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十三章 第3节

2017-12-03 11:20:32Ctrl+D 收藏本站

今天白天和汤川的那番对话,又在草薙的脑中复苏。那个物理学者坚称,如果命案和石神有关那就决不可能是计划性杀人。

“如果是他策划的,他不会用电影院当作不在场证明。”汤川首先举出这点,“因为正如你们所怀疑的,去看电影的这种供述太没说服力了。石神不可能没想到这一点。此外,还有个更大的疑问:石神没理由协助花冈靖子杀害富坚。就算她被富坚苦苦折磨,以他的个性应该也会另谋解决之道,绝不会选择杀人这种方法。”

你的意思是石神不是那么残酷的人吗?草薙问。汤川带着冷静的目光摇头。

“不是感情上的问题,而是企图用杀人逃离痛苦的方法不够合理。因为杀人之后,又会因此产生别的痛苦。石神不会做那种蠢事。反过来说,只要合乎逻辑,就算再怎么残酷的事他也做得出来。”

那么汤川认为,石神到底是以什么方式涉及本案?关于这点汤川的回答如下:

“如果他真有涉案,唯一的可能,就是处于无法参与杀人行动的状况下。也就是说当他掌握事态发展时,人早已被杀了。这时他能做什么?如果能隐瞒案子,他应该会这样做。如果瞒不住,他会拟出各种对策来躲避警方的追查。而且还会指示花冈靖子母女,面对刑警的质问该怎么回答,在哪个时间点该提出什么证据等等。”

简而言之,到目前为止花冈靖子和美里对草薙他们供述的一切,都不是出于他们个人的意志,而是石神在背后操控下的结果——这就是汤川的推论。

不过这位物理学者,在如此断言后,又静静地补充说:

“当然,这一切纯粹只是我的推论,是在石神涉案的前提下做出的猜测。这个前提本身也可能是错的,不,我毋宁希望这是错的。我打从心底期盼,但愿这只是我自己想太多。”他说这话时的表情,罕见地苦涩,还带着寂寥。好不容易和老友重逢,可惜又要再次失去了——他甚至像是这样地害怕着事情的真相如他所料。

汤川为什么会对石神起疑,这点汤川终究还是不肯告诉草薙。看样子起因似乎是他看出石神对靖子怀有好感,至于他是凭着哪点看出来的,始终不肯透露。

不过草薙很相信汤川的观察力和推理力,他甚至觉得既然汤川抱着这种想法,那就绝不可能有错。这么一想,就连在“玛丽安”听来的消息,草薙也就能理解其背后的意义了。

靖子为何没告诉草薙三月十日深夜的不在场证明?如果她是凶手,既然事先已准备好不在场证明来应付警方的怀疑,照理说应该会立刻说出来。她之所以没这样做,八成是因为石神的暗示。而石神的指示一言以蔽之,想必就是“只做最低限度的交代。”

草薙想起汤川之前还不像现在这么关心本案时,曾经随口说出一句话。那时他们谈到花冈靖子是从电影简介中取出电影院票根,汤川听了是这么说的:

“如果是一般人,不会连用来当作不在场证明的票根该保存在哪儿都精心设计。如果是考虑到刑警会来问才事先把票根夹在简介中,那对方可是棘手的强敌。”过了六点靖子正想解下围裙时,一个客人进来了。欢迎光临——她反射性地堆出殷勤笑脸,但一看到对方的脸不禁愣住了。她看过那张脸,不过跟对方并不熟。唯一直到的,就是对方是石神的老友。

“您还记得我吗?”对方问,“之前,石神曾经带我来过。”

“啊,对,我记得。”她重新找回笑容。

“我正好经过附近,所以就想起了这里的便当。上次那个便当,味道非常好。”

“今天嘛……我想想,就买招牌便当吧。听说石神每次都买这个,上次不巧卖光了,今天还有吗?”

“没问题。”靖子去后面厨房转达后,重新解下围裙。

“咦?您要下班了吗?”

“对,我上到六点。”

“这样啊。那您现在要回公寓吗?”

“对。”

“那,我可以陪您走一段吗?我有几句话想说。”

“跟我说吗?”

“对,也许该说是商量吧,是为了石神的事。”男人对她露出别有意味的笑容。

靖子感到莫名不安。

“可是,我对石神先生几乎毫无所知。”

“不会耽搁您的时间的,边走边说也没关系。”这个男人的语气虽然柔和,却霸道得不容别人拒绝。

“那么只有几分钟喔。”她无奈的这么说。

男人自称姓汤川,目前在石神毕业的大学担任副教授。等他的便当做好了,两人就一起离店。

靖子像平常一样是骑脚踏车来的。她推着车正要迈步,汤川说声“让我来吧”,就替她推起车子。

“您没和石神好好交谈过吗?”汤川问。

“对,只有他来店里时会打个招呼。”

是吗?他说,然后陷入沉默。

“请问……你要找我商量什么?”她终于忍不住问。

但汤川还是一样不发一言,知道不安弥漫靖子心头之际,他这才开口说:“他是个单纯的男人。”

“啊?”

“我是说,石神这个人很单纯。他寻求的解答,向来很简单。他绝不会同时追求好几样东西,而他用来达成目的的手段也很简单。所以他从不迟疑,也不会为一点小事轻易动摇。不过,这也等于表示他不擅长生存之道。不是赢得全部就是全盘皆输,他的人生随时伴随着这种危险。”

“请问,汤川先生……”

“抱歉。这样子,您一定听不懂我想说什么吧?”汤川苦笑,“您第一次见到石神,是在刚搬来现在这栋公寓时吗?”

“对,我去打招呼。”

“当时,您把在这间便当店工作的事也告诉他了吧?”

“是的。”

“他开始光顾‘天亭’,也是从那时起吧?”

“这个……也许是吧。”

“那时,在和他寥寥可数的对话中,有没有什么令人印象深刻的事?什么小事都可以。”

靖子很困惑,她做梦也没想过这个问题。

“您为何要问这种事?”

“这个嘛……”汤川边走边凝视着她,“因为他是我的朋友,很重要的朋友,所以我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可是他和我的接触,根本没什么大不了——”

“对他来说应该很重要,”汤川说,“非常重要。这点您应该也明白。”

看到他真挚的眼神,靖子莫名所以地起了鸡皮疙瘩。她终于醒悟,此人知道石神对她怀有好感,所以他想弄清楚是什么起因让石神喜欢上她。

想到这里,靖子才发觉自己一次也没想过这个问题。不过她比任何人都清楚,她并非那种美得足以令人一见钟情的绝色美女。

靖子摇摇头。

“我什么也想不起来,因为我真的没和石神先生说过几句话。”

“是吗?说不定,还真的就是这样。”汤川的语气变得比较柔和了,“您觉得他怎么样?”

“啊……?”

“您应该不至于没察觉他的心意吧?关于这点,您有什么想法?”

这个唐突的问题令她困惑,当下的气氛也不容她笑着敷衍了事。

“我对他倒是没什么特别想法……只是觉得他是个好人,头脑非常聪明。”

“您是说,您知道他头脑聪明,是个好人?”汤川停下脚。

“那个,呃,我只是隐约这样觉得而已。”

“我明白了,耽误您的时间不好意思。”汤川说着让出脚踏车的握把。“代我向石神问好。”

“啊,可是,我不一定会遇到石神先生——”

但汤川只是含笑点个头,转身就走了。靖子看着他迈步远去的背景,感到一种难以言喻的压迫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