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十四章 第1节

2017-12-03 11:20:30Ctrl+D 收藏本站

不悦的面孔比比皆是,也有些人的表情已超载不悦带着痛苦了。至于比痛苦更严重的人,则是一脸举手投降的自弃模样。而森冈,打从考试开始就看也不看考 卷,迳自托腮望着窗外。今天是个大晴天,连城镇的遥远彼方都是蔚蓝晴空。也许他正在懊恼,要不是被这种无聊的考试剥夺时间,早就可以尽情地四处飙车了。

学校已开始放春假,不过部分学生还得面对令人忧愁的考试。由于连期末考后的补考也有太多人不及格,只好临时决定给学生补习。石神教的班级必须接受补习的,正好三十人,这个数学和其他科目比起来多得异常。而补习结束后,还得再考一次,今天就是再次补考的日子。

设计考卷时,教务主任特地叮嘱石神,千万别出太难的题目。

“其实我也不想这样说,不过老实说补考只是个形式,只是为了不要让学生带着红字升级。我想石神老师你也不想再这么麻烦吧。大家老早就在抱怨石神老师的考题难了,二次补考时就拜托您,让所有的人都能一举及格。”

对石神而言,他觉得自己出的考题并不难,甚至可以说简单了。考题并没有超出课堂上教授的范围,只要了解基本原则,应该立刻就能解答。只不过,要稍微换个角度着眼。这种变化方式,和参考书或考题集锦常见的题目不太一样,学生若是只有死背解法顺序自然无所适从。

不过这次他遵照了教务主任的指示,从现成的考题集锦,选出最具代表性的题目照抄不误,只要普通做了练习应该都解得出来。

森冈打了一个打哈欠,看着时钟。石神朝他一看,当下四目相对。本以为森冈会觉得尴尬,没想到他夸张地皱起眉头,双手比出一个大叉,好像想说:我其实不会作答。

石神看他这样,朝他咧嘴一笑。森冈看了露出有点惊讶的表情,然后同样也咧嘴一笑,又开始望着窗外。

微积分这玩意到底能派上什么用场嘛——石神想起森冈以前问的这个问题。虽然当时他用摩托车赛举例,解释过必要性,不过难保森冈听懂了几分。

然而石神并不排斥森冈这种质疑的态度,对于为何要学习某种东西抱有疑问,是理所当然的。唯有当这个疑问解除了,才会产生求学的目的,也才能通往理解数学本质之路。

可惜太多老师都不愿回答学生这种单纯的疑问,不,应该是答不出来吧,石神想。因为他们并不真正地理解数学,只是按照既定的课程照本宣科,只想着要请学生拿到一定的分数,所以对森冈提出的这种质疑只会觉得不耐烦。

自己究竟在这种地方做什么呢?石神想。他正在让学生接受与数学本质无关、纯粹只为了拿分数的考试。无论是打分数,或是藉此决定及格与否,都毫无意义。这种做法根本无关数学,当然亦非教育。

石神站起来,做了一个深呼吸。

“全部的人都不用再写了。”他环视着教室说,“剩下的时间,请你们在考卷背面,写上自己现在的想法。”

学生们的脸上浮现困惑,教室里一片窃窃私语。他听到有人在嘀咕:什么叫自己的想法?

“就是自己对数学的感受。只要和数学有关,写什么都行。”他又补上一句:“这个内容也列入计分。”

学生们的脸上啪的一亮。

“这个也有分数吗?几分?”一个男学生问。

“那要看你们学的如何,如果不会解题,就好好加油写感想吧。”说着石神又重新坐回椅子。

所有的人都把考卷翻了过来,有人甚至已经开始动笔了,森冈也是其中之一。

这下子全体都能及格了,石神想。如果交白卷当然无法计分,不过只要有写东西就能看情况给分了。教务主任或许会有意见,不过应该会赞成他这个避免有人不及格的做法。

钟声响起,考试时间结束了。不过还有几个人喊着“再一下就好”,所以石神又多延长了五分钟。

收回考卷,走出教室。才刚关上门,就听到学生们开始大声鼓噪,也听到有人说“得救了”。

一回到办公室,男事务员正在等他。

“石神老师,有客人找你。”

“客人?找我?”

事务员走过来,贴在石神耳边说:“好像是刑警。”

“喔……”

“你看怎么办?”事务员露出窥探的表情。

“什么怎么办?对方不是正在等我吗?”

“是没错,不过我也可以帮你找个理由,请对方先回去。”

石神浮现苦笑。

“没那个必要,他在哪个房间?”

“我请他在会客室等你。”

“那,我马上过去。”他把考卷往自己包包里一塞,就抱着走出办公室,打算回家再批改。

事务员还想跟着,他说声“我一个人就行了”加以劝阻。他很清楚事务员在打什么主意,想必是想知道刑警的来意。而且他之所以主动表示可以帮他赶走刑警,恐怕也是以为这样就可从石神口中套出内幕。

一进会客室,他预期之中的对象正在独自等着,是草薙刑警。

“不好意思,还跑到学校来打扰。”草薙站起来,鞠躬致意。

“亏你知道我在学校,都已经放春假了。”

“其实我去过府上,看您好像不在家,所以打电话到学校。结果,就听说有什么补考,当老师也挺辛苦的。”

“没学生那么累,况且今天不是补考是二次补考。”

“我懂了,原来如此,您出的考题想必很难。”

“为什么?”石神直视着刑警的脸。

“没有,我只是多少有这种感觉而已。”

“一点也不难,我只是针对一般人自以为是的盲点出题。”

“盲点吗?”

“比如说看起来像是几何问题,其实是函数的问题。”石神在刑警对面坐下。“不过,这个应该不重要吧。对了,今天有何贵干?”

“是,也不是什么大事。”草薙也坐下,取出记事本,“我想再详细请教一次那晚的事情。”

“你是指哪晚?”

“三月十日。”草薙说,“想必您也知道,就是那个案子发生的晚上。”

“你是指在荒川发现尸体的那个案子吗?”

“不是荒川,是旧江户川。”草薙立刻加以纠正,“之前,我曾请教过您花冈小姐那晚有没有什么异样。”

“我记得。我应该是回答你,没什么特别的吧。”

“您说的没错,不过针对这点能否请您再仔细回想一下。”

“这是什么意思?我是真的一无所知,所以要我回想也无从想起。”石神的嘴角微露笑意。

“不,我的意思是,您没有特别意识到的事说不定其实具有重大意义。如果您能尽可能地详细描述那晚的情形,我会感激不尽,您不用考虑和案子有无关联。”

“喔……这样啊。”石神摸着自己的脖子。

“事发至今已有一段日子,我知道不容易。所以为了帮助您回想,我特地借来了这个东西”

草薙拿出来的,是石神的出勤表和任教班级的课程表,还有学校的行事历。大概是向事务员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