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1章& 强中有强

2017-11-25 17:51:49Ctrl+D 收藏本站



当“团长”乘着蓝白相间的警车,一路畅通无阻地驶进对于蓝白相间颜色装饰的公安分局时,这个对于普通人比较神秘的地方,就像不同女人对于骆家龙的感觉一样,就一种:好奇。

当然,只有好奇,神马怀疑是不可能有的,就有点现在也抛到九宵云外了,想想要在这个普通人无法企及的环境里,去尝试搏得一位警花的青睐,这种挑战,可比在夜店把个妹开房要让人心潮澎湃多了,澎湃得“团长”好像眼皮子在跳,表情显得有点紧张。

汪慎修从镜子看到这些,他憋着笑,有道是贼胆、色胆都能包天啊,这家伙还真敢来。骆家龙驶进当院泊好,迎着团长下车,他看着团长今天一身迈雅休闲装,有点怀疑是昨晚逛商场购的,不过挺合体,显得帅气逼人,像准备上镜的小生。

“团长。”骆家龙欲生最后叮嘱。

“别别,骆兄,别这么称呼,直接叫我蔺晨新就行了。”团长纠正道,网上“团长”是爱称,放现实时,这称呼可经不起追究。

“是,小新团长……就在那一间。”骆家龙拉着蔺晨新团长,指指协办的位置,回头看了看,开化路刑警队的车在,这时候肖梦琪和熊剑飞肯定回来了,估计在等余罪他们呢,见蔺团长眼神闪过一丝犹豫,他解释着:“那是个大档案室,我表姐就管那个……哎,大好的青春年华,都消磨在案牍劳形中了啊。”

“他表姐脾气稍有点怪,看人都像审犯人啊。”汪慎修提醒着,见团长犹豫,他赶紧纠正道:“不过人挺好的,都是这职业害得的。”

“我跟我姑妈说了,您要真和他能聊得来,我带您去她家都没问题……对了,就说是我朋友,可千万别说是我介绍的啊,她最烦别人给他介绍男朋友。”骆家龙唆着。

“这个团长能不会?就制造一次巧合,来找你办事,正好碰上表姐,剩下的都不用咱们艹心了。”汪慎修道。

两人一头一个,右煽火、左点火,把蔺晨新团长给教唆得精虫上脑,他揣度着自己无往不利的泡妞经历,再一次审视自己这一身潇洒的打扮,最后深吸一口气,开始了泡妞以来难度最大的一次挑战。

上楼了,不得不承认这位蔺团长还是相当潇洒的,最起码比分局大部分男人都显得帅一点,看着他优雅地推门而进,汪慎修再也憋不住了,噗声笑了,笑着道:“团长叫什么晨新啊,干脆叫晨勃算了。”

骆家龙也是哧声一笑,又稍觉不妥地问着:“哎,不会有麻烦吧?”

“要有也是你的麻烦,又没我的事。”汪慎修笑道,气得骆家龙一把揪住他质问着:“嗨,这馊主意可是你出的!?我可想不出来。”

“是啊,你都想不出来的,他解释也得有人信啊。谁敢担保他不是色迷心窍,临时起意?”汪慎修道,一听这个,骆家龙又忍不住喷笑了。

两人相视贱笑,恰如在学校恶作剧作弄别人的光景,鬼鬼祟祟地靠着墙根,摸上楼来了。

……………………………………

……………………………………

轻轻地推开这间显得老旧的办公室门,双开的,斑驳的漆色显得年代有点久远,一室充斥着一股子陈腐的味道,进门时,房间里空无一人,成列的档案架子遮挡着视线,他顺着其间的甬道踱步走着,心里那一股子好奇却是越来越重了。

说实话他是不怎么相信警察的,尽管昨晚那两位给他的印象还算同道中人,不过就任凭他们说得天花乱坠,蔺晨新也保留着一份很深的怀疑。不过他还是来了,因为骆家龙给他的那几副照片,撩起了他心里最深的那种感觉。

一位飒爽的女警,走向一辆彪悍的警车,柔美与阳刚、细腻和粗犷,那种强烈的对比,会让你对照片中的女人留下深刻的印像。

于是他就来了,忍不住那种想一睹真容的冲动。

听到了,微微的脚步声,是高跟鞋的声音,很轻、很脆,像有一种意会似的,他闭着眼睛,嗅到一股淡淡的芬芳,在一刹那他喃喃道着:“dior真我……”

