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七章 第2节

2017-12-03 11:20:50Ctrl+D 收藏本站

工藤见到富坚,是在送靖子回家时。她总是在离家门口还有段距离的地方就下计程车,那天当然也是如此,但她把烟盒忘在计程车上了。工藤随后追来想把烟盒拿给她,正巧看到她走进某间公寓。于是他直接走到门口敲门。没想到开门出来的,不是靖子却是陌生男人——也就是富坚。

当时富坚已经醉了。看到工藤突然来访,他断定是纠缠靖子追求她的客人。工藤还来不及解释他就勃然大怒,出手打人。要不是正准备洗澡的靖子出面阻止,说不定他会连菜刀都拿出来了。

几天后,靖子带着富坚,去找工藤道歉。当时富坚一脸惶恐安分的很,大概是怕工藤报警就麻烦了。

工藤没生气,只是提醒富坚,老是让妻子卖笑陪酒不太好。富坚显然很不高兴,但还是默默点头。

后来工藤还是照常来店里捧场,对靖子的态度也丝毫未变,只是两人不再店外见面了。

四下无人时,他偶尔会问起富坚的事。多半是富坚找到工作没有,她总是只能摇头。

最先发现富坚动粗的也是工藤,虽然靖子以化妆巧妙地掩饰脸上和身上的淤青,但就是瞒不过他的眼睛。

你最好找律师谈谈,费用我出——工藤这么告诉她。

“结果怎样?你的生活有变化吗?”

“变化倒是谈不上……就是警方的人不时会来找我。”

“果然,我就是这么想。”工藤露出懊恼的表情。

“不过,也没什么好担心的。”靖子对他一笑。

“来找你啰唆的只有警察?那些新闻媒体呢?”

“那倒是没有。”

“是吗?那就好。不过,这本来就不是媒体会穷追不舍的大新闻,但是如果遇到什么麻烦,或许我可以帮点忙。”

“谢谢,你还是一样这么体贴。”

她的话似乎让工藤有点害臊,他低下脸伸手拿咖啡杯。

“那件案子和你没什么关系吧?”

“当然没有,难道你以为有吗?”

“看到新闻时,我首先就想起你。然后,我突然很不安,毕竟这是杀人命案。虽然不知道那个人因为什么原因遭到杀害,但我怕你会受到连累。”

“小代子也说过同样的话,看来每个人的想法都一样。”

“现在看到你好端端的模样,果然是我多心了。况且你跟那个人好几年前就离婚了,最近也没见过面吧?”

“你说跟他吗?”

“对,跟富坚先生。”

“当然没有。”这么回答时,靖子感到脸颊有点僵硬。

后来,工藤说起他自己的近况,虽然不景气,公司的业绩似乎还过得去。至于家庭,除了独生子的事他并不想多谈。他从以前就是这样。所以靖子虽然完全不了解他和妻子的感情好坏,但在她的想象中,八成还不至于夫妻失和吧。靖子在陪酒时代就已领悟到,在外面还能开心别人的男人通常有个幸福家庭。

一推咖啡屋的门,外面正在下雨。

“都是我害的,刚才你如果直接回家就不会碰上这场雨了。”工藤一脸歉疚地转头看靖子。

“你别这么说。”

“ 你家离这里远吗?”

“骑脚踏车大概十分钟吧。”

“脚踏车?这样子啊。”工藤咬着唇,仰望雨幕。

“没事。反正我有带折叠伞,脚踏车可以放在店里。明天早上,我早点出门就行了。”

“我送你回去。”

“啊,不用啦。”

但工藤已走上人行道,朝着计程车举起手。

“改天我们好好吃顿饭吧。”计程车才刚开动,工藤便说,“把你女儿一起带来也没关系。”

“那孩子倒是可以不用管她,可是你没问题吗?”

“我随时都有时间,现在已经没那么忙了。”

“噢。”

靖子说的其实是他妻子的事情,但她决定不再多问。因为她觉得他明明很清楚她的意思,只是故意装作不解其意。

他问起手机号码,靖子就说了,她没有理由拒绝。

工藤让计程车直接开到公寓门口。由于靖子坐在里侧,所以他也下了车。

“这样会淋湿,你快上车吧。”一下车她就说。

“那么下次见。”

“好。”靖子微微点头。

钻进计程车的工藤,眼睛看着她的背后。靖子顺着他的目光转头一看,楼梯下方有个男人撑伞而立。黑漆漆的看不清长相,不过她从那人的体型看出是石神。

石神缓缓走开了。靖子暗想,刚才工藤会看着他,八成是因为石神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们俩。

“我再打电话给你。”说完这句话,工藤就让计程车开走了。

靖子目送着远去车尾灯,她自觉心情好久没这么亢奋过了。这种和男人在一起为之陶醉的感觉,不知已睽违多少年了。

她看到计程车追过了石神。

一回到家,美里正在看电视。

“今天有什么状况吗?”靖子问。

当然不是指上学,魅力应该也很清楚。

“完全没有。实香什么也没说,所以我想刑警应该还没去找她。”

“喔。”没一会儿她的手机就响了,液晶屏幕显示是从公用电话打来的。

“喂?是我。”

“我是石神。”预期中的低沉声音传来,“今天有什么状况吗?”

“没什么。美里也说,她那边毫无异样。”

“是吗?不过请你们别大意,警方应该还没排除对你的怀疑。我想现在,他们可能正在彻底清查周边情报。”

“我知道了。”

“其他还有什么特别的事吗?”

“啊……?”靖子很困惑,“我说过了,没什么特别情况。”

“啊……说得也是。不好意思。那么,明天见。”石神挂上了电话。

靖子惊讶地放下手机,因为石神似乎难得如此狼狈。

该不会是因为看到了工藤吧,靖子想。石神或许在诧异,那个和她亲密交谈的男人究竟是什么人。也许是渴望打听工藤底细的念头,让他说出最后那个奇怪的问题。

靖子很清楚石神为何会帮助他们母女,大概就如小代子他们说的,是对靖子有意思。

然而如果她和别的男人走得很近又会如何?他还会像之前一样尽力帮助她们吗?还会为她们母女绞尽脑汁吗?

或许还是别见工藤比较好,靖子想。就算要见面,也不能让石神发觉。

可是这么一想,旋即有种难以言喻的焦虑弥漫心头。

要到什么时候为止?得这样背着石神偷偷摸摸到几时?难道说,只要命案一天没过追诉期限,自己就永远无法和其他男人在一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