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07章& 兴然而往

2017-11-25 17:51:52Ctrl+D 收藏本站

下午三时,熊剑飞驾车准时泊在到鼓楼分局的大院里,二进的大院,二十年前的建筑,因为毗邻古迹的缘故,鼓楼区分局自从占用原革委会的大院建制就没有翻修过,如果不是警车林立,旁人得把这所大院当成个古迹了。

从进出匆匆的同行人群中穿过,有人指示着协办的位置,在后院,对于这两位不速之客抱之以一个异样眼光,粗枝大叶的熊剑飞和鼠标根本没有注意到,昨天喝多凶、玩得野,半上午才起来,鼠标正抱怨误了上班,就接到督察处让报到的通知了。

吓了他一跳,使劲地想自己犯什么事了。后来才反应过来,是肖梦琪真把解南路派出所和刑警队的事当成个事了,可意外的却让到这里报到。两人还没商量清楚,就听到了身后的叫声,回头时,骆家龙和汪慎修快步奔上来了,骆家龙那叫一个气愤,呲眉瞪眼问着:“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嘛?怎么是督察处通知我报到,搞得信息中心还以为我犯错误了。”

“肯定是昨晚的事,你们不答应搞狗熊队里那几个诈骗案子吗?”鼠标道。

“哎哟喂,那喝了酒的话你也当真啊?”骆家龙哭笑不得了。

“哟?那你说话当屁放啊?”熊剑飞不乐意了,一把揪着骆家龙,汪慎修赶紧地拉开劝着:“得了,得了,每回都是没外乱先内讧,走走,到底怎么回事还不知道呢?哎,怎么没见余罪啊?”

“应该早来了吧?肯定是这孙子拉咱们下水啊。”骆家龙忿忿不已地道。

这么一怀疑,鼠标和熊剑飞使着眼色,附合着:对,肯定就是。

男人有两种话当不得真,一种是情场上,另一种就是酒场上了,看这架势昨晚那事还真没当真,骆家龙又在解释着抓这种电信诈骗的嫌疑人有多难多难,气得熊剑飞一巴掌扇了他的趔趄,鼠标跟着趁火打劫了,讹着骆家龙道着:狗日的,昨天可是我请客,吃了喝了不帮忙,信不信我特么让你吐出来?

你骂我、我损你、推推搡搡,上了二进院子的二层,早有一位中年大叔级的警察等在那儿,把几个人请进了标着协办的大办公室,关上门,几个人继续在争执着。

隔着一间,几个人路过的窗口,肖梦琪轻轻放下了窗帘,又一次领教了这几个货色的出口成脏,警营呆得久了,对于大部分不文明行径已经具备相当的承受力,她回头时,看到了余罪还是那个样子,手里的一漾一漾玩着硬币,仿佛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了。

也不全是,最起码她把情况告诉余罪时,余罪并没有像以前那样横挑鼻子竖挑眼,懒洋洋的应承下来了。不过让肖梦琪担心的是,这货色从来都是阳奉阴违,要真不愿意干的事,他会有一千种办法消极怠工。

“谢谢你的加入啊,你的加入让我觉得已经成功了一半?”肖梦琪违心背愿地表扬了一句。

“没发现我在你心里的位置这么重要啊?”余罪瞥了眼,笑笑道着。

“没发现的事还有很多,有待你去探索了。”肖梦琪揶揄地道,对于来自异性的调侃,她会同样以调侃回敬,靠在桌边,审视着余罪,她看了几眼那玩得潇洒的硬币,出声问着:“能告诉我,你为什么加入吗?是个人原因?还是职业素养?”

这话说得很轻,伴着一个很期待的眼神,在任何事情,那怕在工作上,女性都会有天生的优势,肖梦琪不止一次利用过这种优势,似乎两人曾经还有过那么一点点小小的暧昧,对于余罪的加入,她潜意识里似乎觉得有这种成份在内。

嗖声,余罪弹起了硬币,黑脸一笑道:“不要高估你的魅力,我是实在闲得没事,抓骗子总比抓杀人犯强点。省得天天看凶杀现场照片,吃饭都反胃。”

说着,起身,顺手一接,准确地收回了下落的硬币,不过这话噎了肖梦琪一下,她凸了凸眼,笑着道:“那就好……接下来我想留住你们几个,组成基本班底。”

“那是你的事了,不过我提醒一句啊,单靠命令可指挥不了他们。”余罪道。

“这个我来办,但具体的工作你给开个头怎么样?我现在还有点迷糊,不知道从什么地开始。”肖梦琪道。

“很简单,兴趣和好奇而已,还能有什么。”余罪说着,顺手拉开了门,做了请势。

肖梦琪白了他一眼,纤指一指道:“那看你的了。”

“得先看你的。你是处……”余罪道,话说了一截,后面更正:“处长!”

