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十九章 第1节

2017-12-03 11:20:16Ctrl+D 收藏本站

靖子坐在椅子上,动弹不得,那个物理学家说的话朝她当头压下。那些内容太惊人,而且太过沉重。这个重担,几乎压碎了她的心。

那个人竟然如此牺牲——她想着住在隔壁的数学老师。

富坚的尸体是怎么处理的?石神什么也没告诉靖子。他说她用不着想那种事。靖子还记得他在电话彼端,淡淡地说他已经全都妥善处理好了,什么都不用担心。

她的确感到奇怪,警方为何问的是犯案翌日的不在场证明。之前,石神已吩咐过三月十日晚上该怎么行动。电影院、拉面店、KTV、还有深夜的电话。样样都是照他的指示做的,但她并不了解这么做的用意。刑警问起不在场证明时,虽然她一一据实回答,但心理其实很想反问:为什么是三月十日———

她全都明白了。警方令人费解的调查,原来全都是石神设计好的。但他设计的内容实在太过惊悚。从汤川那里听到时,虽然心知除此之外的确别无可能,但她还是无法相信。不,是不愿相信。她不愿去想石神牺牲到如此地步,她不愿去想石神为了自己这么一个毫无长处、平凡无奇、又没什么魅力的中年女人,竟然毁了自己的一生。靖子觉得自己的心还没坚强到足以承受这个事实。

她用手蒙着脸,什么都不愿想。汤川说他不会告诉警方,他说一切都只是推论毫无证据,所以你可以自由选择今后该走的路。她不由得恨恨的想,他逼她做的是何等残酷的选择。

她不知道今后该怎么办,甚至无力站起。正当她像石头一样缩着身子之际,突然有人拍她的肩,她吓得猛然抬头。

身旁站着人,仰脸一看,工藤正忧心忡忡地俯视着她。

“你怎么了?”

一时之间她无法理解,工藤怎会在这出现。看着他的脸,这才渐渐想起约好要碰面。大概是在约定地点等不到她,所以担心之下才出来找她吧。

“对不起。我有点……太累了。”除此之外,她想不出别的藉口,况且她的确很累。当然不是身体,而是精神上的疲惫。

“你身体不舒服吗?”工藤柔声问道。

但就连那温柔的声音,在此刻的靖子听来都显得好愚蠢。她这才明白,有时不知道真相原来也是一种罪恶,她觉得不久之前的自己也是如此。

不要紧,靖子说着试图起身。看她一个踉跄,工藤连忙伸手挽扶。她说了声谢谢。

“出了什么事?你的脸色好像不太好。”

靖子摇头。他不是可以解释的对象,这世上找不到那样的人。

“真的没什么,只是有点不舒服所以在这休息一下,已经没事了。”她想发出开朗的声音,但是实在提不起那个精神。

“我的车就停在旁边,休息一下我们就走吧。”

工藤的话,令靖子不由得回视他的脸。“去哪里?”

“我订了餐厅。说好七点到,不过就算晚个三十分钟也没关系。”

“喔……”

连餐厅这个字眼,听起来都仿佛来自异次元,难道要叫我现在去那种地方吃饭吗?要怀着这种心情,堆出假笑,以高雅的动作拿刀叉吗?不过,这当然完全不是工藤的错。

对不起,靖子低声说。

“我实在没那个心情。要吃饭的话,还是等身体好一点的时候再吃吧。今天有点……该怎么说……”

“我知道了。”工藤伸出手制止她继续说,“看来的确是那样比较好。发生了这么多事,也难怪你会累。今天你就好好休息吧。仔细想想,这阵子你的确一直不得安宁。我该让你喘口气才对的,是我太不替你着想了。对不起。”

看到工藤坦诚道歉,靖子再次觉得此人也是个好人,他是打从心底重视着自己。有这么多人这么爱我,为什么我却无法幸福呢?她空虚地想。

她几乎是被他推着迈步走出,工藤的车子就停在几十公尺外的路上,他说要送她回家。靖子知道该拒绝,却还是厚颜接受了。因为这条回家的路,似乎变得格外的遥远。

“你真的不要紧?如果有什么事,我希望你毫不保留地告诉我。”上了车后工藤又问了一次。看到靖子现在的样子,会担心或许是理所当然的。

“嗯,不要紧。对不起。”靖子朝他一笑,这已是她竭尽所能的演技。

就各种角度而言她都是满心歉疚。这股歉意,令她想起一件事——工藤今天要求见面的理由。

“工藤先生,你不是说有什么重要的事吗?”

“嗯,对,本来是这样。”他垂下眼,“不过今天还是算了。”

“是吗?”

“嗯。”他发动引擎。

坐在工藤驾驶的车上,靖子茫然望着窗外。天色早已全黑,街景正逐渐换上夜晚的风貌。要是一切都能这么化为暗黑,世界就此结束,不知该有多轻松。

他在公寓前停车。“你好好休息,我再跟你联络。”

嗯,靖子点点头便伸手去拉门把。这时工藤说:“等一下。”

靖子一转头,他舔舔唇,砰砰拍着方向盘,然后手伸进西装口袋。

“还是现在告诉你好了。”

“什么事?”

工藤从口袋取出一个小盒子,一看就知道那是装什么的。

“电视连续剧常出现这种画面,本来我不太想这样做,不过也算是一种形式吧。”说着他当着靖子面前打开盒子,是戒指,大大的钻石绽放出细碎璨光。

“工藤先生……”靖子愕然凝视着工藤。

“用不着现在立刻答复没关系。”他说,“我知道还得考虑美里的感受,当然首先你的想法也很重要。不过我只希望你明白我绝非抱着玩玩的心态。现在的我,绝对有信心让你们母女幸福。”他拉起靖子的手,把盒子放在她掌上。“就算收下了你也不用心理负担,这只是一个礼物。不过如果你决心和我共度下半生,那这枚戒指就有它的意义了。你愿意考虑看看吗?”

靖子的掌心感受着小盒子的分量,不禁仓皇失措。她太惊讶了,以致于他的表白连一半都没听进去,但她还是弄懂了他的意图。正因为懂得,所以心理才更混乱。

“抱歉,我好像有点太唐突了。”工藤浮现腼腆的笑容,“你真的不用急着回答。跟美里商量一下也好。”说着就把靖子手上的盒子盖起来。“拜托你了。”

靖子想不出该说什么,千头万绪在脑中来回穿梭,包括石神的事——不,或许该说那占了大半。

“我会……考虑看看。”她费尽力气才挤出这句话。

工藤欣然地点点头,靖子这才下车。

目送他的车子远去后,她才回家。打开房门时,她瞥向隔壁那扇门。虽然塞满了邮件,却没有报纸。想必是石神去警局投案前就已把报纸停掉了。这点心思,对他来说肯定不算什么。美里还没回来,靖子瘫坐在地,长长吐出一口气。然后突然念头一转,打开旁边的抽屉,取出塞在最里面的点心盒,打开盖子。那是用来装旧邮件的盒子,她从最低下抽出一个信封。信封上什么也没写,里面有一张报告用纸,写满密密麻麻的字迹。

那是石神打最后一通电话前,放进靖子家信箱的。除了这张纸本来还有三个信封,里面装的每一封信都足以证明他在疯狂纠缠靖子,现在那三封信在警察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