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6章& 刨底寻根

2017-11-25 17:23:38Ctrl+D 收藏本站



这些小动作落在许平秋眼中岂能逃过,他心里暗笑了,装模作样问着豆包道着:“你叫豆晓波吧?我有点奇怪啊,你的射击成绩不错,刑侦科目成绩在班里也不算差,怎么?连一个选拔赛也不敢试试?”

“咦哟,谁说不想呢。余罪不让我去。”豆晓波无意识间,露底了。

许平秋没有给对方思考的机会,马上追问道:“不可能吧?你自己的事还需要别人替你当家?不敢接受挑战,别把责任往同学身上推啊。”

“真的,就是他不让我去,他说这是个坑,忽悠兄弟们送死去呢……鼠标,不,严德标填的表都被他撕了。”豆包脱口而出,把自己摘清楚了。旁观的鼠标一看许平秋脸色不对了,脚下踢踢豆包,豆包猛地省得失言,立马住口了。

“呵呵,送死?呵呵,这就是个高危职业,你们心里不会不清楚吧?”许平秋干脆直言了,无所谓地道着:“我给你们数几件事啊,申城一件,一个嫌疑人冲进派出所大开杀戒,持刀捅了六名警察,三死三伤;离那儿不远,大连,一名值勤交警在处罚肇事司机的时候被群殴致死;还有在咱们省的朔州市,反扒队抓偷钱包的被人捅了一刀,一刀致命;还有,今年咱们邻省宝鸡市,押解嫌疑人时出了车祸,三名狱警两死一重伤,一车嫌疑人倒没事………危险无处不在呀,就现代生活的饮食、车祸以及环境污染,处处都是危机四伏,你觉得天下会有一个绝对安全的地方吗?最不安全的地方不是一线,而是饭桌上,你们说呢?”

这么解释危险倒觉得有点可笑了,几名学员都笑了,许平秋看气氛不错了,续道:“危险青睐的可都是胆小鬼,这就叫越怕死,死得越快……呵呵,不过我看你们俩不像呀。”

“那当然不像了,怕就不当刑警了。”豆包拍着胸脯,自然不愿意被人小瞧了。

“不是不像,是根本就不是,我们班这群哥们,那个不是贼胆大。”鼠标也道。

真要说胆子,这帮警校的男生还真是异于同龄人,两人一说,余下的几位也附合,许平秋释然道着:“这就是了,我也是这所学校毕业的,咱们学校随便拉出去几个,素质都要超过普通人……哎,对了,这位余罪同学有点胆小啊,这个名字怎么起得这么怪?”

像是自言自语,“余罪”是个法律上的概念,意指隐瞒未交待的罪行,可姓余名罪就听得有点怪异了,听得此言鼠标嘿嘿笑着道:“他是有点怪。”

“你们……也觉得他很怪?”许平秋回头问那几位学员。

这一问把新仇旧恨都勾起来了,叫易敏的女生,那位上午被余罪评价惨不忍睹的,咬牙切齿地道着:“那就是一贱人,连女生都欺负。”

“是吗?太过分了。”许平秋感觉要接触到资料无法触及的层面了,同仇敌忾地道,不经意间已经和在座几位站到了同一阵线上。

“不是一般的过分,过分大啦。”又一位男生爆料了。

看来众怒难犯,齐力声讨余罪这位睚眦必报的小人了,另一位女生说,你一句话说得难听,他回头能骂你十句,一点风度都没有;又一位男生道,这人奸诈得全身流坏水,跟人打赌打牌从来没输过,欠他几十块钱,他能死皮赖脸追在背后一直要,上厕所都不放过;又有一位说得更凶了,说这家伙能犯的错,能违的纪,抽烟打架酗酒、训练逃课考试作弊,一样都没拉下,整个就一害群之马,刑侦专业这个班年年优秀被抹,就是他的功劳。更猛的是易敏,看来对余罪怨念颇盛,絮絮叨叨说了一堆余罪的坏话,从给女生起恶心绰号、到给全班荣誉抹黑,整个就一十恶不赦、罪大恶极。

这就异样了,许平秋奇怪地问着:“不会吧,警校里还有道德水准这么低的人。要有处分的话,我在他的个人资料应该能看到啊。”

“嗳,这就是他的无耻之处了。”易敏掰着指头道着,这家伙面上工作做得好,既是学校义工,又是志愿者,人前你看他像雷锋,人后立马就成欧阳锋了,毒啊。

“有这么毒吗?”许平秋不相信女生的一面之辞,又看那几位男生,惊讶地问道:“那这只害群之马早该被清理出革命队伍,不至于潜伏到现在吧?”

