  “天生丽质难自弃……”男人喃喃出口。

  他紧盯着眼前的空海问道:“你怎么会知道呢?你方才脱口而出的诗句,那是——”“那是一首尚未完成的诗?”“是的。正是如此。”“您在此不断反复自语,谁都可以记住了。”“我还以为不会有人来这里。”男人脸色白皙,神情有些憔悴。

  容貌及体格稍嫌瘦弱。黑色瞳孔看似即将崩溃。

  然而,从双唇形状看来,内心深处似乎隐含着一股强硬精神。

  “真是失礼,打扰您了吧?白官人——”“咦?怎么连在下姓氏都知道呢?”‘‘让您受惊,真是抱歉。我是从‘胡玉楼’玉莲姑娘口中得知尊姓久名的。

  听说您经常跟‘胡玉楼’索取笔墨,书写诗句。前些日子,我还拜读了您写坏丢在房内的诗句。正是白官人现在所吟咏的。”“喔……”“请容在下自我介绍,敝人是从倭国来的留学僧空海。”“就是治好玉莲手腕的那一位吗?”“正是。”“我曾从玉莲口中听说你的事情。话说回来,你的唐语讲得真好,来大唐很久了吗?”“不,只有七个来月。”“你的唐语,讲得根本和我们一样。”“这是我友人橘逸势,也是从倭国来的留学生。”“在下姓白,白居易。”“我们还读过您的另一首诗。是以‘白乐天’之名所写的《西明寺牡丹花时忆元九》——”空海说出诗名。

  “那一首也读过吗?”“我和逸势目前住在两明寺。”“原来是志明。西明寺的志明拿给你们看的吧?”“是的。”空海点点头。

  白居易——白乐天叹了口气,仰首望天。好像在思索什么。

  空海和逸势默默地等待白乐天开口,不过他并未说出叹气的理由,反而把话吞进肚子里去了。

  “不过,从倭国来的人为何跑到这种地方来呢?”白乐天回过神来问道。

  “只是突然想看看昔日佳人的墓地。”“说是昔日,也仅是四十九年前的事情而已。”诚如白乐天所言,杨贵妃埋葬此地已经过四十九年的岁月了。

  无论空海还是逸势,对唐玄宗和杨贵妃也有大略的认识。

  “实在说,是因为向您请教李白翁《清平调词》的缘故。读过那首诗后,才突然想到这里来的。”“喔……”“乐天先生,那您又为何来到这里呢?两天前的夜晚,不是和我们一样还在‘胡玉楼’吗?”“同样的理由。”“同样的理由?”“我也是看了你们给我的《清平调词》,想起了杨贵妃,才突然想到这里的。

  身为秘书省的一名小官吏,只要不汲汲于名利,其实是可以偷闲到处游逛的。”“您对杨贵妃原本就很感兴趣?”“我对她有某些想法。所以经常像今天这样,到和杨贵妃有关联的地方走走。

  你们对玄宗和贵妃的故事也感兴趣?”“是的。”空海答道。白乐天又深深叹了一口气。

  “或许因为一切都已成为往事了,世间仿佛都想把他们的故事,美化成一段凄美的恋情。”“的确如此。”“然而,事实与世间看法有些出入。不,压根不是如此。”白乐天突然提高音量。

  他似乎隐藏不住内心那股无以名之的亢奋。

  “并非如此的!”白乐天说。

  “什么并非如此?”“他们之间的恋情,或许是一段悲恋,却一点也不美。说到美,项羽在穷途末路,手刃虞美人,那才真是美。那段恋情,有自刃般的哀切感,有果断的美。我可以理解当项羽手刃虞美人时,那种亲“正是。”“我曾从玉莲口中听说你的事情。话说回来,你的唐语讲得真好,来大唐很久了吗?”“不,只有七个来月。”“你的唐语,讲得根本和我们一样。”“这是我友人橘逸势,也是从倭国来的留学生。”“在下姓白,白居易。”“我们还读过您的另一首诗。是以‘白乐天’之名所写的《西明寺牡丹花时忆元九》——”空海说出诗名。

  “那一首也读过吗?”“我和逸势目前住在两明寺。”“原来是志明。西明寺的志明拿给你们看的吧?”“是的。”空海点点头。

  白居易——白乐天叹了口气,仰首望天。好像在思索什么。

  空海和逸势默默地等待白乐天开口,不过他并未说出叹气的理由,反而把话吞进肚子里去了。

  “不过,从倭国来的人为何跑到这种地方来呢?”白乐天回过神来问道。

  “只是突然想看看昔日佳人的墓地。”“说是昔日,也仅是四十九年前的事情而已。”诚如白乐天所言,杨贵妃埋葬此地已经过四十九年的岁月了。

  无论空海还是逸势,对唐玄宗和杨贵妃也有大略的认识。

  “实在说,是因为向您请教李白翁《清平调词》的缘故。读过那首诗后,才突然想到这里来的。”“喔……”“乐天先生,那您又为何来到这里呢?两天前的夜晚,不是和我们一样还在‘胡玉楼’吗?”“同样的理由。”“同样的理由?”“我也是看了你们给我的《清平调词》,想起了杨贵妃,才突然想到这里的。

  身为秘书省的一名小官吏,只要不汲汲于名利,其实是可以偷闲到处游逛的。”“您对杨贵妃原本就很感兴趣?”“我对她有某些想法。所以经常像今天这样,到和杨贵妃有关联的地方走走。

