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卷之二 咒俑 第二十二章  安倍仲麻吕

2017-12-28 08:56:13Ctrl+D 收藏本站

  【一】“逸势啊,我觉得有点伤脑筋——”空海说得莫名其妙,却一脸认真。

  逸势则一脸莫名其妙,却认真地回望空海。

  一灯正燃,映照在空海脸上火红摇晃。

  “怎么了?空海。”“事情不像我估计地那般顺利。”“什么事?”“种种事。”空海叹了口气。

  “那是当然的。”“没错,诸事不顺是理所当然,顺利的本来就很少。”“大抵说来,你能力比别人强太多了,所以会认为事情应该顺利进行。对别人来说,进展不顺才是理所当然——”“或许吧。”“空海,你这么正经八百地点头,会让我觉得很困惑。太正经了,根本不像你。”“唔。”“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回换逸势神情严肃。

  “逸势,看样子,过去的我,好像自以为深谙人心。”“是吗?”“无论人家想做什么,我总认为,反正脱离不了这天地间的事——”“——”“却没想到,人竟然这么有趣。”“有趣?”“唔。”“你在说什么?”“我是说,人很有趣。”“我倒觉得你是在说,人很难以理解。”“也没错。人啊,因为难以理解,所以有趣。”“什么?!”逸势不解空海话中含意。

  “逸势,我啊,过去动用种种小聪明。现在想起来,那是因为我一直误以为自己深谙人心。”“你耍了什么小聪明?”“比如说,藤原葛野麻吕的事。”“你对那男人做了什么吗?”“那男人回日本时,我向他说了一句话。”“说了什么?”“我说,既然大唐天子驾崩之时,日本使节正好在大唐,你们应该不会就此了事吧——”“你是说,德宗皇帝驾崩这件事吗?”“正是。我的意思是,藤原葛野麻吕回日本后,朝廷再派遣使节,换上庄重的衣冠,以得体的礼仪吊唁,这样做比较好。”不消说,日本遣唐使这回并非为吊唁而来。

  简单地说,遣唐使带着日本当地名产,前来大唐朝廷致意,留学生则是为学习大唐文化而来。就在此时,大唐皇帝驾崩了。

  遣唐使团团长藤原葛野麻吕虽出席大唐天子葬礼,表达了吊唁之意,此举却非日本国正式吊唁。

  如空海所说,日本朝廷应该再度派出代表天皇的使者,前来表达哀悼之意,才合乎这时代的义理。

  然而——“这事有什么问题吗?”“顺利的话,一或两年后,日本就会派遣吊唁使者前来大唐。”“?!”“到时候,我打算随那艘船回日本去。”“回去?”“嗯。”“你是认真的?”逸势大声迫问,也是理所当然的。

  空海和逸势,预定留唐二十年,各自学习密教和儒教。

  因此,两人各自募集了足够二十年生活的盘缠,来到了大唐。

  要是他们只待一、两年,不仅违反约定,回到日本还可能被判刑流放。

  “我本来就打算如此。”空海满怀愧疚地搔头说。

  “密教的学业怎么办?只在这儿两年,你有办法完成吗?”“我会设法完成。”“怎么做呢?”“或许如同我所提过的,我打算先打响名声,让大家都知道,来自倭国的僧人空海是个能力不错的家伙,然后再去求见青龙寺惠果和尚大师——”“这样做,二十年就能缩短为两、三年吗?”“大概吧——”“大概?”“逸势,我带来可以在此生活二十年的费用。要是我在两年内把钱花光,你认为事情会变得怎样?”“两年内花光?”“我本来想,如果惠果大师愿意卖给我密教,那也行。”“把密教卖给你?”“嗯。我打算用那二十年的盘缠,向惠果和尚买下密教。”“——”逸势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逸势,你听好。不管用钱买或凭一己之力学成密教,起初我真的认为,只要惠果大师同意,我也同意的话,怎么做都无所谓。”“当真?!”“归根究底,密教本来就是这样。只要师父有心传承给弟子,不管用钱买或用偷的,我认为都无所谓。正因为接受的这方存有自信,昕以无论师生之间涉入金钱或其他,弟子也能完全学得密教。”“唔——”“你想想看。如果我在这儿待了二十年,二十年后,谁能保证我可以重返故国?”“唔。”“安倍仲麻吕大人,最后不就是客死异乡,没能回到日本吗?”“嗯。”事实上,翌年春天,遣唐船以吊唁名义再度前来大唐,之后,遣唐使就被废止了。

  空海可说具有先见之明。

  “如果二十年后还可重返日本,那时我已五十岁了。我的余生若还有十年,我又能在国内做多少事?大概做不到我想做的一半吧——”“你想做什么事?”“这——”空海伸出指尖,搔了一下自己鼻头,说:“我想把日本变成佛国净土。”“佛国净土?”“我想用密教对日本下咒。”“十年功夫不够你做吗?”“不够。”“你是认真的?”“当然认真。只要梵语学完,我就算准备齐全了。接着就看惠果大师那边的准备,到底齐全到什么程度了。”“什么意思?”“也就是说,让惠果大师那边做好种种准备,用来判定我是不是一个适合传承密教的人。”“你这家伙真是异想天开。”逸势似乎连目瞪口呆的心理准备也没有,“空海啊,你刚刚这番话,千万别对他人说。就只能对我——”“所以我只说给你听,从没透露给别人知道。往后也不打算再提了。”“唔——”逸势凝视空海,语带叹息地说道:“你真是令人无法捉摸。”“总之,先前的我,总认为凡事船到桥头自然直。”“嗯。”“可是,逸势,人就是这么有趣。”“结果你到底是想说什么呢?”“我改变看法了。现在认为,过去我所施弄的种种小聪明,对人或说对人心这种有趣的存在来说,可能是一种多余的浪费。换句话说,我太傲慢了。”“你以前好像也说过类似的话——”“简单说,我正在考虑,也不必勉强硬赶着回日本。”“是吗?”“我正在想,如果早回去,也行。相反地,回不去就回不去,那也无所谓。”“——”“这个长安城,是个人种大熔炉啊。”空海用力地说:“在长安这个有趣的人种大熔炉中,结束这一生也是挺有趣的吧。”完全是一副无关紧要的模样。

  说到此,“噗通”一声不知何物自天花板掉落地板上。

  逸势朝该处望去。

  “是种子?”空海低语。

  某物掉落的地方,有一株绿色小东西伸展开来。

  是植物的芽。

  新芽很快地伸展开来。

  一片、两片、三片,叶子愈长愈多,也愈长愈大。

  叶子沙沙作响逐渐茂密,仔细一看,叶影下有个花苞。眨眼之间,花苞渐次膨胀起来。

  “喂,空海你看——”逸势叫道。

  此刻,花瓣已幽幽绽放,几次呼吸之间,饱含湿气的花瓣,已恬静地开放出又大又艳的红花来。

  原来是一朵沉甸甸的大红牡丹。

  “空海,有人!”逸声高声尖叫。

  定睛一看,某个拇指般大小的老人,正襟危坐在方才绽放的花瓣中,正仰望着空海和逸势。

  毕恭毕敬地向那老人行了个礼,空海镇静地说:“丹翁大师,久候大驾光临——”“丹翁?”逸势重新探看花瓣,只见那丹翁仰望两人,正吟吟地微笑着。

  “我们已中了那家伙的法术了吗?”逸势惴惴不安地问道。

  “逸势,我们就好好接纳丹翁大师的盛情吧——”空海也浮出微笑,转向丹翁问道:“是我去找您,还是您移驾过来?”“空海,你想来吗?”“在下乐意得很——”空海慢条斯理地起身。