“潜规则呀!?”又一男生想当然地道,给了许平秋一个放眼四海皆准的答案。能潜伏到现在只能归功了潜规则了,虽然没明说,不过许平秋听得出来,暗指收买教员了。

这评价的,让许平秋也意外了,没想到那位貌似普通的,居然这么不普通,众人编排余罪的时候,鼠标和豆包不吭声了,此时许平秋早判断出了,这两位和余罪是一窝里的哥们,他笑着问:“严德标、豆晓波,怎么您二位没有评价呢?他们讲得,是事实吗?”

“那个,那个,有点奸,没有那么贱。”鼠标嘻皮笑脸地,好歹给哥们说了句好话,豆包也不好意思地道着:“不至于夸张成这样吧,还用这么多形容词,太不客观了。”

两人执反方了,不过再维护也说得不那么理直气壮,许平秋听出来了,鼠标和豆包这两位是兄弟情深,原则靠边,剩下的若干位,怕是深受其害了,他刚要开口,不料那位叫易敏的女生嗤鼻不屑了,对着鼠标两人挖苦着:“你们两人可好意思说,祸害了同学还不放过同届的,同届的祸害完了,把下届也教坏了,再住两年警校,你们都发家致富了。”

“什么意思?”许平秋不明白了,鼠标和豆包翻着白眼,狠狠的瞪着易敏,易敏可不惧他俩,正要摔砂锅撂底,把这货开赔率聚赌的事兜出来。不料门嘭声一响,去拿东西的余罪回来了,进门把手包递给许平秋,许平秋知道这个小道消息打探该结束,他慢慢地起身,余罪的异样了,怎么在座的十位都看外星人一样盯着自己,那眼光说不出的怪异,异样间他不确定地道着:“怎么都这样看着我?咦,我没有帅到让你们这么仰望吧?”

没人说话,现在看着余罪,倒觉得背后编排人家坏话有点小人了,许平秋笑吟吟说话了,拍拍余罪的肩膀道着:“未必啊,咱俩站一块,你就比我帅。”

一看许平秋那皱纹横生的黑脸膛,余罪皱眉头,实在没有可比性,那几位笑了,许平秋却是给了台阶道着:“同学们,再给大家一次机会,今天我带来的都是内部案例,即便不参加精英选拔,观摩观摩也没有坏处,我正式邀请你们加入,当然,谁要后悔想进选拔,完全来得及。”

说了句,许平秋直接往门外走着,一开教室门,他等着,易敏有点心虚,巴不得地喊了句我去,第一个跑了,一跑全跑,呼拉拉一干没报名都跟着易敏往外走,连豆包也不坚定了,吱溜声跑了,生怕余罪揪着问,好容易把行动迟缓的鼠标给拽住了,鼠标嘻皮笑脸地道着:“余啊,我观摩回来咱们再说,不要瞪眼睛,瞪眼睛就不帅了。”

趁着余罪懵然的功夫,鼠标一挣脱,溜了。都往电教室跑去了,眨眼间只剩下余罪一个人了,他糊里糊涂看着站在门口笑吟吟的许平秋,不确定地道着:“怎么回事?怎么都中了邪似的?”

“他们没中邪,是你有点邪了。有兴趣去观摩观摩吗?”许平秋和霭地问道,余罪眼光里不太确定,不过摇了摇头,许平秋笑着又道着:“能告诉我原因吗?作为一名即将毕业的刑事专业学员,我很不理解你对自己专业没有什么兴趣。”

“不,我有,只是对从已知的结果去看没有悬念的过程兴趣不大。那些悬念还没有侦破小说扣人心弦。”余罪正色道。

这句话的让许平秋沉默了片刻才明白其中的意思,没错,自己带来的,是刑侦处干得几件很漂亮的案子,坦白地说他对这些用于对外宣传的例子兴趣也不大,表面工作而已,只是他有点奇怪,这样的话似乎不该从这个还没有接触过案子的学员口中说出来。

“有点意思,等你将来当了警察,会有很多满足你兴趣的悬念,就怕你一辈子都找不到正确答案。”许平秋若有所思地说了句,余罪的眼睛的闪烁着迷茫和不解,他不待这个菜鸟出口提问,轻轻地掩上门,走了。

余罪本来想,这位惯于鼓动菜鸟们跳坑的老警一定是邀他去的,不料一句莫名其妙之后就离开了,让他有点意外,他坐下来,咂摸着这位老坑的话,在他这个年龄,恐怕读不懂这位一脸忧国忧民的老警,此时更清晰的是偌大的教室唯余他一人,在他心里,油然而生一种被忽视的怅然,怅然中,似乎还带着几分失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