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51章&天差地别

2017-11-25 17:23:00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个报到的是董韶军,这位男生让高远、林宇婧不由地多看了两眼,长相和性格一致,中规中矩的北方汉子,报到后就坐在简易椅上,手抚膝、背挺得笔直,一声不响。这个人在家里监控中一直就在白云山一带的景区靠捡拾破烂过了四十天,想想他经历的,都让两位警察有几分由衷的敬佩。

接下来的就不入眼了,鼠标、豆包、余罪、李二冬同乘一车来的,熊剑飞和他们前后脚,进门豆晓波惊声尖叫,看着董韶军大呼一声道:“我靠,你居然没饿跑,那我们还混什么?”

众人都一笑,一起玩的里面,就数董韶军和骆家龙学业不错,他要没被饿跑,其他兄弟们的希望自然不大了,不过此时可不像刚来时那么患得患失,要是落选,恐怕连机票都省了,不用回去了,直接在羊城就就业了。瞧人家标哥,待人接物练就得比以前更圆滑了,进门上前就握着高远的手,殷勤地道着:“哥哎,哥哎,还认识我不?街上多亏您老救我了一次,还没谢您呐。”

这家伙殷勤得生怕和陌生人拉扯不上关系,高远没理他,指着簿子得:“上交卡片机,追踪器。”

轮番把装备交了,一坐下,这四人前后围着董韶军,非常奇怪这家伙怎么能坚持下来,董韶军也老实,把自己的情况一讲,听得哥几个不大相信了,鼠标吃惊地咬着手指问:“不会吧?就当了一月破烂王?街上拾破烂的那个不是连偷带抢?”

“景区不一样,我把清洁工作给他们做了,所以站得住脚。”董韶军笑着道。

“那你太亏自己了。”豆晓波评价道。

“就是,扛箱汽水卖卖都不止挣个破烂钱吧?”李二冬道。

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不管怎么见就觉得董韶军有点榆木脑袋了,董韶军反问李二冬干什么了,得,李二冬一呲笑,小声道着:“我们在广告业里混,而且混得小有名头了。”

“哎,对,相当于招商广告,详细地就不用告诉你了,反正你也不懂。”豆晓波得瑟地道。

两人说话时,高远和林宇婧噗声喷笑了,这俩贴小广告的脸皮可真够厚了,董韶军不明所以,有点自惭形秽,回头看熊剑飞,不用说,这大块头天生就是搬运工,肯定好混饭,可个子小显得有点单薄的余罪就不好说了,他关切地问着:“余儿,你怎么过来的?”

“我……就那么过来的呗,饥一顿,饱一顿,幸亏碰上鼠标他们了。”余罪不动声色地道,这家伙天生是个谎言制造着,说得跟真的一样,董韶军那是一点也不怀疑,再看鼠标时,他异样了,惊讶地道了句:“呀,鼠标,你都戴上好表了,不会重操旧业了吧?还接济余儿,可以呀。”

“我……那个。”鼠标一愣,表是赢来的,看着家里两人不敢说出来,余罪却是接道:“不要老提这事,提这事,鼠标会不好意思的……大恩不言谢啊,标哥。”

余罪这么一说,越来越真了,董韶军却也知道鼠标的本事,羡慕中有几分不信,鼠标翻了余罪一个白眼,噤声了,此时才发现余罪、豆包几个贱货都恢复了土逼打扮,就他没注意这点,皮鞋锃亮、发型很潮、腕上还戴着表,可不得被人怀疑来历不明了。

“哟……还有比哥帅的。”鼠标抬眼时,发现新大陆了。

汪慎修来了,小汉奸愈发地白净了几分,走进大门,按例上缴着装备,刚交完回头,鼠标拧着鼻子闻着,豆晓波细细瞅着,李二冬斜着眼瞄着,不远处余罪奸笑着。他感觉到众人的不怀好意了,瞪着眼问:“怎么了?”

“有香水味,女人用的。”鼠标判断道。

豆晓波一把抓住汪慎修的手检查一番道:“好吃懒作型,什么都没干。”

李二冬也发现玄机了,直问着:“汉奸,你这忧郁的眼神我从来没见过,不会是落魄的土逼碰上瞎了眼的白富美了吧?”

“不可能,碰上谁还回来呀?”熊剑飞道,惹得董韶军笑了,那两位接待的家里人也笑了,看信号一个多月没有什么感觉,见到真人才发现,比监控有趣多了。

汪慎修一甩留得很长的秀发,坐下来了,没理会哥几个,可架不住大家追问,他叹着气道了句:“说出来你们也不信,我在帝豪夜总会混的。”

“啊?你去卖身啦?”鼠标惊呼道。

“就是啊,不至于这样啊,卖血也不能卖身呀?怪不得脸白得这么厉害。”豆晓波摸着汉奸脸蛋道,被汉奸打掉咸手了。

李二冬也接茬道:“那不叫脸白,那叫纵欲过度。”

众人连嗤笑带哄笑,不过汪慎修却不像往常那样大斥一句:哥的风骚你们土逼岂能懂。他就那么淡淡地笑着,仿佛兄弟是说无关的人一样,他想起了一句话,世人欺我,辱我,毁我,谤我,轻我,笑我,我当如何处之。此时他一笑置之,那哥几个起哄的反倒没劲了,余罪拍拍几个示意着安静,他又悄悄地指了指汪慎修,示意着别过了。

他看出来了,这货也经历了不寻常的事,要不就不会是这个扬长不理的得性了。

跟着孙羿回来了,连家伙连服装也丢了,穿了声花里胡哨的户外装,问他服装,他还振振有词:难看死了,早扔逑了。听得高远和林宇婧直皱眉头,可不料这货很不知趣啊,混了几天学会重色轻友了,搭讪着林宇婧问着:“姐姐,你是接我回去的吗?”

