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02章& 领导难当

2017-11-25 17:51:53Ctrl+D 收藏本站

不管是公务、还是公务员,大部分都是大同小异的。

一成不变的准点、按部就班的业务、分工明确的科室,就代表科技强警的技侦业务大楼也脱不去旧式管理的影子,主任室、科长室、业务室一溜牌子看下去,很容易便能分得清这里的尊卑高下。

差别还是有的,最起码这里多了很多科技元素,刷卡的门禁、嗡嗡作响的电脑声、偶而甬道里急步匆匆的女警、透过玻璃门窗处处可见对着电脑屏幕忙碌的人,这对于已经习惯训练场摸爬滚打的熊剑飞,自然是相当好奇的,对于他而言,这是另一种从警的方式。

不管怎么说还是相当羡慕的,现在刑事案件已经离不开大信息平台的支撑,严格意义上讲,这些坐在屏幕后的警察,比他们冲锋在一线的刑警一点也不逊色,最起码每年网上追逃,有超过一半的信息是他们挖掘出来的。

鼠标可就不一样,这是个不学无术可无知无畏的家伙,踱步到了十七楼,在一处窗户外停下了,眼睛一滞,手指下意识地伸进嘴里,轻咬着手指,哈喇子快流出来了。这表情一出来,熊剑飞知道是淫心大动,顺着这家伙的眼光一瞅,果真有一位身材窈窕的女警,熊剑飞立马就是一脚,小声骂着:“以后出门别说认识我啊,还不够尼马丢人呢。”

“用眼睛和心灵去猥亵一位美女,不用负刑事责任的。”鼠标贱笑道,自打当了指导员,这理论水平是相当地高。

“你又不是没老婆,都结婚了还瞅着别的女人流口水?”熊剑飞道。

“等有了老婆你就知道了,唯一能不让你流口水的,就只有自己老婆。”鼠标道,看熊剑飞发傻,他解释着:“要不怎么说,自家的孩子,别人的老婆?”

“滚,越来越不要脸了。”熊剑飞受不了了,前面走了。

“呵呵,你说的正是已婚男人的优点。”鼠标奸笑着,跟上来了。

骆家龙的办公室在甬道尽头,标着信息采集、分析主任室的里,说起来是那次扫毒行动沾到光了,他从一名小警员直接戳升到警官,又因为在电子上的特长,被市局改组成立的ccic招蓦走了,隶属于技术侦查序列。

笃笃笃一敲门,没人答应,直接拧着门把手开了门,熊剑飞不悦地道着:“哟?骆主任,这么拽?都不应一声?”

“听你那正步声就知道是谁,还用应么?”电脑后骆家龙头也不抬,劈里叭拉的键盘声音响着,这是个特殊的办公室,一面墙都是玻璃的,透过玻璃,能看到大办公室里,二十多位技侦警察,各自操作着电脑在忙碌着。

这个点可是刚过中午,看看骆帅哥桌上还放着快餐,熊剑飞和鼠标相视几眼俱是同情。

看来不独刑警,他们这技侦警察同样不属劳动法保护范畴,又在加班呢。

“有话快说,有什么快放………我就不客气了啊。”骆家龙道,这时候好容易移开了眼光,趁着这功夫,起身倒了杯水,一人一杯,各拉着椅子坐下,鼠标却是心里还想着那惊鸿一现的美女,他好奇地问着:“开门那办公室里,有位美女……”

噗,骆家龙差点喷鼠标一脸水,熊剑飞顺手就一巴掌骂着:“居然还想着?”

鼠标奸笑着说活跃气氛,骆家龙哭笑不得地道着:“标哥,你真有眼光,一眼就看上我们领导了,不过已经是孩子他妈了,你有兴趣?”

“熟女啊,当然有。”鼠标兴奋地道。

骆家龙一竖中指回道:“你有人家没有啊,您老这张大饼脸纯粹为挑战人类的审美底线而存在,我这么多年都没适应,你觉得一位女人能接受?”

哈哈,熊剑飞一阵大笑竖着大拇指赞道,还是文化人厉害,骂人不带脏字,瞧他还得瑟吧,一句呛得鼠标摸脸吐舌,呸了骆家龙一口,骆家龙却是时间宝贵,笑着转到了正题上,知道现在的工作都忙,真要找上门来,那肯定是有案子了。

一说果真如此,一看熊剑飞那为难样子,骆家龙几次想笑都憋住了,再一说两个月十九起诈骗案,一例没破,甚至熊哥还没整明白这诈骗手法怎么一回事,骆家龙憋不住了,吃吃笑了。说完开化路刑警队的事,鼠标就接上来了,居然有人扮警官骗财骗色,尼马这太不像话了,逮着得把蛋黄捏出来,尼马扮就扮吧,还打着解南路派出所的旗号,亏我长了张独一无二的大饼脸,否则还真说不清楚,以为真是我骗财骗色去了。

