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0章& 如此团长

2017-11-25 17:51:51Ctrl+D 收藏本站



兜里的手机一直在滋滋响着,骆家龙看了一眼,是鼠标的电话,直接摁掉,不接了。

他身旁的汪慎修也刚刚摁了电话,是肖梦琪的,也没接。每摁一次,都相互给一个眼神,那眼神是告诉对方:我可没接啊。

摁了电话,就聚精会神地听着讲座。

这个非公司制、非培训类的讲座在海天大酒店举行,举办方就来了两个人,租的酒店会议室却能容纳上百人,陆续到场的有六十多人,当然这也不是慈善姓的,还需缴纳一百八十八元会费才有资格获取邀请。

开场前骆家龙数数到场的人脑袋,有点惊诧居然还有这种赚钱方式,汪慎修悄悄告诉他了,这是入门价格,如果想得到团长的言传身教,代价得四位数了。

“团长?”骆家龙又奇怪这个称呼。

“猎香组织的惯例,上过五个妞,菜鸟晋升班长;二十个晋升排长、五十个晋升连副、过百正连长。”汪慎修道。

以上过多少妞排名定级,听得他大眼瞪小眼,好奇地问:“再往上呢?”

“再往上就是传奇了,上过三百个妞,才能晋级营长,至于达猎香团长这水平,得上千了。”汪慎修小声道。

“吹牛吧,一千个?他以为他是护舒宝啊?”骆家龙坚决不信了。

“啧,你这样想,每次双飞、三p或者群jiao,其实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能达到这个级别的……也不是非要千人斩,不过几百总是有的。这个世界的银乱超乎你的想像。”汪慎修笑着道。

“哇,今天我才发现,你忧郁的表情下,隐藏的是一颗炽热的银荡之心呐。厉害。”骆家龙损了句,不过正因此,他开始注意台上那位男子了。

“过奖,这只是我风搔的一个小小的方面。男女问题上,我还是很保守的。”汪慎修谦虚道,给了骆家龙一个隐晦的眼神。引得骆家龙一阵恶寒,直说当过特勤的都尼马学坏了,男男肯定有问题。

晚上整七时开始的,粗粗数数来人,以骆家龙看嫌疑人的眼光,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来的人群很杂,有貌似涉世不深的学生党、有人表情畏缩的大小宅男、也有流里流气的社会闲杂人员、最后到场的,居然还有几位衣冠楚楚,西装革履的男子,看不出是公务员还是卖保险的,这两类人都一个得姓,什么诚都喜欢穿得人模狗样装逼。

“……我就不用自我介绍了,你们都应该认识我,大声说,我是谁?”

台上的男子开始发言了,潇洒地挥着电子笔,台下一阵鼓噪,团长、团长景仰的声音不绝。

“对,我是你们团长,我将带领你们打造一支万妞不挡之勇的团队,今天是初级教程,可能很多新人置疑我们高昂的收费,在开始之前,我向大家承诺一件事,今天的培训结束后,如果你们中间有人觉得内容空泛、没有学到东西、觉得我们是骗人的……这个好办,我很负责任地告诉大家,留下你们的账号,我会把您交纳的费用,全额返还……好,下面,我们正式开始。”

那男子优雅而铿锵地道,这满满的自信,赢得了个满场掌声。

“我觉得就是骗人的。”骆家龙小声附耳道。

“泡妞,直接翻译一下,准确地讲,还不是就骗女人?”汪慎修道。

“我是说这个培训是骗人的。”骆家龙纠正道。

“不对,这是教你怎么骗女人的。”汪慎修道。

算了,尼马扯不清了,骆家龙不理他,此时眼睛滞了下,因为灯光暗了,背后的投影打到了团长身后的白墙上了,很清晰,娘的,比警用的设备档次还高,骆家龙心里暗暗道了一句,眼睛又是一滞,嗖声,满屏的各类美女。

在团长分类下,女玩家型的、交际花型的、浪漫女型的、灰姑娘型的、狐狸精型的、鉴赏类型的,排了**个类型,配着各式不同的服饰、体态,还真像那么回事,骆家龙下意识地拿出手机对比着自己排出的受害嫌疑人类型,突然有一种好惭愧的感觉,咱们这工作做得,实在没人家细呐。

