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4章& 千里猎狼

2017-11-25 17:51:47Ctrl+D 收藏本站



清晨,七时四十分,邻省邯单市。

处处可见开工建设的高楼,雾霾笼罩着的天气,千年古城仿佛多一分魔幻色彩一般,显得阴怖。此时大街上渐多了车辆和来往的行人。这个即将进入节日的城市,渐渐地苏醒着。

市区、三环路、尚志巷、怡和小区某层一居居室,窗帘隔绝的卧室里,床头柜上一台精致的手机在铃铃响着一曲经典的铃声。

舞曲,交换舞伴,很有品位的一首乐曲。

被窝里伸出来了一条胳膊,摸索着,摸到了手机,看着屏幕上显示了“张海澜”的名字,这是大学同学,他迷迷糊糊接听着:“喂,怎么了,大海,大清早打电话。”

“学志,你是不是犯事啦?”电话里小声问。

“什么?你是不是有病了,大过节的,犯什么事?”睡眼未睁的人,还没整明白。

“不是……昨天有警察找到我单位了,一直问你的事……我就寻思着,是不是你有事了……哎,我可什么都没说啊,我告诉他们的工作地点,都是你上次辞职的地方……学志,你,你没干啥胡事吧?”同学张海澜关切地问。

此人惊得一骨碌坐起来,瞠目、张嘴、愕然的表情僵在帅气的脸上,无数次钻研侦破小说,他也曾经设计无数种可能出事的镜头,但真实发生却和想像是如此地大相庭径,似乎不应该这么快、这么猝不及防地就来了。而且,他一直认为自己做得天衣无缝,谁也不可能在茫茫人海里找到他。

“喂喂……学志,你还在吗?到底出什么事了……”

“没事,真没事……我能干什么?偷吧我不会,抢吧我不敢,贪污受贿吧又没机会,真是瞎想,现在警察都吃饱撑得,甭理他们。”

“可是,学志……再找我,我怎么办?”

“没事你让我怎么办?那你说我犯什么事了,我投案自首去?”

“我……我哪知道……”

“这不就得了。嗯,我挂了啊,睡觉呢……”

他不容分说地挂了手机,想了想,直接关机,迅速地换了手机卡,把手机放下,从床上慌慌张张地下来,直奔卫生间,片刻洗漱,出来拉出了床下的行李包,胡乱地扔着衣服,看样子要离开这座已经显露形迹城市了。

整个过程他显得慌乱而不可自制,放衣服的手都在颤,他看了看,甩了甩手,默念着,没事没事,警察找不到我……安慰着自己,收拾妥当,将出门时,又有点心虚胆战,伫立的片刻,他似乎想到了什么。

对,还有一身警服呢。那服装在大多数地方相当于通行证。

说干就干,他找出了扔在角落里的警服,迅速地换上,转眼一位西装革履的都市青年,变成了一位阳光帅气的人民警察,照照镜子里的自己,摸摸证件,又从窗帘缝隙看看安静的,没有异常的小区,他悄悄地拉开了门,从安全出口,步行下楼了………

………………………………

………………………………

此时此刻,那位叫张海澜的男子,正愕然一脸的放下手机,紧张地道:“他挂了。”

“哦,知道了。”骆家龙道。

“喝水。”汪慎修端了杯水,轻轻放在此人面前。

就在鼓楼分局,昨晚就把这位传唤来了,协助调查,小伙子还算配合,就是一直有点紧张,骆家龙安慰着:“张啊,没事,没人知道你在这儿,就当没发生一样,一会儿我们把你送回去,正常过节啊。”

“可……可这究竟是什么事?”张海澜鼓着勇气问,不像案子啊,就问了问在学校的事,警察好像特别关心别人私事一样,净问洗澡时候注意到什么特殊现像了没有,暗示了很久,张海澜才明白,主要不是问邢学志,还是问邢学志老二的事。

可警察怎么可能知道邢学志老二的事呢?

“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骆家龙笑笑,更增神秘。

“可你们这样,不是让我通风报信吗?”张海澜紧张地又问。

“所以才没什么大事,您说呢。”汪慎修绕着话题,笑着道。

他看了看,七时四十五分,这个时间应该开始了,他真有点蠢蠢欲动,想亲临那个抓捕一线啊。

…………………………………

…………………………………

嗒……单元楼门开了。

没有见到警车和警察,邢学志放心地出来了,于是这个小区多了一位身着警服的警察,在他研究过n个国家的警察工作方式时,他觉得最数天朝的警察差劲,没枪、没有临时处置权、甚至没有人权,所以也最没出息。

他迈出单元楼门,整整警服,提着行李箱,最后看了眼这幢单身公寓楼,真不知道下一个漂泊的城市会在哪儿。

“喂,警察同志。”

刚走几步,就有人喊,他回头,看到了一楼单元阳台下,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位傻兮兮的胖子,灰头土脸的像被人揍了一顿,吸溜着鼻子,蜷缩在角落,两手缩在袖筒里。

“怎么了?”他严肃地问。

“你这身警服真帅啊。”那人羡慕地道。

“呵呵,谢谢啊,你也挺帅。”邢学志笑道,不止一次被人这样赞美,不过大部分时候都是女性。他瞬间对这个胖子和好感倍增,笑了笑,转身又走,那人在背后又喊了一声:喂,警察叔叔。

他回头,那胖子笑着道:“我听说警察好像都有这个。你有吗?”说着亮着带警徽证件,脸上带着坑死人不偿命的坏笑。

一瞬间邢学志做了一个决定,尖叫一声,扔下行李,飞步便跑,长腿迈着,把这个行动不敏捷的胖子扔在身后,他知道,那人虽然丑了点,可肯定是真警察,他跑啊,跑啊,十几步便觉得肺里就烧起了火,朝着楼拐角的方向,那是已经预计好的出逃路线,从那儿翻过矮墙,外面就是工地。

