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卷之二 咒俑 第十七章&&兜率宫

2017-12-28 08:52:56Ctrl+D 收藏本站

  【一】空海啊……空海啊……呼唤声响起。

  声音十分微弱。

  宛如在耳畔低语。

  微弱的程度,像是远方传来的虫鸣。但,发出那声音的,感觉就在耳畔。或许,那声音是在更近之处——可能传自脑海。

  空海正在睡觉。

  他自觉正在睡觉。

  然而,并非沉睡,还有个半醒的自己。这半醒的自己,意识到自己正在睡觉,同时也听见了声音。

  “空海啊……”那声音又呼唤起来。

  声音实在微弱,无法清楚辨识性别。

  男的?女的?到底哪方?空海集中精神,想听个明白。

  就在意识准备清醒之时,“等等……”那声音又响起。

  “醒过来反而会听不到声音。你照样躺着听……”“听?!”“别想逃,将你的心坦然委诸我的法术即可。”那声音说。

  这天,空海和橘逸势与柳宗元相会,此刻是夜晚。

  空海睡在西明寺自己的房间里。

  约莫午夜过半吧。

  那声音不知不觉悄悄潜入空海睡梦中。

  “空海,来……”声音说。

  “我会派个女人去接你。你随她来。”声音死缠不放。

  女人?空海心中暗忖之际,又传来声音:“空海,明白了吗……”空海——怎样?空海大师……“空海大师。”本来是中性的声音,不知何时变成了女声。

  “空海大师,请往这边走。”忽地,空海睁开双眼,抬起了头。

  一身淡蓝单衣的女子,正坐在他枕边。

  “您醒来了?”女子问道。

  是位美丽女子。

  青春年少,唇色红润。

  清澈灵秀的眼眸,正凝视着空海。

  看似柔软的红唇,隐约浮现微笑。

  “那就请您移驾……”女子催促空海。

  空海看着女子好一会儿.“原来如此……”点点头后,掀开被褥起身。

  逸势仍在邻房熟睡。仿佛探视在彼端熟睡的逸势模样一般,至海望了墙壁一眼,站起身。

  “有劳你带路了。”“请随我来。”女子起身,宛如纤细柳叶随风摇曳,轻盈地跨出脚步。

  两人来到屋外。

  是西明寺中庭。

  青色月光,皎洁映照在庭院。

  女子裸足而行,轻巧地走向萌芽的牡丹花间。

  一株高大的槐树,长在庭院东侧。

  女子似乎朝向那方向。

  来到槐树树根前,女子顿步,嫣然笑道:“这儿便是。”“就是这儿吗?”空海和女子并肩站立在槐树之前。

  “是哪位请我来的?”空海问。

  女子无言点头,抬起白净下颚,仰望树顶。

  “在那儿……”“这树上吗?”“请从这儿爬上去。我家主人正在上面候驾。”空海仰头寻觅,却不见任何人影。

  槐树刚萌芽的枝桠,朝向夜空伸展,随微风吹拂,迎面可望见夜星点点。

  “请您往上爬吧。”女子又开口。‘“知道了。”说毕,空海伸出右手,抓住最底层的枝桠。

  他双脚紧抵树干,将身体往上吊。

  不可思议地,身体轻盈地攀上第一根枝桠。

  “再往上爬——”女子声音从下面传来。

  空海伸出左手,抓住更上面的枝桠。

  上吧——“请再往上爬!”女人又出声。

  往上爬着爬着,不知不觉中,空海周围的槐树绿叶沙沙作响。

  新生树叶的香味扑鼻而来。

  刚爬的时候,新绿枝叶并没有这般繁茂。

  此刻,空海却置身于绿叶的起伏波动中。不仅四周或上下,所有方向的槐树叶片都在沙沙作响。