  “喂、喂……”逸势略微躬腰,呼唤空海。

  “逸势,你也来吧。这可是干载难逢的经验——”“你说来,我不知道该怎么去啊?”“你先起身,站到我身旁,闭上双眼。”空海说毕,逸势提心吊胆地起身,站到空海身旁。

  空海握住逸势的手。

  “闭上双眼。”“喔。”逸势闭上了双眼。

  “听好,我说走时,你什么都不要想,跟我一起向前跨两步就行了。”“嗯。”“听好,走……”逸势被空海挽着手,向前跨出一步、两步。

  “现在,睁开眼睛。”听从空海吩咐,逸势睁开双眼,人竟已在那牡丹花瓣之中了。

  如同屋舍般巨大的牡丹花中央,空海和逸势并肩伫立。

  两人前方,丹翁坐在***粉末散落的花瓣上面,静望着空海和逸势。

  轻漫的红光,环绕着两人。

  对面隐约可见方才空海房间的模样。

  空海在丹翁面前缓缓落座。

  逸势也学空海,坐到他身旁。

  “我正猜测,大师今晚可能会出现。”空海向丹翁说。

  “喔,为什么?”“李香兰宅邸遗失了晁衡大人的信件,此事莫非是丹翁大师所为?”“哈哈——”丹翁开心地笑道:“你都知道了?”“得知信匣里的东西不见时,周明德惊讶万分,那时我就猜测,应该是丹翁大师了——”“的确,那封信已落入我手中。”丹翁左手伸进怀中,取出一轴信卷。

  “就是这个。”丹翁将信卷递给空海。

  “依照约定,我想请你为我读信。”逸势一听此言,惊讶地望向空海。

  “喂,喂,空海,所谓约定,到底怎么回事?”“我们约定,只要丹翁大师能拿到晁衡大人的信,我就要为他读信。”“什么?!”“待会儿我再跟你详细说明。”空海视线自逸势转至丹翁身上。

  “拿去吧,空海——”空海伸手接过丹翁递来的信卷。

  信卷贴着题署的纸签,上面用大和语写着一行字:奉玄宗皇帝之命,倭国遣唐使安倍仲麻吕携太真殿下共赴倭国。

  纸签文字是以汉字为发音记号的万叶假名。

  从旁探看的逸势当然也可以看到那些字。

  信卷外面以麻绳捆绑。空海仔细解开麻绳,慢慢打开信卷。

  信卷上写的是,发生在玄宗皇帝和杨贵妃之间的怪异故事,空海以清晰的思路,开始念出那封信。

  【二】安倍仲麻吕的信。

  太白大兄足下:尽管在下才疏学浅,基于下列理由,我仍决意写下这件事。

  下面所要叙述的,虽是我个人亲身经历,却也是值得纪录的、不可思议的奇幻之事。另者,我且认为,若不写下来,这件事将随相关人士之死,全部埋葬于历史的阴暗中。

  此事诚为大唐帝国巨大花影,乃一朝之秘事,即使如我,也难以窥知其全貌。

  我只知道,诚如上述所言,如果我不写下来,这令人惊叹之事,将自世间消失不见。至于事情全貌,以后只能凭人想象了。但我认为,即使是故事的一部分,只要能撰写成文,仍有其一定的存在意义。

  更直率地说,无论如何我都得写下这事。因为此事与大唐最高权力者的秘密相关,而我正是涉入其中之一员,对我而言,无法透露给任何人知道而撒手人寰,那将是一件难以忍受的事。

  此种心情,大兄应该可以理解吧。

  你读到这封信的机会有多大?我完全不知道。就算有机会吧。

  也不明白你能否读懂日本国的文字?或许你没办法读。但我仍然想用以你为收信人的形式,写下这封信。

  请原谅我,必需以即将遗忘了的故国文字,书写这封信。以此种文字形式来揭露大唐帝国的秘密,实感歉疚。原因是我记录此一秘密的目的,纯粹因为我无法将之埋藏内心之中,而不是为了让谁阅读而写的。

  大唐国内能读通这封信的人,或许很少吧。我想,在你如今所在的当涂县应当也没有这样的人。但即使如此,这封信,我还是要以你为收信人。

  以日本语言书写这封信,牵强附会地说,是因为吾国与此事未必完全无关。

  以大兄为收信人,则因你与这件事多少也有些牵连。

  玄宗皇帝、肃宗皇帝均已驾崩,高力士也不在人间了。不仅此事件的当事人,就连你、我及稍有瓜葛的许多熟识,也都依次将告别人世。

  算一算,我也已六十二岁。

  来日毕竟无多矣。

  唉——如此动笔写信,我才发现,竟然有这么多话自我内心絮叨吐出。

  我曾一度返回日本未果,而又再踏上这块土地,这或许是天意安排,要我写下这封信的吧。回到长安后,我即拜读了大兄所写的《哭晁卿衡》诗。

  你我相遇,究竟是何时呢?记忆所及,当系天宝元年的事。

  你因与高力士不和而离开长安,是在天宝三年(译注:公元七四四年)。仔细数算,我们已有十八年未曾谋面了。

  与你在长安共度的时光,不过两年光阴耳。现在却还能持续如此书信往还,对我而说,诚属侥幸。

  你在长安之时,彼时的长安,恰如一朵盛开的大红牡丹,尽情灿烂绽放,散发芳香气息。

  天宝二年晚春,你被皇上召唤至兴庆池沉香亭,一挥而就写下《清平调词》,当时,玄宗皇帝五十九岁,我四十三岁,你也同样是四十三岁。

  芳龄二十五岁的杨贵妃,在我们眼里看来,美得近乎妖艳。诚如你诗中所言,我也认为将贵妃比喻为花,实不如以看到花时便想起贵妃的比喻,更恰如其分。

  都是二十年前的往事了,许多人事都已消散,印象也模糊不清。

  惟独配合《清平调词》妖娆起舞的贵妃舞姿,至今回想起来,犹然历历在目。

  以下我要说的,即是有关贵妃之死的事。

  再次请你原谅我执意以你所不熟谙的日本国语言,书写这封信。

  远离故国已四十五载,我在大唐的日子,比故国所经历的岁月,长达三倍之多。

  我的父母早已双亡,应该也没人会想起我了。然而,年老迟暮的我,日夜萦绕心头的,却都是故国之事。

  我想,在此有生之年,大概不可能重新踏上故土了吧。

  或许,这封信上所写的事,正是我回归故国的最后一次机会。

  所以我用即将遗忘的日本国语言写这封信,也正因为我可以藉此书写,再次细细追怀故国之事。

  读过这封信后,你若想通知谁,悉听尊便。关于这封信,我对你一无所求。

  无论未读,或读过了,总之,这封信,你要烧毁或脱手,均无所谓。

  只要能写下这件事,并寄给你,我就心满意足了。

  【三】有关安禄山之乱的原委,实不必由我赘述。

  比起如此之我,总有一天,史家会以如椽大笔汇整记录下这段历史。在此,我只想说说,安禄山之乱的幕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安禄山自称“大燕皇帝”,改元“圣武”,时当天宝十五年正月。

  此一消息传来,玄宗皇帝激怒非常。已经七十二高龄的他,气得混身发抖,自御座上站起来,咆哮道:“我要杀了这男人!把他斩首示众,盐渍尸体,喂给狗吃。”向来亲赐恩宠的那杂种胡人,竟然自封皇帝,改国换号,昭告天下。如今,安禄山已非单纯叛军首谋而已。他要推翻玄宗皇帝,取而代之,成为一方雄主,玄宗皇帝之愤怒,我完全能够理解。