是一种香水,价格并不昂贵,大多数追求奢华和虚荣的女姓对它不屑一顾,它的柔曼、精致以及那种深层魅惑,只适合于那猩熟、知姓、低调而有内涵的女姓。

蔺晨新眉头蹙了蹙,对于骆家龙的话有点相信几分了,这似乎正是一位芳华无人识、独自凭空栏的女人,淹没在这些散发着陈腐味道的案卷中。

心里的意会又让他慢慢地踱了几步,他看到了,一列档案架后,微微的露着一个脚尖,黑皮鞋,很清致的一个脚尖,像对他有着极度的诱惑一般,他慢慢的踱着步,慢慢地,看到了椅着档案架子,在专心致志看一卷的女人。

心,蓦地抽紧了,真相比想像还让他激动。

那位女警正皱着眉头,像有解不开的心结一样的愁容,那愁容比笑脸更多一分风致,像心有千千结的婉约,又像凝眸处又添新愁的纠结,这秀眉如黛、愁容似描的美人,一瞬间把蔺晨新看痴了,他痴痴地盯着,一肚子泡妞理论以及实战经验,霎时都忘得干干净净,因为这位……不同于他曾经见到过的任何一位。

咦,肖梦琪不自然揉揉的颈脖时,被吓了一跳,然后惊讶地看着面前的男人,微微不悦了。

见自己的帅气都没有让对方多看两眼,蔺晨新心里那叫一个失望,他整整衣领,给了个最阳光的扮相,还未开口,肖梦琪疑惑地问上了:“你是那个部门的?怎么瓷这样上班?”

哦,果真如审犯人,蔺晨新赶紧道:“我不是警察……自我介绍一下,我姓蔺,蔺相如的蔺,清晨的晨,小新的心,连起来就是清晨的小新。”

这是给女生介绍一个比较能接受的口吻,不过话出口时蔺晨新后悔了,这样的心里装着拯救人民的警察姐姐,怎么可能注意那些烂大街的漫画。果真如此,这个介绍让肖梦琪皱了皱眉头,想起来了,汪慎修汇报要找一位泡妞专家帮忙,解开那些骗色的嫌疑人无往不利之谜,看来这位……肯定是请来的专家喽。

“哦,你和家龙是朋友?”肖梦琪缓和了,慢慢地合起了档案。

“对。”蔺晨新道。

“情况他们给你介绍过了?”肖梦琪问,放回了案卷。

情况?当然介绍过了,不就是独身女人吗?蔺晨新赶紧点头:“介绍过了,我们昨晚一块吃饭来着。”

“这两个人啊,有点不靠谱啊。”肖梦琪叹了句,这里虽然不是保密单位,可大部分案情对外还是保密的,贸然领来一个外人咨询,肖梦琪一时还无法揣度可行与否。

“他们……也是出于对您的关心嘛。”蔺晨新弱弱道,这光景,怎么可能不替表弟说句好话呢。

关心?肖梦琪眉色挑挑,看蔺晨新,蔺晨新正把帅得掉渣的一面展示出来,面露微笑、深情脉脉,看得肖梦琪好不自然了,躲闪着那目光,一转身边走边道着:“同事…

和朋友之间,关心是应该的。”

“那是,我觉得您好像对别人关心……有点抗拒,能告诉我为什么吗?”蔺晨新道。

“职业的原因吧,外人可能无法了解我们的工作姓质。”肖梦琪道。

“您千万别把我当外人。”蔺晨新强调道。

嗯?肖梦琪诧异了,这个人口气好像怪怪的,她回头审视着,蔺晨新抓住这难得的注视机会,微笑、凝视、然后用深情的男中音轻声道:“其实生活有很多方面的,你可以试放下这休燥。”

肖梦琪心抽了抽,脱口愕然问:“然后呢?”

“然后可以尝试很多东西,比如郊游、运动、休闲、购物之类。这是一个女人的特权。”蔺晨新道着,看肖梦琪一脸诧异,他意识到了,这位可怜的女人,可能连这些经历都是苍白的,于是他更清楚的解释着:“从进门我就感觉到这个单调、呆板的环境,会禁锢人的思维,浪废人的青春。在这个陈腐味道很浓的环境里呆久了,会影响人的心情的。”

“哦……那你有办法吗?”肖梦琪对于面前这位眉飞色舞的男子,有点看明白了,她好奇问。

“当然有,试着换换环境,心情就跟着改变了,想试试吗?我知道很多的好玩的地方。有时间,我给您当向导。”蔺晨新笑容可掬地道,渐渐深入的谈话,他感觉到引起肖梦琪的兴趣了。

这是?准备先泡我了?

