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四章 第2节

2017-12-03 11:20:56Ctrl+D 收藏本站

今天就先到此为止姑且打道回府吧,他想。不过有一点必须先确认。

“三月十日您在家吗?”他边把首次放回口袋边问,他自认已摆出姿态强调:这纯粹是顺便问一声。

不过他的努力没什么效果,靖子皱起眉头,露骨地表现不悦。

“我应该一五一十交代清楚那天的事情比较好吗?”

草薙对她一笑。

“请别看的那么严重。当然,如果能弄清楚的话,对我们来说也比较有帮助。”

“请稍等一下。”

靖子盯着位于草薙二人视野死角的墙面,那上面大概是帖了月历。草薙心想如果上面写了预定行程的话还真想看一眼,不过他还是决定忍住。

“十号我一早就去工作,后来跟我女儿出门了。”靖子回到。

“你们去了哪里?”

“晚上去看电影,在锦系町的乐天地那个地方。”

“你们大约是几点出门的?说个大概的时间就可以了,另外如果能把电影片名告诉我是最好不过。”

“我们是六点半左右出门的,电影片名是——”

那部片子草薙也听过。是好莱坞电影的卖座系列,现在正在上映第三集。

“看完电影,你们就立刻回家了吗?”

“我们在同一栋大楼里的拉面店用餐,然后去唱歌。”

“唱歌?去KTV吗?”

“对,因为我女儿一直吵着要去。”

“这样啊……你们长长一起去吗?”

“大概一两个月去一次。”

“大约唱了多久?”

“每次都是一个半小时左右,否则回来就太晚了。”

“看电影,吃饭,唱KTV……那你们回到家是……”

“应该已经过了十一点,不过我也不是很确定。”

草薙点点头,但他总觉得有点无法释然。至于原因,连他自己也说不上来。

“看来应该跟案子无关。”岸谷一边离开204室门前一边小声说。

“目前很难说。”

“母女一起唱歌,真不错,很有共享天伦之乐的味道。”岸谷似乎不愿去怀疑花冈靖子。

一个男人走上楼梯,是个体格矮壮的中年男人,草薙两人停下脚让男人先过。男人打开203室的门锁,进入屋内。

草薙和岸谷对看一眼后,转身往回走。

203号室挂着石神这个门牌,一按门铃,刚才那个男人就来开门。他似乎刚脱下大衣,穿着毛衣和便裤。

男人面无表情地来回看着草薙与岸谷的脸。照理说这时应该会一脸讶异,或是流露出戒心,但男人的脸上根本读取不到这些情绪,这点令草薙很意外。

“抱歉这么晚来打扰,能不能请您帮个忙?”草薙堆出殷勤笑容将警用手册拿给他看。

即便如此男人脸上的皮肉依然纹风不动,草薙上前一步。

“只要几分钟就好,我想请教您几句话。”

他以为对方可能没看到警用手册,遂将手册再次拿到男人面前。

“有什么事?”男人对手册瞧也不瞧径自问道,看来他已知道草薙两人是刑警。

草薙从西装内袋取出一张照片,是富坚以前在中古车行上班时的照片。

“这张照片虽然有点旧,不过您最近有看过貌似此人的人物吗?”

男人定定凝望照片后,抬起脸看着草薙。

“我不认识这个人。”

“我想也是,所以我只是请问您是否看过类似的人。”

“在哪里?”

“不,这只是打个比方,例如这附近。”

男人皱起眉头,再次垂眼看照片。看来是没希望了,草薙想。

“我不知道。”男人说。“如果只是路上擦肩而过,那我不会去记长相。”

“这样吗?”看来根本不该向此人打听,草薙很后悔。“请问,您通常都是这时候回来吗?”

“不,看日子而定,有时社团活动也会拖到比较晚。”

“社团活动?”

“我是柔道社的顾问,管好道场的门窗也是我的工作之一。”

“啊,您是学校老师吗?”

