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十四章 第2节

2017-12-03 11:20:30Ctrl+D 收藏本站

“看了这个,我想也许会比较容易回想……”刑警堆出殷勤的笑容。

一看到那个,石神当下察觉刑警的目的。虽然草薙言辞含糊,不过他想知道的,显然不是花冈靖子而是石神的不在场证明。警方的矛头为何会指向自己?他实在想不出具体根据。不过,有一点令他耿耿于怀,那就是汤川学的行动。

总之既然刑警的目的是要调查不在场证明,那他就得好好应付。石神换个姿势坐好,挺直腰杆。

“那晚柔道社练习完后我就回家了,所以应该是七点左右回去的,我记得上次也是这么说的。”

“没错。那么后来您一直待在屋里吗?”

“这个嘛……我想应该是。”石神故意含糊其辞,想试探草薙的反应。

“有没有谁去家里拜访过?或是打电话来?”

刑警的问题,令石神微微歪起头。

“去谁家拜访?你是说去花冈小姐家吗?”

“不,不是的,我是说您家。”

“我家?”

“您会奇怪这和案子有何相干是理所当然的。重点不在于您做了什么,站在我们的立场,纯粹只是想尽量撇清,那晚花冈靖子小姐身边发生了什么事。”

这未免掰得太牵强了,石神想。当然这个刑警说这话时,想必也明知石神会发现他是在牵强附会吧。

“那晚我谁也没见过。电话嘛……我想应该也没人打给我吧,我平常本来就很少接到电话。”

“这样吗?”

“不好意思,让你特地跑来,却没什么情报可以供你参考。”

“哪里,您用不着这样客气。对了——”草薙拿起出席表,“据这上面显示,十一日上午,您好像请了假。下午才到学校上课,是什么事吗?”

“你说那天吗?没什么。只是身体不舒服,所以才请假休息。反正第三学期的课也几乎都结束了,我想应该影响不大。”

“那您去医院看过病吗?”

“没有,没那么严重,所以我才能下午就到校。”

“刚才我问过事务员,据说石神老师几乎从来不请假。只是,每个月大概会有一次,在上午请假休息。”

“我的确是这样利用休假。”

“听说您一直致力研究数学,常常因此彻夜未眠。所以据事务员表示,像这样的时候,您隔天上午就会请假。”

“我记得的确和事务员这么解释过。”

“我听说这个频率大约是一个月一次,”草薙再次垂眼看出席表。“十一号的前一天,也就是十号,您上午请了假。因为是惯例,所以事务员也不以为意,可是得知您次日也请假,事务员似乎有点惊讶。您连着两天请假,好像是前所未有的现象。”

“前所未有……会吗?”石神撑着额头,这个局面非慎重答复不可。“其实也没什么了不起的理由。正如你所说,十日那天是因为前一晚熬夜,所以我下午才到校。结果那天晚上我有点发烧,所以隔天上午只好也请假。”

“所以才下午到校?”

“是的。”

“我懂了。”草薙用显然带有怀疑的眼光回看着他。

“有什么奇怪吗?”

“不,我只是在想,下午就能来学校,表示您虽然身体不舒服但是应该不严重。不过如果是这点小病,通常应该会强打起精神照常上班,所以我有点好奇。毕竟,您前一天上午就已经请过半天假了。”草薙露骨地说出他对石神的怀疑。大概是已豁出去,就算因此惹恼石神他也不在乎了。

你以为我会中你的激将法吗?石神露出苦笑。

“听你这么一说或许的确如此,不过那时我很不舒服,实在爬不起来。可是到了快中午时突然好多了,于是就强打起精神来上班了。当然,正如你所说,也是因为前一天也请了假不好意思再请假。”

石神说话时,草薙一直盯着他的眼睛,以那种尖锐执拗、坚信嫌疑犯说谎时一定会狼狈露馅的视线。

“原来如此。说的也是,您平常既然在练柔道,一点小毛病想必休息个半天就没事了。事务员也说,从来没听说过石神先生生病。”

“不会吧,我当然也会感冒。”

“您的意思是,只是凑巧是那天吗?”

“‘凑巧’是什么意思?对我来说那天没什么特别的。”

“说的也是。”草薙盖起记事本,起身说道,“您这么忙还来打扰,真是不好意思。”

“是我不好意思,没帮上忙。”

“哪里,这样就足够了。”

两人一起走出会客室,石神决定送刑警到玄关。

“您和汤川,后来还曾再见面吗?”草薙边走边问。

“没有,后来一次也没见过。”石神回答,“你呢?应该常碰面吧?”

“我也很忙,最近完全没碰面。怎样,改天三个人一起聚聚吧?我听汤川说,石神先生好像也是海量。”草薙做出举杯喝酒的动作。

“那倒是无所谓,不过等案子破了再说比较好吧?”

“那当然也行,不过我们干警察的,也不是二十四小时全年无休。改天我再邀您。”

“是吗?那我静候佳音。”

“一定。”草薙说着从正面玄关走出去。

石神回到走廊后,从窗口望着刑警的背影。草薙正拿着手机说话,表情倒是看不清楚。

他在思考刑警前来调查不在场证明的意义,照理说应该有什么根据才会把矛头指向他。但那到底是什么根据?之前和草薙见面时,他看起来不像有这种想法。

不过,就今天的质问听来,草薙尚未察觉案情的本质,他感到草薙还在距离真相很远的地方徘徊,那个刑警对于石神缺乏不在场证明,肯定以为逮到了他的小辫子。不过这样也好,到此为止都还在石神的计算之中。

问题是——

汤川学的脸孔倏然闪过,那个男人察觉到了什么地步?又打算把本案的真相揭发到什么程度?

前几天,靖子在电话中提到一件怪事。据说汤川去找她,问她对石神有什么想法。而且,他似乎连石神暗恋靖子的心事都看穿了。

石神回想和汤川的几次对话,但他完全不记得自己曾经迂回地泄露对她的情愫,那么又怎么会被那个物理学家发现?

石神转身,朝办公室迈步走去。半路上,和那个男事务员在走廊相遇。

“咦?刑警先生呢?”

“好像没事了,刚刚才走。”

“石神老师还不回去吗?”

“对,我想起一点事要办。”

撇下似乎很想知道刑警问话内容的事务员,石神快步走回办公室。

在自己的位子坐下后,他探头看着桌下,取出放在那里的几本档案夹。里面的东西和授课内容完全无关,是他针对某个数学难题,这几年研究出来的部分成果。

把档案夹塞进包包后,他走出办公室。

“之前我不也说过吗?所谓的考察,就是思考之后仔细省察所得到的结论。如果只因为实验得到预期的结果就感到庆幸,那纯粹只是感想。更何况,本来就不可能完全如你所预期。我希望你能从实验中自己去发现一些道理。总之你好好想一想再重写。”

汤川难得发脾气。他把报告塞回给悄然肃立的学生,然后大大摇头。学生鞠个躬,走出研究室。

“没想到你也会生气”草薙说。

“我没有生气。只是看学生的做法太草率,所以指导一下。”汤川起身,开始拿马克杯冲泡即溶咖啡。“喂,后来查出了什么吗?”

“我查了石神的不在场证明。应该说,我直接去问了他本人。”

“正面攻击吗?”汤川拿着大大的马克杯,背对着流理台。“那么,他有何反应?”

“他说那晚一直在家。”

汤川皱起脸,摇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