两人较上劲了,像中午在这里商量过的,人员配备由肖梦琪负责,工作开头让余罪找思路,肖梦琪老觉得这个头不好开,而余罪却觉得,这几个人货不好领导,毕竟都是穿官衣的,这个没粮没饷的活,就接了也是消极怠工。

就是嘛,这都啥年代了,请奉献谁给你出那死力气。

几步之外进了协办的办公室,里面吵嚷的声音自动停止,然后从喝高到清醒的数人,在同一时间看到了肖梦琪警装亮相,发髻轻挽、身材高挑、挺胸傲然一站,哎哟喂,把身后进来的余罪比得那叫一个猥琐不已。

“咱们都认识了,不用自我介绍了,很抱歉以督察处的名义通知你们来这儿报到,下面我宣布一个意向,注意,是意向,不是命令,绝对没有强迫各位的意思啊。”肖梦琪开场了,笑吟吟地看过,骆家龙几人还好,鼠标这贱人就淫笑着接了句:“没事,肖处长,您就强迫,我也没意见。”

汪慎修和骆家龙哧声笑了,熊剑飞哭笑不得了看着鼠标,实在耻与这号贱人为伍,不过意外的是他发现肖梦琪并未生气,只是随意笑了笑,一指道:“感谢严德标同志对我工作这么支持啊……不过光你一个人不行啊,初步的意向是,市局准备对于这些发案频率高、案值相对低、侦破价值小、各派出所和刑警积压较大的侵财类涉骗案件进行一次专项排查,我们的目标是选出部分有代表性、有特征性的诈骗案例进行侦破,并在实践中总结经验,摸索出一条行之有效的方式方法,进而用于指导各基层单位……这是一个全新的课题,新到我都不知道该组织一个什么样的班底,不知道该从什么地方开始,各位,有没有兴趣和我一起来攻克这个难题?”

这个难题真难了,连鼠标也皱眉头,本来就是想拉人解决下解南路派出所的事,谁知道上升到全局的高度了,熊剑飞自然觉得更难,凛然看着几位同学,骆家龙吧更不用说,他最清楚这里面难度有多大,肖梦琪一一看过,再回头看余罪时,余罪一脸得色,看笑话的眼神。

受此刺激,肖梦琪可是成竹成胸了,她手叉在胸前,踱了几步,站到了骆家龙的面前,骆家龙稍有尴尬,解释着道:“肖处长,这种案子纯粹是吃力不讨好,要接也行,经费得够、车辆得有,人员少说也得有一个队,还有……”

话被肖梦琪打断了,她笑着道:“暂时都没有,你没听清我的话,是意向,而不是命令,也就是说,没有很量化的指标要你完成,难道你要拒绝一个和曾经同学共事的机会,回到那个加班比上班还多的罪案信息处理中心?”

呜,骆家龙嘴一呶,乐了,两眼期待地看着肖梦琪。

抢沙发

(0)

回复

1楼2014-05-3000:09举报|

拉莫斯的幽梦

凡丶乐

3级警司6

“我可以以借调的名义把你放这儿,可以清闲好久的啊。”肖梦琪诱惑地道,追问着:“同意加入吗?”

“是,我加入。”骆家龙二话不说,同意了,估计被加班加怕了。

下一个看到汪慎修时,肖梦琪出声道着:“汪警官,介绍一下你现在的工作?”