  早该超过方才在树下所见的槐树高度了。

  怪哉。

  再怎么往上爬,依然是在绿叶起伏波动之中。

  空海默默地继续往上爬。

  “请继续往上爬。”女子又出声了。

  继续爬上去。不久,再也听不到女子声音了。

  自己到底爬了多久了呢?奇妙的是,愈往上爬,四周似乎愈见微明。

  何时结束攀爬,空海也没个底。

  只是随着空海的攀爬,上方亮度也愈来愈强。

  几回感觉就快登顶了,树梢却仍在上方。

  不久——.他抓住一根粗壮枝桠,拉起身体时,终于攀出树顶了。

  吸进的空气中,有一股微甜且馥郁的香味。

  绝非某处在焚香。而是空气本身,似乎融入了无法言喻的果蜜气味。

  此处既非白天,也非夜晚——不过,四面充满朦胧光晕。

  眼前出现一幢家屋。

  槐树顶部的几根粗枝上搭着木板,木板上有一幢房子。是木造家屋。

  房子壁面缝隙,隐约可见内部摇曳的灯火。

  屋顶缝隙,冒出了一缕蓝色轻烟。

  “大概是这儿吧……”空海轻声低语,稳当地在枝头上跨步。

  他在木门前站住。

  “空海大师,快进来吧……”门内传来声音,是男人的声音。

  而且,听来像是老人的声音。

  空海伸出右手,推开门进到屋内。

  是铺有木板的房间。

  昏暗室内的木板上,端坐着一位白发老人。

  老人面前有座火炉,炉中有微弱的火焰在燃烧着。

  “能够来到九万九干九百九十九由旬的高度,真不愧是空海大师。明月就在你脚边的更下方。”“九万九干九百九十九由旬吗?这么说,此处是——”“兜率天。”老人喃喃自语。

  “若是这样,您不就是弥勒菩萨了吗?”“正是。”“哎,早知如此,我应该成为方士研习玄道的。”空海回应。

  玄道者,仙道也。

  “为什么?!”老人一副诧异的神情。

  “我根本不知道,只要成为方士,修习仙道,就能如此这般地来到兜率天。若玄道比学习显密能更快来到兜率天的话——”空海的意思是,早知道就该研习方士修行这回事了。

  “别瞎扯了,空海。”“能不能收我当弟子,丹翁大师——”“喔,我随时恭候大驾。”回应空海后,丹翁老人发出爽朗的笑声。

  【二】有座山名为须弥山。

  根据《华严经》记载,耸立于世界中心的正是这座山。

  其高度约八万由旬(五十六万公里)。

  守护须弥山西方的尊神是广目天。

  守护北方的尊神则是多闻天。

  南方是增长天。

  东方是持国天。

  须弥山顶上,有一株高达百由旬(七十公里)的龙华树。

  据说,出自印度教神祗之一的雷神——帝释天——所居住的宫殿便在此处。

  须弥山顶上,也就是帝释天居住的珠胜殿,往上九万九干九百九十九由旬处,便是兜率天。

  据说,那个弥勒菩萨为了于五十六亿七千万年后,以佛陀身份降临人间,曾在兜率天听释迦牟尼讲经说法。

  菩萨一一对于即将成为佛陀的“存在”,人们称之为菩萨。

  先前空海和丹翁的对话,正是立足于此一说法之上。

  空海隔着炉,面对丹翁而坐。

  “空海,你终于来了——”丹翁眯起眼睛说道。

  “前些日子那晚,多亏您相助,不胜感激。”“那是私事,不必谢我。”“私事?”“没错。”丹翁简短回答。

  其弦外之音是:因为是私事,就别探询了,再问也是徒劳。

  “今天把我找来兜率天,有何贵干?”“空海,别急。这兜率宫,也有这样的好东西。”丹翁自炉对面拿出一支陶瓶,搁在炉上。