“对,高中教师。”男人报上校名。

“这样子啊,您累了一天还来打扰真不好意思。”草薙低头致歉。

这是他看到玄关旁边摆了一堆数学参考书。原来是数学老师啊,想到这里,他不禁有点倒胃口,这是草薙最头疼的科目。

“请问,您是石神先生没错吧?我看过门牌。”

“对。”

“那么石神先生,三月十日那天您是几点回来的?”

“三月十日?那天怎么了?”

“不,跟您毫无关系,我们只是想手机那天的情报。”

“噢,是吗?三月十日啊……”石神望着远方,然后立刻将视线回到草薙身上。“那天我记得立刻就回来了,应该是七点左右吧。”

“那时,隔壁有什么动静吗?”

“隔壁?”

“就是花冈小姐家。”草薙压低声音。

“花冈小姐出了什么事吗?”

“不,现在还不知道,所以才要收集情报。”

石神的脸上浮现揣测的表情,也许是针对隔壁的母女开始东猜西想。草薙根据室内的样子,判定此人还是单身。

“我不太记得了,不过应该没什么特别的动静吧。”石神回答。

“有听到什么杂音,或者说话的声音吗?”

“不知道,”石神侧着头,“我没印象。”

“这样吗?您跟花冈小姐熟吗?”

“我们是邻居,见到面自然会打招呼,大概就是这个程度吧。”

“我知道了。不好意思,打扰您休息。”

“哪里。”石神鞠个躬,顺势朝门内侧的信箱伸出手。草薙不经意地往他手边一看,霎时瞪大了眼,因为他看到邮件之中有帝都大学这几个字。

“请问……”草薙略带迟疑地问,“您是帝都大学的校友吗?”

“是的。”石神的小眼睛睁大了一些,不过似乎立刻就发现自己手上的信箱。“噢,你说这个吗?这是学校校友会的会刊。有什么不对吗?”

“不是,因为我朋友也是帝都大的校友。”

“噢,这样吗?”

“不好意思打扰了。”草薙又行了一礼走出屋子。

“帝都大不就是学长毕业的学校吗?为什么不直接告诉他?”离开公寓后岸谷问。

“没有,我猜他的反应会让我很不爽,因为那家伙八成是理工科系的。”

“学长也对理工科有自卑情绪吗?”岸谷鬼头鬼脑地笑了。

“因为我身边就有个家伙老让我意识到这点。”草薙想起汤川学的面孔。

(书中此处空两行)

石神等刑警走了十分钟后,才离开屋子。他朝隔壁房间投以一瞥,确认204号室的窗子亮着灯,这才下楼。

要找个不惹人注目的公用电话,还得再走上将近十分钟。他有手机,家里也有电话,但他认为最好都不要用。

他边走边回想与刑警的对话。他确信,自己没有提供任何线索足以让警方察觉他和本案的关系,不过不怕一万只怕万一。警方应该会想到处理尸体需要男人帮 忙,到时必然会急着找出花冈母女身边,有哪个男人可能为了他们不惜犯罪。石神这个数学教师,也大有可能只因为住在隔壁就被警方盯上。

今后去她家固然危险,甚至也得避免直接碰面,石神想。之所以不从家里打电话,也是基于同样的理由。因为警方有可能透过通话记录,发现他频频打电话给花冈靖子。

“天亭”呢——

关于这件事情,他至今仍未做出结论。按照常理推论,最好暂时不要去。不过刑警迟早还是会去那家便利店打听,到时或许会从店里的人那里听说,住在花冈靖子隔壁的数学老师天天都来买便当。这样的话,如果在案发后突然不来了,反而显得可疑,还是像之前一样报到比较不会惹人怀疑。

关于这个问题,石神没有把握自己能提出最和逻辑的解答。那是因为他心知肚明,自己渴望像以往一样去“天亭”,因为唯有“天亭”是花冈靖子和他唯一的交点。不去那家便利店,他就见不到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