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7章& 有爱无声

2017-11-25 17:23:31Ctrl+D 收藏本站



“快快,骆哥,十万火急……狗熊的电脑死活起不来了。”

晚饭过后刚回宿舍,豆包揪着隔壁宿舍的骆家龙,死乞白咧把人家从床上拉下来,往自己宿舍拉,骆家龙拗不过这货,不情愿地被拉进那个大部分人都不愿意进的201宿舍,这宿舍正对楼水房,一年四季都荡漾着尿骚味,本来就味道就够呛,偏偏又聚了一窝懒汉,进门就见扔得那一堆臭运动鞋、运动袜,宿舍里,熊剑飞正埋怨着豆包把他那台老爷机给整坏了,一见专家来了,赶紧地让坐。

“怎么坏的?”骆家龙摁了开关,光风扇转,点不亮,这哥们是计算机系的,就因为教了刑侦班几招怎么翻墙进国外网站,已经被大多数害虫引为知己了。

一问怎么坏的,狗熊生气地一揪孙羿问着:“孙子,到底怎么坏的?是你还是豆包?”

电脑就在孙羿的床脚下,机箱盖都没有,长年裸机运行,孙羿嘻皮笑脸道着:“我睡迷糊了,起床吐了口唾沫,一个不小心,吐主板上了……不能赖我,你机箱盖都不盖。”

“骆哥我告诉你啊,可邪门了,孙子一口吐主板上了,那屏幕上吧唧出来个对话框……发现新硬件,我正郁闷着呢,又是吧唧一下子,嘭冒了股烟,起不来了。”豆包形象地表述着,惹得兄弟们一干好笑,门开着,汉奸汪慎修和牲口张猛也进来了,一听这等奇事,俱是不信,直斥豆包胡扯。

不过也有人信,此时看那台老爷机,就个机箱框架,是狗熊在二手市场做生意的老乡白送他的,二手货中的淘汰货,还愣是支撑到毕业了,警校可不同其他学校,作息时间卡得紧,上机是集中学习,宿舍里根本不提供网络接入,所以宿舍里的电脑也很少见,这台也就是因为太破了,连查风纪的都不忍扣留才勉强保留下。不过在兄弟们心中这可是宝贝,偶而生理的饥渴,可都是通过屏幕观赏解决的。

众人可惜着这老伙计了,专家骆家龙瞧了瞧,咧着嘴道:“太破了,这都几核时代了,你这还是赛扬系列,从我进学校你们就拉我修电脑,光主板我给你焊八回了啊。”

“别摆功成不成?能不能修吧?”狗熊问道。

“老规矩,一包烟。”骆家龙道。

“哇,太黑了吧,这破电脑扔出去,你看值不值一包烟。”鼠标呲笑道,狗熊却是不迭地答应了,骆家龙回宿舍拿工具,不一会儿回来,机箱一躺,锡焊一接,热焊之后,拔下了个陶瓷电容来,边看电容脚边道着:“短路了,你们宿舍这台机是邪啊,北桥都发黑了,内存条烧了两牙金手指,愣是还能用。”

众人看着骆家龙娴熟的动作,那叫一个佩服得无以复加,满计算机系,通软件的不少,可通硬件的不多,像老骆这样软硬都通的几乎是绝无仅有的一位,豆包钦佩地道着:“骆驼,这两手什么时候教教兄弟,玩得真溜啊。”

“这算个毛呀,我们高中电子爱好者就玩过BGA封焊,焊一个芯片最少都二十几个脚,这个小儿科。”骆家龙道着,找了个替代品,一插一焊,跟着竖起了机箱,狗熊异样了,瞪着眼不相信地道着:“这就好啦?你这一包烟挣得也太容易了。”

“敢赖账小心我让它马上坏啊。”骆家龙威胁了一句,接驳好了电源,一开机,嘀声点亮,显示出来了,那瘟都死叉屁界面一出面,那干外行也知道好了,溢美之词纳,把骆家龙赞得洋洋得意了,进了界面,他娴熟地敲着电脑,在最后个盘符下敲了几行字母,一回车……蹭一下子,空空如也的硬盘里,隐藏的玩意都显形了。