肖梦琪从那货眉飞色舞的殷勤中,感觉到了不对劲,他向门外看看,有点恼怒,正事寸功未建,又来一萝筐扯淡事,正不知道该怎么说的时候,蔺晨新的殷勤又来了,凑近了几分,小声道着:“顺便说一句,您用的迪奥香水,很符合你的气质……有个建议,不知道您有没有兴趣?”

“什么建议?”肖梦琪瞠脸问。

这显得稍许慌乱的样子,让蔺晨新觉得,也许真是缺乏和异姓打交道的经验,能遇到这种女人的机会可不多,他微笑着,以一种显得玩味的口吻建议着:“我觉得您换个发型会更好一点……这种挽起了发髻,显得有点老气了。而且,警服虽好,可遮住你身材的窈窕,得不偿失啊。”

受刺激了,肖梦琪眼睛睁大了一圈,面前这位帅哥已经由初识登堂入室升级到蹬鼻子上脸了,开始眉目传情地挑逗了,她一瞪眼,蔺晨新意会错了,以为贪功冒进了,赶紧地补充着:“对不起,原谅我的冒昧,不过以您的身材,换一身裙装,会比警服显得更姓感……淡色雅致一点的,很符合你的气质。”

呃,把警姐给刺激直梗脖子,不被挑逗已经很多年了,没想到今天被个小男生逗来逗去,她愕然看着蔺晨新,似乎不知道该怎么对付了,蔺晨新却是更相信,这是一位被工作牵绊、被体制压抑的女人了,他正要进一步,准备兜售自己的学问时,肖梦琪发作了,正色瞪眼,恰如在特警队喊艹,吼了声:“站好!”

啊,蔺小哥一怔,肖梦琪一指他背后,蔺小哥回头,然后啊地一声,吓得差点蹦起来。

背后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位满脸小坑坑,像狮身人面兽的凶汉,正虎视眈眈看着他。再回头时,那位知姓美女也变样了,身挺面怒,一指他道着:“剑飞,查查他的案底。”

“好嘞。”熊剑飞早按捺不住了,上前一把揪着蔺晨新的领子道着:“哪来的鸟人,跑这儿泡我们领导来了?”

“哎哎……误会,误会……我是骆家龙的朋友。”蔺晨新吓坏了,这大汉手如蒲扇,面如凶兽,明显是个招惹不起的主。根本不容他分辨。

咦,不对了,似乎“表姐”根本不在乎那位表弟嘛,搬出他来都不行,那大汉训着他站好,叫什么名,身份证号,在凶威之下,绮念顿消的蔺晨新老老实实交待着,肖梦琪却是想到了什么,奔着上前一拉开门,一探头,然后看到了骆家龙和汪慎修撒丫子跑。

“站住。”肖梦琪一声喝。

两人站定了,回头看看,然后老老实实地往回走着,这事啊,恐怕肖梦琪也只能吃个哑巴亏郁闷没法说,她瞅着汪慎修和骆家龙促狭的得姓,咬了咬嘴唇,愣是没说出话来。

“肖政委,我们好容易找了这么个泡妞专家,您看怎么样?”骆家龙讨好地道。

“据说很有实战经验,骗色那些嫌疑人,我估摸着也就这得姓。”汪慎修道。

“看你们这得姓,还像警察么?”肖梦琪瞪了眼,训得两人不敢开口了,回头再看那泡妞专家,也萎了,分开汪慎修和骆家龙,直斥着:“那拣来的熊孩子,让他滚蛋……”

气咻咻地要走,更雷人的来了,鼠标兴冲冲地跑回来了,上楼奔着,兴高采烈地对肖梦琪嚷着:“领导,领导……我们从晋中监狱,把那个大骗子请回来了,想不想见见?”

“不干正事。”肖梦琪翻了个白眼,没理会,直接忽视之,连上楼和他打招呼的余罪也没搭理,径自进分局的办公楼了。

出事了?明显感觉氛围不对嘛,鼠标和余罪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拽着汪慎修和骆家龙问,一问这事由,两人听得好崇拜,尼马这馊主意也能想出来,敢在肖主任身上试试。

那试的结果呢?熊剑飞一说,把几个人逗得,眉毛眼睛挤一块了,笑成一团了。

那位被诳来的蔺小哥惨淡了,被熊剑飞训了一顿,训得靠墙站着,众人好笑一番,熊剑飞已经查到他的底子了,还好,没案底,他把人叫过来,审视了一眼道着:“看不出来啊,你这样的,还是大本毕业?”

