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十一章 第1节

2017-12-03 11:20:39Ctrl+D 收藏本站

出了都营新宿线条崎车站,草薙就取出手机。从通讯簿选择汤川的号码,按下拨话键。他把手机贴在耳上,环顾四周。下午三点这个不早不晚的时段人潮倒是挺多的,超市前面依然放着成排的脚踏车。

线路很快就通了,草薙等着嘟声响起。

但还没响起他就挂断了电话,因为他已经捕捉到要找的人。

汤川坐在书店前的护栏上,正在吃冰淇淋,他一身白裤黑衣,戴着镜片略小的太阳眼镜。

草薙越过马路,走近他的背后,汤川的眼睛似乎一直盯着超市周遭。

“伽利略大师。”

本想出声吓他一跳,但汤川的反应出乎意料地迟钝。他一边舔着冰淇淋,一边像慢动作镜头般地换换转动脖子。

“你的鼻子果然很灵,难怪大家会揶揄刑警是狗。”他表情丝毫不变地说道。

“你在这种地方做什么?慢着,我看不想听到“在吃冰淇淋”这种答案。”

汤川报以苦笑。

“我还想问你在这做什么。不过答案显而易见,你是来找我的吧?不,应该说,你是来探听我在做什么。”

“既然你这么清楚就老实回答我,你在做什么?”

“我在等你。”

“等我?你在开玩笑吗?”

“我可是认真得很。刚才我打电话回研究室,研究生说你来过。听说昨晚好像也来找过我,所以我猜只要在这儿等,你应该会现身。因为我想你应该已经从研究生那里听说我会来条崎。”

汤川说对了。方才草薙去帝都大学的研究室一看,得知汤川和昨天一样外出。他之所以猜测汤川会来条崎,是根据昨晚从研究生那里听来的消息。

“我是在问你,为什么要来这种地方!”草薙抬高了一点音量。他自认已经很习惯这个物理学家迂回曲折的说话方式了,却还是按乃不住烦躁。

“哎,你先别急,要不要喝杯咖啡?虽然是自动贩卖机的咖啡,不过应该比我们研究室的即溶咖啡好喝。”汤川起身,把冰淇淋的蛋卷柯丢进附近的垃圾桶。

去超市前面的自动售卖机买了罐咖啡后,汤川跨上旁边的脚踏车,径自喝了起来。

草薙站着打开灌装咖啡,四下打量。

“你别乱坐别人的脚踏车。”

“不要紧,这辆车的车主暂时还不会出现。”

“你怎么知道?”

“车主把车停在这里后,就走近地下铁车站了。就算只是去隔壁一站,起码也得过个三十分钟,才会办完事回来。”

草薙喝了一口咖啡,一脸厌烦透顶的说道:“你就待在这种地方边吃冰淇淋,边看着这种事情吗?”

“观察人性是我的嗜好,还蛮好玩的。”

“少替自己吹嘘了,快解释给我听,你干嘛待在这种地方?你可别扯那种烂谎,说什么跟命案无关。”

汤川听了身体一转,看着胯下脚踏车的后轮挡泥板四周。

“这年头,在脚踏车上写名字的人好像不多了,大概是怕别人摸清底细会有危险。以前,几乎人人都会写上名字,不过时代一变习惯也跟着变了。”

“你好像很在意脚踏车。我记得,你之前也说过这种话。”

看汤川从刚才到现在的言行举止,草薙也开始明白他在意什么了。

汤川点点头。

“我记得关于现场弃置的脚踏车,之前你曾说那不太可能是故不疑阵,对吧?”

“我是说,那种伪装毫无意义。如果要故意将被害者的指纹留在脚踏车上,那就犯不着烧毁尸体的指纹。事实上,我们也根据脚踏车的指纹查出了死者身份。”

“问题就在这里了,如果脚踏车上没有指纹怎么办?你们大概就查不出死者身份了吧?”

汤川的质疑,令草薙沉默了十秒钟,他压根没想过这些问题。

“不,”他说:“就结果而言,虽然是因为指纹和那个从出租旅馆失踪的男人的指纹吻合才查明身份,不过就算没有指纹应该也不成问题。我们还做了DNA鉴定,我之前应该也说过了吧?”

“我知道。换言之,烧毁尸体指纹一事本身其实毫无意义。可是,如果凶手连这点都已事先计算在内的话怎么办?”

“你是说凶手明知多此一举还故意烧掉指纹?”

“对凶手来说当然一定有其用意,不过那并不是为了隐瞒死者身份。你有灭有想过,那或许是让你们以为,弃置一旁的脚踏车并非故布疑阵?”

这个出人意表的意见,令草薙霎时瞠目结舌。

“你的意思是,事实上那果然哈市故布疑阵?”

“不过,我想不透故布疑阵的目的何在。”汤川从跨坐的脚踏车下来,“凶手想让你们以为死者是自己骑脚踏车去现场,这点应该毫无疑问。问题在于这样故弄玄虚有何意义。”

“我的意思是其实死者并非自行前往,而凶手想隐瞒这点。”草薙说,“也就是说死者早已遇害,是凶手把尸体搬去那里。我们组长,就主张这个说法。”

“而你反对这个说法,是吗?我记得你说过,嫌疑最大的花冈靖子没有驾照。”

“如果有共犯那就另当别论了。”草薙回答。

“好吧,这个姑且不提。我现在更在乎的问题,是脚踏车失窃的时间。你们似乎已确定实在上午十一点至晚间十点之间,但我听了倒是很奇怪。亏你们能把时间锁定得这么清楚。”

“你跟我说有什么用,是车主自己这样说的。这应该不是什么复杂问题吧。”

“你说到重点了。”汤川拿着咖啡罐朝草薙一指,“怎么会这么轻易就找到车主?”

“这个问题也不难回答。因为车主有报案,所以比对一下报案资料就搞定了。”

听草薙这么回答,汤川低声沉吟。即使透过太阳眼镜也能看出,他的目光很严肃。

“怎么了,这次你又哪里不满意?”

汤川凝视着草薙。

“你知道那辆脚踏车失踪的地点吗?”

“当然知道,因为就是我负责询问车主的。”

“不好意思,能不能带我去看看,应该在这附近吧?”

草薙回看汤川。他很想问汤川,为何要深究到这种地步?但他还是忍住了。汤川的眼中,正散发出每次专心推理时的那种敏锐光芒。

走这边,草薙说着迈步走出。

那个地点距离他们喝罐装咖啡的地方不到五十公尺,草薙站在一整排脚踏车前。

“车主说她用锁链把车绑在这里的人行道栏杆上。”

“是凶手剪断了锁链吗?”

“应该是。”

“那表示凶手事先准备了链条剪……”汤川说着望向整排脚踏车,“没挂链条的脚踏车好像比较多,既然如此,凶手为何要特意自找麻烦。”

“这我怎么知道,也许只是凶手看中的脚踏车正好挂了锁链,如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