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十五章 第2节

2017-12-03 11:20:26Ctrl+D 收藏本站

“因为我们是朋友?”

“说得更进一步,是因为不想失去你的才华。我希望这种麻烦事赶紧做个了断,你才好专心做你该做的事,我不希望你的头脑浪费在无谓的事情上。”

“用不着你说,我也不会白白浪费时间。”石神说着再次迈步走出。不过不是因为上班快迟到了,而是他已无法忍受留在原地。

汤川从后面跟上来。

“要解决这次的案子,就不能把它视为瓦解不在场证明的问题,而是截然不同的方向。其间的差异,远比几何与函数来得大。”

“为了参考起见我想请问一下,那你认为那是什么问题?”石神一边往前走一边说。

“很难用一句话概括,勉强要说的话应该是障眼法的问题,是故布疑阵。调整小组被犯人们的伪装唬住了。他们以为是线索的东西,其实通通不是线索。当他们以为掌握关键的那一瞬间,等于已经上了犯人的当。”

“听起来好像很复杂。”

“是很复杂。不过,只要稍微换个看法,问题就会变成异常简单。凡人想以复杂的手法掩饰某件事时,往往因为复杂而自掘坟墓,可是天才不会这样做。他会选用极为单纯、但是常人想像不到、常人也绝对不会选择的方法,将问题一口气复杂化。”

“物理学者不是应该很讨厌抽象式的叙述吗?”

“那我就稍微谈一下具体的事吧,你的时间来得及吗?”

“还不急。”

“还有时间去便当店吗?”

石神瞥了汤川一眼,视线立刻又回到正前方。

“我又不是天天都在那里买便当。”

“不会吧。就我所听到的,你好像几乎是天天报到。”

“这就是你把我和那个命案扯在一起的根据吗?”

“可以说是,也可以说有点不对。就算你天天在同一个店里买便当我也不觉得奇怪,不过如果是天天去看某位特定的女性,那就不能忽视了。”

石神停足,睨视汤川。

“你以为身为老朋友,就可以口无遮拦吗?”

汤川没避开,他正面迎向石神视线的双眼蕴含力量。

“你真的生气了?我知道你心慌了。”

“太可笑了。”石神迈开步伐。走进清洲桥,他开始走上眼前的台阶。

“距离陈尸现场不远的地方,有一堆疑似被害者所有的衣物遭人焚烧。”汤川一边跟上一边开始说,“警方在一斗高的罐中找到没烧完的衣服,据信应是凶手所为。我刚听说这件事时就在想,凶手为何不等衣服完全烧毁再走?草薙他们似乎认为,凶手可能是想尽快离开。但如果是这样,只要先带走衣服,事后再慢慢处理不就好了?或凶手错估情势,以为应该会更快烧光?这么一开始思索后,我越想越不安心,于是抑决定实际烧烧看。”

石神再次停足,“你烧了衣服?”

“在一斗高的罐中烧的。外套、毛衣、长裤、袜子……呃,还有内衣吧。我是在旧衣服店买的,不过荷包还是意外大失血。我们和数学家不同,不做个实验就是不死心啊。”

“结果呢?”

“衣服冒出有毒气体,熊熊燃烧,”汤川说,“全部烧光了。一眨眼就结束了,搞不好还不到五分钟。”

“所以呢?”

“凶手为何连短短五分钟都不肯等?”

“谁知道。”石神走上台阶最顶端,在清洲桥路左转,和‘天亭’是反方向。

“你不去买便当吗?”果然汤川问道。

“你真烦人,我不是说了吗?我又不是天天买。”石神皱起眉头。

“好吧,只要你不愁没午餐吃就好。”汤川赶上他并肩前行。“尸体旁边,还发现了一辆脚踏车。根据调查,已查明车子停放在条崎车站时遭人偷走。脚踏车上还留有据信应为被害者的指纹。”

“那又怎么样?”

“连死者的脸都记得毁容,却忘了擦掉脚踏车上的指纹,这人也未免太糊涂了。不过如果是故意留下的那就另论了,凶手的目的是什么?”

“你认为是什么?”

“为了把脚踏车和被害者连在一起吧……我想。如果警方认为脚踏车和命案无关,对凶手来说比较不利。”

“为什么?”

“因为凶手希望警方找到证据,判定被害者是自己骑脚踏车从条崎车站前往案发现场,而且普通的脚踏车还还不行。”

“找到的不是普通的脚踏车吗?”

“的确是随处可见的淑女脚踏车,但唯有一点别具特征,就是看起来还是新车。”

石神感到全身的毛细孔骤然张开,费了好大的劲才让自己没发出喘息。

“老师早。”听到这声招呼,他倏然一惊。一个骑脚踏车的高中女生正追过他,她朝石神轻轻掉头行礼。

“啊,你早。”他慌忙回应。

“真不简单。我还以为,这年头已经没有学生会跟老师打招呼了。”汤川说。

“的确快绝种了。对了,你刚才说脚踏车看起来还很新,这有什么特殊含义吗?”

“警方似乎认为小偷八成是觉得要偷就偷新的比较好,其实理由没这么单纯。凶手在意的是那辆脚踏车从什么时候放在条崎车站。”

“你的意思是?”

“对凶手来说,那种在车站一放就是好几天的破脚踏车没有用,而且凶手希望车主去报案,所以车子一定跟新的一样。因为很少有人会把刚买的脚踏车放上好几天,万一被偷了,报案的可能性较高。不过,这些本来就不是掩饰犯行的绝对条件。凶手只是抱着得逞了更好的侥幸心态,选择一个可以提高成功机率的方法。”

“嗯……”

石神对汤川的推理不予置评,一迳往前走。终于快到学校了,人行道上开始出现学生的身影。

“这个话题很有趣,我实在很想多听一点。”他停下脚,转身面对汤川,“不过请你不要再往前走好吗?我不想让学生听见。”

“这样的确比较好。反正,我也把想说的大致都说了。”

“很有意思。”石神说,“之前你问过我一个问题:设计别人解不开的问题,和解开那个问题,何者比较难——你还记得吗?”

“记得。我的答案是,设计问题比较难。我向来认为,解答者应该对出题者心怀敬意。”

“原来如此。那,p不等于NP的问题呢?自己想出答案,和确认别人说的答案是否正确,何者比较简单?”

汤川一脸讶异,大概是不明白石神的意图。

“你一定会自己先提出解答,然后再听别人的答案吧。”石神说着指向汤川胸口。

“石神……”

“那么就在此说再见了。”石神转身背对汤川,迈步走去。抱着公事包的手臂隐隐用力。

终究是到此为止了吗?他想。那个物理学家,已经看穿了一切——吃着杏仁豆腐这道饭后甜点的期间,美里依旧保持沉默。看来果然不该带她来,靖子想到这里就不安。

“你吃饱了吗?美里。”工藤问道。今晚,他一直小心翼翼地察言观色。

美里看也不看他,一边将汤匙送到嘴边一边点头。

靖子他们来的是银座的高级中餐厅。工藤坚持一定要请美里同席,她只好硬把心不甘情不愿的美里拉来。到了国中生这个年纪,‘可以吃好吃的’这种说法已经毫无诱惑力。最后靖子只好说“如果举止太不自然会被警方怀疑”这才说服美里。

然而这样做也许只是让工藤不愉快,靖子后悔的暗想。用餐期间,工藤不断找各种话题跟美里说话,但是美里直到最后都没有好好答过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