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十章 第2节

2017-12-03 11:20:41Ctrl+D 收藏本站

草薙弓腰起身,但是抄笔记的手仍保持原来的姿势。

"三月十日那天,您象平常一样离开公司吗?"

工藤霎时意外地瞪大眼睛,旋即目带怒意。

"这次又想问不在场证明?"

"对,可以这样说。"

草薙觉得没必要掩饰,反正工藤已经生 气了。

"请等一下。"工藤从公事包取出厚厚的记事本,啪啦啪啦地翻了一阵子,然后吐出一口气。"行事历上什么也没写,所以大概和平常一样,我应该是在六点左右离开公司的。如果不相信你可以去问我公司的人。"

"离开公司后呢?"

"我说过了,行事历上什么也没写,所以大概和平时一样,回到这里,随便吃点东西就睡觉。就我一个人,所以没人能替我证明。"

“您能不能再仔细回想一下?站在我的立场,其实也希望嫌疑犯的名单越少越好。”

工藤露骨地做出不耐烦的表情,再次垂眼看记事本。

“对了,十日啊。这么说,就是那天啰……”他自言自语地嘀咕。

“怎么了?”

“是我拜访客户的日子。我是傍晚去的……对了,客户还请我吃串烤。”

“您记得时间吗?”

“正确时间我没印象了,应该是喝到九点左右吧,后来我就直接回来了。对方是这个人。”工藤取出夹在记事本里的名片,好像是设计公司的人。

“这样就行了,谢谢您。”草薙鞠了个躬,走向玄关。

他正在穿鞋时,工藤突然喊他:“刑警先生。”

“你打算监视她到什么时候?”

草薙默然回看着他,他带着满脸敌意继续说:“就是因为在监视她,才会看到我和她在一起吧?然后,八成还接着跟踪我。”

草薙抓抓脑袋,“真是败给您了。”

“请告诉我,你打算对她穷追不舍到什么时候?”

草薙叹口气,索性也吧强作笑脸了,他凝视着工藤说:“那当然是等到没那个必要为止。”

工藤似乎还想说什么,但草薙转身背对着他说声“不打扰了”,就打开玄关大门。

出了公寓,他拦下计程车。“去帝都大学。”

看着司机应声驶出车子,草薙才翻开记事本。他边看自己草草做的笔记边回想他和工藤的对话,有必要查证工藤的不在场证明。不过他心理其实早已做出结论。

那个男人是清白的,他说的是真话——

而且,他是真心地爱着花冈靖子。此外正如他所说,愿意协助花冈靖子的很可能另有其人。

帝都大学的正门已经关了,四处可见点点灯光,不至于一片漆黑,不过夜里的大学似乎笼罩着诡异的气氛。草薙走小门进去,到警卫室通报来访目的后就往里走。“我和物理系第十三研究室的汤川副教授越好了见面”——他这么跟警卫解释,其实根本没有事先约好。

校舍内的走廊悄然无声。不过从有些门缝间漏出的室内光线可以看出,这里并非空无一人。想必正有一些研究者或学生,默默埋首于各自的研究中。说到这里草薙想起以前曾听说,汤川也常留在大学过夜。

去找汤川,是他还没去工藤家之前就已决定的。一方面当然是因为同一个方向顺路,不过主要还是因为他想问清一件事。

汤川为何会在“天亭”出现?当时他是和那个当数学老师的大学同学一起去的,是否和那人有关呢?如果他察觉了什么破案的线索,为什么不告诉草薙?或者他纯粹只是想和那个数学老师闲话当年,顺路经过“天亭”并无特殊含意?

然而对草薙来说,他不相信汤川会毫无目的,专程去嫌疑犯工作的店里。因为过去汤川向来坚持,除非迫不得已,否则绝不干涉草薙负责侦办的案件。这不是他怕卷入麻烦,而是尊重草薙的立场。

第十三研究室的门上挂着板子交代每人的去向。上面并列着选修讲座的学生和研究生的名字,也有汤川的名字。照板子所示,汤川目前外出。草薙恨恨咋舌,他猜想汤川八成在外面办完事就会直接回家。

不过他还是敲门碰碰运气。照板子所示,应该有两名研究生在。

“请进。”听到一个粗厚的声音回答,草薙打开门。从他熟悉的研究室后方,出现一个身穿运动T恤戴眼镜的年轻人,是他看过多次的研究生。

“汤川已经回去了吗?”

听到草薙这么问,研究生一脸抱歉。

“对,刚刚才走,不过我倒是知道老师的手机号码。”

“不,我知道他的号码,没关系。况且我找他也没什么事,只是经过附近顺道来看看。”

“这样啊。”研究生说着放松了表情,他一定听汤川说过,草薙这个刑警常来摸鱼打混。

“以那家伙的个性,我还以为他应该会在研究室窝到很晚呢。”

“本来是这样,不过这两、三天走的特别早。尤其是今天,老师好像说他要去什么地方转转。”

“什么?去哪里?”草薙问。该不会,又跑去找那个数学老师吧——

可是研究生说出来的,却是出乎他意料的地名。

“详情我也不清楚,不过应该是去条崎那边了。”

“条崎?”

“对,老师问我们要去条崎车站,怎么走最快。”

“他没说要去做什么吗?”

“恩,我问他去条崎有什么事,他只说有点小事……”

“嗯……”

草薙谢过研究生就走出房间,难以释怀的心情在心头蔓延。汤川去条崎车站做什么?不需多说,那里是距离这桩命案现场最近的车站。

草薙走出大学后取出手机,可是从手机里的通讯簿叫出汤川的号码后又立刻取消,因为他判断现在去逼问汤川并非上策。汤川既然不跟草薙商量就涉入此案,表示他一定有什么想法。

不过——

我自己去调查我在意的事应该没关系吧,他想。

补考的考卷批改到一半石神不禁叹气,因为实在考得太糟了。这次补考的用意本来就是为了让学生及格,所以他自认比期末考试简单多了,结果几乎看不到一 个像样的解答。学生八成算准了反正就是考得再烂,最后校方还是会让他们升级,所以没有认真准备。实际上,也的确不可能留级,即使考不到及格分数,校方还是 会硬掰出什么理由,最后让大家统统升级。

既然这样,一开始就不该把数学成绩当作升级条件,石神想。真正能理解数学的只有一小群人,就算让全部学生记住高中数学这种低层次的解法,也毫无意义。只要让学生知道世上有数学这门难解的学问就够了,这就是他的看法。

改完考卷一看时钟,已经晚间八点了。

检查完柔道场的门窗,他走向正门。出了大门,正在斑马线等红绿灯,一个男人走了过来。

“您现在才要回家吗?”男人堆起殷勤的笑容,“我看您不在公寓,猜想您或许还在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