  甘甜香气,扑鼻而来。

  “是酒吗?”“是胡酒。”丹翁说是葡萄酒。接着,他又拿出两只琉璃杯,搁在炉上。

  “真是有情趣的雅兴。”“你喜欢吗?”丹翁随手在两只琉璃杯内斟上酒。

  “身为出家人,你不可以喝酒吧?”“可以。”“倭国沙门不禁饮酒吗?”“倭国沙门的话,即使禁饮酒,有的喝,也有的不喝。”“你喝吗?”“我喝。”空海满脸不在乎地回应。

  丹翁兴味十足地望着空海,伸手取起斟上葡萄酒的琉璃杯,说:“那就喝吧。”空海手上拿着剩下的另一只酒杯。

  那淡绿色的透明琉璃杯,即使在长安也是贵重物品。

  “好,喝!”两人轻轻碰撞琉璃杯缘,再端至唇边。

  “话又说回来,空海,你来这趟可真不容易。”丹翁搁下酒杯说道。

  “是您找我来的。”“说这儿是兜率天,未必全是吹嘘。一般人还来不了。”“我知道。”“喏,空海,你什么时候知道是我丹翁的法术?”“当您叫我躺着听时,我心里就有数了。”“这可不是泛泛之辈办得到的啊。”“您说的对,我只是坦率把我的心委于丹翁大师而已——”“我想,倭国沙门应该不会每个都像你这样,不过,万万没想到身居于野的人之中,有你这般有趣的人。”丹翁又端起酒杯喝酒。

  “这地方,全看你我的心境而定,有可能变成兜率天,也有可能是饿鬼道地狱。

  瞧,也可以这样——”丹翁话没说完,寸丝不挂的一名裸女就坐在丹翁身旁了。

  空海身旁也出现一位美艳裸女,依偎着空海。

  丰满Rx房,触及空海的臂膀。

  裸女细致白皙的两条手臂,温软地搂住空海脖子。

  空海侧视这一幕。

  突然——方才所见的裸女,身上穿起绫衣;刚见她绫衣缠身,瞬间又变成了张牙舞爪的大猿猴。大猿猴的利牙,眼看就快嵌入空海喉咙里,他却悠然自得地饮着酒。

  是丹翁施展法术,将裸女变成了大猿猴。

  “这是——”丹翁苦笑,递出琉璃杯。原本斟在杯中的葡萄酒消失了,一朵与方才杯中酒相同颜色的红色大牡丹花,正在琉璃杯中绽开花朵。

  这是空海玩的把戏。

  定睛细看,两人四周全是盛开的牡丹花,五彩缤纷。

  眨眼之间,女子、大猿猴全消失了。

  方才女子所在,也就是丹翁肩头附近,有一朵大白牡丹,沉甸甸地低垂着头;而大猿猴的位置,竟变成娇艳紫牡丹,不胜负荷地托在空海右肩上。

  丹翁称作兜率宫的小木屋,也消失得无影无踪。阳光四射,蓝天吹来阵阵清风。

  空海和丹翁两人,隔着炉对坐在斑斓盛开的牡丹花丛中央。

  一阵强风从旁吹来,牡丹花瓣依次随风飘去。

  数以百、千、万、亿计的花瓣,乘着透明的风,翩翩纷飞在蓝天虚空中。

  这般景致太奇异惊人了。

  “喔,真是壮观……”丹翁睛不自禁地发出赞叹声。

  俄顷间——那景象又倏地变回兜率宫内部,丹翁和空海各自手握斟满葡萄酒的酒杯,两相对望。

  “跟你一起玩真有趣,可惜没时间继续玩了。”丹翁惋惜地说道。

  “您有何贵干呢?”空海问。

  【三】“我听说晁衡大人的信丢失了。”丹翁直视空海双眸深处般问道。

  “不愧是丹翁大师,那事您全都知道了——”“老实说,那封信我也找了好久。”“是吗?”“始终没想到那封信会先到李白手里,再落入柳宗元手里。”“您可知道,信上写了什么?”“多少知道一些。”“您看过信吗?”“还没。”“听说,信上写着有关晁衡大人预备陪同杨贵妃到倭国的事。”丹翁那对小眼睛,燃起奇异的光芒。