  你们对玄宗和贵妃的故事也感兴趣?”“是的。”空海答道。白乐天又深深叹了一口气。

  “或许因为一切都已成为往事了,世间仿佛都想把他们的故事,美化成一段凄美的恋情。”“的确如此。”“然而,事实与世间看法有些出入。不,压根不是如此。”白乐天突然提高音量。

  他似乎隐藏不住内心那股无以名之的亢奋。

  “并非如此的!”白乐天说。

  “什么并非如此?”“他们之间的恋情,或许是一段悲恋,却一点也不美。说到美,项羽在穷途末路,手刃虞美人,那才真是美。那段恋情,有自刃般的哀切感,有果断的美。我可以理解当项羽手刃虞美人时,那种亲手挖出自己肠子,宛如喷火一般的哀痛和苦闷。

  正因为项羽当时已视死如归,才做得出来吧。不过——”“您是想说,您不了解贵妃和玄宗之间所发生的事吗?”空海问。

  诗人微微摇头。

  “不是的。项羽和虞美人之间的美,在当时已绚丽地完结了。也可以说,两人的恋情,本身就已经是一首诗。”“——"“那段恋情,没有我置啄的余地。”“若是贵妃和玄宗的故事呢?”“或许还有我登场的机会。玄宗在不得不杀死贵妃时,既慌张又万分犹豫,手足无措地替贵妃辩护,结果,你们知道吗?最后,他竟只是为了保住自身性命。换句话说,为了自保而答应处死贵妃。

  而且,也无法像项羽般亲自动手,而是交给宦官高力士行刑。这是多么可笑,又是多么让人不忍卒睹……”“——”“不过,我却很喜欢这其中所显现的人性。我很在意他们的恋情。我想,在两人的故事中,或许有我登场的机会。不,肯定有。

  在我心中,在我脑海里,确实有这个把握。确实得近乎痛苦——”诗人的声音,愈来愈大了。

  “只是,我却无法以文字表现出来。我不知道该如何去叙述这个故事。”“您是想把贵妃和玄宗的故事,写成诗吗?”空海如此一问,白乐天突然闭口不语。

  他的神情变得平静许多了。

  “啊,好像说得太多了。”白乐天恢复一本正经的神色,站起身子。

  “请留步,乐天先生。若您不急着走,我还有事想请教——”“什么事?”“贵妃被高力士绞杀时,缠住她脖子的是什么布呢?”“绢布。”白乐天说。

  “绢布?!”逸势大叫。

  “也有人说是漂白布,我相信绢布的说法。但是,绢布又如何呢?”“还有一件事想请教您。李白翁的《清平调词》,当时贵妃真的编演成舞了吗?”“我当然不曾眼见,但想来应该如此。”白乐天说。

  “什么舞呢?”“不清楚。”白乐天说完后,露出纳闷的表情,看着空海和逸势。

  “你们好像知道一些我不知道的事。”“若是时间许可,还有很多事想和您谈,不知您今夜住在何处?”“马嵬驿的客栈。”“我们也住那里,那些话就留在今夜谈,如何?”“一言为定。”“还有,乐天先生,您坐的这块石头,以前就在这里了吗?”“对的,去年我也来过,三月和五月各一次,这块石头好像就在这里了。啊,不过,对了,那时候石头好像更低些。这次坐起来不太_。样。”“说是石头更低,不如说是地面比以往更高些了吧?”空海指着石头周围的地面。

  “您不觉得这块石头周围,也就是说,贵妃坟墓周围的泥土颜色,和其他地方有些不同?”“原来如此,这么一说,倒确实如此。”“空海啊,你到底想说什么呢?”逸势问道。

  “我想说的是,乐天先生去年五月来过之后,或许有盗墓贼之流来挖掘过贵妃的墓。”“什么?!”“那时候所挖出来的,正是这些颜色有些不同的土吧。”“怎么可能?”“我也觉得不可能。半信半疑跑来一看,果然如此,看样子,盗墓这件事,好像应该明确地列入考虑中了。”“你在说些什么啊?空海——”空海像是听见逸势的话,又像没听见。

  他一下子触摸墓碑,一下子绕墓周而走,还趴到地面以手摸地,再独自点点头,叹了一口气。

  白乐天和逸势在一旁盯着空海看。

  不久,空海走回两人身边。

  “我决定了。”空海说。

  “决定了?”“嗯。今夜要来这里挖挖看。”“你是说要来挖?!”“要来挖?!”逸势和白乐天同时冲口而出。

  “要挖!”“若被发现,可不得了。”“不会被发现的。”空海若无其事地说,“纵使被发现,我们也有个冠冕堂皇的名义。”“什么名义?”“为了‘守护天子’这个名义。”空海转过头问白乐天,“乐天先生,您今夜是否也一起来呢?”“一起来挖墓吗?”“是的。至今为止的细节,今晚用餐时,我会慢慢向您说明。若您对此事感兴趣,今夜也一起来,如何?”空海说。