  彼时,我职司秘书监,不时得与玄宗皇帝碰面,因而亲眼目睹他怒不可遏的场面。

  “那男人——”皇上如此称呼安禄山。“那男人,还曾想当我的养子!”事实上,我也知道,安禄山成为杨贵妃之养子后,和皇上曾有段和乐相亲的时期。

  “那畜生,打算对养父恩将仇报吗?”勃然大怒的玄宗皇帝气得甚至想披挂亲征,我仿佛见到尚未与杨玉环相遇之前,那久违的英武皇上。

  正月将尽之际,传来安禄山病重消息,我心中暗忖,这场叛乱早晚便会平息。

  然而,情况却并非如此。

  六月十日,哥舒翰率领士兵二十六万六干人,冲出潼关,于灵宝县西原遭遇安禄山麾下的崔干佑,双方展开一场激战。

  然而,战事仅此一日,哥舒翰二十余万士兵全数溃败。

  消息传至长安,引起强烈震撼。

  之后,玄宗皇帝决心弃守长安,避走蜀地。

  我收到避难消息,是在十三日拂晓之前。

  传旨使者告知一刻钟之后将撤离长安,前往蜀地,要我赶快准备。

  此行只准携带必要物品,不得通知任何人,务必紧守秘密——使者又说,以玄宗皇帝、杨贵妃为首,一行人包括贵妃之姊虢国夫人、宰相杨国忠、高力士、韦见素、魏方进、亲王、妃嫔、公主、众皇孙,以及龙武将军陈玄礼所率领的禁卫军,总计三干余人。

  居住于宫外者,即使皇亲贵族,也不得告知原委,全数秘密迁离。

  天色尚暗之际,我们一行人已聚集在延愁门前广场。

  玄宗皇帝骑马,杨贵妃乘轿。

  我也骑马,其他人几乎都是步行。包括皇亲贵族、侍女、家眷、宦官,以及士兵们。

  细雨霏霏中,队伍出发了。

  每人脸上均浮现不安表情。除了宫中人士,无人知晓御驾出行之事。来自倭国的我混杂其间,想来真是不可思议啊。

  坐在马背上摇摇晃晃出宫的我,内心与其说是不安,不如说是对留下的众人深感愧疚。这些人当中,有许多都是我的挚友或曾经关照过我的人。

  虽说时间匆促,事出无奈,此事却一直让我耿耿于怀。

  倘若日后再有机会重返长安,大概也不能像从前一般互相往来了吧。

  早朝进宫的官员,看到悄无一人的皇宫时,必定要大惊失色。

  事实虽如我所料,那天宫里却也发生了一件出乎我意料之外的事。

  日后听人转述,据说,首先掠夺空荡荡的宫廷财物的人,既非安禄山,也非安禄山的士兵,而是与我们关系密切的人们。

  他们由于遭到背叛的愤怒、惶恐,面对堆积如山的财宝,抑止不下心中翻搅的欲望,确属情有可原。我们实在无法憎恨任何人。

  因为,打从一开始,我们便抛弃了他们——我们一行人渡过架设在渭水上的便桥。

  那时——“为避免追兵赶上来,把这座桥烧掉吧!”宰相杨国忠正要下令兵士如此做时,玄宗皇帝本人却出面制止了。

  “烧掉这座桥,追兵或许赶不上来,可是,百姓们也要逃难时,没有桥该怎么办——”因为皇上这句话,桥未被烧毁。遭逢乱事,终于又让皇上恢复了昔日的仁心。

  然而——随着前进步伐,队伍人数一人、两人地逐渐减少,许多人都背弃皇上,自行逃窜了。

  其中不乏皇亲与士兵。

  宦官王洛卿,原为先遣队伍,就在皇帝一行人越过县界,准备安顿休息之际,他却逃走了。不仅我们,连皇上也受波及。正午时分,一时之间竟找不到一丝食物果腹,情况十分凄凉。

  最后,还是宰相杨国忠亲自到大街市场,买了胡饼,藏在袖口带回来,献给皇上进食。

  听闻此一消息,咸阳百姓集体献上糙饭,同时送来麦、豆等食物。

  皇子、皇族、皇孙们,争先恐后伸手抢食。

  转眼之间,食物便被吃得精光,却无人感到饱足。即使如此,皇上依然下令赏银给奉献食物的百姓们,衷心慰劳他们。

  目睹此情景,许多人同时落下了眼泪。

  脱队逃跑的人更多了。我们勉强支撑就快倒下的身躯,那天半夜,好不容易才抵达金城县。

  然而,当地县官却早已逃逸,不知去向。多数百姓也随之远窜。

  逃走的农民当中,有人似乎是在进餐时仓促行动的,食器中还残留着没吃完的食物。

  以皇上为首的众多皇族们,甚至抢吞此一残羹剩肴,好咀嚼充饥。

  当时我们是如何仓皇逃离长安,由此也可见一斑吧。

  接着,就发生了马嵬驿那件惨剧了。

  事实上,关于杨贵妃之死,才刚刚拉开序幕而已。

  【四】士兵状况不稳,是在抵达金城驿之后的事。

  我们一行人虽于深夜抵达金城驿,但可能被错认为是安禄山军队,此地县民竟然逃得一人不剩。

  众人分头至各处民家寻觅食物,结果也仅堪果腹而已。皇上及皇族们的落魄模样,看在眼里,让人十分心酸。

  然而——京城至金城驿,路途不过四、五里之遥。尽管天未亮就出发,一路跋涉至深夜,事实上也没有前进多少距离。

  此一期间,许多人都已逃之天天,就连向来随侍皇上身边的内监袁思艺,也杳无踪迹了。

  所谓国之将亡,君主亲身体验到的悲哀,该是如何的沉痛啊!遭此劫难以来,皇上的态度却始终令我感动不已。

  如前所述,杨国忠宰相和皇上两人,曾为了该不该烧桥而有所争论。实际上,出发前也发生了类似事件。

  就在御驾出京之时,队伍经过一处库房,杨国忠宰相突然开口:“把这库房烧光!别让里面的东西落入安禄山之手。”“等一等。”反对此举之人,仍是玄宗皇帝。

  皇上满面忧容,神情落寞地抬头凝视库房,说:“放火烧屋易如反掌。不过,一心想掠财的贼人,进城后倘无物可抢,将会怎么办?既然攻进京城了,此处没得抢,大概就会去掠夺百姓吧。民即吾子,让他们痛苦的事,我如何做得来?剩下的这些财物就搁着,让他们去抢吧!”如此这般,库房幸免于难,被保留了下来。讽刺的是,赶在安禄山进京之前,冲进宫庭掠夺,竟是皇上一心想守护的百姓,这是何等悲哀的事啊!总之,我觉得,京城陷落之时,玄宗皇帝仍然极其威严,甚至可以说,遭难之后,更加显露出昔日的真性情了。

  金城县内,灯火全无,众人簇拥相委,和衣当枕,席地而眠,几乎已失掉了贵贱之别。

  当晚——一名来自潼关,自称王思礼的使者,来到了金城县,向皇上禀告:“哥舒翰大人已遭安禄山军队捕获了。”皇上当即任命王思礼为河西、陇西两道节度使,要他迅赴该地,聚集溃军,东进讨伐安禄山。

