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十六章 第3节

2017-12-03 11:20:21Ctrl+D 收藏本站

得知石神自首,靖子瞪大了眼,愕然屏息。连声音都发不出来。

“很意外吗?”草薙观察着她的表情问。

靖子先摇头,然后才终于开口。

“我做梦也没想到。因为,那个人怎会富坚……”

“您对他的动机毫无所悉吗?”

被草薙这么一问,靖子露出又迷茫又踌躇的复杂表情,好想有什么话不愿说出口。

“石神说他是为您做的,为了花冈小姐才杀人。”

靖子痛苦地皱起眉,叹了一口大气。

“看来您果然心理有数。”

她微微点头。“我早就知道那个人对我好像怀有特殊感情。不过我做梦也没想到,他竟然会做出那种事……”

“他说,一直和您保持联络。”

“跟我?”靖子顿时脸色一沉,“没那回事。”

“可是,他有打电话吧?而且是每晚。”

草薙把石神的陈述告诉靖子,她的脸孔扭曲。

“打那些电话的,果然是那个人啊。”

“您不知道吗?”

“我猜想过可能是他,但我并不确定。因为对方没报上名字。”

据靖子表示,第一通电话大约是在三个月前打来的。对方没报上名字,一开口就干涉起靖子的私生活。至于内容,全是些惟有平常就观察她才会知道的琐事。是变态跟踪狂——她赫然惊觉,吓坏了。她毫无头绪。后来对方又打来过很多次,她不再接起。不过有一次,她不小心接起,对方那个男人是这么说的:

“我知道你忙得没空接电话。我看就这样吧,我每晚都会打电话,如果你有事找我就接电话。我会让电话至少响五声,你只要在那之前接起就行了。”

靖子答应了。从此,电话真的每晚响起,对方似乎是从公用电话打来的。她尽量不接那种电话。

“声音听不出来是石神吗?”

“因为之前几乎都没交谈过,所以我听不出来。在电话中也只有第一次有讲话,现在连那是怎样的声音我都记不清楚了。况且,我怎么也想不到,那个人会做出这种事,他可是个高中老师耶。”

“就算是老师,这年头也什么人都有。”岸谷在草薙身旁说道,然后就垂下头像要为插嘴道歉似的。

草薙想起,这个学弟打从命案发生就一直护着花冈靖子。石神的自首,想必令他很安心。

“除了电话还有什么特别的吗?”草薙问。

请等一下,靖子说着站起,从柜子抽屉取出信封,一共三封。没写寄信人是谁,封面上只写着花冈靖子小姐收,也没写地址。

“这是?”

“就放在我门上的信箱里。本来还有更多封,都被我礽了。不过我看电视上说,万一出了什么事,留着这种证物对打官司比较有利,所以虽然很觉得恶心,还是留下了这三封。”

“借我看一下。”草薙说着打开信封。

每个信封都装了一张便签,是以印表机列印出来的文章,内容都不长。

“最近,你的妆好像化得比较浓,服装也很花俏。这样不像你,素雅一点的装扮才适合你,还有你的晚归也令人在意。下班之后,就该立刻回家。”

“你是否有什么烦恼?如果有,希望毫不保留地告诉我。我就是为了这个才每晚打电话。以我的条件可以提供你很多建议,别的人都无法新人,也不可信任,你只要听我的话就好。”

“我有不详的预感,我担心你会背叛我。虽然我相信这决不可能,但如果真有这种事我绝不会原谅你。因为只有我才是你的战友。只有我能够保护你。”

草薙看完后,把便签又装回信封。

“可以先交给我保管吗?”

“请便。”

“还有什么类似这样的怪事吗?”

“我是没遇过……”靖子吞吞吐吐地说。

“是令媛遇到什么麻烦吗?”

“不,不是的,是工藤先生……”

“工藤邦明先生是吧,他怎么了?”

“上次见面时,他说他收到奇怪的信。没写寄信人是谁,内容是警告他不准接近我,信里还附了他被人偷拍的照片。”

“找上他了啊……”

根据到目前为止的发展,那封信的寄信人除了石神不可能是别人。草薙想起汤川学,他似乎很尊敬身为学者的石神。如果知道这个朋友竟然干出跟踪狂的勾当,不晓得会受到多大的打击。

敲门声想起。请进,靖子一回答,年轻的刑警推开门探进头来,是负责搜索石神家的那组成员之一。

“草薙先生,请你来一下。”

“知道了。”草薙点头站起。

一去隔壁,间宫正坐在椅子上等他,桌上放着打开的电脑。年轻的刑警们正忙着把各种东西装进纸箱。

间宫指着书架旁的墙。“你看这个。”

“啊!”草薙不由得叫出声。

壁纸被撕掉大约二十公分见方的大小,连壁纸也被割下。从那里还延伸出细细的电线,电线末端连接着耳机。

“你戴上耳机试试。”

草薙照着间宫的吩咐,把耳机塞进耳朵,顿时听到说话声。

(只要一证明石神的叙述是真的,接下来进展就快了,今后应该也不会再给花冈小姐府上添麻烦了。)

是岸谷的声音,虽然略有杂音,但清楚得简直不像隔着一层隔壁。

(……石神先生会被判什么罪?)

(这要看审判的结果。不过他犯的是杀人罪,就算不至于判死刑,也绝对不可能轻易获释,所以应该也不会再缠着花冈小姐了。)

这小子当刑警还这么长舌,草薙边这么想边拿下耳机。

“待会儿你让花冈靖子看看这个。照石神的说法,她应该也知道有这玩意,不过我想应该不可能。”间宫说。

“您是说,花冈靖子完全不知道石神做了什么吗?”

“你和靖子的对话,我都透过这个听见了。”间宫看着墙上的收音器咧嘴一笑,“石神是个典型的跟踪狂。他一厢情愿地自以为和靖子情投意合,想把接近她的男人通通铲除。前任老公,不就是最可憎的对象吗?”

“是……”

“怎么?你干嘛苦着脸?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那倒不是,我自认还算了解石神这个男人的个性,可是他的供述内容和我对他的印象差太多了,所以我很困惑。”

“人哪,本来就有很多不同的面貌。跟踪狂的真实身份,通常都令人跌破眼镜。”

“这我当然知道……除了收音器还找到了什么吗?”

间宫大大点头。

“找到暖桌的电线了,和暖桌一起收在箱子里,而且是空心麻花绳,和用来绞杀富坚的凶器一样。只要上头沾了一点被害者的皮肤就可定案了。”

“还有呢?”

“让你看看这玩意吧。”间宫移动电脑的滑鼠,但他的动作很生涩,八成是谁刚才当场教他的。“就这个。”

萤幕上出现了一个文书处理档,画面显示着写好的文章。草薙凑近细看。

文章内容如下:

“我已查明和你频频会晤的男性是何来历。我特地拍下照片,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我想问你和这个男人是何关系。如果是恋爱关系,那等于是严重背叛了我。你也不想想看我为你做了什么。我有这个权利命令你,必须立刻和这个男人分手。否则,我的怒火将烧向这个男人。要让此人走上与富坚相同的命运,对现在的我而言易如反掌。我已有此心理准备,也有办法做到。再重复一次,如果你和此人有男女关系,我绝不允许这种背叛。我一定会报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