几次笑得骆家龙呛着水了,两人说完,愣怔怔瞅着骆家龙,鼠标催着:“喂,别光笑啊,眼不见不烦,撞见了,我特么还真想亲手把他抓回来。”

“就是啊,骆驼,你给想想辙,我们队里自上到下整个一群愣小子,玩枪都成,玩智商实在不行呐。今年的破案率是百分之二十七,支队长开会就骂我,我都想回二队当刑警去了。”熊剑飞诚实地道。

笑,从憋不住的笑到眉开眼笑,笑得熊剑飞和鼠标快发飚了,骆家龙这才指指两人道着:“别生气啊,我不是笑你们,不是光你们头疼,现在全国警察都头疼这事,知道刚侦破的跨国电信诈骗案么?光嫌疑人抓了四百多人………知道动用多少警力么?六省十一个地市,参案警力两万多人。”

“和我们这案子有毛关系?”熊剑飞不懂了。

“关系是没有,但手法是类似的,你说的这种不仅仅是异地作案这么简单,大部分都是通过通讯工具实现异地作案,嫌疑人根本不用出现,你想怎么抓?总不能骗上一万两万,把整个技侦中队拉走吧?知道现在经侦上规格吗?下了二百万标的案子,他们都不接………没法接,太多了,根本管不过来啊。”骆家龙道,这也是一种无奈。

“有那么严重啊?”鼠标不太相信了。

“可能比你想像中严重。”骆家龙道,说到此处,干脆叫着两人到电脑屏幕前,调出了这里处理的案例,各派出所、刑警队的接案,类似侵财类诈骗的日发案平均173件,破案率百分之四十七,从历年来的数据看,直接是一个增长的趋势,比gdp还要强劲,最高的发案日,接案有268件,其中案值超过十万的有一百余件,超过百万的,也有六十多例………首先保障的肯定是大局,首抓的肯定是大案要案,数据一排比,结果就出来了,像狗熊所在的刑警队,像鼠标所在的派出所,那案子简直就是毛毛雨,只能靠天吃饭,凭运气破案了。

说完了,结果两人都知道了,面面相觑间,骆家龙劝道:“熊哥你是刚当队长,有些事得灵活处理,你老老实实都立了案了,一件都侦破不了,破案率这么低,不收拾你收拾谁呀?”

“那怎么办?”熊剑飞愣了。

“有些骗几千块的小案子,悬在队里就行了,别上网了,那骗子你抓得着啊?”骆家龙道。

“不立案不抓,当然抓不着了。”熊剑飞不服了,这货是个实诚性子,听得惯于变通的鼠标都摇头了。

从警和做人一样,不能太执着了,钻牛角尖不一定会死人,但会累死人的。

标哥教熊剑飞不上一回了,可这货根本没长进,他懒得再说了,骆家龙看这样不行,他换了种方式,就问了:作案手法你清楚不?

熊剑飞摇头:不清楚。

两个月都没搞清人家的作案手法,你还想抓骗子?

熊剑飞拧上了:当官不做主,不如卖红薯;从警不办案,回家种大蒜,我爸都说了,要当就当个好警察,骗子嚣张,别说在我辖区,就不在我辖区,我也得管呐。

鼠标翻白眼了,他说了,熊哥,我觉得你还是回去种大蒜靠谱点。

骆家龙笑道:“我非常尊重你的理想,不过理想和现实的差距,就如同标哥和帅哥的差距,相当难弥补的啊。”

这玩笑开得,鼠标要掐骆家龙,骆家龙赶紧转移着注意力:演示案例,演示一遍,你们要觉得能抓到,没问题,我全力支持。

这还像句人话,而且重现作案过程是每个刑警的必修课,真能纤毫毕现地重现过程,那就离抓到嫌疑人不远了。

骆家龙估计也是心血上来,指定着角色,狗熊和鼠标分别是受害人a和b,低价车的消息都是挂在网上或者发在手机上的,群发消息就是个撒大网的过程,谁心动了,想贪小便宜了,就进网了。

香饵之下,必有死鱼,自古如此。

这个没错,熊剑飞接触到的受害人,都是贪小便宜从手机短信、网上二手信息得到的消息。

然后第二步,用了一番这是赃车、黑车的说辞,让进网的相信确有其事,这个过程需要语言的技巧,骗子会告诉想贪便宜的卖主:先生,我们这些是黑车喽,您也懂这是怎么回事喽,否则不会卖这么便宜喽。

不管盗抢的、走私的、套牌的,反正是来路不正,可好在便宜啊,宝马才十万,帕萨特才两三万,奥迪也不过五六万,要想买个国产货,也就几千块钱的事。

对了,还不要提前打款,见面试车后再付款,买方包送的哦,亲!