  如今回想起来,从那时候起,随扈的将士模样便有些怪异了。

  他们无心就寝,群聚各处角落,窃窃私语。皇上寝处,与他们相距甚远,自然无从得知状况。

  翌日,也就是六月丙申(译注:指六月十四日),我们一行人抵达马嵬驿。

  将士们疲饿交加,满怀怨怒,最后竟就地停留,再也不肯前进了。

  接下来的叙事,部分并非我亲眼目睹。有事后听闻得知,但也有我身临现场的。

  请听我继续说下去。

  率领禁卫军者,是龙武大将军陈玄礼。他对着鼓噪不满的将士说:“大家听着,胡逆欲取长安,而以‘诛杀杨国忠宰相’为号召——”杨国忠,也就是杨贵妃的堂兄,此回叛乱,原因即在于杨国忠和安禄山反目成仇。

  “不过,对杨国忠抱持反感的,又岂仅胡逆一人。朝廷内外,憎恶他的,所在多有,大家早都知道了吧?!”据说,此时,将士们高声呐喊附和,不绝于耳,但我并未亲耳听见。

  此前,我早已耳闻,杨国忠为了宰相一职,不,就算当上宰相之后也是如此,为了扩展权力,巩固本身地位,曾施行种种惨酷的作为。

  他不但谪贬、流放政敌,或以微罪处死,甚至毒杀对手。

  宫禁之内,欺瞒争斗,以保一己权力,不消细说,大兄当早已了然于心。

  其中,杨国忠招怨聚恨,为众人所不满,早为不争的事实。

  杨国忠为何能如此扩权?说起来,纯因他是贵妃兄长。皇上无心朝政,政务多半交由他代决,都因背后有贵妃当靠山之故。

  皇上专宠贵妃,自然荒废政事,这种情形,与其归究贵妃,不如说责任更在玄宗皇帝这边。

  然而,为人臣子者,岂有追究皇上之理。贸然责难,恐有叛乱之意味。

  事情至此,若要论责任归属,也只能惟杨贵妃、杨国忠及其亲族是问了。

  “如今,国政紊乱,皇上难安。我们理当顺天应人,为了国家百年大计,依法惩处贵妃和杨国忠等人,不是这样吗?”将士们高举拳头,齐声呐喊响应。

  陈玄礼将上述说法写成奏折,递交东宫宦官李辅国转呈皇太子,再由皇太子上奏玄宗皇帝。

  皇太子手握奏折,正在思量之际,吐蕃遗唐使者二十一人,正巧路过此地。

  吐蕃使者一行,也因叛乱而缺粮,他们正想投诉此事,因而唤住杨国忠坐骑。

  不知是见机而作,抑或忍无可忍,将士们乘机呐喊:“杨国忠偕胡虏谋反了!”群情激愤之中,有人拔出腰剑,有人搭箭上弓,起哄骚动。

  其中一人射出箭枝,正中杨国忠马鞍,兵变于焉开始。

  拔剑出鞘的部分将士,蜂拥向前突袭杨国忠。

  受到惊吓的杨国忠,策马疾驰,躲进了马嵬驿西门之内,将士们继续追赶,将他拉下马来。

  杨国忠当场被活生生剖腹、砍头,身首异处。

  与此同时,他的子女们也被残杀殆尽,贵妃长姐韩国夫人、次姐秦国夫人哭号逃跑之际,均被追捕,惨遭刎首。

  御史大夫魏方进,亲眼目睹惨绝人寰的这一幕。

  他大声喊叫:“众将士,为何要杀害杨相国?”话犹未完,也被失控的将士们团团围住,惨杀毙命。

  据说,叛兵撤离后,现场肉块横陈,完全无法判断到底是人体或什么东西。

  官拜门下省知事的韦见素,听说叛变,大吃一惊。

  他才步出驿站,也马上被叛兵所包围,乱剑刺杀。

  韦见素倒卧在地,头遭重创,脑浆并鲜血直流,最后因有人呼喊:“这人杀不得!”方才保住一命。

  将士们把马嵬驿围得水泄不通。

  玄宗皇帝虽然人在驿站屋舍内,毕竟还是察觉到了外面的骚动,询问左右臣下究竟发生何事。

  “陈玄礼叛变,把杨相国杀了!”左右据实以告。

  当时,我也在驿站之中,听闻此言,才知道外面发生了大事。

  皇上手拄拐杖,毅然走出驿站大门,下令解散,陈玄礼所率六军,却不受令。

  由门内往外看,映人眼帘的,正是宰相杨国忠的首级,被刺挂在一名将士的长矛尖端。

  贵妃姐姐们的首级,都被高高刺举在长矛之上。

  刘荣樵也在场,他的长矛尖端高挂着韩国夫人的头颅。

  我心想,或许贵妃正在某处窥看此一情景吧。

  驿舍中,掀起一阵不安与动摇的漩涡。

  “会不会被赶尽杀绝——”每个人心中,翻来覆去都是这样的想法。

  即便是我,最后也不免如此作想,自己或许会因卷入异国内乱而客死异乡,再也无法回归倭国了,多舛的命运,让人徒然叹息。

  玄宗皇帝走入另一个房间,再出来后,派遣高力士到陈玄礼那儿,探询他真正的叛变意图。

  “杨国忠谋叛,贵妃难逃干系,请皇上立即依法处分吧!”这就是陈玄礼所提出的要求。

  驿舍内的每一人,莫不暗自忖量,如果皇上肯处分贵妃,便能救自己一命了。

  然而,却无人敢将这份心思说出口来。

  玄宗皇帝看似好不容易才撑住拐杖,差点倒下来一般。很长一段时间里,他背靠着柱子,满脸愁苦地思索着。

  “该怎么办才好?”皇上仰首,以求救眼神望向我们众人。

  “不,不问也罢。你们心里想什么,我再清楚不过——”此时,皇上近身中有位名为韦谔的官员,提起勇气向前跨步;他并未建议皇上任何事,只是以沉痛的声音说:“伏请皇上速决……”韦谔五体投地,不停叩头,最后,额头渗出了成片鲜血。

  皇上见状,内心似乎深受感动。不过,皇上对贵妃,毕竟情深意切,他的脸色因浓烈的忧愁而整个扭曲变形了。

  “贵妃常住深宫,如何知道国忠谋叛?贵妃无罪……”皇上如此告诉韦谔。

  现场一片肃静,无人回应。

  这时,宦官高力士徐徐跨步向前。

  “皇上……”他以沉重的声音轻唤。

  高力士是侍候皇上的贴身宦官,长久以来,他随侍皇上的时间,比任何人都长。

  玄宗皇帝的彻心之痛和难言苦楚,他比谁都明白。

  这事,皇上自己也了然于心。

  “事情已不在于贵妃有没有罪了。”高力士眼中流出泪水来。

  玄宗皇帝与高力士,两人均已年过七十。

  当时,我也已五十有六了。

  “要说无罪,贵妃确应无罪。可是,陈玄礼已把贵妃兄姐全数杀光了。如果被杀者的至亲——杨贵妃还随侍皇上身边,就算他们目前肯撤除包围,并原谅贵妃,但他们怎能就此心安无惧?有关此事,只要皇上仔细考虑,该如何做,应该十分清楚了。恳请皇上以人心为念,再下决定。这也是让皇上心安的惟一方法……”高力士仿如泣血般地这样说道。

