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这沉重的、令人窒息的爱意

2017-12-03 11:20:12Ctrl+D 收藏本站

看完《嫌疑人》之后,大部分人的注意力都会被集中到石神伟大的爱情上,感叹这真的是“最纯粹的爱情”(东野圭吾语),让人为之心折心碎。

讲真,在我年少第一次看完《嫌疑人》的时候,反应是一样一样的,深深为石神的痴情鸣不平,因此看到最后花岗靖子竟然跑去自首的时候,拍桌子砸水杯地痛呼“猪队友”!

然而时隔多年,当我重读《嫌疑人》的时候,却有了不同的想法。

因为书中的石神是绝对主角,我们很容易就被他的思维带跑了,体验到他的痴情、无奈和心痛。但当我们跳出石神的视角,站在第三者的角度上看时,整个故事就有点别扭了:

他瞒着花岗靖子母女,擅自杀了一个流浪汉,再设计好靖子母女全身而退,自己最后出面顶罪——这一系列计划,从来没有想过靖子母女是否能够承受。

大恩如大仇,当一份你永远也无法偿还的恩情掉到头上,你的内心深处,究竟是感激涕零还是惊慌万分?

毕竟花岗靖子从头到尾都不爱石神啊!她无法用爱来偿还石神的这份恩情,甚至无法向旁人倾诉自己得知真相后承受的压力!

此时石神的行为越伟大,花岗靖子就越痛苦,她只能自首,只能去为自己那部分的罪承担责任,才能让心理回到平衡点:我犯的罪我自己受,你犯的罪虽然是因为我,但你瞒着我另外杀了人,那个人的死不应当算到我的头上。

也许有人会反驳我,这是一个爱情故事,哪有你想的那么腹黑那么阴谋论?你以为每个人都像你一样自私自利吗?

对,正常人本来就应该以“自保”作为行为动机,任何毁灭自己的行为都一定是有原因的,不可能是绝对无私的!

即使是石神,也是因为对靖子的爱超过了对生命的爱(他是自杀过的,对自己的生命本来就不重视),才会在一瞬间的权衡中选择了前者;而花岗靖子,她不爱石神,在心灵的永久折磨(而且汤川学查出真相,被揭穿只是早晚)和承担罪责之间,她选择后者无可厚非。

对比之下,我们可以去看故事里另一个爱着花岗靖子的角色工藤,他对靖子的爱超过了对金钱的爱、对世俗眼光的顾虑,所以他会主动提出自己可以出钱替靖子打离婚官司,会从酒店(花岗靖子从前是个陪酒女)一路追到便利店向她求婚,会主动讨好美里。

但他会替靖子杀人吗?九成九不会!我们可以看到,石神一封威胁信就可以让他手足无措,第一反应不是隐瞒下来免得靖子担心,而是第一时间跑去找靖子商量,让靖子立刻对石神起了戒心,也陷入了时刻担惊受怕的境地。

但我们能说工藤就不是个好人吗?就不够石神爱靖子吗?并不能,他在他所能接受的范围内,绝对是个好恋人、好丈夫、好父亲,连石神最后都夸他实在可靠,可以做花岗靖子母女的依靠。

而对靖子而言,她能够接受的范围,可以包括工藤,却无法包含石神,更不要说在得知石神为她又杀了无辜的真相后,那种大到崩溃的压力环境下。

文中不止一次提到,花岗靖子是非常清楚石神对她的情愫的,因此才半推半就接受石神的恩惠,也反复强调自己感谢这份“恩情”,但却十分担心石神真的向自己告白,会让彼此尴尬。

而对工藤,却明确写了靖子在他面前的状态不是母亲、不是职员,而是一个普通的娇媚女人,那是石神从来未曾见过的一面。

石神是天才,他的爱也惊世骇俗、轰轰烈烈。可偏偏,他爱上的花岗靖子只是个普通人,只能接受普通的爱。

直到最后,他的爱人也不愿接受这份沉重的爱,而要从他身后的庇护脱离,用“共同承受惩罚”的理由,彻底和他一刀两断。

石神最后的痛哭,是哭自己天衣无缝的计划最后败落,也是哭自己死也要爱的女人,却宁死也不愿意接受这份爱。

汤川学为石神可惜,那么聪明的头脑,居然只能用在杀人上。

我也为石神可惜,那么聪明的头脑,却始终没有明白爱情的基础是对等:同一个世界的、能够接受同样范围的人,在不必考虑谁欠谁恩情的大背景下,一起扶持向前。不是一厢情愿的自我牺牲,也不是理所应当地索取享受。

他想用极致的智慧为花岗靖子打造一座风雨不摧的温室,却不防这温室让她窒息,不惜打破玻璃冲到风雨中,也不愿自陷囹圄。最终只落得两败俱伤、恩情双亡。

(知乎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