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十五章 第3节

2017-12-03 11:20:26Ctrl+D 收藏本站

杏仁豆腐吃完后,美里转头对靖子说:“我要上厕所。”

“啊,好。”

等美里一离开,靖子立刻对工藤合掌做出道歉的手势。

“对不起喔,工藤先生。”

“啊?怎么了?”他一脸意外。当然,这应该是装的。

“那孩子,向来怕生。而且,特别怕成年男人。”

工藤笑了。

“我也没奢望立刻就能混熟,我自己国中时也是那样。今天我本来就抱着先见个面就好的打算。”

“谢谢。”

工藤点点头,从搭在椅子上的外套口袋取出香烟和打火机。用餐时他一直忍者没抽烟,大概是因为美里在。

“对了,后来有什么变化吗?”工藤抽了一支烟后问。

“你是指什么?”

“我是说,那个案子。”

“喔。”靖子先垂下眼,然后才正眼看他。

“没什么特别的,每天都过得很平凡。”

“那就好,刑警没来过?”

“最近都没看到,也没去店里。工藤先生那里呢?”

“嗯,也没来找我,看来嫌疑已经洗清了。”工藤把烟灰弹落于灰缸。“不过有件事有点怪。”

“怎么了?”

“嗯……”工藤露出迟疑的表情过了一会儿才开口,“老实说最近我常接到无声电话,都是打到我家里。”

“怎么会这样?好恐怖。”靖子皱眉。

“还有,”他略带踌躇地,从外套口袋取出一张便条纸。“信箱里还放了这种东西。”

靖子一看纸上的内容,不禁心头一跳,因为上面写着她的名字。内容如下:

“不准接近花冈靖子,能让她幸福的人不是你这种男人”

好像是用文字处理机或电脑打出来的,当然没写寄信人的名字。

“是邮差送来的?”

“不,好像是某人直接放进我的信箱。”

“你猜得出会是谁吗?”

“我毫无头绪,所以才想问问你。”

“我也想不出会是谁……”靖子把皮包拉过来,从里面取出手帕,她的掌心已开始冒汗。

“放进你信箱的,只有这封信?”

“不,还有一张照片。”

“照片?”

“是上次我去品川跟你碰面时的照片。好像是饭店的停车场被偷拍的,当时我完全没察觉。”工藤侧首不解。

靖子不由得环视周围,然而对方不可能从这个店内监视。

美里回来了,所以这个话题就此打住。一出了店,靖子母女就和工藤告别,坐上计程车。

“今晚的菜,很好吃吧?”靖子对女儿说。

但美里臭着脸不发一语。

“你一直那样板着脸,很没礼貌喔。”

“那你别带我来不就好了。我本来就说我不要来。”

“可是,人家一番好意非要邀请啊。”

“那你自己来不就好了,我下次再也不来了。”

靖子叹了一口气。工藤似乎深信只要时间久了美里自然会打开心房接纳他,但她觉得那显然毫无希望。

“妈,你要和那个人结婚吗?”美里突然问。

靖子从倚着的椅背上直起身子,“你胡说什么?”

“我是认真问你的,你们应该想结婚吧?”

“不会啦。”

“真的?”

“那当然,我们只是偶尔见见面。”

“那就好。”美里转向车窗。

“你想说什么?”

“没什么。”美里说完,缓缓转向靖子,“我只是觉得,如果背叛那个叔叔不太好。”

“你指的那个叔叔是……”