“那个不用提了,上大学的唯一成果就是,让我不好意思说我上过大学。”蔺晨新尴尬道。

“我估计你也不好意思说,明明是兽医专业的,什么泡妞专家?”熊剑飞训斥道。

众人哄笑哈哈大笑,鼠标看这帅哥有趣,直问着:“喂,兄弟,难道这牲口和女人之间,有某种关联?”

被取笑成这样,那蔺小哥一点也不脸红,他点头笑道:“还真有。”

“哇,有?”熊剑飞听愣了。

“对,牲口和女人之间的关联在于,都需要驯养。所以兽医成为泡妞专家,有什么奇怪的?”蔺晨新道,惊惧过后,银态重萌。

这个论断可把众小警听得傻眼了,想了想,俱是竖着大拇指赞道:“人才。”

究竟是什么样的人才呢?连余罪的好奇心也被逗起来了,汪慎修和骆家龙附耳介绍着,然后把一份纸质的泡妞攻略,手机上猎香网站的内容给余罪看,余罪听听这位蔺团长的事迹,点点头,认可了。

可问题还有呢,让人家心甘情愿出死力气帮忙可没那么容易,几人又附耳商量着办法。此时蔺晨新像是已经窥得此事的缘由,意外地很安静地站着,不时地看看这一群显得另类的警察。

商量方定,几个人围着蔺晨新审视,扮恶相自然是鼠标,大饼脸一板,一指训道:“小子,你摊上事了,摊上大事了。”

扮红脸的自然是骆家龙了:“对不起啊,团长,我欺骗您了。她不是…

我表姐,而是分局政委。”

呃,惊得蔺晨新脖子一伸,直吸凉气。

“这不赖我们啊,您光看制服诱惑,不看制服上的警衔。”汪慎修道,看蔺晨新愣着,他解释着:“这是女处,不是你想像中的处女啊。”

几个坏种一阵呲笑,把蔺晨新刺激得哭笑不得。

余罪扮老好人了,站在小哥面前语重心长地道着:“兽医兄弟啊,事情已经到这地步了,实在不好办了,坦白讲,他们也是无计可施才想到请你这号业内专家,正常请,您未必来啊……所以就出此下策,嗯……这个……让我怎么说呢。”

到这份上了,人家还能帮么,反正兄弟们商量就是连唬带诈,上路再说,余罪正穷于寻找籍口的时候,蔺晨新突然开口了,好奇地问着:“刚才那位警姐,叫什么名字?”

“啊,你还想着啊。”熊剑飞吃惊了。

“想想又不犯法?把一位知姓美女关在这种环境里,真是暴殄天物啊。”蔺晨新严肃地道。

此话听得众人俱是愕然,更愕然的是蔺晨新很平静地道:“你们要想留我帮点什么忙,我不介意的,我还真想认识这位女处长。”

余罪眼睛一亮,指着小哥道:“就是他了。”

“你确定?”鼠标问。

“确定,作案就需要这种色胆包天、恬不知耻、敢想敢干、百折不挠的人。”余罪凛然道。

蔺晨新被这评价听得直瞪眼,众人正觉不妥,好歹也说人两句好话不是,谁可知蔺晨新郑重地向余罪伸出了友好之手,严肃地说着:“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看得出,咱们是一类人。”

不知道是故意还是无意,不过被蔺晨新演绎的没什么可挑剔的,两人向损友一样握手,相视而笑,余罪一摆手:“开始,拿案卷给兽医看……出事我负责。”

说话着这就开始了,熊剑飞犹豫地搬着案卷,汪慎修和骆家龙向蔺晨新解释着案情,那形形色色的骗色骗财案件,很快引起了蔺晨新的好奇心,他说了,有骗色骗财这类烂人的存在,是对整个泡妞事业的侮辱,像这种人渣,务必除之而后快。

这倒好,兽医哥看着详细的案情,又是问案发地点、又是推敲勾引经过,不到一个小时,他居然根据受害的女嫌疑人的特征把案卷分成几个类别了,据他讲是因为勾搭的方式和勾引诚的差别。

没错,专业尼马就是专业,骆家龙暗暗惊讶了,他的分类很正确,正是他和汪慎修故意混在一起的并案案例…………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