  “明白了。总之,先听听你的说法之后,再做打算吧。”“喂,空海,我——”逸势开口想说话,却又觉得说了也是白说,于是又闭上嘴巴。

  “随你吧!反正,空海,我不管了。不论发生什么事,我真的都不管你了啦——”【四】空海、橘逸势和白乐天三人,走出马嵬驿客栈,已是更深人静之时。

  月夜。

  绮美的半轮明月,高挂空中。

  有风在吹。

  飘在天空的云朵随风东流。

  月亮时而隐没云中,不时露脸而出。看上去仿如空中群魔,陆陆续续吞噬云朵,又再吐出来一般。

  三人顺着街道往西走——风比白昼时更冷。

  他们肩上,各自背着向附近农民借来的铁锹。

  月光下,道路非常明亮。

  “喂,空海。”逸势的声音,不知是否太兴奋,略带颤抖,“你当真要挖墓吗?”“当真。”空海满不在乎地答道。

  空海身旁的白乐天,其紧张程度更在逸势之上。

  白乐天——白居易,身为一名官吏,秘书省的官吏。

  这官吏,竟准备去挖掘贵妃的坟墓。

  若被发现,可是要斩首的。

  白乐天之所以跟来,是因为听了空海一席话,产生某种禁不住的好奇。

  刘云樵宅邸妖怪的事。

  徐文强棉田里的暗夜怪声。

  而且,两者之间似乎有某种关联。

  刘云樵宅邸的妖猫,预言德宗皇帝的死期;徐文强棉田里的怪声,则预言太子李诵病倒之日。

  而且,两个预言果真都灵验了。

  另外,据说被妖猫附身的刘云樵妻子,口中一边念唱着《清平调词》,一边起弄着和杨贵妃相似的舞曲。

  “这是绢布哟。我要用这绢布把你勒死。绢布很牢固的。”妻子对丈夫刘云樵说出这样的话。

  “你该不会说,日后一定会把我挖掘出来,却把我埋在土里几十年也不理我吧!”隐藏在这些事里的秘密。

  《清平调词》和舞蹈。

  以绢布勒住脖子。

  女人好像被埋了起来。

  不管哪件事,和杨贵妃都有关系。

  两人都对以上这些疑问,充满好奇心。

  但不知白乐天是否惟恐那种好奇心,会让自己的表情显得垂涎三尺,因而特地绷紧脸,不露声色。

  尽管如此,白乐天这男人,对于这种事——深夜盗挖佳人坟墓的行为,在内心深处,却好像很感兴趣。

  白乐天想参与这次行动的另一个理由,在于空海的存在。

  对于这个倭国留学僧,白乐天有种奇妙的兴趣。好像让磁场给吸引住,情不自禁就接受空海的邀约了。

  不过,他知道自己身为官吏的立场。虽说出于好奇心,他也很清楚,今晚所要做的,将是多么无法无天的大事。两种心思持续在心中翻搅,以致白乐天内心充满紧张。

  “现在我已经知道你到马嵬驿察看贵妃坟墓的目的了,可是,真的有必要非这样做不可吗?”逸势问。

  “虽然并无必要非这样不可——”空海答道,“但事情到此地步,也就不做不可了。”空海说这话时,三人刚好来到贵妃坟墓的山丘之前。

  【五】从下往上看,夜空中,风吹得槐树枝叶沙沙作响。

  “嗯嗯——”逸势忍不住出声。

  “害怕吗?逸势——”空海以倭语问道。

  “不怕。”逸势带点怒意回答,“只是觉得有点不舒服。”“喂,你们说的是倭语呀。”逸势刚说毕,登山口附近一棵槐树下,跑出一名汉子来。

  接着,后方又出现两个。

  三名汉子挡在空海三人面前。

  他们的身手看来颇为矫捷。

  每人腰间都挂着一把剑。

  看上去不像士兵,也不像衙役。

  倒像是聚集在酒楼的无赖、流氓之类。

  “你是西明寺的空海,你是橘逸势吧?”其中一人瞪着空海和逸势说道。那人望着空海一行手中的铁锹,“拿锹,想干什么?难不成要盗墓吗?”“还有一个。这家伙怎么看都像是唐人——”另一人如此说,还往地面啐了一口痰。

