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十三章 第2节

2017-12-03 11:20:32Ctrl+D 收藏本站

新的客人进来了,杉村园子露出有点在意那边动静的小动作。

“你说常和花冈小姐用电话聊天是吧?那最近一次,是什么时候聊的?”

“应该是富坚先生的事上新闻的那天,我吓了一跳急忙打电话给她。这点我也和之前来的刑警先生说过了。”

“花冈小姐当时反应如何?”

“没什么特别的,她说警方的人已经找过她了。”

草薙没告诉她,靖子指的警方的人就是她们俩。

“富坚先生来这里打听花冈小姐下落的事,你没告诉她吗?”

“我没提,应该说我说不出口,况且我也不想让她紧张。”

这么说来,花冈靖子并不知道富坚正在找她。换言之也就无法猜到他会去找她,自然也就不可能事先拟妥杀人计划。

“我本来想告诉她,可是那时她正开心地东聊西扯,我也就失去了开口的时机。”

“那时?”杉村园子的话,令草薙觉得有点不对劲。“你指的那时,是什么时候?听起来,应该不是最近一次打电话时吧?”

“啊,对不起。那是更早之前,应该是富坚先生来我店里三、四天之后。她在我答录机留了话,所以我回拨给她。”

“那是几号的事?”

“那是几号来着……”杉村园子从套装口袋取出手机。草薙以为她是要查阅来电和拨号记录,但她却叫出月历,看了之后抬起脸,“是三月十日。”

“啊?十日?”草薙不禁扯高嗓门,和岸谷面面相觑。“没有错吗?”

“对,我想应该不会错。”

十日那天,就是富坚慎二推定遇害的日子。

“大约几点?”

“这个嘛,我是等回家之后才打的,我想应该是凌晨一点左右。她好像是十二点之前打来的,可是那时店里还没打烊,所以我没接到。”

“你们大概聊了多久?”

“那时,差不多有三十分钟吧,我们每次都聊那么久。”

“是你主动打她的手机,对吧?”

“不,不是手机,我是打她家里的电话。”

“不是我要挑语病,那你的意思应该不是十日,而是十一日凌晨一点才对吧?”

“啊,是这样没错,如果说得更正确的话。”

“你说花冈靖子在你的答录机留言,请问她说了些什么?如果方便的话,能不能告诉我?”

“当然就是说找我有事,叫我打烊之后回她电话。”

“她找你什么事?”

“也不是什么大事,她说想跟我打听以前我治疗腰痛的那家指压按摩院……”

“指压啊……。之前她也会为了这种小事,主动打电话给你吗?”

“其实每次都不是为了什么大事,只是想找对方聊聊天。无论是我,或是她。”

“每次也都是这样在半夜聊天吗?”

“这没什么稀奇的,因为我干这一行,总是得忙到深夜才有空。不过平常我会尽量选假日再打,那次是因为她先打来。”

草薙点点头,但是难以释怀的疑虑并未抹消。

出了酒店,草薙一边走向锦系町车站,一边动脑筋。杉村园子最后那段话令他耿耿于怀。三月十日深夜,花冈靖子和她讲过电话,而且接的是家里的电话。换言之,这表示那个靖子正在家里。

事实上,专案小组内部也有人认为犯案时间应该在三月十日晚间十一点之后。这当然是假设花冈靖子就是凶手才拟出的推论。就算去KTV唱歌的不在场证明是真的,难道不可能是唱完歌才犯案吗?

然而没人强力支持这个推论。因为,纵使一出了KTV就立刻赶往现场,抵达时也快十二点了。之后,就算真的动手行凶,事后也没有交通工具可以回家。通常这种犯人在这种时候绝不会搭乘会留下犯案线索的计程车。况且现场附近,也罕有计程车经过。

此外这也牵涉到那辆脚踏车的失窃时间,车子是在晚间十点之前失窃的。如果是故不疑阵,靖子在那之前必须去过条崎车站。如果不是故不疑阵,而是富坚自己偷的,那他偷车之后,直到快十二点和靖子碰面之前,这段时间去了哪里?做了什么?就成了一大疑问。

基于以上的考量,之前草薙他们并未积极调查靖子深夜的不在场证明。不过这下子就算真的着手调查,花冈靖子也有了不在场证明。这点令他耿耿于怀。

“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去见花冈靖子的情形吗?”草薙边走边问岸谷。

“记得,有什么不对吗?”

“当时,我是怎么问她不在场证明的?三月十日在哪里——我应该是这样问的吧?”

“细节我已经记不清楚了,不过我想应该是这样。”

“然后她回答:一早就去工作,晚上和女儿出门。去看了电影,然后吃拉面,唱KTV。回家应该已经过了十一点——她是这样说的没错吧?”

“我想应该没错。”

“据刚才妈妈桑的说法,随后靖子就打了电话给她。而且明明没什么大事,还特地在答录机留言叫她回电。妈妈桑打过去时已过了一点,然后又聊了三十分钟左右。”

“那有什么不对吗?”

“那时——我问她不在场证明时,靖子为什么没提到这件事呢?”

“为什么……应该是觉得没必要吧。”

“为什么?”草薙伫足,转身面对刑警学弟,“用自家电话和第三者说过话,这可以证明她在家喔。”

岸谷也停下脚,嘟起嘴,说道:

“是没错,可是从花冈靖子的角度来看,只要说出外出地点,应该已经足够了。如果草薙先生进一步追问回家后的事,我想她应该会说出打电话的事。”

“真的只是这个的理由吗?”

“不然还能有什么理由?如果是隐瞒自己缺少不在场证明那还有话说,现在她可没提自己有不在场证明喔。前辈追究这点未免太奇怪了。”

草薙将目光从一脸不满的岸谷身上转开,径自迈步走出。这个刑警学弟,打从一开始就同情花冈母女,向他征求客观意见或许本来就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