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0章& 谁比谁狠

2017-11-25 17:23:37Ctrl+D 收藏本站



羊肉串、烤地瓜,加上一捧爆玉米,这是余罪能犒劳兄弟们最高的标准了。花得他有点肉疼,这帮草包快吃完了,都没见人出来。

同来的汪慎修,一帅帅的小伙耐不住了,天太冷,扔了地瓜皮问着:“余儿,还没出来,会不会不出来了,咱明儿再来呗。”

“嗨你个汉奸,前脚吃完,后脚就溜,再等等。”余罪不乐意了。

“那等不出来怎么办,都两小时了。君子报仇,明天不晚,至于把兄弟冻成这样嘛?”李二冬道,因为叫二冬的原因,同班都称呼他“老二”,豆包刚说老二说得有道理,便即挨了余罪一脚,眼看着军心要动,余罪解释道:“兄弟们,这事快刀斩乱麻得赶紧解决,我现在都不知道什么原因,万一明天再来几个人收拾我怎么办?万一我落单不在学校怎么办?”

“也是啊,余儿,你在外面没干坏事吧?”董韶军道,问题还怀疑出在余罪身上。

“不可能,我干坏事能不叫上你们?”余罪脱口道,好不埋怨的眼光。

就是嘛,众兄弟一点头,喝酒打牌逛街遛弯,包括一块去艺校去山大看漂亮妞,都是结伙去,向来大伙都很讲团队精神。就鼠标和豆包糊弄新生赢来的小钱,大多数也是被当公款瓜分了。

“出来了,那个,被余儿踢了老二的。”鼠标眼尖,最先发现了,余罪一瞧,三个人出来了两个,估计折腾了几个小时饿了,那俩相跟着出来校门口买吃的,余罪一撒手,这干警校学员如同上抓捕课一般,三个两个迅速散开,撒了个大包围圈子。

鼠标随手捡了几块地瓜皮,悄悄地握在手里;另一边,余罪拉拉风帽,低下了头。此时接近晚九时,校门口沿路两边一群小摊贩,琳琅的灯光飘着各色食物的香气,从保卫科里出来的两位受挫男埋怨着,真是倒霉透顶了,跟其他学校打架闹事体工大向来无往不利,碰上警校那干可全馁了,不但被扣了顶偷窥女厕的帽子,又被本校的保卫科训了一顿,要不是看在解冰是个有钱主的份上,哥几个这回可不落这个臭名。

两人刚走了煎饼摊前,冷不丁有人吹了声轻佻的口哨,有位一回头,一看余罪站在校门口,吓了一跳,赶紧拉同伴,两人一看,余罪一抽手,当啷一声,一根甩棍打出来了,挑恤似的看着两人,恶狠狠地要冲上来。

打架打得就是先声夺人,这个人有多横两人早领教过了。两人士气早被打没了,一使眼色,一左一右,撒腿就跑,而且不敢往学校里跑,直往街外奔。看着余罪噗哧一笑,根本没追,慢条斯理地磕着地,开始收甩棍了,他们跑的方向,正好掉坑里。

左边跑出不到十米,被大个子牲口一拦,鼠标吧唧把地瓜皮往嘴上一贴,喊都没喊出来,四五人挤着挤到围墙根,劈里叭拉开始了。学生打架向来没啥理由,逮着就往死里揍,揍得没轻没重,几下下去,鼠标揪着再问,哟,老实得很,立马交待了。

左右那位跑得稍远一点,回头一看余没追来,刚喘口气,不料眼睛一黑,头被蒙上了,嗯嗯啊啊叫着被人劈里叭拉连打带踹,翻身的机会那是一点也没了。这边的豆包下午打架就没搁上手,这里沾上便宜了,劈里叭拉踹了一通,很快就把真相问出来了。

发生的很快,旁观有人发现异样时,这干警校的害虫已经分开了,两拔各朝不同的方向,跑得比打得还快,过了好大一会儿,有胆大的上去看黑暗中被揍的人时,愣住了,好大的个子,一把鼻涕一把泪哭着,嘟囊着:“太欺负人了……太欺负人了。”

旁观的同情的可是不少,把娃打成这样,啊,太过分了,鞋子给揪得扔了也罢,皮带也给抽了,还糊了一嘴不知道什么屎黄屎黄的。那边那位是爬着出来的,遍地找不着鞋子,两人欲哭无泪,那可怜相足以搏得小商贩们的同情,卖羊肉串的递着卫生纸叫着:“娃呀,快擦擦……”

同情归同情,不过学校里打架的也不稀罕,都是些狗屁倒灶的事,不一会儿闻讯出来的保卫科的人,讯问情况,回头把电话打到警校的保卫科了,嚷着道:“你们警校的学员太过分了,找上门打我们的学生。”

“绝对不可能,讲证据的啊,没证据的说,都是诬蔑。”警校风纪处如是回道,没有证据你说个毛呀。

打架警校学员天生有优势,不但战斗力强,而且不可能留下让你抓的把柄,内部打那一定会严肃处理,要在外面打,你要揪不住人,警校的风纪处绝对不认账。

又是一笔嘴官司加糊涂账,保卫科无奈之下,通知家长了。

现场散开以后,没人注意到像两个无关旁观群众的三十年许的男子,悄悄收起了隐藏的摄像机,步行不远,上了停在路边的一辆不起眼的车里。坐定时,司机笑着道:“我以为有案子,这学生打架有什么盯的?”