“没有什么具体工作,就管理几个我们从来没有见过的特勤账号,按月给他们汇补贴……以前我当特勤时候就这么领的。”汪慎修笑着道,所有人里,他最清闲,能解释的就这一句话,剩下的就都是秘密了。

“我认识你们任处长,借个人没问题,你不会拒绝和一群同学以及一位美女上司的共事的机会吧?顺便说一句,你帅得很让女人动心啊。”肖梦琪笑吟吟地道。

众人一呃,没想到肖处长赞得这么露骨,汪慎修风骚了,没敬礼,直接伸手,肖梦琪轻轻和他握上,他很绅士地道:“很荣幸与您共事。”

得嘞,瞬间拿下了两人,鼠标和狗熊不用说了,巴不得兄弟几个帮忙呢,肖梦琪安抚几句,回头炫耀似地看向余罪,一指余罪道着:“具体从那儿开始,由余罪同志安排,给你一周的时间适应,一周后,帮我挑出几个有代表性、有特征性的案子,咱们一起把它啃下来。”

“没问题。”骆家龙一听这么轻松,来劲了。

“我还没执过法,我得实践一下哈。”汪慎修也来劲了。

“就在这地方办公啊,条件也太差了点啊,肖处长,有专车接送不?”鼠标一看满屋档案架子,关心上待遇问题了。

“喂喂,肖处长,这案例从那儿挑呢?”熊剑飞追问着。

肖梦琪却是看着余罪缓步而来,笑着道:“这间办公室的案例就全是了,随便挑。”

啊?众人齐齐打牙,两百多平的房间,八层、二十四列档案架……全是。

“这是给你们几个贱人上的第一堂诈骗课啊,你们全上美女的当了。”余罪贱笑着道。

“是美女副处长,即将兼任鼓楼区分局政委,拜拜……五分钟后见,在这段时间里,我会知会你们的原单位,各位安心呆着,暂时回不去了啊。”肖梦琪招着手,给你众小警一个俏皮的动作,在众人面面相觑中,得意洋洋地出去了。

男人嘛,谁好意思说不行,特别是在女人面前。

不过在男人面前表现就不一样了,肖梦琪一走,骆家龙瞪着余罪道:“哟,敢情合伙骗我们上当?不早说。”

“歇歇吧啊,反正你那单位比这儿也强不了多少,就当休息了。”余罪道,一句安抚住了骆家龙,一想也是,骆家龙拉着椅子坐下来,开始大吐罪案处理中心那非人的加班生活了。

“我倒觉得这个女处长挺有个性的,鼠标你很熟啊?”汪慎修还回味在那一笑的风情里。

“嘿嘿,都熟透了。”鼠标眯着眼淫笑着。

“不要笑得这么龌龊好不好。”汪慎修看不惯了。

“你别说鼠标啊,汉奸,像你这种纯洁的表情下,绝对是一种龌龊的心理,切。”余罪道。

“扯淡,难道他这龌龊的表情下,还会有一颗纯洁的心理?”汪慎修捏着鼠标淫笑的大饼脸,反问着余罪。

“不会,只会更龌龊…呃!”余罪做了呕吐姿势,众人笑时,鼠标开骂了,熊剑飞扯开几人,追问着余罪从那儿开始,没办法,熊哥早急得火急火燎了,余罪摆摆手示意着众人安静,作为曾经从学校开始就是所有坑蒙拐骗行动指挥员,那种领导风格已经是建立已久了。

“兄弟们我说说我的想法,我之所以参加嘛,一是没事干,二是觉得这事好像挺有意思,三是觉得就啥也干不了,反正都这样,坏事也坏不到哪儿,就当歇歇了,你看看你们个个累得跟孙子样,是吧……好容易一个休息机会,所以大家放松心态,听我慢慢道来……”

“我讲的是两个小时前恶补的知识啊,这个骗挺有意思的,光一个侵财类就能分出好多类别来,比如拐骗是一类,拐骗妇女儿童以及女大学生,好多类别;比如诈骗,可以有五花八门的手法,骗车的、骗房的、骗存款的、骗贷的、骗保险的,这个犯罪嫌疑人没有特别的表像,男女老少都有可能,但是有一个共同点是,明明很低级的骗术,偏偏有人前仆后继地上当。”

“再一个,没有特别的标的,这就有利于咱们发挥了啊,就五原的骗子都多得很,我想再不济怎么也逮回几个来,所以后续大家别担心,肯定能交了差……反正我觉得是很有意思,比抓贼还有意思,那当贼吧好歹得练点手艺,我粗看了一些案例,还是骗子厉害啊,就两爿嘴皮子,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拽,拽死了,看看人家怎么混得,都觉得咱们白活了。啧……这玩意很长智商啊。”