“……女玩家类型对于男人尝试姓礼貌已经过敏了,在女玩家眼中,你下一步要玩什么花招她们一清二楚,如果你没有一点新意,她们会迅速把你拉入到木有吸引力那一类,因为你们这种只会老套的用银荡眼神盯着她们流口水的,她见过不下一卡车了。”

“好吧,我们来图解一下怎么样抓到她的注意,所以我需要制造一些小小阴谋,简单地讲,就是你对一个女人有某种看法或者观察到某种东西,并且这写法能让她产生情绪波动……比如说,假如她的穿着和一位女人一模一样,你可以暗示你注意到了可能惹怒她的事,但不要轻易告诉她是什么事。”

“……这样说,如果我告诉你我刚刚看到了什么你会生气的。ok,你越不告诉,她们会越追问……等追问到一定程度,你告诉她了,她在即将生气的一刹那,再继续告诉她你的评价:那位和你穿着一样的女人躲到角落里了,看来她今天要郁闷了,因为有个比她更艳光四射的。”

“在说这些的时候,你可以给她一个挑逗的、欣赏的、甚至轻蔑的眼神,让她觉得很复杂,因为你不告诉她你的观点是在奉承他,还是无视或者贬低她……女人本身就是复杂的动物,可恰恰她们的身体却容不下复杂的东西,越复杂她们越想搞明白,越搞也就越复杂,于是给予她们复杂感觉的你们,就赢得了相处的时间和机会。”

哄笑声起,团长侃侃而谈,偶而播放几段夜店把妹的偷拍场景,有的甚至就是他亲身实践,几句之后,从陌生到认识,到勾肩搭背离开,让一干菜鸟实在是大吞口水。

从玩家到的交际花、从交际花到灰姑娘、从灰姑娘到鉴赏家,屏幕上一拔一拔换着不同女人的图片,从搭讪到肢体语言、从相处到姓、听得台下饥渴的男人的如痴如醉。

“…搭讪的关键是三秒钟法则,即看到目标三秒钟之内必须出手,这招在于让搭讪者没有给自己思考的空间,凭着一鼓作气完成目标……注意你的搭讪用语,不要为提问而提问,比如很傻的话:你吃了么?很废的话:你在哪站下车?很差劲的话:你的事情办完了吗?很缺乏自信的话:你觉得这家餐厅怎么样?

这些都不行,必须用陈述句代替疑问句,设想一下,如果必须让对方在yes和no之间做出一个选择,出于自我保护的本能,mm通常更容易做出否定的回答,所以,你要装着满满的自信,比如你说:我想认识你?或者:我们一起走怎么样?这样的说话能拿到电话号码的概率可能不到百分之十。

假如换一种说法,在同等的条件你这样说:我是你想认识的那一类人!我是想跟你一起走的人!

ok,疑问变成了自信的展露,而自信的男士搭讪,也恰恰是mm们满足自我虚荣的一个方面,这样的话,你们拿到电话的概率,可能是百分之九十,除非你笨到忘了向mm们要电话号码。”

许是初级课程的缘故,更多的讲解是在如何搭讪、如何索要电话,如何使用正确的表情、肢体语言,这个简体的命题,被这位神秘的团长用声像的方式演绎出来,配之以眼花缭乱的校园、图书馆、公车、夜店等等场景,恰如一部精彩大片一样,让满场观者兴致勃勃的听着,几乎忘了时间。

“做人要厚道是对的,但是泡妞很难行得通了,高手几乎都是撒谎的专家,所谓甜言蜜语、山盟海誓只是搭谎学问的一部分,女人也许不喜欢被欺骗的结果,但是她们会陶醉于被欺骗的过程……”

“对待女人不用太率直,女人多数喜欢与风趣的人交谈,甚至有时候在语言是针锋相对,所以俏皮话不用说得太明白,让她们花一点时间去咀嚼,来明白你在话语里的隐藏的意义……”

“……泡妞是一门学问,整个泡学的精髓就是不刻意,比如搭讪,不必要去在乎那个过程,甚至不必要去在乎它是什么样子,很简单,鼓起勇气,用你的微笑和眼神去征服一个人,往往比任何刻意的惯例都有用……”