  “有何贵事呢?”空海毫不畏惧地以流利唐语问道。

  “想给你们一点苦头吃呀!”其中一人拔出腰剑。另外两人也相继拔了出来。

  钢刃映像月光,发出冷冽的亮光。

  逸势忍住冲口而出的话,拔出腰间短刀。

  这是他从倭国带来,一直随身携带的武器。

  “不想活了吗?你竟敢亮家伙。给我安分点!断根手断只脚也就算啦,要不,连命都会不保!”“这些人是玩真的。小心点!逸势。”空海说。

  “你们想对我家主人怎样呢?”汉子后方传来另一个声音。

  汉子们吓得往后一退。

  “谁?!”一个巨大的人影,从天而降般挡住月光。

  站在汉子们后方的,是个令人心惊的彪形大汉。

  “大猴!”逸势大叫。

  出现的这人,正是将蓬发随意往后一束,理应人在长安的大猴。

  “空海先生,可以干掉这些家伙吗?”大猴问。

  “可以,不过,给我留下一个问话的活口。”空海话才说完,大猴立刻朝最近的一人冲过去。

  那人惊慌举剑往大猴砍过去,大猴伸出右手顶住。

  铿!一声金石交碰声响起。

  大猴右手握着石头挡住剑。并以左手抓住对手右腕,再用右手中的石头,猛朝那人脸颊狠命殴击。

  那人哼都没哼一声,就跌落在大猴脚边。

  大猴左手则已接抓住那人手中的剑。

  “你、你……”剩下的两人,瞪着大猴,摆好架势,围绕大猴伺机而动。

  “接着谁要上来呢?”大猴气都不喘一下,对着两人叫道。

  “若不上来,就由我来挑哕。”大猴刚跨出脚步,两人仿如受到引诱一般,从左右两方扑袭过来。

  大猴毫不费力地把石头咻一声,砸向右方的汉子。

  比常人拳头还大上一圈的石头,砸落对手的剑,直接击中那汉子的脸。

  声音响处,汉子应声倒地。

  大猴再以手中的剑,架开另一名对手砍过来的剑。明明看起来不很用力,被顶架的剑却猛然飞向一旁,那汉子的身体踉跄了一下。

  大猴趁机伸出左手,握住他的脖子。

  汉子双手抓住大猴左手,使尽气力,却是怎么也无法扯下大猴那只手。

  “不坏嘛,看来可以问话的人,应该就是你了。”这时,汉子陷入双脚几乎悬空而起、只有脚趾险险触地的困境。

  他看似无法呼吸,脸庞立刻红涨起来,双眼几乎就要凸出来了。

  大猴把汉子双脚放在地上,手稍稍放松,那汉子连忙大口猛呼吸。

  “真亏了你,大猴。”空海说。

  “大猴,你好厉害!”逸势宛如是自己在打斗一般,喘着气赞叹叫道。

  “你们认识吗?”白乐天松了一口气说。

  “他叫大猴。等一下再介绍。这件事,大猴帮了许多忙。”“持械相斗这种事,我完全不在行。一时之间,还真不知该如何是好。”白乐天低头看着倒在地上、奄奄一息的汉子。

  一个下巴已被砸碎,一个是整个鼻子塌了下去,前排牙齿近半都已断落。

  “这两个家伙,应该不会马上醒过来。”大猴说。

  “大猴,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呢?”空海问。

  “两天前近中午时分,就是空海先生离开长安那天。我又跑到那道士家门前守着,这群人正好进入道士家中——”“喔……”“如您所见,是一群可疑的家伙。其实我很想潜入道士家中,偷听这些家伙的谈话。”“潜进去了没?”“没有。因为空海先生交代不要靠近那屋子,只要远远观看就好了。”“还好。”“不久,这些家伙出来了,一副荷包满满的模样。我想其中必有缘故,于是尾随他们。”大猴好像要说给被他捏住脖子的家伙听一般。

  “结果,不出所料,这些家伙跑到平康坊一家叫‘妙药’的酒楼去了。想想也知道,银子一入怀,不是吃喝,就是女人。”“然后呢?”“我假装糊涂坐上这些家伙背后的椅子,偷听谈话。果然听到他们提起空海先生的名字。”依照大猴的说法,这三个家伙,一边喝酒一边交换着如下的对话:“所以说,只要追随西明寺那两个倭国人之后,到马嵬驿就可以了吗?”“听说是一个叫空海的和尚,另一个是叫橘逸势的儒生。”“话说回来,那两个倭国人为何要跑到马嵬驿呢?”“哪知道那么多?总之,这跟我们受托之事无关。那家伙若想对贵妃的坟墓不轨,就砍断他一只手!”“还有,视状况而定,杀掉也无妨。”“喔。不过,所谓不轨是指什么呢?”“盗墓!”“盗墓?那儿埋了什么值钱的东西吗?”“没有啦。就算埋了,也老早被挖走了。”如此这般,大猴才晓得这些家伙想加害空海。

  “其实,我那时也可以当场修理他们一顿,再逼问详情,但不清楚修理完之后该如何处置。只好决定先尾随这些家伙,紧要关头再跳出来。于是就自作主张跟随到马嵬驿——”就这样来了——大猴如此说明。

  这些家伙和大猴抵达马嵬驿,是今天傍晚的事。

  大猴得知空海三人打算投宿当地客栈,继而探听,又得知他们悄悄向人借用铁锹。看样子,是打算夜深人静时溜出客栈,要去“盗墓”。

  既然如此,就抢在那群家伙之前,先一步在此等候空海一行人到来。

  “为何不早点通知我们呢?”逸势问大猴。

  “这么一来,空海先生就不会去盗墓,这群家伙也不会袭击空海先生。如此也就抓不到这些家伙,问不出口供了。”“——”“再说,干钧一发之际,我冲了出来,才显得出价值呀!”“咦,你还有脸这样说?托你的福,我差点被一刀砍下去。”逸势作势微怒说。

  “算了,逸势。总之,多亏大猴,我们才能平安无事。何不先来询问这汉子,为何要来袭击我们?”空海说。

  “喂,听到没有?快回答啊!”大猴的手指使劲捏住那汉子的咽喉和下颚。下颚骨头发出咯吱咯吱响声。汉子嘴巴微张,似乎想用力呼吸,空气却明显进不了肺部。

  “你那样子,他想讲也讲不出来。放松一下吧。”听到空海如此说,大猴稍微放松手指力量,顿时,汉子忘我地拼命吸气。

  “快说!”大猴喊道。

  “是、是人家委托的……”“谁?”问话的是空海。

  “女、女人。”“女人?”“住在那屋子的女人。一个漂亮的女人。好像混有胡人的血统。”“是不是叫丽香?”“我不知道她的名字。没听人讲。”“怎么会认识那女人?”“因、因为猫。”“猫?”“我们一伙因为没钱,正在酒楼前徘徊时,忽然来了一只黑猫。”“唔……”“那只猫,叼着装酒的葫芦过来。把酒放在我们跟前——”“喝吧!猫这样说。”“我们吓了一大跳。猫怎么会说人话呢?其中一人拿起葫芦旋开一看,里头满满都是酒。”于是,汉子们在猫眼前把酒喝了个精光。

  喝完后,那只猫问道:“想不想多喝一些呢?”“当然想啊!”汉子们说毕,猫回答:“不再给酒了,就给银子吧!有个可赚钱的工作。若真想喝酒,拿到报酬后再去买酒。”“因此,那只猫就教我们如何去到那屋子。说完正事,猫一溜烟不见了。于是我们依照那只猫所指示,找到了那屋子。所以才——”“就在那屋子里见到那女人?”空海问。