“今年不是要给咱们增加警力吗?兴许队里正考验他们呢。”另一位道。

“不能吧,就那几个打人的?”司机道,一想那过程笑了,直道着:“也凑和吧,咱们的外勤上人走得越来越多,留不住人呀。还别说,这几个家伙,手脚挺麻利,适合干咱们这一行。”

“你傻呀,还适合,根本就是咱们这一行的,蒙头,那是不留目击;脱鞋子抽皮带,那是预防被追。我们当年上学,老生就这么教的,错不了,全他妈是警校的小兔崽子。”另一位道,两人笑得直打颠。

不一会儿,这个DV传回到了许平秋手中,他看过了一遍,那叫一个又气又好笑,这帮兔崽子,把平时训练的战术配合、抓捕、格斗,全用到打架上了。事情似乎有点过了,他驱车回头往体工大去了,在保卫科坐了很久,出来的时候却阴着脸,一言不发。

这个时候,在查室前赶回学校的余罪也阴着脸,被真相气着了。

是解冰,原因很简单,就因为上午不小心撞到了安嘉璐,余罪平时就这大咧咧的得性,可没料到是这个原因,就被解冰盯上了。

要说起余罪来,这是个浑身找不出一点优点来的人,不过把余罪和解冰比,同样满身缺点的兄弟们可就拥护同类余罪了,那位解冰可不怎么合群,确实属于一位生活习惯良好的人,很少和这帮醒着喝酒抽烟,睡着打呼噜放屁磨牙,时不时一身臭汗的同学往来。甚至不和这帮在他看来没有艺术眼光的土包子多说,加上家境实在好得不得了,偶而还开着奥迪在学校得瑟,他虽然在追本届警花,可下面两届的警花却在追他,这个大多数人根本没机会泡妞的环境,这家伙却有这么多妞围着,早恨得这帮光棍们牙痒痒了。

“趁早不趁晚,今晚动手,黑灯瞎火揍他一顿得了,他知道是谁也没治。”牲口恶狠狠地道,怕是有点公报私仇的意思。

“别介,好歹同学涅,至于这么狠么?再说余儿没吃亏,净讨便宜了。”豆包在学校里胆子可不大,而且有点不忍。

“就是,那可是个有钱主,别背后使坏,咱这一群得全给砸翻。”汉奸汪慎修道,再怎么说也是学员,惹事还成,没擦屁股的本事。

“哎我说余儿,这个事上你也有问题啊,你长得比我还磕碜,你去蹭人家安美女干什么?就换我,有这么位水灵妞被你撞奶吃豆腐了,我他妈也跟你没完。”李二冬呲笑着,这是位立志当鉴黄师的,观点和别人不同。

也不对,有同道了,鼠标伸着舌头舔着下嘴唇,花痴地道着:“要让我撞下奶多好,那么享受一下,之后发生什么,哥不在乎……看,余儿现在就是,徜徉在YY中。”

哟,奇怪了,众兄弟再看余罪,果真是一副思考者的深遂眼光,斜着破床不知所想,一干货窃笑上了,安美女是大家的YY的公众情人,但能真让美女侧目的,恐怕也就人家解冰有那本事。余罪这么调戏一下,现在大家说起来,倒觉得是他该挨这一顿,不冤枉。气得余罪直骂一干损友没义气。

这事嘛,本来就谁也不占理。说者一乱,又拿余罪开玩笑,听得余罪头大了,一拉被子,仰躺着下逐客令了:

“都滚,没事睡去吧,我以为谁呢,就个解冰,太容易收拾了。”

“你吹吧,没兄弟们给你撑腰,你还不净挨揍的料。”牲口张猛道。

“就是,才给吃了点爆米花和地瓜,要替解冰揍你,解冰最少得给兄弟们一人好几百。”李二冬道。

“算了算了,穷不斗富、民不斗官,余儿,就当没发生,装个糊涂就过去了。”董韶军相对识大体,劝着余罪道。

余罪可不领情了,呲眉瞪眼直说有仇现世报,妈的不收拾他都不姓余,啊,你们都别管,看我怎么收拾他,我得收拾得他服服帖帖。

这牛吹得,哥几个太不给面子了,一人喷了句,还真都走了,同室的李二冬再想劝一句,不过看余罪若有所思的样子,闭上嘴了,余罪在班里年纪几乎是最小的,不过比年龄最大的还有主见,他要说能干了的事,倒也不算吹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