这是兄弟共同的秘密。此时,汉奸知道要干什么了,立马上前关紧了门,小声地道着:“放一部,放一部解解眼馋。”

众人正嚷着放时,骆家龙一看却是大摇其头了,直损着众人道着:“我说,你也太老土了,这还是去年前半年的片子,看着不烦呀。”

“就是,有点烦了,看得我一点生理反应也不起……没意思。”豆包道,要不哀怨的眼神,警校这个环境,啥都好,就是男多女少,生理严重饥渴。

“那怎么不朝我要呢。”骆家龙笑着道,慢条斯理地掏着身上的一个闪盘,笑着道:“最新一期DONG热汇粹,想不想观摩观摩?”

“咦哟,骆驼,你太无耻了。”

“不但无耻,简直是卑鄙啊。”

“我们得严厉谴责你这个卑鄙无耻行径啊。”

一干刑侦班的,呲眉瞪眼围着骆家龙训上了,骆家龙一个不防,愣着道:“哟,怎么啦?选拔精英,哥几个思想认识高了一个层次?”

“你太不理解兄弟们的感情了……这么好的东西,不早拿过来,大伙能不生气吗?”狗熊伸手一揪,抢走闪盘了,直插进在电脑上,一部一个多G,漫长的拷贝等待后,拉帘、关灯、熄声,一圈脑袋迫不及待地围在闪亮的屏幕前。

集体观摩不是头回了,每回都看不尽兴,这不,刚看了一少半,狗熊让快过,汉奸要回放,骆家龙说这个丑死了,孙羿却说别换,这个俺喜欢,俺就喜欢口味重点的。

口味不同,不知道几只手抢着动鼠标拉滚动条,豆包正看得上火呢,气咻咻地嚷着:“别乱,刚有点情绪都被你们乱没了。”

“声音关小点,让风纪队的查着,等着写检查呀。”

警校里对这个查得也格外严,这么一说,骆家龙立马摁了静音,不过静音之后看得就滋味少了一半,不喜欢的粗粗略过也罢,到了一个关键的节点上,屏幕上一位衣服被撕的美女正作势挣扎反抗,脸蛋清纯、身材窈窕、皮肤白皙,终于能适合大伙的基本口味。没声音可就没劲了,骆家龙轻轻地拉开了滚动条,那声音恰如天籁一下子把兄弟们感受到刺激提高了一个档次,不少人伸着脖子,吸着凉气,眼睛跟着屏幕上的动作一漾一漾晃,其实最有看点的不是结果,而是过程,那婀娜苗条的小妞奋力挣扎,最终没有挣脱魔爪的过程………哇,代入感太强了,哥几个眼睛亮着、手指翕合着、动作几乎类似捕俘的准备,如同随时要扑上去一般。

哧哧拉拉衣服一撕,春光毕现,鼠标看得兴处,稍有遗憾地道着:“看来外语学不好就不是不行啊,连人家**都听不懂。”

噗噗喷笑了几位,众人开始点评了,主要讨论身材、三围、姿势以及木耳是百夫还是千夫斩的水平,笃笃笃的敲门声起了。

一敲门把众人吓了一跳,关显示器的、拔电源的,开灯的,等汉奸站到门口时,装模作样的几位已经捧上《犯罪心理学》讨论上了,汉奸整好衣服,问了谁呀,拉开了门。却不料一开门,一阵眩晕,晃了好几圈,扶着门框勉强站稳了。屋里的看到门外来人时,不少人也是好一阵眩晕,强自压抑着心里的蠢蠢欲动。

是安嘉璐,她站在门口看着这一干瞠目结舌的同学,奇怪地问着:“怎么了,都这样看着我?”

“没没没………怎么。”汉奸回过神来了,小心翼翼地出声问着:“安警花,您…怎么光临寒舍了?”

“这话应该我问。”狗熊反应过来了,凑上来了。那干兄弟一个比一个没出息,都凑上来了,饶有兴致地看着安妹妹,似乎在和刚才YY的对象相比似的。

虽然习惯异性的倾慕眼光,可从来没有同时被这么多人仰慕到嘴边挂着亮晶晶的口水,安嘉璐赶紧说明来意:“我找余罪,他呢?”