美里凝视母亲的眼睛,默默缩回下颚,似乎想说:就是隔壁的叔叔嘛。之所以没说出口,大概是怕计程车司机听见吧。

“你用不着在意那种事。”靖子再次靠回椅背。

美里只是不置可否的哼了一声,看起来似乎不相信母亲。

靖子思索着石神的事。用不着美里提醒,她本来就担心他,工藤提到的怪事令她耿耿于怀。

对靖子来说,她能想到的可疑人还只有一个。上次工藤送靖子回公寓时,石神在旁凝望的那双晦暗眼睛,至今仍烙印在她的脑海深处。

靖子和工藤的会晤,令石神燃起嫉妒之火——这绝对大有可能。他之所以帮着湮灭犯罪证据,至今仍保护花冈母女和警方对抗,显然是因为他对靖子的情愫非比寻常。

骚扰工藤的人,果真是石神吗?如果真是这样,那他打算怎么摆布我呢?想到这里靖子大为不安。今后,他打算仗着共犯这面盾牌控制她的生活吗?她和其他男人别说是结婚了,就连交往都不可以吗?

托石神的福,关于富坚命案,靖子已逐渐摆脱警方的追查。她对这点满怀感激。不过若因此终生都无法逃离他的掌控,那么故布疑阵又有何意义?这样和富坚在世时没两样。只不过对方从富坚变成石神。而且这次,她绝对摆脱不了对方,也绝对无法背叛对方。

计程车在公寓前停下,她们下车走上公寓楼梯,石神的屋子亮着灯。

一进屋靖子就开始换衣服,紧接着就听见隔壁的房门开了又关的声音。

“看吧。”美里说,“叔叔今晚也等了很久。”

“我知道啦!”靖子的语气,忍不住变得有点赌气。

几分钟后,手机响了。

“喂?”靖子接起。

“我是石神。”预料中的声音传来,“现在,方便吗?”

“对,没问题。”

“今天也没什么特殊状况吗?”

“对,完全没有。”

“是吗?那就好。”她知道石神吐出一口大气,“老实说,有几件事非告诉你不可。第一,我在你家门上的信箱,放了三封装了信的信封,请你待会儿去看一下。”

“您是说……有信吗?”靖子看着门。

“那些信今后会派上用场,千万要小心保管。知道吗?”

“啊,是。”

“至于信的用途,我写在便条纸上一起放在里面了。我想不用我多说你也知道,那张便条纸一定要销毁。知道了吗?”

“我知道了,要我现在就去看看吗?”

“待会儿再看没关系,另外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说到这里石神沉默了一下。靖子感到,他似乎在犹豫什么。

“什么事?”她问。

“关于这种联络方式,”他开始说,“这通电话是最后一次了,我不会再跟你联络。当然,你也不能跟我联络。今后不管我发生什么事,你和令媛都要继续扮演旁观者,这是拯救你们的唯一方法。”

他才说到一半,靖子就已开始感到心跳加速。

“请问,您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你迟早会懂,现在还是别说比较好。总之,以上我所说的话,请千万别忘记。知道了吗?”

“请等一下,您能不能解释得更清楚一点?”

大概是察觉靖子的样子不同往常,美里也凑过来了。

“我认为没必要解释,那么就这样。”

“啊,可是——”她说到这里时,电话已经挂断了。

草薙的手机响起时,他和岸谷正在路上开车。坐在副驾驶座的草薙,也没把完全放平的活动椅背竖直就接起电话。

“喂?我是草薙。”

“是我,间宫”组长沙哑的声音传来,“你立刻到江户川分局来。”

“发现了什么吗?”

“不是,是客人,有个男人说要见你。”

“客人?”是汤川吗——霎时他想。

“是石神,就是住在花冈靖子隔壁的那个高中老师。”

“石神,他说要见我?有事不能在电话中说吗?”

“不能用电话说。”间宫用强烈的语气说道,“他是为了大事才来。”

“组长已经听他说过了吗?”

“详细情形他说只能告诉你,所以你快回来。”

“我会回去,”草薙捂住话筒,拍拍岸谷的肩,“组长叫我们去江户川分局。”

“他说是他杀的。”间宫声音传来。

“啊?什么意思?”

“他说富坚是他杀的,换句话说石神是来自首的。”

“不会吧!”草薙猛然直起上半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