  此话说毕,持续了很长的一段静默。

  此刻,贵妃或许人在对面房间。但事件来龙去脉,她应该也已完全理解了吧。

  “喔……”皇上发出一声呻吟,就在众人面前,静静地、静静地发泄出了呜咽哭声。

  即使再三忍耐,那痛苦的哭声还是从齿间流放出来。

  在场之人,禁不住同声饮泣。

  就在此刻,迥异于低沉的啜泣声,不知从何处传来“咯咯咯”的声音。

  那绝对不是啜泣的声音。

  而是千真万确的笑声。

  众人将视线移向声音来源,只见通往贵妃房间的入口处,伫立着一个矮小瘦弱的老人。

  那人正是道士黄鹤。

  【五】黄鹤人如其名,个子矮小,脖子像仙鹤般细瘦,长得小头锐面。

  或许身上混杂胡人血统,也或许他本是胡人,无人知晓实情。

  不过,黄鹤鼻梁高挺,眼眸一如琉璃般碧绿。

  这些事,我想大兄也知之甚详。在此,请容我再多说说黄鹤这个道士。

  说起来,道士黄鹤能随侍玄宗皇帝,皆起因于贵妃。

  杨玉环所以成为贵妃的前因后果,早为众所周知。

  一开始,杨玉环原是玄宗皇帝之子寿王的妃子。玄宗皇帝对她一见倾心,从寿王手中夺了过来。

  然而,即使坐拥无上权力的皇帝,说什么也不能夺走自己儿子之妻,接纳为妃。

  据说,皇上曾一度断念,当时却有人进言,那人正是黄鹤。

  “恕我斗胆进言,要让杨玉环随侍皇上身边,倒也不是没有办法。”如果硬要下令,将杨玉环纳为己有,也无不可,因为这世上绝没有皇帝办不到的事。不论采取任何手段,均罪不及皇帝。受命之人,或顺从,或抗命就死,只能选择其一。

  只要下令,即使对方是自己儿子之妻,皇帝仍拥有纳为己有的权力。

  对皇帝来说,只是有无下此命令的勇气而已。然而,玄宗皇帝毕竟无法下令。

  因为这是严重背离人伦的行为。

  “你说,有什么方法——”“让杨玉环暂时脱离俗界。”“喔——”皇上闻言,不禁倾身以听,黄鹤提出了以下建议。

  不过,据说这或许是高力士所献计的,但即使如此,背后想必也有黄鹤这道士在操弄。

  “皇上可令寿王殿下跟杨玉环仳离,原因是杨玉环欲入仙道。为入仙道,当为道士,故必须出家脱离俗界——此一理由,绝无问题。”“然后呢?”“暂为道士的杨玉环,过一段时间,再择机还俗,也不会有问题的。”然后,再正式接纳杨玉环到皇上身边,这不是很好吗——如此这般,皇帝深为黄鹤的献策所动,事情便这样进展下去。

  杨玉环因此出家为道士,被迎进供奉老子的温泉宫——太真宫,而取名为太真。

  从那时起,道士黄鹤便成为皇上近臣。

  很早以前,皇上对于道家、道教、神仙等等便深感兴趣,且尊崇老子为道家始祖。就皇上而言,就是因为早有这样的素质,才会让黄鹤道士趁机接近。

  黄鹤常与高力士待命皇上身旁,这回行幸蜀地,自然也随行在侧。彼时,黄鹤环视我们一行人,发出低沉的笑声。

  “皇上,臣有话禀告。”黄鹤说。

  玄宗皇帝抬起头来,以求助的眼神望向黄鹤,有气无力地回应:“黄鹤,朕该如何是好?”“请到这儿来——”黄鹤牵住皇上的手,嗫嗫耳语道:“请皇上摒避闲杂人等……”随后,。两人一道消失于另一房间,似乎在商讨某事。

  过了一会儿,两人回来了,站立于众人面前。

  应该不是我的错觉,此时皇上原本毫无血色的脸,似乎再度泛红,眼睛也亮了起来。到底黄鹤和皇上在别室谈论了些什么?总之,那番话确实令玄宗皇帝恢复了点力气。

  “晁衡大人、高力士大人,这边请——”黄鹤以恭敬的口吻说道。

  “就我们这几个,在下有话要说——”黄鹤低首行了个礼。

  根本毫无拒绝的余地。

  我和高力士只得站到黄鹤和皇帝身旁。

  “诸位,今有大事亟待商讨。这一时间内,请传令外面等候着——”为了争取商讨时间,皇上迅速决定与外面叛军交涉的人选。

  “走吧!”他出声催促大家进到里屋去。

  【六】贵妃内心不安到了极点,此刻正坐在里屋的椅子上。

  为了不被外面窥见,里屋窗户紧闭,并以木板阻隔,房里只能照进微弱光线。

  阴暗之中,贵妃安静地坐着,即使如此,我依然能清楚地看到她的脸部表情。

  大兄,不怕您见笑。

  这位昔日掌握无比权势的女性,如今的处境,却比被猎师搭弓瞄准的牝鹿还要危险。而此刻的我,竟对这位身陷险地的美丽嫔妃,感觉强烈的爱慕之情。

  由贵妃脸色得知,她已全盘了解外面所发生之事。杨国忠被斩首示众,她应该也在隐蔽之处看到了吧。

  而且,她似乎也充分了解,将士们要求交出她的性命。

  端坐着的贵妃身旁,站了两个男人。

  那两个男人,我也不陌生。

  他们正是黄鹤的弟子,丹龙道士与白龙道士。

  一见到玄宗皇帝的身影,贵妃便准备起身迎接,玄宗皇帝却温柔地制止她,径自坐到贵妃身旁。

  “玉环,你别担心。我绝不会让你死。”皇帝伸手握住贵妃的双手。

  “这个——”出声的是黄鹤。

  “下面我所要说的事,万勿泄漏——”黄鹤环视众人,确认我、高力士以及玄宗皇帝、贵妃全都点头之后,他那细瘦脖子益发向前伸展,碧绿眸子散发出锐利的光芒。

  “刚刚我才禀告过皇上。但是,让我再说一遍吧。”我完全抓不到头绪,为何如我之人,会在如此紧要时刻,置身如此特殊的场所呢?我是来自异国的倭人,并非大唐子民。

  我却被刻意叫唤到此,想必有非如此不可的理由吧。

  当然,很快我便知道个中缘由了。不过,当时我一点眉目也没有,惟一能做的,就是等待黄鹤说出下文。

  “首先,我想说的是,有个方法足以搭救贵妃性命。”为了不使声音外泄,黄鹤刻意压低音量,我却听得一清二楚。

  “真的吗?”贵妃问。

  “是的。”黄鹤点了点头。

  “此刻若是夜晚,且仅只贵妃一人的话,依我们师徒三人的能力,应该可以让贵妃平安逃脱。然而,现在是大白天,将士们也不可能等到晚上。即使到了夜晚,贵妃也从这儿逃出,蜀地路途却迢遥难行,返回京城也势不可能,况且叛军人数多达三干以上。总有一天,会在某处遭到逮捕吧。”仔细一想,我们准备逃亡避难的蜀地,不正是贵妃的出生地吗?贵妃出自官拜蜀州司户的杨玄琰家门,然而,她自幼父母双亡,在不得已情况下,由叔父杨玄墩领养,抚养长大成人,之后才成为寿王妃。