“在301宿舍啊。”豆包道。

“不在宿舍呀。”安嘉璐又道。

“那简单……看我的大召唤术。”

鼠标殷勤了,出了门,在楼道里扯着嗓子喊着:“余……儿,余罪……”

一喊见效,在另一宿舍串门的余罪拉开门了,伸着脖子道:“干什么?”

“有位美女来了。想不想见?”其他人扯着嗓子怪异地嚷着。

“有新片子了,等等,一起看。”余罪嚷了句,转眼从三层楼道上下来了,边跑边兴冲冲地问着:“谁的,东.热的还是欧美的?人妻系列的有没有?”

火急火燎地奔着,边奔边提裤子,可来劲了。奔到近处却是哎哟一家伙,小心肝扑通一下子掉地上了,他看到了兄弟们一个个坏笑了,看到安嘉璐哭笑不得地看他,他有点难堪地站定了,那干损友却是笑得更欢了,因为学校查得严,宿舍里一说有美女上门,那是有新片出来的暗语,谁可想今天不是暗语。真有美女上门了。

迟疑了一下下,余罪揣摩男寝的黑话安嘉璐肯定不懂,他又向前走了若干步,此时回复到正态了,异样地问着:“安嘉璐,你……你找我?”

有点不信,不过安嘉璐却点点头道:“不可以吗?”

“不不不,我是有点奇怪。找我干什么?”余罪奇怪地问,不过马上一想又不奇怪了,学生会的干部,随便说个理由就能打破这个禁令。

“找你。”安嘉璐上下打量着余罪,把余罪看得老大不自在了,她噗一笑道:“找你陪你散散步。”

包括余罪在内,安嘉璐身前身后,一片死寂,都好不诧异地思忖着,这事发生的,比上午余罪当众求爱还要过分,过分得让人不敢相信了。难道真不成余蛤蟆打动安美女了。

不可能,哥几个一瞅余罪趿拉着大拖鞋,耳朵上还别了根烟的得性,谁也不相信,就这得性,把鼠标和豆包拉出去都比他强不少。

“这可是众目睽睽,某人上午还说怎么着死去活来……现在倒好,陪我散散步都不敢答应,这个该做如何解释呢?谎言是不是不攻自破了?”安嘉璐笑着道,轻描淡写地戳穿了那个谎言和笑话,众兄弟吃吃笑着,几乎能估计到,安美女要给余罪好看了,于是汉奸开口了,直斥着余罪道:“就是嘛,这个要求不高。”

“对,绝对不能辜负了安美女。”鼠标仗义道,一拍胸脯道:“要不,我替你去?”

“少来了,要替也是我替。”骆家龙抢白道。

安嘉璐一笑,狗熊也凑着热闹,流着哈喇子道:“余儿,你不敢去,我们可全权代表你去了啊。”

这把余罪可给说得好胜心起了,一摆头道:“好啊……走,散步去,你楼下等我一会儿,我换换鞋。”

“那好,我等你啊。”安嘉璐甜甜地道了句,回头朝同系的同学嫣然一笑,飘然而去。

在这个女性本就不多的环境,安嘉璐无疑是最闪亮的一道风景,那离去的步幅,又刚劲又婀娜;那回眸的一笑呐,得多甜啊,后面的兄弟们可惨了,哎哟哟捂着小心肝,回室擂床的,拍脑袋的,个个痛悔不已,就差自己撞墙了。直说早知道有这结果,那轮得着余罪,咱早捧着玫瑰去求爱去了。最数汉奸痛不欲生,他说了,余罪求爱,连衣服都是穿我的,尼马这叫什么事呐?能和这样的妞花前月下一回,那才叫风骚涅。

没心思看片了,众人在宿舍讨论着这件匪夷所思的事,有人说安美女要找人收拾余罪、有人说没准安妹妹口味重,高富帅不喜欢,没准喜欢上余罪这个锉穷丑了,这个是狗熊说的,马上被众兄弟的唾沫淹没了,还更猛的推理,余罪这小子没准揪着安美女的小辫了,说不定要逼她就范,乖乖地献身,汉奸这个奇思妙想听得众人一阵神往的奸笑。

讨论无果,又不知道那个提议,这一宿舍呼拉拉跑出来了一群,追着那一对去瞧个究竟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