  “是、是的。”“那女人说了些什么?”“就是您方才听到那些。那女人说,西明寺的空海和橘逸势,正在前往马嵬驿的路上,可能会对杨贵妃的坟墓不利,一发现状况就给他们一点教训。”就算断手断脚也无妨。让他们放明白些——“明白些什么?”“总之,她说,让你们明白杨贵妃的事少插手为妙……”“她是不是也说,视状况就算要对方的命也可以?”逸势追问,汉子点头。

  那汉子好像还有什么话要对逸势说,空海却先开口了。

  “在那屋子里,只见到那女人吗?”“是的。”“没有其他人?”“没有。”“有其他人在屋内的迹象吗?”“不像独自过活。我们进去的是很普通的房间,不过里头的房间却有些奇怪。”“怎么个怪法?”“因为我急着方便,随意抓了个方向,就往里头乱闯,问那女人茅厕是不是往这边走时,那女人慌忙追过来,说不是——”“然后呢?”“那时,我瞄到里头的房间。房内有个香炉般的东西,布置得像是胡人的祭坛。”“喔?”“还有个巨大无比的俑。”“俑?!”“是,正是俑。”所谓“俑”,就是木偶。

  也有以陶土——也就是泥——烧制捏塑而成。替代殉死者,与王侯公卿或皇帝的尸体,一起埋葬在坟墓里。

  “是个巨大无比的陶俑。比我们还要高大许多。那是个兵俑,因为穿着战袍。”汉子不太流畅地说出这些话。

  大猴的手指一直用力扼按他的喉头和下颚,以致他只能边喘边说。

  每逢那汉子支吾其词,大猴立刻使力加压。

  汉子也就不得不再继续说下去。

  整个讯问过程都是这样。

  空海接着又询问了一阵子,汉子嘴里却已经吐露不出更新的事情来了。

  “可以了,大猴,把他放开。”空海说。

  “可以了吗?与其事后留下一堆麻烦,不如就把这三个家伙给埋在这里?”大猴直截了当地说。

  汉子一听,立刻发出含混不清的哀鸣。

  “不,不用了。”空海摇摇、头,对汉子说:“你听好。你们都被那女人骗了。其实我们是奉皇上密旨而来。

  方才听了你的一番话,感觉很有趣。因此,我就不追究了。今晚的事,千万别对别人提起。更何况,我们根本什么也没做。只是偶然在这里碰上你而已。你若要提今晚的事,也只能说,我们什么都没做。知道吗?”“知、知道了。”汉子结结巴巴应声。

  空海以眼神示意,大猴终于松开手。

  汉子慌忙拾起掉落的剑,踢了倒在地上的同伙各一脚。

  另外两名汉子,这才总算苏醒过来。

  虽然脸上挂了重彩,手脚幸而无恙。

  汉子们一边呻吟一边爬起来。

  三个人动作缓慢、狼狈地离开此地。

  “那么——”空海低声说道,“我们继续我们的工作吧!”说毕,看了白乐天一眼。

  “如何呢?白兄。若是改变心意,现在回去也无妨,或者在这里等我们也可以。

  不过,若心意未改,那就一同前往吧。”“当然一同前往。既然来到此地,岂有回头的道理。只是,稍后可否请将详情说给我听呢?”白乐天脸上稍稍泛红地说道。

  “当然可以。白兄,能说的事一定都说给你听。”空海说。

  【六】点上灯火了。

  持着熊熊火把的大猴走在前头,一行人开始在槐树林子里攀爬。

  槐树新芽的香味溶解在夜气之中,每次呼吸,就是一阵扑鼻芳香。

  虽然看得见隐藏树林问的月亮,但一走进林子,若没有灯火还是举步维艰。

  这才点燃了事前准备好的火把。

  大猴后面是空海,接着是逸势,最后才是白乐天。

  “喂,空海。”逸势从后方向空海搭话。

  “怎么了?”“照这样继续走下去,我总觉得,好像陷入一个深渊,感觉愈走愈深。”“没错。已经陷进去了。”空海说。

  “去你的。空海,我可不是为了想听你说这种话才这样说的。我想听你对我说:没那回事,不必担心。”逸势这番话,让空海开心地笑了出来。

  “我实在很羡慕你的个性。”逸势以铁锹当拐杖往上爬。

  走在前头的大猴,突然停住脚步。

  “怎么了?”空海喊道。

  “蟾蜍……”大猴身子闪到一旁。

  空海站到他身边。

  确实是蟾蜍。

  倾圮的梯道上,有只用后肢直立的蟾蜍,睁着暴突的双眼,瞪视着空海一行人。

  这只蟾蜍,在大猴手中火把映照下,看得出满身疙瘩,以及浮现斑点的黄色腹部。

  红色火焰,将其腹部和背部映照得晶晶亮亮。

  而且,那蟾蜍,一副出征士兵般的打扮。

  头戴一顶小钢盔,身披铠甲。腰部还悬挂着一把剑。

  看着看着,那蟾蜍当下竟拔出了腰剑。

  “你们到底想干什么?”蟾蜍发出高而细的叫声。

  “前往贵妃的坟墓——”空海说。

  “前往坟墓干什么?难不成想盗墓吗?”蟾蜍挥舞佩剑喊道:“滚回去!”黑暗的树林中,响起同样的叫声。

  “滚回去!’“滚回去!”“滚回去!”仔细一看,相同的蟾蜍喧哗地从森林中走出来。

  因为身体小,叫声虽很高昂,若不仔细听,也只能听到唧、唧的呜叫声。

  空海后方的逸势、白乐天,也挨过身来想一探究竟。

  “空、空海,蟾蜍在说话。”“是在说话。”“怎么会这样呢?”“所以——”空海看了蟾蜍一眼,“蟾蜍大人,你们到底是何方神圣?”“喔。”蟾蜍应了一声后,说:“我们是看守墓园的。”“空海先生,太麻烦了,干脆一脚把它们都踩死算了。”大猴轻轻把脚往前一踏,那蟾蜍突然变得斗大。