余罪背着手,连着喷了一大堆,听得众人大眼瞪小眼,相比苦逼的警察职业,似乎真像白活了一般。

刺激到了,余罪话锋一转道着:“动手吧,找找看,找出点有意思的,匪夷所思的,你恨不得马上结束他们幸福生活的案例,陪他们玩玩……怎么样?玩好了说不定往上升升级,玩不好反正又没人知道,不丢人。开始。”

一喊开始,许是被余罪所说的猎奇心态刺激,许是真有尝试一下意思,更或许是出于一个警察的本能,对于未知案例的好奇作祟,几个人按着档案的条目,分头翻阅开了。

“我操,这一列全是假药骗人的,还是藏药……”熊剑飞愣了下,看看时间已经是数年前的,那些身穿藏服,挎着腰刀的“藏民”,和现在切糕一样,全国流窜,没甚新意,他放弃了,继续找着他感兴趣的售车诈骗。

回复2楼2014-05-3000:09举报|

拉莫斯的幽梦

凡丶乐

3级警司6

“哇塞,这拔人太尼马损了,专骗老头老太太。”骆家龙翻到医疗器材诈骗,按摩椅、按摩垫和一些针疚小玩意,据说能包治百病,成功地在广场一带骗了十数名不想死的老头老太掏腰包,发现上当时,这些人早卷着钱不知所终了。

这个恐怕要成为永远的悬案了,骆家龙摇摇头,放过一边了。

“哟,是够挑战忍耐底线的啊。”汪慎修在一列档案架后喃喃地道,他翻阅到了货款诈骗,仅在五原一地,大小物流公司撤摊卷走货款的诈骗案例数十起,都是货主的报案,最长的年限已经有六年多了,档案上已经积了厚厚的一层灰尘。

粗粗地走过,谑笑的表情慢慢的严肃了,每个人都是如此,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这个被尘封的地方还积压着如此多的未决之案,厚厚的灰尘下,掩盖的是警务的瑕眦,和警察的无奈……你越看,从年限和作案方式上,看到的不可能越多。

肖梦琪静悄悄地去而复返了,她进门时余罪脚搭上办公桌上,很没品地抽着烟,呷着茶,看着众人忙碌,她缓缓地踱步上来,凝视着余罪,等余罪看她时,她扬扬头,示意着那几位,像在质问:你就这么开始?

绝对不能这么开始,这么开始得把刚起来的士气全给吓没了。

“首先就得克服畏难情绪和恐惧心理,然后才能找到兴趣。”余罪轻声道。

“你……难道没有一点畏难和恐惧心理?”肖梦琪好奇地道,她对余罪这种淡如轻风的表现很觉得意外,真想不通这几年是怎么变化的,这家伙越来越显得让她琢磨不透了。

“我还真没有。”余罪抽了口烟,仰头吐着圈圈,就在肖梦琪觉得松了一口气时,余罪却一支身道着:“反正这儿的积案大部分要成死案,我畏个屁难啊。”

得,把肖梦琪给刺激了一下,她抿抿嘴,不知道该怎么对付这个惫懒货色了,过了一会儿才想起了两人的约定,她回头正要提醒,却发现余罪斜斜的,直勾勾地看着她,那眼神坏坏的,像是揣度怎么下手一样,她一挥手,掠过余罪的眼前,吓了余罪一跳,余罪一笑,肖梦琪做了个威胁的表情,咬牙切齿小声问着:“看什么?”

“看你啊?能告诉我,你为什么一直独身吗?”余罪笑着问。

这话里有什么味道不好揣度,肖梦琪更觉得调侃的意味很浓,她不客气地道着:“因为还没有一个值得我放弃独身的男人出现。”

“差不多就行了,那有那么好的男人等你发掘啊。”余罪笑道。

“不好的男人这个概念,也包括你在内?”肖梦琪取笑道。

“男人里没几个好东西,不包括我怎么可能,呵呵,这个相当于你在骗子里找君子,基本没有可能啊。”余罪贱笑道。

“打住,你还是想想怎么开始找骗子吧。”肖梦琪傲然一转身,留给了余罪一个后背。

余罪呶着嘴,吁声一声口哨喊着:“都过来。”

从档案架侧面、后方,钻出来的众人,陆续回到了办公桌前,余罪看看各人的脸色,熊剑飞直接略过,他太实诚,根本不懂兴趣,他看看骆家龙还在抓耳挠腮,明显是无计可施,汪慎修吧,当过特勤,可没站在警察的角度处理过问题,也是一头雾水,两眼迷茫。

