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一章 第3节

2017-12-03 11:21:04Ctrl+D 收藏本站

到了约定时间,靖子前往家庭餐厅。富坚正坐在窗边的位子吸烟,桌上放着咖啡杯。靖子一边坐下,一边向女服务员点了一杯可可。其他的饮料可以免费续杯,但她不打算久留。

“好了,到底是什么事?”

他咧嘴一笑,“哎,别这样性急嘛。”

“我也是很忙的,有事就快说。”

“靖子 ”富坚伸出手好像想碰她放在桌上的手。靖子察觉到这点,连忙缩回手,他的嘴角一撇。“你好像心情不好。”

“那当然。你到底有什么事,非要追着我不放。”

“你也用不着这样说话吧。别看我这样,我可是认真的。”

“你算哪门子认真?”

女服务生送来可可。靖子立刻伸手去拿杯子,她想赶快喝完,赶紧离开。

“你现在还是独身吧?”富坚讨好的抬眼看她。

“这个应该不是重要吧。”

“一个女人家要把女儿拉拔长大可不容易喔。今后花的钱会愈来愈多,就算在那种便当店工作,将来也毫无保障。所以,你能不能重新考虑?我已经跟以前不同了”

“哪里不同?那我问你,你现在有正常工作吗?”

“我会去工作的,我已经找到工作了。”

“这表示你现在没有工作喽?”

“我不是跟你说我找到工作了吗?下个月开始上班。虽然是新公司,等上了轨道,就可以让你们母女过好日子了。”

“免了。既然收入那么好,你另找对象应该也没问题吧。算我求你,请你别再纠缠我们了。”

“靖子,我真的需要你。”

富坚再次伸出手,想握住她拿杯子的手。“别碰我!”她说着甩开那只手。结果杯中的液体顺势洒出一些,溅到富坚手上。“好烫”他喊着缩回手,凝视她的双眼随即露出憎恶之情。

“你不用说得这么好听。你以为我会相信这种话吗?之前我也说过了,我一点也不想跟你复合。你就趁早死了这条心吧,听懂了吗?”

靖子站起来,富坚无言地盯着她。她对那道视线置之不理,把可可的费用往桌上一摆,径自走向出口。

出了餐厅后,她跨上停在旁边的脚踏车,立刻踩的飞快。她怕万一再耗下去让富坚追上来就麻烦了。她沿着清洲桥路直走,过了清洲桥就左转。

她自认该说的都已说了,但显然丝毫无法让富坚死心,想必他很快又会在店里出现。他会缠着靖子,直到最后惹出问题给店里带来困扰,也或许会在美里的国中出现。那个男人在等靖子投降,他早已算准靖子迟早会投降给钱。

回到公寓,她开始准备晚餐,不过其实也只是把从店里带回来的剩菜热一热。即便如此靖子还是做得有一搭没一搭。因为可怕的想象不断膨胀,令她不由得失魂落魄。

美里也差不多该到家了。加入羽毛球社的她,练习结束后,总会和其他社员七嘴八舌的聊上一阵子才踏上归途。所以回到家时,通常都已经过了七点。

门铃突然响起。靖子惊讶的走向玄关,美里应该带了钥匙。

“来了。”靖子从门内问:“哪位?”

隔了一会儿才响起对方的回答:“是我。”

靖子感到眼前发黑。不祥的预感果然成真,富坚连这间公寓都找到了。想必他之前曾经从“天亭”一路跟踪过她。

看靖子不回答,富坚开始敲门。“喂!”

她摇着头打开锁。不过门链依然挂着。

一把门打开十公分的缝隙,对面立刻露出富坚那张脸。他嘻嘻一笑,牙齿很黄。

“你回去!你跑到这种地方做什么?”

“我的话还没说完呢,你还是一样那么性急。”

“我不是叫你不要再缠着我吗!”

“听我说几句话又不会怎样,总之你先让我进去”

“不要!你走!”

