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八章 第1节

2017-12-03 11:20:49Ctrl+D 收藏本站

鞋底滑过发出咻咻的声音,几乎在同时,也传来细小的破裂声。对草薙来说这个声音颇令人怀念。

他站在体育馆入口,往里窥探,汤川正在靠入口的这个球场上握拍迎战。他大腿的肌肉,比起年轻时果然好像有点松弛了,不过架势倒是没变。

对手看来是个学生,球技相当不错,连汤川刁钻的攻势也没能把他耍的团团转。

学生的杀球得分了,汤川当场跌坐在地,他满脸苦笑的对着学生说着什么。

他瞥见草薙,对学生打个招呼后,拿着球拍走来。

“今天又有什么贵干?”

听见汤川的质问,草薙故意做出要跌倒的动作。

“你这样说话太过分了。明明就是你打电话来,我以为你找我有事,才特地跑来的。”

草薙的手机,留着汤川打来的记录。

“这样啊。因为没什么大事,所以我没留言。我是好心怕打扰你,看你连手机都关机了,你一定很忙吧。”

“你打来时我正在看电影。”

“电影?在执勤时间?您可真悠哉啊。”

“才不是,是为了确认那个不在场证明。我想还是该看看是什么电影,要不然,怎么确定嫌疑犯说的是真是假。”

“反正不管怎么说都是桩好差事。”

“为了工作看电影,一点乐趣也没有。既然没什么大事,早知道就不要特地跑来了。我本来打去你研究室,他们说你在体育馆。”

“那你既然已经来了,就一起吃个饭吧,而且我的确找你有事。”汤川在入口换上随地乱脱的鞋子。

“到底是什么事?”

“就是那件事啊。”汤川边迈步走出边说。

“哪件事?”

“电影院的事。”

他们走进大学旁边的居酒屋,草薙念书时还没有这间店。两人在最里面那张桌子落座。

“嫌疑犯说她们去看电影,是在案发的本月十日,而且嫌疑犯的女儿在十二日告诉同学这件事。”草薙边替汤川倒啤酒边说,“就在刚才,我已经确定过了。我去看电影,就是为了做事前准备。”

“我知道你的解释,那你从她同学那里听来的结果如何?”

“还很难说,根据那女孩的话,好像没什么不自然的地方。”

上野实香是那个同学的名字。她表示在十二日那天,的确花冈美里聊起和母亲去看电影的事。实香也看了那部电影,所以两人聊得很起劲。

“案发两天后的时间点倒是有点可疑。”汤川说。

“没错。看过电影之后如果想跟同学讨论,照理说应该隔天就会说。所以我的想法是:电影或许是十一日那天看的。”

“有那个可能吗?”

“也不能说完全没有。嫌疑犯工作到6点,女儿如果一结束羽毛球练习就立刻回家,应该赶得上七点那场。实际上,她们坚称十日那天就是这样看电影院的。”

“羽毛球?她女儿是羽毛球社的吗?”

“我第一次去她家时,看到屋里放着球拍,立刻就猜到了。对,打羽毛球这点也有点可疑。你当然也知道,那是一种相当激烈的运动。虽说是国中生,不过照理说结束社团练习后应该已经筋疲力竭。”

“不过如果像你这么会摸鱼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汤川顺口说。

“你别打断我的话。总而言之,我想说的是——”

“一个结束社团练习已经筋疲力尽的国中女生,之后去看电影也就算了,竟然还跑去KTV唱到深夜未免太不自然——这就是你想说的吧?”

草薙惊讶的看着朋友,的确被他说对了。

“不过也不能一概而论的断定这样不自然,毕竟有些女生就是体力比较好。”

“是这样没错,可是她很瘦,看起来就没什么体力。”

“也许那天的练习比较轻松。更何况,你不是已经确认过她十日晚上的确去了KTV吗?”

“是啊。”

“她是几点进KTV的?”

“九点四十分。”

“你说便当店的工作六点下班是吧?命案现场在条崎,扣掉来回的时间,大约还有两小时可疑用来犯案……也对,也不是毫无可能。”汤川连免洗筷子也没放下就交抱双臂。

草薙看着他那副样子,边在心中暗想:我曾经提过嫌疑犯在便当店工作吗?

“喂,你怎么突然对这个案子有兴趣了?你居然主动问起办案进度,这倒是挺稀奇的。”

“谈不上什么兴趣,只是有点好奇罢了。我倒不讨厌这种所谓铜墙铁壁的不在场证明。”

“与其说是铜墙铁壁,应该说是难以查证,所以我才伤脑筋。”

“那个嫌疑犯,照你们的说法不是清白的吗?”

“或许是吧,问题是目前还没有其他的可疑人物浮出台面。况且,案发那晚正巧去看电影唱KTV,你不觉得未免太刚好了吗?”

“我了解你的心情,不过还是需要理性的判断。也许你该着眼于不在场证明之外的部分。”

“用不着你说,我们该做的都做了。”草薙从搭在椅子上的大衣口袋,取出一张影印纸,在桌上摊开,纸上画了一个男人。

“这是什么?”

“我们请人试着画出遇害者生前的穿着打扮,现在正有数名刑警拿着这个,在条崎车站周边到处打听。”

“我想起来了,你说衣服没有烧光吧?深蓝色运动外套和灰毛衣,以及深色长裤啊……听起来好像是随处可见的打扮。”

“就是啊。自认好像见过那个人的说法多到数不清,负责打听的人都举手投降了。”

“这么说来,目前还没有什么又用的情报喽?”

“是啊。只有一个情报,目击者说曾在车站旁边看过同样打扮的可疑男子,有个粉领族看到他无所事事到处闲逛。因为车站也张贴了这张肖像图,所以她看了主动来通报。”

“原来还真有人这么配合啊,那你何不找那个粉领族详细打听?”

“用不着你说,我当然问了。可惜她看到的好像并不是遇害者。”

“你怎么知道?”

“她说的车站并非条崎,而是前一站的瑞江站。而且,长相似乎也不同。我一拿遇害者的照片给她看,她就说她记得脸应该更圆才对。”

“恩……圆脸啊……”

“唉,干我们这行本来就得不断重复这种挥拳落空的滋味。跟你们这种只要道理讲得通,就能获得肯定的世界可是大不相同。”草薙一边用筷子捞起煮烂的马铃薯一边说,然而汤川毫无反应。草薙抬头一看,只见他双手轻握,瞪着空中。

草薙很清楚,这是这个物理学家沉思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