这时候出奇葩了,鼠标得瑟着,两眼发亮滴,来回看着众人,余罪笑了,道:“看来就鼠标发现兴趣了,来,标哥,说说。兄弟们都等着你指明方向呢。”“哎,好嘞……去去……”鼠标拔拉过余罪,直接坐下了,真像发现了新大陆一般喋喋说着:“我发现了一类很有意思的案子啊,知道什么不?骗色……嗨,拽啦,你们知道拽到什么程度,标架018的档案列,全部是骗色骗财,那案子有意思,少女、少妇、有夫之妇,甚至中年妇女,都有可能被骗得神魂颠倒,这是立案的,没立案的还不知道有多少呢……”

鼠标兴奋滴这么一说,肖梦琪一捂脸,知道要回到了下作路子上了,偏偏这口吻撩起众人的兴趣来了,都张着嘴,耷拉着嘴唇听着。

标哥是语不惊人死不休了:“不信是吧?自个看去,最牛逼的是还同时骗了一对母女……都上床了。比最牛逼还牛逼的是,居然还有四个给他生了孩子,都不知道他是骗子的……牛逼透顶的是,大部分骗子居然都没法确定人家的身份。”

哇、哦、拽……几个象声词从众人嘴里迸出来,真实惊住了,肖梦琪剜了一眼,鼠标赶紧改口道:“我反正是极度痛恨这种骗色骗财违法犯罪啊。”

一谴责,又忍不住补充解释着:“真的,不得不佩服啊,通杀各年龄阶段的女人,让她们个个心甘情愿地上床,是怎么做到的涅?这水平也太高了啊。”

“确实挺高啊。”汪慎修自叹弗如了。

“肯定有秘籍,普通泡妞只针对于某个类型有效,要通杀就难了。”骆帅哥估计深有体会,如是道,一脸神往。

这话甚至连熊剑飞提起兴趣来了,对于没有和女人交往经验的他来讲,这故事简直就是天方夜谭,余罪适时地凑进来道着:“那兄弟们,咱们就从这儿开始怎么样?从了解骗色嫌疑人的作案手法开始如何?说不定还有益于尽快结束你们几个光棍生活,怎么样?”

“当然好了,说不定和我们所里犯事的是同一人。”鼠标双手赞成。

“行,有点意思,泡妞关键就在哄,这个骗是一脉相承的。”骆家龙笑着道。

“你们太不尊重女性了,严厉谴责你们这种心态啊。”汪慎修板着脸道,众人瞪他时,他灿然一笑道:“不过我同意你们的想法,这种作案手法还是可以借鉴的,毕竟咱们泡个妞太难了……是不是啊,熊哥?”

“那我们队里的案子怎么办啊?”熊剑飞苦脸了,根本不懂玩笑的意思。

“这个好办,来,我分下工,肖处长,熊剑飞配合你把开化路刑警队那十几桩售车诈骗案从头捋一下,回头咱们商量办法。骆驼、汉奸,你们俩小白脸从现在开始绞尽脑汁,想尽一切办法,尽可能多的挖出怎么样骗色的手法……鼠标,你跟我一队,咱们用几天时间把五原的在押诈骗嫌疑人走一圈,深入地了解了下这个职业,找几个高手会会……三管齐下,那管露苗头,就从那头走?怎么样?”余罪直接安排了。

熊剑飞兴然答应,拉到了肖处帮忙了,骆家龙和汪慎修一听这活,高兴地应承了,反倒是鼠标不乐意了,嚷嚷着我发现的,为什么不让我去呢?我要查骗色的,对骗其他我没兴趣

众哥们说了,标哥您这大饼脸,能泡馍,泡妞绝对不行。

余罪一把揽住老伙计讲了,标哥就您这情商,不是学去骗色的问题,而是得预防下被色骗的风险,所以还是跟着我吧。

安排方定,众人回头都看着肖梦琪,这才省得刚才商量的有点胡闹了,生怕肖处长来个一票否决,肖梦琪无奈地看看又被催涨出来的士气,给了个耸肩的动作无奈地道了句:

“也罢,恶趣味也算一个兴趣,暂时没方向,就这么着吧。”

一句肯定,恶趣众人击掌相庆,然后一窝蜂的跑向鼠标所说的018档案架,七嘴八舌地讨论上了,讨论得果真是兴趣所在,全部是:

骗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