太划算了,太便宜了,几乎就是买废铁的价格买辆车啊,开上三五个月被交警逮着都划算。

骆家龙绘声绘色讲着,熊剑飞听愣了,似乎还真是这样,他着急地问结果,这时候骆家龙打住了,开始强调:“注意了,只要上钩,比如我是骗子,我会让你准备好钱…………以风声紧为借口,只让你们来一个人试车,而且告诉你,你不放心,可以不带钱,让你的朋友准备好,合适了,车开走,打到我卡上就行了………不合适咱们就当没认识过,这样安全吧?”

“好像挺安全。”熊剑飞点点头。

“哦,我懂了,出事的就最安全的地方。”鼠标道。

“你懂个屁,不懂装懂。”熊剑飞骂了一句,回头催着骆家龙问:“那这么骗的?失主根本没见到骗子,糊里糊涂就给人家汇钱,而且呀,汇钱的确实说是他朋友的电话…………”

“别急……咱们现在开始,狗熊,我通知你到某某路等着,试车,试好付了钱开走,这个机会你得抓住,所以你就找了个朋友,鼠标,和他商量好了,如果接到电话,就给他们付钱。是不是这么个过程?”骆家龙问。

熊剑飞点点头,过程就是这样。

但问题也恰恰出在这儿,骆家龙椅子一滑提醒着:“现在开始行骗,第一步,狗熊接受我的建议,到了指定地点,给我打电话,说他到了………他一到,这个骗局就开始了,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让狗熊打不出电话去。”

说着手一摁键盘,熊剑飞的手机旋即响了起来,他知道骆家龙捣鬼,直接摁了,摁了又响,再摁继续响,根本来不及拔号,惊得他愣怔地瞅着骆家龙,骆家龙笑道:“两个端口每秒钟拔打十次,你除了关机别无选择………不管你关不关机效果都是一样的,而且把你骗到的地方肯定也找不到公话,接下来我就要利用你无法通话这段时间,骗拿钱的另一位了。”

一输号码,又是一个回车,鼠标一激灵,他的手机响起来,他掏出来一看,又看看熊剑飞,不解了,明明狗熊已经关机了,鼠标的手机上却显示着他的号码来电。

“简单吧?我一打通你朋友的手机,就告诉他………他在试车,让您把车款汇过来。或者还有更厉害的,他根据你朋友的声音做成音频,只要有几分相似,就可以成功地让你把钱汇到他的指定账户。”骆家龙道,看看发愣的熊剑飞和鼠标,笑着一关软件回问着:“明白了吗?这其实是一个网络电话的升级版,可以伪装成任何你想要的号码而已。”

“其实根本没有什么车,就是把受害人诳到一个找不到电话的地方而已。切断他的通讯,然后骗拿钱的那位。”熊剑飞省悟了。

“对喽。”骆家龙道。

“也就是说,嫌疑人可以任何一个地方实施作案,甚至在国外都可以?”鼠标道。

“对喽。”骆家龙道。

全对了,可人傻眼了,熊剑飞咧着嘴唇,想起来了,要出声问时,骆家龙替他说了:“不用问了,每一种新式的骗法都来自沿海一带,离咱们这儿十万八千里呢。你打开网页可以自己瞧瞧,彩票预测、办联网文凭、包治癌症以及艾滋病、公务员考试…………等等,都可以成为骗的理由,没听网上总结吗?十亿人民九亿骗,总部设在大福建,河南人民当教练,全国都开连锁店,你骗我骗他也骗,一直骗到美利坚。”

骆家龙一顺溜就出来了,说得摇头晃脑,听得鼠标愕然赞道:“尼马人才呐,长进的这么快,以前我怎么没发现啊。”

“谢谢夸奖,鼠标啊,你们所的案子比狗熊他们的技术含量低了点,不过难度并不低,大部分以侵财类为目的诈骗,都是流窜犯,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如果没有确切的身份信息,抓捕的难度相当大。光咱们市都七八百万人,别说他还可能根本不在咱们市。”骆家龙道。

“难道……咱们就没治了?”熊剑飞不服气地道,不过一想想跨几省抓几个骗子,这难度可不是一般地大,起码的经费问题恐怕都申请不下来。

骆家龙耸耸肩,给了两人一个无可奈何的姿势道着:“建议你们去鼓楼区分局看看,那儿有全市的积案档案,这类侵财类诈骗,是最大的一块,可能有数千例无法侦破,都悬着呢……现在这情况,很多被骗,连报案都不报了。”

咝,熊剑飞倒吸凉气,难住了,看这样子是屁事都办不了了,说话间几次有人敲门进来打断了,不是抱一堆资料,就是拿一摞文件,处理得骆帅哥不亦乐乎,将要告辞走时,熊剑飞接了个电话,接完了差点气哭了,他咧着嘴道着:“我日尼马滴,又一个被骗报案的,这让不让人活了?”