  再跨前一步。

  众蟾蜍变得更大,竟像一只猫那么大了。

  “啊!啊!怎么回事?这些家伙竟然变得这般大。”大猴惊叫起来。

  “不要被骗了,大猴。知道吗?千万别跟这些家伙再说话了。让我来吧!”空海语毕,跨前一步,伸出右手,一把抓住猫般大小的蟾蜍。

  抓到手后,猫样的蟾蜍立刻恢复原来大小。

  空海以左手从蟾蜍背后撕下纸状的东西。

  蟾蜍身上的盔甲,立即消失了。

  空海丢出手中的蟾蜍,果然只是只普通蟾蜍而已。

  那蟾蜍慢吞吞地消失在树林之中。

  空海继续同样动作,五只蟾蜍都恢复原状。

  空海的左手里,留下了六张纸片。

  “那是什么纸?”逸势问。

  “不知谁用这纸,在蟾蜍身上施咒。”“会是谁呢?”“不晓得。”空海摇摇头。

  大猴、逸势和白乐天,凑头望着空海手中的纸片。纸上写着字。

  “可不可以借我看一下?”白乐天伸手接过纸片。

  身口意招魂纸上如此写着。

  “这是——”白乐天问。

  “身口意,是佛家语,招魂就是招来魂魄。”空海说:“真是愈来愈有趣了。”空海仰望阶梯上方黑暗之处。

  也许是起风了,上方黑暗之处,不断传来树梢沙沙杂声。

  “不知我们能不能平安走到上头?”空海犹如置身事外一般地笑道。

  【七】好不容易才抵达顶端。

  “喂,空海,终于到了。”逸势的声音因紧张而显得生硬。

  周围满是槐树林,昏昏暗喑,头上只听到夜风吹过树梢的声音,令人不寒而栗。

  除了月亮被云吞下又吐出来时,月光会微弱地穿过树梢映像下来,以及逸势和大猴手上的火把之外,可以说,四周一点亮光都没有。

  每当风吹动火把时,火光所映照出来的影子,便摇晃得更加厉害。

  彼此脸上所浮现的暗影,也随着火光的摇动而闪晃不已。

  “大猴,那就是贵妃的墓地了。”空海指着墓碑对大猴说,“你用这把铁锹朝石碑底下挖挖看。”大猴接过铁锹,用手紧握,抬头看着墓碑。

  那是和大猴高度差不多的花岗岩墓碑。

  “空海先生,若要挖掘墓碑底下,这碑可实在太碍事了,可以稍微移动一下吗?”“不,大猴,等一下。”说这话的是逸势。

  逸势望着空海说:“空海,现在就要开始挖掘坟墓了,对此,你好像有自己的看法,所以我也无可奈何。可是,再怎么说,这毕竟是贵妃的坟墓。

  你又是僧人。挖掘之前,给贵妃念段经如何呢?”听逸势这么一说,空海回道:“你说的没错。我糊里糊涂竟忘了此事,你说的很有道理,逸势。”“忘了?”“嗯。对死者而言,念经什么的其实没用,因为已经接收不到了,但若这样能让你安心的话,为生者念经,也不坏。”“什么?!对死者而言,念经已经收不到?空海——”“是的。”“真是这样吗?”“本来就是啊。所谓经文,是为生者而念的。”空海断然地说。

  “看到你那自信满满的脸,我竟觉得自己好像错了。不管如何,总之,你就念段经吧——”“逸势啊,你的说法才是正确的。我经常疏于这些俗事。不,应该说老是忘了。”空海和逸势是以倭语交谈的。