“有一个叫保尔的老外说过,gg的一生应该这样度过,当他回首往事,不因肾亏脾虚而悔恨,不因碌碌无妞而感到羞耻,他应该自豪地说,我毕生的精和力,都献给了伟大的xxoo事业……”

晦明晦暗的光线中,猎香的团长像一位博学智者,那举重若轻的手势、那深入浅出的淡吐、那幽默风趣的语言,慢慢地折服了这些期待泡上美女的菜鸟,最起码骆家龙就没有再把培训费要回来的心思,汪慎修注意了他几次,这货听得比他还入迷。

讲解了一个夜店把妹,直接把一对姐妹花揽走开房的实例,在进店开房的一刹那,啪声灯亮,课程结束。灯光下,不少泡友嘴唇耷拉着,挂着亮晶晶的口水。

有人喊了,团长,后来呢?

“关门上床,开启荡妇模式,过程千变万化,结果一成不变。”团长笑吟吟地道着,看着台下,结束语来了:“泡友们,今天的课程到此结束,告诉我,你们有收获吗?”

当然有,陆续地应声,有人喊太棒了,我明天就向学妹下手。是位胖胖的宅男,引得众人一阵好笑。

效果确实不错,团长收拾着讲义,手指点点台下,鼓舞着道着:“谢谢泡友们的厚爱,更多的实践课程,请登陆猎香官网下载学习,不要忽视学习的力量,除非你很有钱,天下美女和你都有缘,否则你就需要学习、学习、再学习……”

在哄笑声中学员们陆续起身,有的和团长请教一两句,有的拿着手机和团长合个影,团长妙语连珠,兴致勃勃地发着什么资料,这场面要再大点,和脑残粉见到偶像一样,简直是无条件个人崇拜了。

“这人怎么样?”汪慎修胳膊肘悄悄动动骆家龙,也许满场最清醒的莫过于他了。

骆家龙似乎刚从惊讶中省过神来,撇着嘴,吸着凉气,轻声赞道:“就那骗财骗色的嫌疑人,水平未必比他高啊。”

“要不把这货弄回分局,咱们好好请教请教?”汪慎修提议到。

“我看行,说不定骗财骗色的,就是他徒子徒孙,可这家伙才多大啊?”骆家龙愕然道,此时细观,团长很年轻,三十岁不到,一脸自信的笑容,长得不算帅,可确实很有型,方方的国字脸,脸部线条硬朗,配上一米八的身高,再加上这张破嘴,无外乎成为女人的杀器了。

不行啊,骆家龙算算,光人家这一课,就挣一万多,刨去租房开支,两个小时就挣大几千,请得动吗,他不确定地问着汪慎修:“咱们自己都没经费,请人家得多少钱?”

“你傻呀,警察办事还花钱?”汪慎修反问道。

“我懂了,安个罪名抓回去?可人家没涉及银秽物品啊。”骆家龙为难地道。

“啧,怎么越说越傻了,让他自己去啊。”汪慎修道,一脸坏笑,骆家龙不懂了,然后汪慎修附耳悄声几句,惊得骆家龙直咧嘴唇,不确定地问:“这样行不?”

“他骗妞,咱们骗骗他,难道你有良心谴责?”汪慎修问。

“还真没有。想想我这么老实,就和女朋友啪啪过,我特么就有点仇视他。”骆家龙道。

两人悄声细语商量着,团长越走越近,许是拉拔会员的方式,给两人一人送了一本泡妞图解,来不及看,汪慎修握了握手,给了个崇拜的眼神道着:“团长,我是非常仰慕您呐。”

“别客气,你这么帅,难道也会被女人无视?”团长笑吟吟地看着汪慎修,奇怪了。

“我严重缺乏自信啊。”汪慎修捂着心口,痛苦地道。

“那你来对地方了,这里就是培养你自信最好的地方,有兴趣加入高阶学习班吗?”团长问。

“当然有……而且,我有个请求,不知道团长能不能帮帮我们。”汪慎修道,骆家龙适时插进来了:“我也有兴趣,我也是缺乏自信……而且我家里有一个最缺乏自信的。不知道团长能不能帮帮我们。”

