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八章 第4节

2017-12-03 11:20:47Ctrl+D 收藏本站

汤川可不管他的想法,径自打开“天亭”的玻璃门,走进店内。无奈之下,石神只好也跟着进来,靖子正在招呼别的客人。

“欢迎光临。”靖子对汤川堆出殷勤笑容,接着瞥向石神。霎时,她的脸上浮现惊讶的困惑,笑容也不上不下的僵住了。

“他有什么不对吗?”汤川似乎察觉到她的异样,开口问道。

“啊,没有。”靖子脸上挂着不自在的笑容,连忙摇头,“他是我的邻居,常常来捧场……”

“好像是。自从听他提起贵点后,我就一直想来吃吃看。”

“谢谢您的惠顾。”靖子鞠躬致谢。

“我跟他是大学同学。”汤川转头看着石神,“就在前几天,我才刚去他家打扰过。”

“我知道。”靖子点头。

“你听他提过?”

“对,听说了一点。”

“这样吗?对了,你推荐哪种便当?他向来都是买什么?”

“石神先生多半都是点招牌便当,不过今天已经卖光了……”

“真可惜。那么我该买什么好呢?每一种好像都很好吃。”

汤川挑选便当的期间,石神隔着玻璃门窥探店外。他怀疑刑警或许正在哪里监视,绝不能让他们看到他和靖子亲密的样子。

不,更重要的是——石神瞥向汤川的侧脸。可以信任这个男人吗?用不着戒备吗?汤川既然和那个草薙刑警是好有,那他现在在此的情形,说不定也会被此人告诉警察。

汤川似乎终于选好便当了,靖子进去转告厨房。

就在这时,玻璃门开了,一名男人走入。石神不经意地转眼一看,不由得抿紧嘴角。

这名身穿深棕色夹克的男人,正式前几天,他在公寓前撞见的人。对方还用计程车送靖子回来,当时两人亲密对话的情景,石神撑着伞全看在眼里。

男人似乎没发现石神,他等着靖子从厨房出来。

靖子终于回来了,她一看到刚进来的客人,立刻露出讶异的表情。

男人不发一语,只是含笑对靖子点个头,也许是想等碍事的客人离开后再和靖子说活。

此人究竟是谁?石神想。他是从哪冒出来,什么时候和花冈靖子熟识的?

靖子走出计程车的表情,石神至今仍印象深刻,那是他从未看过的娇艳面孔。那既非母亲也非便当店店员的表情,也许才是她的本来面目?换句话说那时她展现的身为女人的模样。

在这个男人眼前,她展现了绝不让我看见的另一面——

石神来回凝视着神秘男子和靖子,他感到两人之间的空气隐含着某种动摇。几近焦灼的情绪在石神的胸臆扩散。

汤川点的便当做好了,他接过便当付了钱,对石神说:“让你久等了。”

两人出了“天亭”,从清洲桥旁走下隅田川边,沿河边迈步走去。

“那个男人有什么问题吗?”汤川问。

“什么?”

“我是说后来进店里的那个男人,我看你好像很在意他。”

石神心头一跳。同时,也暗自为老友的慧眼咋舌。

“是吗?没事,我根本不认识那个人。”石神拼命故作镇定。

“是吗?那就算了。”汤川丝毫没有怀疑的表情。

“对了,你说的急事到底是什么事?你的目的应该不只是买便当吧。”

“差点忘了。要紧事还没说。”汤川皱起眉头,“正如我刚才所说,草薙那家伙,动不动就来找我商量他的麻烦问题。这次也是,他知道你住在便当店女士的隔壁后,立刻又找上我。而且,还拜托我一件极不愉快的差事。”

“怎么说?”

“警方似乎还是怀疑她,可是他们又找不到任何足以证明犯行的线索。所以,他们想尽量监视她的生活,然而跟监毕竟有限度,因此他们想到了你。”

“该不会是要叫我监视她吧?”