  不论杨国忠或韩国夫人、虢国夫人、秦国夫人,他们并非贵妃亲手足,而是她的堂兄、堂姐。

  “那么,该如何拯救贵妃一命呢?”高力士问黄鹤。

  黄鹤露出黄牙微笑回答:“首先,得先让贵妃一死!”“什么?”高力士叫道。

  贵妃听后眉头紧蹙,方才稍稍恢复的血气,又从脸上消失殆尽。

  “必须让贵妃死上一回才行。”不受黄鹤这句话影响的,只有黄鹤的两名弟子和玄宗皇帝。

  “倘若我们宣称不杀贵妃,这些将士们只怕难以善后吧。包括皇上,以及在场诸位,可能都会被杀光。”“唔……”高力士低声点头。

  “就算让皇上和贵妃逃到了蜀地,这儿的叛军也将沦为不折不扣的暴民。数量增加之后,将会和安禄山军队合流,这是洞若观火的事。”“——”“简单地说,贵妃得暂且一死。”“你到底想说什么?”“贵妃、高力士大人,你们仔细听我说。我刚刚说的是,暂且——”“什么?”“暂且让贵妃一死,日后再复生。”“你是说,装死——”“不!”黄鹤连连摇头,“如果传出贵妃身亡,叛军当中必然有人前来勘验尸体。或许龙武大将军陈玄礼会亲自担当这项任务——”“那——”“那个陈玄礼,此前所见的尸体少说也有一、两百具,我们再怎么巧妙装死,很容易都会被他识破吧。”“难道你是说,已经找到可以替代贵妃的人选了——”“怎么可能?这种时刻,如何轻易就可找到适当的替身受死呢?”“你到底在想什么?”“高力士大人,你以为我们是什么人?”“你们?”“我们可是深悉咒法之人。”“咒法——”当然,高力士、贵妃与我均知晓此事。

  黄鹤特别强调此事,到底有何意图呢?“所谓道士,也就是涉猎长生不老、不死等事的人。”黄鹤说道。

  “我知道,仙道之徒确实精通这些秘事。不过,关于长生不老或不死,世上本无其事。就连始皇帝,也曾派齐国方士徐福、燕国方士庐生等人,去找寻长生不老药,或有此药方的仙人,结果失败,他还是死了。”高力士对黄鹤述说司马迁《史记》所记载的片段。黄鹤中途打断高力士的话,“当然,这些我都知道——”接着,侃侃而论:“我也认为,世间绝对无让人不死之术。古代圣人能长生不老,羽化成仙,火烧不死,其实都只是传说。无非憧憬不死之人内心所想象出来的故事罢了。”此时,高力士或许认为,与其自己从旁插话,不如听任黄鹤说去较为轻松。因此也就不再插嘴了。

  “不过,世间虽无不增长年纪的方法,却有减缓年纪增长的方法。”“什么方法?”高力士问。

  “高力士大人,你看在下多大岁数?”黄鹤反问。

  “你吗?”“是的。”黄鹤点头。

  高力士仔细端详黄鹤。

  再怎么看,都像五十过半的年纪,不过,那仅是外观看来而已,实际年龄,应该不是我所猜测这个岁数吧。

  “六十岁?”高力士说,黄鹤摇头否定。

  “四十岁?还是八十岁——”“都不是,在下今年刚好一百零三岁。”听了这回答,高力士、我,加上贵妃、皇上,均流露诧异表情。

  “听好。人可依靠本身意志,以别人十分之一的速度,增长岁数。”“——"高力士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所谓尸解仙,你们可曾听过吗?”黄鹤问道。

  【七】——尸解仙。

  对仙道有兴趣的大兄,想必听闻过“尸解仙”一词。因曾拜读葛洪所著的仙道书《抱朴子》,我对天仙、地仙、尸解仙的相异之处,也略知一二。

  不过,在此,我也不能插嘴说话,打断话题。

  “唔。”先点头的是玄宗皇帝。

  “说到仙人,大致分为三类。就是天仙、地仙和尸解仙。在世时,肉身长生不老,羽化升天,这是天仙。地仙,也是在世时成仙者。至于最后这个尸解仙——”黄鹤以骨碌碌打转的眼睛环视在场诸人,继续说道:“那是仙人中位阶最低的。

  因为修行不够,肉身无法羽化,只得于死后留下形骸,仅让魂魄成仙,此之谓尸解仙——”我曾听说过,死后尸解成仙者,他的尸体也会消失不见。

  据说,即使下葬后开棺察看,也只剩下衣裳或遗物,尸骸随魂魄不知飞往何处了。

  黄鹤向大家说明的正是此事。

  “总之,这是一种权宜之计。天仙也罢、地仙也罢,或是尸解仙,人想不死,在这世间绝无可能。不过,如我刚才所说,延长寿命倒是有可能。那就是——”黄鹤两眼直视着玄宗皇帝说道:“尸解法。”“尸解法?”皇上探身向前问道。

  “正是。”黄鹤望向贵妃,继续述说下去,“只要施行此法,呼吸、血液流动、甚至心脏跳动都会停止,皮肤温度也会消失,可以说,跟尸体几乎没有两样。呼吸,一天只需一次,心脏跳动,也是一天一次。施法期间,其所增长的年岁,大概只有别人的干分之一——”“……”“在贵妃身上施行尸解法,成为假死状态之后,再让陈玄礼验尸,应该就行了。”“不会被拆穿吗?”皇上问。

  “不会。”“可是,勘验后该怎么办呢?”“暂时先葬在土里。”“什么?!”“这样做,才不会启人疑窦。毕竟我们不能让尸体消失,也不能把贵妃玉体一起运到蜀地去。当然,贵妃玉体无论经过几天,也不会腐烂。运送无法腐烂的贵妃玉体,恐怕陈玄礼也会起疑心吧——”“——‘’“埋葬之后,再斟酌良机,把贵妃玉体自土里挖掘出来。”“什么时候呢?”“按照目前状况,无法确认是什么时候。也许一个月、三个月,或是一、两年后——”“两年?!”“我想,三、四年都还撑得住——”“然后呢?”“就看贵妃玉体拥有多少能量了。”“——"“虽说一天只需呼吸一次,可是,还是会一点一滴消耗贵妃的精气。

  这段期间,贵妃不能饮水也不能进食。到了七、八年,玉体会愈来愈消瘦,最后在睡眠中真的与世长辞了。”听到这里,贵妃脸色苍白,血气全失,唇角微微颤抖。

  “如果像我一样,累积修行,就可以依靠吐纳法,晚上睡觉时自行尸解,白天自行醒来。贵妃却不行。贵妃只能由旁人施法,并得靠解除尸解法,才能苏醒过来。”“所谓尸解法,到底要怎么做?”“是的。人要成仙,有天丹法、地丹法两种——”所谓天丹法,是依靠呼吸,将天地纯阳之气纳入体内,在体内提炼后成仙的方法。

  而地丹法呢,则是凭借仙丹,使人身成仙之法。

  “说起来,依贵妃状况,应该施行地丹法吧。”“地丹法?”“正是。我的秘药,也就是名为‘尸解丹’的药丸,先让贵妃吞服,再于贵妃玉体上扎几针。”“扎针——”“只听我说,还不如大家亲眼看看。白龙——”黄鹤唤了一声,名为白龙的年轻方士,应了一声:“是!”随即轻飘飘地站了起来。