  白乐天和大猴,对于空海和逸势的倭语会话,只是莫名其妙地旁听而已。

  不久,空海跨前一步,面向贵妃墓碑,双手合十。

  空海口中传出低沉而有韵律的念经声。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般若心经》。

  空海那悦耳而有韵律的诵经声,流泻在夜气之中。

  念过一阵子后,空海解开双掌。

  “完毕,这样应该可以了。”空海说。

  “空海先生,那就开始哕。”大猴拿着铁锹,以锹尖开始挖掘墓碑底下的土。

  他打算先挪开墓碑下的泥土,再搬动石碑。

  过了一会儿,大猴本来拿着铁锹猛挖的手,在压下锹刃那一瞬间,突然停住了。

  看起来,好像锹刃深深卡在泥土里,拔不出来的样子。

  “咦?”大猴不在意地看了插埋锹刃的深坑一眼,突然哇地大叫一声往后倒退。

  他松开握住铁锹的手。

  “怎么啦?”逸势叫道。

  “火把,照一下。”大猴说。

  逸势拿着火把往坑里照。

  不过,除了锹刃之外,什么都没有。

  “怎么啦?”空海问。

  白乐天也靠过去想知道究竟。

  “刚刚挥锹时,土里伸出一只白色的手,抓住锹柄。力气非常大。”听完大猴的话,逸势脸上血色尽失。

  “空海。”逸势拉高声调。

  “嗯……”空海思索着,喃喃自语,“难道是经文念得不够?”“没关系,继续挖吧!大猴。”原本已改变心意的大猴,听到空海的话,又将铁锹往土里挖。

  拿着火把的逸势和空海,站在近处观望。

  铁锹二次、三次往土里挖,挖到第四次时——突然,从锹刃插入的土里,伸出了一只白色的手,抓住靠近锹刃的木柄。

  “哇!”高声喊叫的是逸势。

  空海一边遮着火把,一边。目不转睛地往坑里看,口中低声念起咒语。

  “南么。三曼多。勃驮喃。镬。哺。莎诃。”那是开敷华王如来真言。

  空海左手依旧举着火把,边念边跪在坑口,右手伸向那只紧握锹柄的苍白之手。

  “空海!”逸势哀嚎般喊叫。

  空海抓住那只苍白手的手腕,将锹柄扯开,说:“大猴,用铁锹从腕部砍下去——”大猴表情惊恐,但还是拿起铁锹,以锹刃从空海抓住的那只手的腕部砍了下去。

  “噗”的一声,手腕立即断掉。

  空海站了起来,“这就是原形。”他把握在右手的断腕,靠近火光。

  一看,根本不是手腕,只是一枝树根而已。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逸势额头冒汗,上气不接下气地问。

  “不知是谁,为了防止贵妃的坟墓被挖,才有这种事。”“谁呢?这家伙会是谁呢?”“不知道。”“嗯嗯……”逸势喃喃自语。

  “还要继续吗?空海先生——”大猴问。

  “等一下。接下来可能还会有种种麻烦出现,得想个办法才行。”空海环视四周,“白兄,暂且帮忙拿一下,好吗?”他把手上的火把递给白乐天。

  白乐天接过火把后,空海以贵妃墓碑为中心,弯着腰在周围巡视。

  “嗯,这里。”空海绕到墓碑后方时,停下脚步。

  以右手罩在墓碑下方的泥土。

  “大猴,这里稍微挖一下。”大猴照空海所言,拿起铁锹往下挖,锹刃立刻碰到某种坚硬的东西。

  “就是那个。”空海说,“慢慢挖出来。”大猴十分留神地将那物体从土里挖了出来。

  是个白色的物体。

  大猴把沾满泥土的东西,从坑里拾了起来。

  “呃喔……”逸势禁不住发出呻吟般的声音。

  原来大猴手上拿的是一个动物的骷髅。

  “大概是狗骷髅吧。”空海说。

  “好像有写字!”大猴说。

  “让我看看!”空海从大猴手上接过狗骷髅,“白兄,麻烦火把——”白乐天高举火把映照那骷髅,他自己的身姿也浮现在火焰之中,视线转向空海手中的东西。

  空海用手和袖子拂去骷髅上的泥土。

  头盖骨上确实写着某种文字。

  “不是唐国文字。”空海说,“这应该是胡文吧。我勉强可以读得出来,不过,大猴,这个你比较行。能不能用唐语念出来?”“行。这是波斯文。”“波斯文?”白乐天问。

  “写些什么呢?”逸势也问。

  “污秽此地者,将受诅咒。毁坏此地者,灾祸及身。以大地精灵之名,予彼等以恐怖——”大猴不带任何感情地说。

  “喂,喂,空海,大猴说的是真的吗?”就算是火把红光照映,也还是能看出逸势的脸色苍白。

  “没错,确实是这样写着。”“没、没关系吗?”“唔……”空海唇边浮现笑意,“不必担心。最严重也不过如此而已。”他用手指转弄着还拿在手里的树根。

  “但、但是——”“安心吧,逸势——”语毕,空海跨开脚步,从墓碑抓准距离后,停住脚步。

  他蹲下去,将拿在手里的树根折断搁在地面,以墓碑为中心边走边画出圆圈来。

  “做什么呢?空海。”“让不速之魔无法来干扰。逸势只要安心在那里看就可以了。”空海用树根尖端,以墓碑为中心,在地面画出了一个大圆圈。

  圆圈内再画出圆圈,然后抬起头,问:“白兄,东边在哪里呢?”“我想应该是这个方向。”白乐天回道。

  “原来是那个方向。”空海以墓碑为中心,走向东边,停下脚步。再于大圆圈和小圆圈之间的空间,写下文字:“持国天”接着走到南边,写下:“增长天”然后绕到西边,写下:“广目天”再绕到北边,写下:“多闻天”是守护佛教尊神之名。

  原本是天竺诸神之名,四神合称为四天王。

  是耸立佛教世界中心之须弥山的东西南北守护神——也就是“天”。

  东方为持国天。

  南方为增长天。

  西方为广目天。

  北方为多闻天。

  空海口中一边念念有词,一边在这四神之间的空间写字。

  大猴为了让空海做起来更顺手,拿着火把跟在一旁。

  “你在写什么呢?空海。”逸势问。

  “‘孔雀明王咒’——也就是孔雀明王真言。”写毕。空海边说边抬起头,“大猴,继续吧!”“是。”大猴把火把递给空海,走向墓碑,“实在太麻烦了!干脆一口气拔起来。”接着从容不迫紧紧抱住墓碑。