  “你似乎想套我的话,打探信里的内容吗?”“是的。”空海大咧咧地点头。

  “这样看着你的脸,稍一疏忽,我大概会脱口而出。”“请务必说给我听。”“这可不行——”丹翁说毕,马上加了一句,“——我很想如此拒绝,可是,事情有点变化。”“变成如何?”“空海,你别急。”“可是,我真想知道。”“好吧。”丹翁点点头,“好是好,但我有个条件。”“条件?”“我告诉你信里的事,你也要帮我做件事。”“什么事?”“那封信不久就会到我手中,到时候我再送到你面前。”“这样的事,您办得到吗?”“大概可以。”“您有线索吗?”“也不是没有。”“听说有人偷走——”“——”“到底是谁偷走的?”空海追问,丹翁没有回应。

  “空海,我说拜托你静}亡的事——”“是。”“就是将那封信送到你面前时,你要帮我读信。”“原来如此,丹翁大师也读不通倭国文字吗?”“是。所以才要你帮我读信。如此,你自然也可以明白信里写些什么内容了——”“有道理。”空海点点头,突然又想起什么似的,望向丹翁。

  “丹翁大师,您为什么又变卦了?”“变卦?”“您不是警告我别插手这事?我记得您在马嵬驿说过。”“是那事吗?”“我本来认为,您找我来正是为了这事。”空海言下之意是:明明如此,却特意要我读安倍仲麻吕的信,这不是等于赞同我插手此事吗?“不,其实我现在也还是想劝你,尽可能不要置身于此事。问题在于没人能读晁衡大人的信。况且,我想,不管你意向如何,早晚你也不得不牵扯进来。”“您指的是何事?”“老实说,这事,青龙寺也牵连颇深。”“什么?”空海脸上首度露出吃惊的神色。

  “反正你迟早也要到青龙寺惠果和尚那里吧?”“是。”“本来这事我想私下圆满解决,现在情况却不允许了。青龙寺如今已完全被卷了进去。”“您是说凤鸣?”“如果你去青龙寺,自然而然也就不得不插手管这件事。”“换句话说,贵妃和青龙寺,往昔曾跟这事有关?”“嗯。”“到底是怎样的关连?”“我不打算说太多。今晚能告诉你的,到此为止。”空海流露出不满意的神情。

  “可是,丹翁大师,有关杨贵妃将被带到倭国的事,是事实吗?”“是事实——若问我有没有这回事,答案是有。真有这回事——”“那贵妃真的到倭国了?”“你说呢?”“我想丹翁大师应该看过,马嵬驿的墓穴里,贵妃遗体不见了。”“没错,跟你看到的一样。”“那事和晁衡大人,到底有什么牵扯?”空海问。

  “这件事要是圆满收场,我会全部痛快说出来。不过,今晚只能说到这儿。我已对你说太多了——”丹翁徐徐地摇头。又望向空海——“空海,我对你说过,去青龙寺要趁早。你可能还可以拥有二十年光阴,但青龙寺那方,可没这么多时间。”“您说青龙寺那方,是指——”“惠果和尚。”“听说他去年病倒了。”“惠果和尚所剩时间已不多了,说不定——”丹翁说到此处,顿了下来。

  “说不定怎样?”“说不定这事会缩短惠果和尚所剩不多的残年余日。”丹翁将杯中酒一饮而尽。他在向空海示意,今晚的话就此打住。

  “那么——”空海坐着不动,静静行了个礼。

  抬起头时,丹翁已无影无踪。

  丹翁先前所在地方,余温犹存,那微温似乎隐约可传到空海这边。

  然而,空海十分清楚。

  那只是感觉而已,不是丹翁的真实肉体在该处。

  从黑暗无边的海底徐徐浮上水面般,空海意识到自己渐渐清醒过来。

  兜率宫的场景逐渐消失,慢慢浮现在眼前的是熟悉的场景。

  书桌。

  桌上的经典。

  笔。

  灯火已灭的灯盘。

  从窗口洒落的月光,映照出蓝色幽影,空海隐隐约约可见这些物品。

  此处是空海的房间。

  空海在被褥上,以抬起上半身的姿势,醒了。

  空海心里十分清楚,自己从头至尾并未迈出房门一步。

  同时却也明白,自己方才与丹翁见面又分手,是千真万确的事。

  隔壁房隐约传来逸势酣然入睡的打呼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