说着却是连告辞的话也忘说了,匆匆出门,鼠标追了出来叫着,反正已经发案这么多了,虱子多了不咬,债多了不愁,你回去管屁用。

对呀,一句话说得熊剑飞六神无主了,握握拳、挠挠腮、浑身发痒无处可泄,他几乎绝望地看着鼠标道着:“那我怎么办?我这队长算是当到头了,今年就抓了几个偷车轱辘的,立案的一件都没侦破,在支队都成笑话了。”

熊剑飞是最后一个提拔的,实在是积功日久,总不能一直当刑警队员在一线冲吧?他是被邵万戈推荐,许局长钦点,硬给赶到开化路刑警队当队长的。可这领导当得啊,熊剑飞快哭了,冲锋陷阵还行,坐阵指挥那算是一团糟了。

这方面,鼠标可比他强多了,他拉着熊哥,细声安慰着:“想开点熊哥,现在穿着警服不办事的人多着呢,您这是想办没办法,不丢人。”

“你这是劝我呢,还是损我呢?”熊剑飞一听,瞪牛眼了。

“现实情况,您这样,还用我损?”鼠标道。

这句话成功激起熊剑飞的怒气了,家穷人丑、光棍一口、智力又待补,岂能不自尊格外地强,他反手一个卡脖动作,捏住鼠标的肥颈了,恶狠狠地道着:“别人笑话我可以,咱哥俩比jj,一个**样,你可好意思笑话我?”

“啊……轻点轻点……熊哥,听我说……放开,我和你的心情是一样,特么滴我也恨不得抓住那几个骗子不是?……哎,轻点轻点……我有办法了……”鼠标被掐得情急之下,急中生智了。

“就你,吃还行,能有什么办法。”熊剑飞现在算是彻底失望了,放开了鼠标,郁闷地走着。

“熊哥,你听我说。”鼠标追着,凛然提醒着:“咱们被气糊涂了,忘了一个人啊。”

“谁呀?”熊剑飞随口问。

“余贱啊。”鼠标提醒着。

熊剑飞一愣,停下步子了,别人眼中余罪是个传奇人物,可能最了解的莫过于这些兄弟了,论真实水平,他和二队的差远了,特别是支援组连着几次和重案队一起参与凶杀案表现大失水准,声望一度跌入低谷了。

熊剑飞眼睛一亮,旋即又失望了:“抓这些人主要是经费和警力问题,余贱他就是神贱,也不可能飞几个省抓骗子去啊。”

这个没错,这种案子最大的难度不在于侦破,而在于它的性质不像涉暴涉黑一样那样引起重视,所以在那个单位也不可能有优先的处置机会。换句话说,警务工作的重点不会放在这些小打小闹骗几个小钱的嫌疑人身上,但凡有落网的,那是因为运气太差,或者干得太不像话了。

就像骆家龙所讲,聪明的骗子,他们不做大案,就三五百,一两千小案不断,让你嗝应,却无法痛下决心。

一念至此,熊剑飞又黯然抬步了,鼠标追着道着:“熊哥,你怎么犯迷糊啊……余贱的最大长处在哪儿你知道不?不是抓人,而是抓钱,羊头崖派出所,他去了一趟,生意做到现在;庄子河刑警队,他抓了一回赌,队里经费好几年花不完。他现在在总队带支援组,牛大发了,其他单位要帮忙,还得给他们经费。”

动心了,熊剑飞知道余罪的本事,那双贼眼盯钱特别准,那张贱脸,走到那儿也敢张口要钱。

这可都是当警察的优秀素质啊,可惜像熊哥这么实诚的人是永远无法具备的。

“要不找找他?现在屁事办不了,我都不好意思向支队伸手。队里十几个协警,三四个月没发过补助了…………不过余贱现在在总队特训处,一般人请不动啊。”熊剑飞不确定地道。

“走吧,他敢给别人脸色,还敢给兄弟们脸色,放心吧,只要能请到余贱,就抓不着骗子,他也能给你骗回点钱了,他可比骗子没节操多了。”

鼠标道,揽着熊剑飞,两人下了技侦大楼,电话联系着余罪。

哟,居然没接电话,这把哥俩气坏了,本来还有点不好意思,你不接什么意思啊,两人飚上了,鼠标寻着以前在总队的关系,问来问去,谁可知道居然问出个让他瞠目结舌的消息,惊得两人一溜烟直驶总队。

总队威名赫赫的刑事侦查支援组,居然要被撤销编制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