  “喝……”大猴自喉头深处挤压出粗声呼气。

  全身肌肉,像肉瘤般鼓起。

  这时,墓碑开始摇晃。

  大猴把墓碑从土里拔了出来,跨开脚步。

  由于抱有重物,每一跨步,都让人感觉地面发出微微声响,并且好像在摇动着。

  走出圆圈外,大猴把墓碑竖立在地面。

  “这样可以吧?”大猴说。

  “够了。”说这话的空海,声音中洋溢着赞美之情。

  【八】挖掘工作顺利进行。

  途中,有人提议应该换人挖。

  “这种事,没什么大不了。”大猴毫不在意,只是默默地挖土。

  大概挖到深及腰部时,锹刃又碰到什么坚硬的东两。

  “好像挖到什么了!”大猴翻动着铁锹,小心翼翼地把土拨开。

  “是具石棺!”大猴说。

  由上往下看,果然是石棺。

  空海和逸势举着火把映照,火光在满是泥土的石棺表面,摇摇晃晃。

  头顶黑暗处,槐树枝梢沙沙作响。

  白乐天以两手两膝曲贴在坑口,往下看望石棺。

  “这是贵妃的……”如此喃喃自语后,白乐天把口中涌出的口水吞了回去。

  湿润的泥土味,浓密地溶化于夜气之中。

  “空海先生,该怎么办呢?”大猴问。

  “打开看看。”大猴依照空海所说,先在石棺旁整出可以站立的地方,然后把锹刃伸入棺体和棺盖之间。

  当他撬出约莫可伸进指头的缝隙,就把铁锹抛出坑口,再将指头伸进缝隙之中。

  将棺盖的缝隙挪得更大之后,两手一用力,一口气就把整个棺盖给掀了起来。

  他把棺盖置于坑外的地面。

  “什、什么都没有?!”惊叫出声的是逸势。

  诚如逸势所说,石棺内什么都没有。

  有的只是大猴掀起棺盖时,掉落里头的一、两把泥土而已。

  “果然……”空海喃喃自语。

  “果然?难道你早就知道这里没有贵妃的尸体?”逸势说。

  “不知道。不过,倒是预测可能会有这种结果。”“到底怎么回事?”逸势说出此话时,白乐天“唔、唔”地发出野兽般的低吟。

  “怎么了?”空海问。

  “你看这个。”白乐天所指的并非棺体,而是方才大猴推出坑外的棺盖。棺盖内面朝上,放置一旁。白乐天用手指着棺盖内面。

  表面有些不知是什么的图案。

  抓痕?看起来像是这样。

  棺盖的内面,有无数条茶褐色的抓痕。

  是血迹。

  为什么会有这种痕迹?任谁一看就会明白。

  这是被装入石棺的人,想逃出外面,而在棺内死命抓挠出来的痕迹。

  彼时,指甲脱落,鲜血外流,血液沾在棺盖内面。干了以后的痕迹,正是现在空海等所看到的。

  无数的抓挠痕迹。

  在这土中,会留下这般抓痕的人,到底曾持续瞪视着这个棺盖有多久呢?那是让人不由得不毛骨悚然的光景。

  逸势缩着脖子,宛如一股寒气从背脊疾驰而过,打了个冷颤。

  “唉……”空海发出低叹。

  逸势则发出猛吞下口水“咕嘟”一声。

  “喂,空海啊……”他望着棺盖内面,喃喃自语般地说,“若是我死了,不要把我装在棺内,最好直接烧掉。”“好,知道了。”空海如此答道。

  此时——空海仿佛察觉某事,抬起脸,回头朝后看。

  回头后的空海,动作就此僵住。

  “怎么了?”跟着回头看的逸势,也僵住了。

  大猴和白乐天,也顺着空海的视线望过去。

  两人也僵住了。

  他们的视线,朝向方才大猴放置得摇摇欲坠的那块贵妃墓碑。

  其上——有个人。

  有点倾斜的墓碑顶端,坐了个修长的人,脚后跟放在墓碑上缘,两手松垂在膝盖,正低头俯视着四人。

  是个老人。

  穿着一身黯黑、褴褛的道服。

  一头蓬乱的头发都已变白。从鼻子下到下颚长满了胡须,也全白了。

  瘦长的脸庞,刻划出深密皱纹。

  老人嘴角浮现柔和笑容,正凝视着四人。

  两把火光,由下往上照映老人。

  老人头上,槐树枝梢正随风起伏,摇过来摇过去。

  老人嘴角虽然浮现笑容,深埋在皱纹当中的眼神,却毫无笑意。

  炯炯有神、放射出强烈光芒的瞳孔表面,只有两把火光在摇曳着。

  “喔,是孔雀明王——”空海叫道。

  “明白了吗?”老人以干枯的声音说。

  “感谢您那时还给了宝贵忠告。”空海说。

  “什么事?空海。”逸势问空海。

  “不久前,我不是告诉过你,在西明寺庭院遇见孔雀明王吗?”“就是这位——”“是的。”空海简短回答。

  “在西明寺也说过了。为什么你不早些到青龙寺去呢?与其拘泥于这些无聊的事,你还有自己该做的事吧。”“您说的对,不过,我好像愈陷愈深,不能自拔了……”“那是你钻牛角尖。只要就此离去,把一切都忘光,以倭国留学生的身份,做应该做的事就可以——”“可是,这件事愈深入,我总觉得愈有趣。”虽然空海口吻相当谨慎,听起来却令人有种装糊涂的感觉。

  此时,逸势好像终于明白某事似地发出叫声。

  “空、空海——”逸势把手搁在空海肩上,“这、这、这老人,就是那时那个——”“没错,正是在洛阳遇到的丹翁大人。”空海语毕,老人丹翁马上接道:“久违了。那时,谁也料想不到,竟会在这种场合再度相逢。”去年,空海和逸势到长安之前,曾路过洛阳。两人在洛阳城闲逛时,遇到丹翁。

  相遇处是南市一隅。丹翁在该处以江湖卖艺人的身份,聚集许多人表演植瓜术。

  丹翁把瓜籽撒在地面,当场发芽,长出叶子,结成西瓜并叫卖。

  空海识破幻术,丹翁感到很钦佩,送给空海一颗瓜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