团长好奇心起,汪慎修示意着借一步说话,团长上道了,被两位别有用心的诳到了楼道外的安全出口,看不到进出的学员时,两人一亮证件,警察,惊得正笑着团长牙一打磕,差点把舌头咬了。

“哇塞,泡妞也要被和谐?”团长紧张了。

“别别,我们是告诉您身份,免得误会,我们是您的学生呐,您是我们的偶像呐,怎么可能抓您呢。是向您学习来了。”汪慎修道。

“学习?”团长有点怀疑。

“对呀,警察里的光棍率最高,不学泡妞不行呐。”骆家龙道,一指自己:“瞧我这么帅,愣是找不着对象,到现在还光棍一条。”

“哦,也是,我表示理解。”团长愣了下,想着不对了,愕然问着:“你们不是让我帮着解决警察的光棍问题吧?咱们zg警察不能可怜到这种程度吧?”

不是不是,两人齐齐摇头,然后团长再一好奇,汪慎修神神秘秘地问:“团长,我揍问你一句,你泡过警花么?”

“还真没有。”团长诚实道。

“那想泡吗?”汪慎修问。

“不想。”团长道,汪慎修和骆家龙笑眯眯看着他,他笑着补充道:“不想才有毛病呢。”

“给你个机会,你想试试吗?”汪慎修又道。

团长看看两位警察,警惕地问:“不会挨打吧?或者,你们想塞给我个女汉子?”

三人一笑,距离更近,骆家龙把手机存的照片一亮,你看看,丑不?

哟,一点都不丑,少说也得打九十分的美女,配着一身鲜亮的警服,那叫一个英姿飒爽,即便是阅妞无数的团长,眼睛也直了直,他愕然了,他不解了,他愣着看着两位警察道着:“少来了,这么漂亮的警花,不是被上了,就是被潜规则了。轮得到我们泡啊。”

哎,这你就不懂了,他是我姐,表姐……我表姐高知,警官大学学士,后来出国留学,硕士,学呀学呀,光在学校就学了十几年,学…

得把男朋友都耽误了,在前一任男友离她而去之后,她就对所有男人封闭了心门,恪守着独身主义至今,团长……您说,眼看着红颜老去,眼看着美人迟暮,我这当表弟的也于心不忍呐,不说别的,光我那姑妈,就一天三顿催命似的,催着我给我表姐介绍男朋友,让她走出心理低谷。

骆家龙以一种忧伤的口吻讲出了这个凄婉的故事,听得那位团长那叫一个蠢蠢欲动,接着话头把骆家龙的目的说出来:“于是,你们想请我出马,去泡你表姐?”

“对,以团长的帅气和魅力,一定会让她重燃对爱情的信心。”骆家龙道。

“可是……这合适吗?她是警察。”团长犹豫道。

“怎么不合适,警察也需要感情生活啊?没事,您要成了我的表姐夫,我求之不得呢,就即便成不了事,能约出她来,让她多和外面接触接触,那也是功德一件啊。”骆家龙道。

“这个……”团长巴不得现在就去了,估计是警察的身份让他有点犹豫。

“你开价吧,要钱我们给你钱,这个忙一定得帮。”汪慎修苦着脸求道。

“不用不用,帮忙要什么钱,咱们不都朋友吗?对吧……行,不过。”

“您放心吧,明儿我带你去,把她工作的地方介绍给您。”

“说定了哈,我们明儿一早来接您。”

这个投其所好恰到好处,团长很爽利地互换了电话,住址,约定好了时间和见面地点,刚告辞下楼,还没出酒店大厅。团长就从电梯里追出来,远远地喊着:“嗨,小骆、慎修……等等我,咱们一起吃夜宵去,我请客。”

骆家龙抿着嘴、汪慎修咬着嘴唇,相视都是坏笑一脸,回头向后看时,又成了兴奋的笑容,对着同样兴奋追来的团长齐齐道:

“好嘞,谢谢团长!”

果真是团长请的客,两人算了算一顿吃喝,差不多把培训费吃回来了,看来团长对付女人有一套,对付男人还是差了点,根本没发现两个殷勤的警察在下套………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