这小家伙,连禁毒局的警花也敢调戏,林宇婧可不料有这个问题,愣了下,高远一瞪眼,孙羿不耐烦地道着:“我跟姐姐说话呢,你瞪什么眼?一看你就是没对象的光棍警察,不说也知道你荷尔蒙严重分秘失调。”

林宇婧噗声喷笑了,倒把高远给刺激了个大红脸,可又没法发作,气得他诈唬着小学员道着:“坐回座位上。”

没有搭讪到,不过看到了林宇婧的灿然一笑,孙羿老大个得意似的,回坐到哥们堆里,开始吹嘘这一个多月的经历了,这孩子没什么心机,陪练卡丁车挣得大几千,全换成现金塞在兜里给哥几个显摆,直说今天他请,而且不吃地摊大排挡,直接到帝豪,不花完不回来。

一说帝豪,众人皆笑,孙羿不明所以,追问着,知道汪慎修就在那地方混了一个月后大惊失色了,直把汪慎修惊为天人,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风骚哥,介绍几个富婆认识下,年龄无所谓,我不介意的啊。

一干货又是大笑,这荤素不忌的谈话让两位缉毒警大摇其头,又来一位,骆家龙回来了,惯例被兄弟们追问,骆家龙大叹了一番境遇之事,直说自己是从代写家庭作业,代做作文、代家长签字、代练游戏混到今天的,真没想到专业一点都没用上,全是业余爱好救命了,惹得兄弟们好一阵讶异,余罪挑出来毛病,笑着揽着问:“骆驼,你也太无耻了,小孩的钱你都骗。还替人家长签字,你这简直是犯罪懂不懂,毁下一代人呢?你都好意思说。”

这么痛心疾首一说,另外那些比他更无耻异口同声附和着:“就是,骆驼数你最无耻。”

骆家龙不明所以,赶紧地解释着自己饿了好几天,也是没办法了,不过那些人似乎听到弥天大罪似的,谁也给了个不原谅的表情,这样子装得,连林宇婧也看不过眼了。

人多就闹,乱哄了好一会儿,这才想起还差好几个人,余罪高远,高远没搭理他,不过林宇婧说还有最后一位,数数当初来人,还真有四位出局人,惹得众人猜测纷纷,等到快中午时,最后一位终于回来了,进门气喘吁吁差点一头栽倒,扶着门框,看着一厅人,雷霆一句:“怎么都看着我?不认识了?”

本来不认识,一身民工装束,满腿星星点点泥迹,像逃难出来了,最夸张的是脸贴着几处创可贴,脑袋上扎了条绷带,一说话,都认出来了,一下子哗声都起来了,哗声又围上来了,惊得鼠标大呼道:“牲口,你怎么伤成这样?”

“历害,这样你都能回来?”余罪惊讶道,看这家伙两脚的透趾鞋,全身汗湿成片,像水里捞出来的,敢情是一路跑回来的。

众人的佩服无以复加了,就这单细胞牲口,这四十天还没有经过几场惨烈斗殴呢,林宇婧赶紧递着水,缴装备倒不用了,除了裤脚上缝进去了,其他的早丢了。被兄弟搀着扶着坐下来的张猛一口气骨嘟灌了一瓶水,好容易才把心中一口浊气呼出来了,余罪关切地问着:“不用跑这么凶吧?至于吗?”.

“刚打了个人,我们的工头,一拳干倒,又跺了两脚,妈的,我能不跑吗?追上得揍我个半死。”张猛气喘着道。

“你打人家干什么?”鼠标问。

“那王八蛋,一天让我干十六个小时,只给两顿饭,我借二十块路费都不给我,靠他妈的……”

众人脸色一凛,都瞧着高远和林宇婧,张猛要打架,要有一半原因得在他本人身上,众人唯恐这两位接待的知道,可不料回归的张猛可不吐不快了,目露凶光,义愤填膺地道着:

“你们不知道啊,这年头真他妈黑暗,我在码头装卸,全他妈是走私货,我就多了句嘴,被人摁着揍了一顿,一毛工钱都没给……后来我顺了张身份证去中介找工作,靠他妈的,被人送进传销团伙里了,我刚说传销是违法的,又被人群殴了一顿……这世道还没地方说理了,后来我又找了份装卸工作,你们知道装卸什么,全他妈是病死猪肉,两块八一斤,全卖给饭店了,我跟老板说你孙子坑人也太黑了,那不得吃死人吗?结果又被打了,还被一群人扭到派出所诬谄我偷了他们的货款……警察也是他妈王八蛋啊,二话不说,拷着我劈里叭拉揍了一顿,问我要罚款,不交就劳教,操,我那有钱交,只能撬开铐子跑了………”

张猛的传奇概括一下就是被人揍了,继续被人揍,一直被人揍,这位身上不合时宜的正义恐怕在都市已经无法生存下去,脸上、头上、身上的伤痕就是明证,林宇婧和高远互视了一眼,对张猛抱之以同情的眼光,他们俩似乎那句“警察也是王八蛋”并不介意。

水喝了两瓶,唾沫星子喷了不少,过了N久张猛才发现不对了,看看这个,瞄瞄那个,他好不疑惑地问着:“兄弟们,这么黑暗的世道,你们是怎么过来的?没被人欺负吧?”

一句,满室兄弟们羞得那叫一个无地自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