  白龙与丹龙这两名年轻方士,此前,一直默默无语坐在屋角。

  此刻我方才想起,有这两人在现场。

  “衣服——”黄鹤话一说完,白龙便迅速解下衣带,脱去身上的道袍,一丝不挂地站在原地。

  白龙肌肤白皙,身体结实,让人看得心荡神驰。

  “大家看好。”说毕,黄鹤挨近白龙。

  不知何时,他的右手上已握着五根长针。

  其间,白龙的黑眼眸始终凝视着贵妃。

  首先,黄鹤将第一根针,轻巧地扎入白龙肚脐下方。

  针长约五寸。几乎全数扎入白龙腹中。

  其次,扎在背脊骨与骨之间。

  下一针扎在心脏正上方。

  再下一根针扎入喉咙。

  无论哪一针,似乎都无痛感一般,白龙表情毫无变化。

  这其间,白龙还是一直凝视着贵妃。

  贵妃也同样凝视着白龙。

  接着,最后一根针扎在后脑勺。

  尖锐的长针,沉入颈脖后方头发之中。

  针完全扎入之际,白龙身体忽地气力全失,瘫倒在地。

  黄鹤用力托住白龙的身体,让他睡倒在地板上。

  “请大家来确认。”听从黄鹤的话,玄宗皇帝与贵妃,将手贴在白龙鼻子下方,又将耳朵贴在心脏附近,不久,站起身子——“没气了。心跳已停止——”“体温也降低了——”玄宗皇帝和贵妃,自顾自地喃喃回应。

  “这些针,能让人体陷入尸解状态,扎针前吞服的尸解丹,则是为了保护处于尸解状态的肉体。如果没有尸解丹,不到一个月,在离心脏较远之处,就会开始腐烂。倘使身上某处带伤,也会从该处腐烂起。”【八】与方才顺序相反,黄鹤出手依序拔针。结果,本来既无气息,也无心跳的白龙胸膛,又徐徐地上下跳动起来。

  白龙开始呼吸了。

  玄宗皇帝将耳朵贴在白龙胸口:“喔,心脏又动了。”白龙脸上泛红,不久,紧闭的眼睑也睁开了。

  “真是奇迹——”看见站起身子的白龙,玄宗皇帝发出赞叹声。

  “各位觉得如何?”黄鹤喃喃低语。

  “贵妃啊,如果是这——”玄宗皇帝望向贵妃,但即便已经走投无路的贵妃,也无法立即回应。

  察觉贵妃犹豫模样,黄鹤说道:“贵妃不用即刻下定决心——”此时,白龙已穿好衣服,回到原地,和丹龙静静地单膝着地,观看事情发展。

  黄鹤望向贵妃,说:“因为我的话还没说完。”黄鹤那粘糊的视线,竟然移到在下安倍仲麻吕身上。

  为何我会被召唤至此?真相大白的时刻终于到了。

  “喔,对了,事情还没说完——”玄宗皇帝颔首。

  “接下来的问题是,贵妃苏醒之后的事。”“唔。”“安禄山之乱若能摆平,那就没事,问题是,万一戡乱不顺的话。”黄鹤这番话的意思,我也能明白。

  若干年后,搭救贵妃之时,如果安禄山军队已被平定——恕我直言,到了那个时候,此次兵变主谋陈玄礼及其他该负责之人,理应遭受严惩。亲眼目睹家人被杀的贵妃,届时绝不会放过陈玄礼等人。

  因此,必须瞒着陈玄礼等人,先救出贵妃,接着逮捕陈玄礼等人,再让贵妃出面。

  若不如此做,陈玄礼等人很可能再度叛变。

  然而,比起这个更糟的是,倘使安禄山之乱无法平定时,那该怎么办?听闻贵妃活着回到了玄宗皇帝身边,陈玄礼等人岂能心安,他们恐f白都会加入安禄山军队吧。假若在这之前先行处置陈玄礼等人,则人心不免背离玄宗皇帝而去。

  因为如果玄宗皇帝能够活到那时,即表示陈玄礼功不可没。玄宗皇帝此后得以平安行幸蜀地,当然全靠陈玄礼等人效力。

  贸然处置有此功劳的陈玄礼,不仅百姓,只怕连皇上身边的重臣,也会离心离德。无论如何,这些事都必须避免。

  换句话说,即使费尽心血搭救出贵妃,也不能让任何人知晓。

  若让贵妃隐姓埋名,不为人知地活在某处,玄宗皇帝大概也会忍不住而要与贵妃相见。两人一见面,贵妃尚存活人间之事,势必为人所知晓。到时候,大唐帝国恐怕要从内部开始土崩瓦解。