“如果你不让我进去,我就在这里等。美里也差不多快回来了,如果不能跟你谈,那我就跟她谈。”

“这又不关她的事。”

“那你就让我进去。”

“小心我报警喔。”

“你报呀,随便你。我来见前妻有哪点犯法?我相信警察也会站在我这边。人家八成会说:太太,让前夫进去坐一下又有什么关系。”

靖子恨恨的咬唇。虽然不甘心,但富坚说的没错。之前她也曾找警察过来,但他们从来没有帮过她。

况且,她也不想在住处引起骚动。她是在没有保证人的情况下好不容易才进来,只要惹出一丁点不利的谣传都有可能被赶出来。

“那你马上就得走喔。”

“我知道。”富坚露出夸耀胜利的表情。

卸下门链后,她重新开门,富坚一边仔细打量室内一边脱鞋。室内格局是两房一厅。一进去就是六贴大的和室,右边有个小厨房,后面是四贴半的和室,房间对面是阳台。

“虽然又小又旧,不过房子还不错嘛。”富坚大摇大摆的把腿伸进放在六贴和室中央的暖桌底下。“搞什么,怎么没开电热器。”说着就自己打开电源。

“我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靖子站着俯视富坚,“说来说去,你就是要钱,对吧?”

“干嘛,你这是什么意思?”富坚从外套口袋掏出一盒七星,用抛弃式打火机点燃香烟后环顾四周,似乎这才发现没有烟灰缸。他伸长身体,从不可燃垃圾袋中找出一个空罐,把烟灰弹在里面。

“我是说,你只是想跟我要钱。说穿了就是这样吧。”

“好吧,如果你要这样想,那也无所谓。”

“要钱的话,我一毛也不会给。”

“噢?是吗?”

“所以你走吧,不要再来了。”

正当靖子这么放话之际,门猛然一开,穿着制服的美里进来了。她察觉家里来了客人,顿时愣在原地。接着发现客人的身份,遂浮现混杂着畏惧与失望的表情,羽毛球拍也从手中突然掉落。

“美里,好久不见,你好像又长大了。”富坚悠哉的说道。

美里瞥了靖子一眼,脱下运动鞋,默默进屋,直接走到后面房间,把纸门啪的用力关上。

富坚慢条斯理的开口。

“我是不知道你怎么想,我只不过是想跟你复合罢了。这样拜托你,真有那么罪大恶极吗?”

“我不是说过我毫无意愿吗?就连你自己,应该也不相信我会答应吧。你只不过是借着这个理由来纠缠我。”

看来应该是说对了,不过富坚并未回答,径自抓起遥控器打开电视,动画节目开始了。

靖子吐出一口气,走向厨房。钱包放在料理台旁边的抽屉,她从里面抽出两张万元大钞。

“收下这个就请回吧。”她把钱往暖桌一放。

“你这是干嘛?你不是说绝不给钱吗?”

“这是最后一次。”

“我才不稀罕这种东西。”

“你是绝不会空着手走吧?我知道你想要更多,但我们手头也很紧。”

富坚凝视这两万元,然后望着靖子。

“真拿你没办法。那,我就回去好了。不过我可要声明,我说过我不要钱喔。是你硬要塞给我的。”

富坚把两万元大钞往口袋胡乱一塞,将烟蒂扔进空罐中,从暖桌抽身站起。但他没走向玄关,却走近后面房间,突然拉开纸门。美里的惊叫声响起。

“你干什么!”靖子尖声大喊。

“跟继女打个招呼应该不会怎样吧。”

“她现在已经不是你的女儿了,跟你毫无瓜葛。”

“没那么严重把,那我走喽。美里,改天见。”富坚对着房间里面说道。靖子看不见美里在做什么。

富坚终于走向玄关,“她将来肯定会是个美女,真令人期待。”

“你少胡说八道。”

“这怎么会是胡说,再过个三年她就能赚钱了,到时候每一家都会很乐意雇用她。”

“别开玩笑了!快走!”

“我会走啦——至少今天会。”

“你绝对不能再来。”

“这我就不敢保证了。”

“你……”

“我可要提醒你,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该死心的是你。”富坚低声笑了,然后弯下腰穿鞋。

就在这时候。靖子背后传来的声音。当她转头时,只见身穿制服的美里已站在她身边,美里挥起某种东西。

靖子来不及阻止,也来不及出声。美里已朝富坚的后脑打了下去。钝重的声音响起,富坚当场倒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