汤川抓抓脑袋。

“你说对了,不过说要监视也不是二十四小时都得盯着。只是请你稍微注意隔壁的动静,如果有什么异样就通报一声,他是这么说的。总而言之就是叫你当间谍。真不知该说这些人厚脸皮,还是没礼貌。”

“汤川你就是来拜托我这件事吗?”

“当然,警方应该会正式来拜托你,他只是托我先来问问你的意愿。我个人认为你要拒绝也无妨,甚至觉得你拒绝更好,不过在社会上混毕竟还是有所谓的人情债。”

汤川似乎打从心底感到很为难,不过警方真的会委托老百姓做这种事吗?石神想。

“你特地跑去‘天亭’,跟这件事有关吗?”

“老实说的确有关。因为我想亲眼看看那个传说中的女嫌犯,不过我觉得她看起来不像会杀人。”

我也这么想——石神本想这么说,又把话吞回肚里。

“谁知道,人不可貌相。”他反而故意这么回答。

“的确。对了,怎么样?警方如果来拜托你,你会答应吗?”

石神摇摇头。

“老实说,我想拒绝。刺探别人的生活不和我的性格,而且我也没那种时间。别看我这样,我也是很忙的。”

“我想也是。那么我就替你跟草薙这么回绝吧,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如果惹你不高兴我愿意道歉。”

“也没那么严重。”

他们已来到新大桥附近,游民们的栖身小屋也引入眼帘。

“听说命案是在三月十日发生的。”汤川说,“照草薙的说法,那天,你好像特别早回家。”

“因为没别的地方好去。我记得那时告诉刑警,我七点左右就回家了。”

“然后就按照惯例,待在家里和数学超级难题格斗?”

“是啊。”

石神边回答边想,此人是在确认我的不在场证明吗?如果真是这样,那就表示他对石神产生了某种怀疑。

“说到这里,我好像还没问过你的嗜好。除了数学你还喜欢什么?”

石神微微一笑。

“没什么像样的嗜好,数学是我唯一的寄托。”

“你都不用别的事情调剂心情吗?比方说开车兜风。”汤川一手做出握方向盘的动作。

“想做也做不到,因为我没车。”

“不过你有驾照吧?”

“很意外吗?”

“那倒不会。就算再忙,应该还是抽得出时间去驾训班。”

“决定放弃留在大学做研究后,我立刻去考了驾照,因为我以为或许对找工作有帮助。可惜实际上,根本毫无关系。”说完,石神看着汤川的侧脸,“你是想确认我会不会开车吗?”

汤川一脸意外的眨着眼,“没有啊,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我有这种感觉。”

“我没别的意思,只是猜想你起码应该会去兜兜风。况且,偶尔也想跟你聊聊数学以外的话题。”

“应该说,是数学和杀人命案以外的话题吧?”

他本想讽刺汤川,没想到汤川却哈哈大笑,“恩,你说对了。”

走到新大桥下,正好看到白发男人把锅子放在瓦斯炉上煮东西,男人身旁放着一升装的酒瓶,另外还有几个游民站在外头。

“那么我就在这告辞了,跟你说那些不愉快的是,还请见谅。”走上新大桥旁的阶梯后汤川这么说道。

“替我跟草薙刑警道个歉,说我很抱歉帮不上忙。”

“你用不着道歉,倒是我还可以再来找你吗?”

“那倒是无所谓……”

“改天再一边喝酒,一边聊数学吧。”

“不是数学和杀人命案吗?”

汤川耸耸肩,皱起鼻子。

“也许会那样吧。对了,我想到一个新的数学问题,有空时你先想想看好吗?”

“是什么题目?”

“拟一个人无法解答的问题,和解答那个问题,何者比较困难,不过答案绝对存在。怎样,你不觉得很有意思吗?”

“的确是耐人寻味的题目。”石神凝视着汤川,“我会好好想想。”

汤川点个头,旋即转身,迈步走向马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