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三章 第1节

2017-12-03 11:21:00Ctrl+D 收藏本站

“我还真想好好分析一下,你的逻辑思考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汤川学百无聊赖地托腮这么说完后,故意打了一个大哈欠。小小的金属框眼镜被取下放在一旁,显然是在表明,你已经没必要挣扎了。

事实或许正式如此,草薙从刚才就对着眼前的棋盘瞪了二十分钟以上,还是想不出破解的对策。国王无路可逃,虽然想狗急跳墙,却连胡乱攻击的对策也没有。方法倒是想到了很多,但他发觉那些招数早在好几手前就已遭到封锁。

“西洋棋就是不合我的脾胃。”草薙嘟囔。

“又开始了。”

“本来就是,从敌人那里特地夺来的驹凭什么不能用?驹是战利品吧?拿来用又有什么关系。”

“你挑游戏基本规则的毛病做什么?况且驹并非战利品。驹是士兵,被对方夺去就等于丧了命,死掉的士兵当然不能用。”

“将棋就可以用。”

“我要对将棋发明者的柔软创意致上敬意。我想那大概意味着,夺走驹的这个行为并非杀死敌方士兵,而是降服对方,所以才能够再次利用。”

“西洋棋也这样不就好了。”

“阵前倒戈的行为违反骑士精神吧。你不要老是强词夺理,要有逻辑地注视战况。你只能动一次驹,而且你能动的驹很少,无论动哪个都无法阻挡我的下一手。而且,我只要一动骑士你就输了。”

“不玩了,西洋棋好无聊。”草薙重重埋进椅子。

汤川戴上眼镜,抬眼看墙上的钟。

“花了四十二分钟啊,不过几乎都是你一个人在思考。对了,你在这里摸鱼没关系吗?不会被正经的上司臭骂一顿吗?”

“跟踪狂命案好不容易才刚结案,当然得让我喘口气休息一下。”草薙伸手去拿下太干净的马克杯,汤川替他泡的即溶咖啡早已冷掉了。

帝都大学物理学科第十三号研究室内,除了汤川和草薙别无他人,听说学生们都去上课了。草薙就是知道这点,才会挑这个时间顺道来访。

草薙的手机在口袋响起,汤川一边披上白袍一边露出苦笑。

“看吧,才刚说完好像就在找你了。”

草薙苦着脸,看着来电显示,似乎被汤川说中了。打来的是隶属同一小猪的刑警学弟。

(书中此处空两行)

现场在旧江户川的堤防,附近可以看到污水处理厂。河对岸就是千叶县,草薙一边竖起大衣领子一边暗想:既然要死,为什么不死在对面。

尸体弃置在堤防旁,盖着应该是从某处工地拿来的蓝色塑胶布。

发现者是一个在堤防慢跑的老人。据说他看到塑胶布一端露出看似人脚的东西,遂战战兢兢的掀起塑胶布一探究竟。

“那位老爷爷听说都七十五了,这么冷的天亏他跑得动。不过这把岁数还看到这么倒霉的东西,我打从心底同情他。”

先一步抵达的刑警学弟岸谷把状况告诉他后,草薙不禁皱起眉头,大衣下摆在风中翻飞。

“小岸,你看过尸体了吗?”

“看了。”岸谷窝囊地撇了撇嘴,“因为组长叫我要仔细看。”

“那个人每次都这样,自己倒是从来不看。”

“草薙先生,你不看吗?”

“我才不看,那种东西就算看了也没用。”

据岸谷表示,尸体是在惨不忍睹的状态下遭人弃置。首先,尸身全裸,鞋袜也被脱掉,而且惨遭毁容。岸谷形容为打破的西瓜,光是听到这里草薙就觉得恶心。此外死者的手指被烧过,指纹完全遭到破坏。

死者是男性,脖子上有勒痕,除此之外似乎没有明显外伤。

“但愿鉴识小组能找到什么。”草薙边在四周草坪漫步边说。众目睽睽之下,他只好假装正在寻找犯人的遗留品。不过如果要说真心话,他全仰仗鉴识那边的专家,他不太相信自己能找到什么重大线索。

“旁边扔了一辆脚踏车,已经带回江户川分局了。”

“脚踏车?大概是谁当垃圾扔掉的吧”

“可是那辆脚踏车实在太新了,两个轮胎都被人放了气,看起来应该是故意用钉子之类的东西戳的。”

“恩——是被害者的车吗?”

“目前还不确定,车上有登记编号,或许能查出车主。”

“但愿是被害者的。”草薙说,“要不然事情就麻烦了,简直是天堂与地狱之分。”侯卫东官场笔记

“是吗?”

“小岸,你第一次处理身份不明的尸体?”盗墓笔记小说

“那你想象看,脸孔和指纹都被毁了,表示犯人想隐瞒被害者的身份,对吧?反过来说,这也表示一旦查明被害者的身份就可轻易找出犯人是谁。能不能立刻查明身份,就是命运的分歧点——当然,是我们的命运。”

草薙说到这里时,岸谷的手机响了。他简短说完后对草薙说道:“叫我们去江户川分局。”

“谢天谢地,得救了。”草薙直起身子,拍打了两次自己的腰。

一到江户川分局,间宫正在刑事课的办公室对着电暖炉取暖,间宫是草薙他们的组长。在他四周仓皇走动的几个男人似乎是江户川分局的刑警,大概是正在准备成立专案小组。

“喂,你今天是自己开车来的吗?”间宫一看到草薙就问。

“对,因为这一带搭电车不方便。”

“你熟悉这一带的地理环境吗?”

“谈不上熟悉,不过还算有点认识。”

“那就不用找人替你带路啰?你带岸谷去这里一趟。”说着递出一张便条纸。

上面潦草写着江户川去条崎的地址,和山边曜子这个名字。

“这个人是干什么的?”

“你跟他说脚踏车的事了吗?”间宫问岸谷。

“说了。”

“是尸体旁边那辆脚踏车吗?”草薙看着组长严肃的脸孔。

“没错。对比资料后,发现这辆车早已报了失窃,登记编号完全符合。那位女士就是车主,我已跟对方联络过了,你现在立刻去替我问问详情。”

“脚踏车上有采到指纹吗?”

“这种事用不着你操心,快去。”

仿佛遭到间宫粗厚嗓音的驱赶,草薙和学弟一起冲出江户川分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