  黄鹤以低沉声音,述说着与我内心相同想法的事情,“那,到底该怎么做才好呢——”说毕,他又望向我。

  “晁衡大人,这就需要您相助一臂之力了。”“怎么说?”黄鹤对我打什么主意,我完全猜不透。

  “如果有我效力之处,在下愿竭尽犬马之劳,不过,我该怎么做呢?”这时候,黄鹤深深吸了一口气,看了我一眼,望向玄宗皇帝,再看了看贵妃,最后,视线又回到我身上了。

  “晁衡大人,必得劳驾您的是,请把获救的贵妃平安带到您的故土倭国——”黄鹤使尽方才所吸进的空气,一句一句缓缓道出,以避免有人没听清楚。

  但即使如此,我也不能马上意会黄鹤的意思。

  “带到倭国——”“是的。将贵妃托付给倭国朝廷,等骚乱平息之后,再将贵妃迎回大唐,这是在下的打算——”说到这里,我终于理解他说了些什么。

  “这——”话又说回来,黄鹤这人怎会想出如此之事呢?“只要能让贵妃到倭国,就算陈玄礼知道这事了,皇上应该也会有能力渡过难关——”顿时,我感觉口干舌燥。

  数度尝试吞咽口水,均告失败了。

  “如、如果到了倭国之后,大唐没派使者来——”“那就要拜托您了,请好好照顾贵妃,让她过得如意。”听到这番话时,某种诡异的心跳向我袭来。

  如果……如果叛乱无从收拾,使者不来,能安慰贵妃,让她排遣无聊的,说来竟只有我了。

  【九】最后,贵妃毕竟接受了黄鹤的建议。

  对贵妃而言,这是孤注一掷的决心,当时确实已没有时间多加考虑。

  更无法与他人商量。

  总之,即便是演戏,也无从敷衍了事,接下来的就是商讨如何置贵妃于死地的步骤。

  众人选出由高力士担任杀死贵妃的角色。

  首先,高力士带着吃下尸解丹的贵妃到外面,于后院佛堂前,做样子绞死贵妃,让她在形式上死于高力士之手。

  之后,再于贵妃身上扎针,使她处于假死状态,再遣人唤请陈玄礼来验尸。

  【十】啊——自我出生以来,我的命运是何等奇妙的呀。

  生于倭国,年轻时就越过万里波涛,飘洋过海,奉仕大唐帝国皇帝,几次欲返故国却不能如愿,就在我下定决心,终将老死此地之际,竟然又遭遇或许可如愿重踏故土的机会了。

  而且,还身负将大唐秘密中的秘密之杨贵妃,带往秋津岛的重任。

  能躬逢目击此一秘密会商的,除了贵妃本人,就只玄宗皇帝、高力士、黄鹤、黄鹤弟子白龙、丹龙以及我,七人而已。

  除此之外,再也无人知晓这场密会了。

  大兄,如果你也能懂倭国文字,那么你将是知道此事的第八人。

  我如实以告。

  眼见闪闪发亮的尖锐钢针,扎进贵妃那令人目眩的雪白肌肤时,年将六十的我,心中竟也兴起了一股情欲。

  大家为已经尸解的贵妃穿上衣裳,一切准备妥当之际,“贵妃逝世了!”高力士惊声尖叫,走进另一个房间。

  “我,我把贵妃缢死——”挥舞着手上的丝绢,双眼泪如雨下,高力士哭喊道。

  然而,陈玄礼等人并未解除包围。

  此时,南方凑巧送来荔枝,玄宗皇帝将荔枝搁在贵妃“遗体”旁,一起放在床铺上,再以绣被覆盖,安放在驿站中庭,最后由陈玄礼等人前来勘验。

  贵妃“遗体”被装入石棺,下葬于距马嵬驿西方约半里处,某道路北侧的山坡地下。

  如此安排贵妃葬事之后,我们一行人方才逃往蜀地。

  陈玄礼以下叛变将士,全部无罪——其后,玄宗皇帝这样裁夺了。

  【十一】开挖贵妃“遗体”的时机,迟迟未至。

  就在行幸蜀地途中,玄宗皇帝让位给皇太子。

  玄宗皇帝第三皇子李亨,即位为肃宗皇帝,玄宗则成了太上皇。

  肃宗于西北灵武登基后,集结胡人、回纥等长城外各族援兵,于隔年收复长安、洛阳。

  逆贼首脑安禄山,则在肃宗挥师收复失土之前,遭自己的儿子安庆绪暗杀。

  安禄山一生的起落,宛如一场梦幻泡影。

  据说,攻克长安之时,安禄山已视眼茫茫,失明在即。安禄山身体被多种病魔所侵,使他}生格狂暴,无人能应付。

  传言他得了疽病,或许身体已有部分开始腐烂。

  安禄山欲立年轻的段夫人所生的安庆恩为太子,为另一儿子安庆绪怀恨刺杀。

  肃宗皇帝比预期中更早夺回国都,据说,原因出于安禄山上述之事。

  玄宗太上皇返回长安,是在长安陷落后的隔年,也就是至德二年。

  太上皇朝思暮想,一心挂念着贵妃。

  原本,太上皇有意立刻开挖墓地,将贵妃搭救出来。然而,当初我们的计划,已因若干事由而发生变化了。

  变化之一,是玄宗皇帝退位为太上皇,由太子李亨登基为肃宗皇帝。

  当然,肃宗皇帝并不知情,下葬在那石棺中的贵妃,依然还活着。

  若我们将一息尚存的贵妃挖掘出土,肃宗皇帝必然不快。

  长安好不容易才恢复治安,倘若贵妃复生,大唐势必又将陷入动乱。

  陈玄礼不可能安分守己。

  另一变化,是安禄山之子安庆绪仍然活着。

  诚如大兄所知,安庆绪暗杀生父安禄山,过了三年,即遭安禄山副手史思明所杀,不过,玄宗太上皇返回长安之时,他尚在人世。

  万一担心贵妃报复,陈玄礼再次叛变,谁又晓得,大唐帝国将会陷入何种处境?总之,当时正是国事纷扰、帝国前途未卜的时期。

  比起玄宗太上皇,此刻肃宗皇帝拥有更大的权力,我们无法违逆皇上,擅自挖掘贵妃出土。

  如果肃宗皇帝知晓此事,想必会说,让贵妃就长逝于地下吧。

  惟一的方法是避人耳目,暗中挖出贵妃,然后,不动声色地让我带回倭国去。

  然而,此事真能做得神不知鬼不觉吗?随着时间消逝,挖墓之事也愈来愈困难了。

  贵妃墓地常年有人看守,即使能够暗中挖出,也绝难拭去挖掘的痕迹。守墓人一旦发现盗挖痕迹,一定会大感诧异,而挖出石棺确认吧。

  彼时,倘若石棺中不见贵妃遗体,守墓人马上会发现盗墓之事。

  到时候,首先要被怀疑的,就是玄宗太上皇。

  若不谨慎行事,世人将会得知玄宗太上皇在幕后指使。

  若想不为人知地秘密挖掘、运送出土的贵妃石棺,无论如何,都需藉助高力士之力。不过,与马嵬驿之时相比,高力士现在的心情也好像到有所转变。

  高力士似乎反对挖出贵妃,让她回魂苏醒。

  黄鹤虽禀告太上皇,无论高力士作何想,也可挖出贵妃石棺。

  然而,玄宗太上皇却一副心意已决地说:“不能瞒着高力士秘密进行这事!”再说,也还得准备远渡倭国的船只。

  某晚,我被召唤入宫,秘密来到太上皇宅邸。

  我到达的时候,马嵬驿众脸孔已聚集此处。

  玄宗太上皇。

  高力士。

  黄鹤。

  白龙。

  丹龙。

  以及我,安倍仲麻吕。

  支开闲杂人等后,我们火速展开谈话。

  “挖出贵妃的时机应该到了——”玄宗太上皇满脸皱纹地说。

  亲眼看见灯火摇曳映照下的太上皇面庞,又听到他的声音,我猛然察觉,太上皇已经失去昔日打造大唐盛世时的脸孔了。

  站在我面前的,只是个被自己心事所困扰的老人。

  “到底什么时候挖坟?今晚想跟大家商量。”太上皇说道。

  “黄鹤,明晚行不行——”“如果太上皇下令的话——”说毕,黄鹤行了个礼。

  “嗯,既然这样的话——”太上皇回应。

  “干万不可操之过急——”不待太上皇说完,高力士开口抢话。

  “你是说,还太早?”“是的。”高力士深深一鞠躬说,“现在还不是时候。”高力士嗫嚅地向太上皇说明前面我所说过的理由。

  “既然还太早,那,什么时候?你说,什么时候才好呢?”“我没法说。”“没法说?”“没法说是什么时候,奴才只知道,现在还不是挖坟时机。请太上皇切勿急躁。”高力士说毕,太上皇又将视线移到我身上。

  “晁衡,你觉得如何?有什么看法呢?”“恕臣——”我点点头后,继续说,“臣深切体会太上皇心情,不过,高力士所言,微臣确有同感。”“到底要听谁的?”玄宗太上皇提高音量,心怀怨气地睥睨了我一眼。

  “暗中挖出贵妃,先将她秘密藏匿某处,然后不为人知地带到倭国。如果有这样的方法,现在就可以将贵妃搭救出来。”我说。

  “有这样的方法吗?!”太上皇叫了一声,双手抱头,继续说:“如果有方法,快说出来。我一刻也等不及了,朕要把贵妃从地下挖出来。一想到贵妃这样被埋在地下,朕就要发疯——”“这个方法,微臣现在无法说得清楚,不过,倒是有几种可能——”“你是说,有方法?”“是的……”我深深低头致意,再点点头。

  “什么方法?!”“恕臣直言前先确认一件事,不知可否请问太上皇?”“快说——”“顺利挖出贵妃后,太上皇作何打算一”我下定决心,开口问道。

  “如何打算?”“贵妃生还后,太上皇打算和她一如往常过日子吗?”“——”“太上皇会否改变心意,想暗中藏匿贵妃,期待一次又一次的重逢?或是按照原计划,由臣护送贵妃到倭国去——”“——”“即使和贵妃私下重逢,总有一天,也会败露行迹。到时候,太上皇有伺打算?是否已有觉悟了呢?总之,贵妃挖出后该怎么办?太上皇非拿定主意不可。如果打算藏匿贵妃,就必须做好万全准备。

  要带到倭国的话,也一样。”“——”“微臣绝非要太上皇如何做,而是请您想清楚、下决心怎么做。

  不管何时开挖,都必须在万全准备后进行。”“唉……”太上皇深深叹了口气后,说道:“先说说你的意见,朕听后再决定——”我心中已有觉悟,口中涌溢的口水咽了又咽,然后对太上皇说:“臣以为,正因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