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九章 第2节

2017-12-03 11:20:45Ctrl+D 收藏本站

出了餐厅,工藤像上次一样叫计程车送她回公寓。

“今天谢谢你请客。”靖子下车前向他郑重道谢。

“改天可以再约你吗?”

靖子沉默了一下,才微笑说好。

“那么晚安,代我向你女儿问好。”

“晚安。”靖子嘴上这么回答,心里却觉得今晚的事难以对美里启齿。因为她在答录机里,说要跟小代子他们去吃饭。

目送工藤坐的计程车远去后,靖子回到家里。美里正窝在暖桌里看电视,桌上果然放着披萨的空纸盒。

“你回来了。”美里仰脸看着靖子。

“我回来了,今天真对不起。”

靖子怎么也无法正视女儿的脸。对于和男人出去吃饭一事,她感到有点心虚。

“电话打过来了吗?”美里问。

“电话?”

“我是说隔壁的……石神先生。”美里越说越小声,好像是指每天的按时联络。

“我把手机关掉了。”

“恩……”美里一脸闷闷不乐。

“出了什么事吗?”

“那倒没有,”美里瞥了一眼墙上时钟,“石神先生今晚从家里进进出出好几次。我从窗口看到他好像是往马路走,我猜应该是打电话给你吧。”

“喔……”

也许吧,靖子想。其实和工藤吃饭的时候,她也一直记挂着石神。电话的事固然是原因之一,但更令她耿耿于怀的,是石神在“天亭”和工藤碰个正着。不过工藤似乎只把石神当成单纯的客人。

什么时候不好挑,石神今天怎么偏偏挑那个时间去店里。还跟据说是友人的人一起出现,这是从来没发生过的事情。

石神一定记得工藤。看到上次坐计程车送她回来的男人,现在又在“天亭”现身,他或许觉得别有含意。这么一想,石神待会肯定会打来的电话就另她格外忧愁。

正在这么边想边挂大衣之际,玄关的门铃想了。靖子吓了一跳,和美里面面相觑。霎时,她以为是石神来了,但他不可能做这种事。

“来了。”她朝着门回答。

“对不起,这么晚来打扰,可以跟您说句话吗?”是男人的声音。听起来很陌生。

靖子没卸下门链只将门打开了一条缝。外面站着一个男人,有点眼熟。他从外套取出警用手册。

“我是警视厅的岸谷,之前,和草薙来打扰过。”

“喔……”靖子想起来了,今天那名叫草薙的刑警好像没来。

她先关上门,对美里使个眼色。美里钻出暖桌,默默走进屋里。靖子看到纸门拉上后,这才卸下门链,重新打开门。

“什么事?”

靖子一问,岸谷就鞠个躬。

“对不起,还是为了电影的事……”

靖子不由得皱眉。石神早就交代过,警方会针对他们去电影院的事死缠烂打,没想到真的跟他说的一样。

“请问是什么事?该说的我已经统统都说了。”

“您的意思我很清楚,我今天是想跟您借票根。”

“票根?电影院的票根吗?”

“是的。我记得上次拜访时草薙跟您说过,请您好好保管。”

“请等一下。”

靖子拉开柜子抽屉。上次给刑警看时,本来是夹在电影简介中,不过后来就改放进抽屉了。

加上美里的份,她把两张票根递给刑警。“谢谢您。”岸谷说着接下票根。他戴着白手套。

“你们果然还是觉得我最有嫌疑吗?”靖子鼓起勇气问。

“没那回事。”岸谷举起手猛摇。

“我们目前为无法锁定嫌疑犯正在发愁,所以只好试着把没有嫌疑的人逐一消去。跟您借票根也是为了这个目的。”

“从票根能查出什么?”

“这个我也无法断言,不过或许能作为参考。能够证明两位在那天去了电影院当然是最好……后来您还有想起什么吗?”

“没有,上次能说的我都说了。”

“是吗?”岸谷瞥向室内。

“天气还是这么冷呢,府上每年都使用电暖桌吗?”

“你说暖桌?对……”靖子转头向后看,努力不让刑警察觉她的动摇,他会提起暖桌似乎不是偶然。

“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用这个暖桌的?”

“这个嘛……应该四、五年了吧。有什么不对吗?”

“不,没什么。”岸谷摇头,“对了,今天您下班后,又去了什么地方吗?因为您好像很晚才回来。”

这个出其不意的问题,令靖子大为狼狈,同时她也察觉刑警似乎一直在公寓前守着。如此说来,说不定也看到了她下计程车的那一幕。

不能扯拙劣的谎话,她想。

“我和朋友去吃饭了。”

她极力想用三言两语简短交代,但这样的答复显然无法说服刑警。

“是那位坐计程车送您回来的男士吧。是什么样的朋友?如果方便的话我想请教一下。”岸谷一脸抱歉的说。

“连这种事都非说不可吗?”

“我说过了,如果您方便的话。我知道这样很失礼,可是我如果不问就走,事后一定会被上司骂的很惨。我们绝不会骚扰对方,所以能否请您透露一下。”

靖子叹了一口大气。

“那是工藤先生。他以前常去我工作的店里捧场,发生命案之后,他怕我受到打击所以来看我。”

“请问他是做什么的?”

“听说他经营印刷公司,不过我不清楚详情。”

“您知道怎么联络他吗?”

岸谷的问题,令靖子再次皱眉,刑警看了拼命鞠躬哈腰。

“除非迫不得已,否则我们绝不会跟他联络,就算真有必要,我们也会尽量不冒犯他。”

靖子毫不掩饰不悦,默然取出自己的手机,连珠炮似的报出工藤给的号码。刑警连忙抄下来。

之后岸谷虽然满脸惶恐,还是针对工藤的事盘根究底地问了老半天。结果靖子只好连工藤第一次在“天亭”现身时的事也和盘托出。

岸谷走后,靖子锁上门,就一屁股跌坐在地。她觉得元气大伤、筋疲力尽。

传来纸门拉开的声音,美里从里屋出来了。

“看电影的事,他们好像还在怀疑什么。”她说,“一切果然都如石神先生所料。那个老师,实在太厉害了。”

“是啊。”靖子站起来,撩起刘海走回客厅。

“妈,你不是跟“天亭”的人去吃饭吗?”

被美里一问,靖子赫然抬起头,她看到女儿谴责的表情。

“你听见了?”

“那当然。”

“喔……”靖子垂着头把双膝伸进暖桌底下,她想起刑警刚才提到暖桌。

“为什么这种节骨眼,你还跟那种人去吃饭?”

“我推辞不了,人家以前那么照顾我。而且,人家不放心我们,还特地来看我。我知道我不该瞒着你。”

“我是无所谓啦……”

这时,隔壁传来房门开闭的声音,接着是脚步声,朝楼梯走去。靖子和女儿面面相觑。

“你要开机。”美里说。

“已经开了。”靖子回答。

过了几分钟,她的手机响了。

(文中空行。)

石神还是用那支公用电话,还是他今晚第三次从这里打电话了。前两次,靖子的手机都打不通。之前从来没发生过这种事,所以他很担心是不是出了什么意外,不过从靖子的声音听来,似乎没这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