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十章 第1节

2017-12-03 11:20:43Ctrl+D 收藏本站

傍晚六点刚过,公寓大楼的地下停车场驶进一辆绿色宾士,那是工藤邦明的车,草薙白天去他公司时就已确认过这点了。一直坐在公寓对面那间咖啡店监视的草薙边算出两杯咖啡钱边起身离席,第二杯咖啡,他只喝了一口。

他快步跑过马路,冲进地下停车场,公寓在一楼和地下室都有入口。两边都是自动上锁,利用停车场的人,肯定会走地下室的那个入口。草薙希望尽量在工藤进公寓前逮住他。如果先用对讲机报上名字才去工藤家,恐怕会给对方充裕的时间思索对策。

幸好,草薙似乎抢先抵达了入口。正当他手扶墙壁调整呼吸之际,身穿西装的工藤抱着公事包出现了。

工藤取出钥匙,正欲插进自动锁的钥匙孔时,草薙从背后喊住他:"您是工藤先生吧?"

工藤腰杆一挺似乎吓了一跳,顺手抽回正要插进去的钥匙。他转过身,看着草薙,脸上开始露出狐疑的神色。

"我就是……"他的视线迅速扫遍草薙全身。

草薙从外套里面,露出一小角警用手册给他看。

"突然来访很抱歉,我是警方的人,能否请您配合一下?"

"警方?是刑警先生?"工藤压低音量,眼带窥探。

草薙点点头。

"是的,我想稍微请教您关于花冈靖子小姐的事。

草薙盯着工藤,看他听到靖子的名字有何反应。如果他面带惊讶或一脸意外,反而可疑。因为工藤应该已经听说这起命案了。

"我知道了。那么你要来我家吗?或者,去咖啡店之类的地方会比较好?"

"不,方便的话最好去您府上。"

"可以呀,不过我家很乱。"工藤说着,重新把钥匙插进钥匙孔。

工藤说家里很乱,毋宁该说是冷清。大概是因为做了什么隐藏式收纳柜,似乎没有任何多余的家具,就连沙发也只有一张双人椅和一张单人椅。他请草薙坐那张双人椅。

"要喝点茶或别的吗?"工藤连西装也没脱就开口问。

"不,您别客气。我马上就走。"

"是吗?"工藤嘴上虽然这样说,还是走进厨房,双手拿着两个杯子和保温瓶装的乌龙茶回来。

"恕我冒昧,请问您的家人呢?"草薙问。

"我内人去年过世了。儿子倒有一个,不过因为某些原因,现在住在我爸爸妈家"工藤用平淡的语气回答。

"这样啊,那么您现在一个人生活?"

"可以这样说。"工藤脸色缓和下来,把乌龙茶倒进两个杯中。一杯放在草薙面前。"您今天来是为了……富坚先生吗?"

草薙刚伸出去拿杯子的手顿时缩了回来,既然对方主动调明,那就不用浪费时间了。

"是的,是关于花冈靖子小姐前夫遇害的案子。"

"她是清白的。"

"是吗?"

"是啊,他们都已经离婚了,现在根本毫不相干。她有什么理由杀害他。"

"当然,站在我们的立场,基本上也是这么想的。"

"这话是什么意思?"

"世上有各种各样的夫妻,所以也有很多事不光以某种形式就能解决的。如果说分手之后的隔天起就能断绝关系,彼此互不干涉,彼此形同陌路,那就不会有变态跟踪狂了,问题是现实并非如此。一方想断绝关系另一方却迟迟不肯放手的情形,多得数不清,纵使已经办妥离婚手续也一样。"

"她说,她和富坚先生已经很久没见面了。"工藤的眼中开始酝酿着敌意。

"您和花冈小姐谈过这起命案吗?"

"谈过,我就是担心这件事才会去见她。"

这点似乎和花冈靖子的供述吻合,草薙想。

"换言之,您相当关心花冈小姐,可以这样说吧?而且打从案发前就很关心她。"

草薙的话,令工藤不悦地皱起眉头。

"关心?我不太懂你的意思。你既然会来找我,就表示你应该知道我和她的关系吧?我曾经是她上班那家店的常客。跟她先生,也见过面–虽说是出于偶然。我也是在那时听说,富坚这个名字。所以听说那起命案后,而且新闻连富坚先生的照片都登了出来,我才会在担心之下去探望她。"

"我已听说您曾是常客。不过光是这点,一般人会做到这种地步吗?工藤先生是公司的大老板吧?照理说应该是个大忙人才对。"草薙故意语带讽刺,基于职业所需,他常这样讲话。不过他其实不喜欢这种说话方式。

草薙这招似乎见效了,工藤顿时怒形于色。

"你不是说要来问花冈靖子的事吗?可是你一直质问我私人的事,难道你在怀疑我?"

"没那回事,如果惹您不快我愿意道歉。只是,我看花冈小姐现在好像跟您走得特别近,所以才想顺便问您几句。"

草薙这番话说得四平八稳,但工藤依旧狠狠瞪着他。工藤用力深呼吸后,点个头说道:"我知道了。被这样迂回刺探的感觉很不愉快,所以我就干脆直说吧, 我的确对她有意思,是男女之间的爱意。因此我一听说发生命案,觉得这是接近她的好机会,便立刻去看她。怎么样?这个说法你满意了吗?"

草薙报以苦笑,那既非演戏也非职业技巧。

"唉,您别这么激动。"

"你不就是想听我说这个吗?"

"站在我们的立场,只是想理清花冈靖子小姐的人际关系。"

"这我就不懂了,警方为什么要怀疑她……"工藤侧首不解。

"富坚先生遇害前夕,正在打听她的下落。换言之,死前很可能见过她。"草薙判断告诉工藤这件事情应该也无妨。

"所以就认为她杀了富坚先生?警察的想法,总是这么单纯。"工藤哼地嗤之以鼻,耸耸肩膀。

"对不起,是我们无能。当然,我们并非只怀疑花冈小姐。只是,就现阶段而言,她还不能完全排除嫌疑。况且就算她本人是清白的,她身边也可能有人是关键人物。"

"她身边?"工藤皱起眉头,然后恍然大悟似的开始拼命点头。

"我懂了,原来是这么回事啊。"

"您是指什么?"

"你认为她委托某人,替她杀死前夫,所以才来找我。我等于是杀手名单上的第一人选??"

"我们并没有这样断定……"草薙说到最后故意语带含糊。倘若工藤个人有什么想法,那他倒要听听看。

"如果是这样,那么除了我之外,你们应该还有很多人该去查问。迷恋她的客人多得很,毕竟她长得那么漂亮。不只是以前陪酒的时候,我听米泽夫妻说,就连现在好像也有客人是为了看她才来买便当。像这种人你是不是全都该去见个面?"

"要是知道姓名和联络方式,我当然打算去拜访。您认识这样的人吗?"

"不,我不认识。而且很遗憾,我向来也不喜欢做这种说三道四的事。"工藤比了个拒绝的姿势。"不过,就算你一个一个跑去问我想也是白费力气,她不是 会做这种事的人,她既没那么狠毒也没那么笨。附带说明,我也没笨到只因为喜欢的人拜托,就替她杀人。您说您是草薙先生是吧?让您特地跑一趟,可惜看来您是 毫无所获了。"他一口气快快说完后,就站起身来。似乎在暗示:你就快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