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五章 第2节

2017-12-03 11:20:55Ctrl+D 收藏本站

“起先,她说票根应该已经扔掉了。没想到,她抱着碰运气的心态一打开当时买的电影简介,就发现票根夹在里面。”

“从电影简介里找到吗?也是,这的确没什么不自然。”汤川交保双臂,“票根上的日期是案发当天吗?”

“那当然,不过就算这样也不能证明他们看了电影。说不定是从垃圾桶或哪里捡来的票根,也可能买了票,却没进入电影院。”

“不过不管怎么样都表示,那个涉嫌者的确去了电影院或附近。”

“就是因为这样想,我们今天才会从一大早就开始四处打听,看能不能找到目击者。结果那天负责检票的女工读生今天休假,我们还专程去她家,所以回程才会顺道来你这里坐坐。”

“看你的表情,显然没有从检票小姐那里得到有利情报。”汤川扬起嘴角笑了。

“因为事隔多日,况且她也不可能一一记住客人的长相。不过我打从一开始就没抱指望,所以倒也不会特别失望。——好了,看来我们好像打扰到副教授了,也该告辞了。”草薙说着,拍拍还在喝咖啡的岸谷背部。

“好好干啊,刑警大人。如果那个涉嫌者就是真凶,那你说不定会有苦头吃了。”

汤川的话,令草薙转身。“你是什么意思?”

“我刚才不也说了吗?如果是一般人,不会连用来当作不在场证明的票根该收在哪儿都注意到。如果她是算准了刑警会来问所以事先夹在电影简介中,那她显然是棘手的强敌。”说这话时,汤川的眼中已毫无笑意。

草薙点点头,“我会留心的。”

“那我走了。”说着他就要走出房间,可是开门前又想起什么,再次转身。

“对了,嫌疑犯的隔壁住着你的学长喔。”

“学长?”汤川讶异的侧首。

“是个高中数学教师,姓什么石神。他说是帝都大的校友,所以我想应该是理学院的。”

“石神……”汤川喃喃复诵一遍后,镜片后的眼睛突然睁大,“是达摩石神吗?”

“达摩?”

“你先等一下。”汤川说着就消失在隔壁房间,草薙不禁和岸谷面面相处。

汤川立刻就回来了,手上拿着黑色封面的档案夹,他在草薙面前打开档案夹。

“是不是这个人?”

那一页排列着许多大头照,都是看似学生的年轻人。页面上方,印着“第三十八届硕士课程修毕生”。

汤川指的是个圆脸研究生的照片,面无表情,吸入横线的眼睛直视前方,名字是石神哲哉。

“啊!就是这个人。”岸谷说,“虽然年轻很多,但绝不会错。”

草薙用手指遮住大头照的额头,点头同意。

“没错,现在头发比这时更稀薄,所以我一时没认出来,不过的确就是那个老师。是你认识的学长吗?”

“他不是学长,他跟我同届。当时我们学校理科生从大三才开始区分专攻领域,我选择了物理学,石神则选了数学。”汤川说着闭起档案。

“这么说,那个欧吉桑也等于跟我同年?真没想到。”

“他从以前就比较老气。”汤川咧嘴一笑,旋即露出以外的表情,“老师?你刚才说他是高中老师?”

“对,他说在当地的高中教数学,也秉仁柔道社的顾问。”

“我听他说过,他从小就学柔道,他爷爷好像开了一间柔道官吧。不,撇开那个不谈,那个石神居然当起高中老师……你没弄错吧?”

“怎么可能弄错。”

“是吗?既然你这样说,那应该是事实吧。一直没他的消息,我还以为他在哪个私立大学做研究,没想到他居然当起了高中老师。那个石神当然会……”汤川的眼神有点虚无。

“他以前真的那么优秀吗?”岸谷问。

汤川呼的吐出一口气。

“虽然我不想随便用天才这个字眼,但这个字眼应该最适合他。听说还有教授指示,他是五十年甚至百年难得一见的人才。虽然选的学系不同,但他的优秀程 度连我们物理系都有耳闻。他向来对利用电脑的解法没兴趣,总是半夜还窝在研究室,单凭纸笔挑战难题。那个背影给人的印象太深刻,不知不拘间甚至赢得达摩这 个称号,不过这当然是表达敬意的称号。”

听了汤川的叙述,草薙感到真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他一直以为眼前这个朋友已经够天才。

“既然那么厉害,怎么没去当什么大学教授呢?”岸谷又问。

“这个嘛,大学这种地方也有很多内幕。”汤川难得说话吞吞吐吐。

想必他自己也常对无聊的人际关系感到压力吧,草薙暗自想象。

“他看起来还好吗?”汤川看着草薙。

“我也说不上来,外表是不像病人,可是跟他交流之后,还是让人觉得捉摸不定,又好像不通人情……”

“令人看不透,对吧?”汤川苦笑。

“没错。通常看到刑警来访,不管什么人至少都会有点惊讶,或是有点狼狈,总之一定会有什么反应,可是那个人却毫无表情。好像对自己以外的事都漠不关心。”

“除了数学之外,他什么都不关心,不过其实那样也自有一种魅力。能不能告诉我地址?等我改天有空时再去会会他。”

“没想到你居然会说出这种话,还真稀奇。”

草薙掏出手册,把花冈靖子住的公寓地址告诉汤川。物理学者抄下地址后,对杀人命案似乎就失去了兴趣。(空两行)

晚间六点二十八分,花冈靖子骑着脚踏车回到家,石神透过房间窗户统统看在眼里。他面前的桌上排放着写有大量数式的纸张,和这些数式格斗是他每天从学 校返家后的日课。不过,难得柔道社今天不用练习,这项日课却毫无进展。不只是今天,这几天一直如此,他逐渐养成在家里静静窥探隔壁动静的习惯。他在确认刑 警有无来访。

刑警们昨晚好像又来了,是那两个以前也来找过石神的刑警,他还记得警察手册的证件上印着草薙这个姓氏。

据靖子表示,他们果如预期地来确认电影院的不在场证明。他们问靖子在电影院里有无发生什么印象深刻的事?进电影院和出来后,或是在电影院里有没有遇见谁……等等。

警方完全没问起KTV的事,可见已经查证过那部分。不过他们当然查得到,因为石神是故意挑选那个场所的。

靖子按照石神只是的顺序将票根和买简介的发票都给刑警看了,除了电影情节,对于其他问题,她一概声称想不起来,完全照石神事前的指导行事。

靖子表示刑警后来就这么走了,但他不相信他们会轻易放弃,会来查证电影院的不在场证明,或许该解释为:警方发现了足以怀疑花冈靖子的线索,那会是什么样的线索?

石神起身拿起外套,带着电话卡和皮夹、房间钥匙出门。

正要下楼之际,下面传来脚步声。他放慢步子,微微垂头。

走上来的是靖子,她似乎没有立刻发现站在眼前的是石神。知道快要错身而过,才赫然停下脚步。连一直低着头的石神也感觉得到,她好像想说什么。

她还没出声,石神就说:“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