谁可料一拐角,光看上面没看下面,拐角处伸出来一条腿,一抬,绊得他几乎飞起来,然后吧唧重重摔在地上,还没有来得及爬,后背一疼,已经有人膝盖压上来了,一面面相凶恶的男子,腰里一拎,铐子嚓嚓把人反锁上了。

有晨练的市民瞅见了,眼睛一直叹着:“啊?有人打警察。”

更多的人看见了,有人同仇敌忾地嚷着:“嗨,小伙子,好样滴,揍他……警察没一好东西。”

正奔上来的鼠标被雷倒了,看来这职业越来越尼马不招人待见,难为这嫌疑人还扮警察出行呢。他奔到抓捕地点时,余罪已经驾车倒回来了,熊剑飞开着车后厢,拖着人,那人还挣扎着,鼠标以熊剑飞为遮掩,暗暗一腿猛地顶在那人的尾骨上,那人一吃痛,往前一仆。正好,被熊剑飞扔进车厢里。

“小子嗳,换座城市就以为找不到你了……长这么帅,说话还这么礼貌,一看就是假的,哥这样的才是警察,你能扮像么?”

鼠标嘭扣上了车后盖,笑得直得瑟。

此时,外围协助的警力得到了抓捕成的消息,两辆警车驶入小区,搜检这位诈骗嫌疑人的住所,在两地警方配合下,有序地开始了………

……………………………

……………………………

“抓到了……”

骆家龙兴奋的道,边听电话,边给一旁听的汪慎修道:“已经找到证据了,这家伙行李里就有超大号的安全套……住所搜查已经开始了,他们今天往回返。”

听着是鼠标的声音,汪慎修一把抢过电话嚷着:“鼠标,五原人民发来贺电,授予鼠标同志蹲坑英雄的称号……哎标啊,蹲了一晚上,没人把你当贼抓了吧?”

“去去……哎,标,瞅瞅当地有啥特产么?给带回了点啊。”骆家龙又抢着道。

出门的那位步子停了停,好幽怨的眼神,他想像得出,自己那位同学恐怕真是犯事,警察催着他,他黯然的跟着警察离开了。

旗开得胜,那叫一个心喜欲狂,骆家龙找着给人分享这份喜悦,给肥姐打,肥姐在吃早餐,直道着:我早知道了,他们第一个通知我。

哟,这让骆家龙觉得好失败,参加行动都不是第一序列被通知的,两人想想,这么大喜事可得怎么得瑟一下才能发泄憋得这几天呢?

汪慎修说等他们回来,一块喝去。骆家龙嫌没创意,要不不等他们回来,咱们贺贺去,也不行,两人多没意思。商量未定,听到急促的脚步声,汪慎修刚嘘了声,知道是谁来了,门嘭声被推开了,肖梦琪气喘吁吁的问:“到底什么情况?昨天不是还的市区查找,今天怎么突然就跑到邯单抓捕去了?”

汪慎修和骆家龙齐齐失声,严肃地看着肖梦琪,半晌汪慎修道:“没抓错,已经确定目标正确。”

“为什么不向我汇报?”肖梦琪有点生气,俏脸变色,喘着气,气咻咻地上得前来,骆家龙赶紧让座,汪慎修小声道着:“肖处,我向您汇报,您说……很无聊啊。”

这……肖梦琪剜了他一眼,不过好像这是事实,可推进的速度太快了,大前天那专家才从这儿走,昨天听说他们还在走访受害人,今天一早就抓到嫌疑人了,她坐下来,按捺着心里的狂喜和惊讶,换了脸色,舒着这口气,一摆手:“坐……说说,到底怎么确定嫌疑人身份的,这个人曾经做到两次描蓦,都没有找到目标。”

“您确定要知道这种无聊的事?”汪慎修问,骆家龙在吃吃地笑。

肖梦琪也笑了,宛然一笑道:“这种无聊的事上都能找到线索,我除了佩服已经无话可说了……说吧,我尸体都见过,还怕你们讲人体器官?”

骆家龙和汪慎修换了个眼色,两人理着头绪,骆家龙道着:“其实也不难,关键是那位泡妞专家发现的这个线索,他觉得这个人天赋异禀,这是最大的一个特征。”

“等等……关键也就在这儿,我就不相信,看案卷都能看出这个嫌疑人天赋异禀来?相貌都描不准,能描准裤子里的事?”肖梦琪好奇地问。

“这是个猜测,是他根据受害人的特征猜测,您看,受害人都是三十岁左右的女人,主要以单身和离异为主。”骆家龙道。

“那又如何?”肖梦琪道。

“据专家讲,能满足这类欲不满,而且让她们死心塌地的人,床上夫才是硬道理,而床上夫好,必须硬件达标,所以他判断这个人最起码异乎常人。”汪慎修道。

两人说着,又吃吃笑了,肖梦琪有点尴尬,不过这次是笑得尴尬,直接跳过这个话题道:“然后呢?”

“然后我们就求证。”骆家龙道,本次也受益良多,他解释着:“我们向受害人求证的时候才发现,所有的报案资料都忽视这个情况,受害人不好意思讲,民警肯定也不好意思问,都觉得与案情无关嘛。”

“恰恰在案情无关的地方,我们找到了线索,受害人都反映他们的床事生活比较好,而且那个嫌疑人,割过包皮,也是无意透露的,而且是从农村到城市以后才做的这例手术……之后我们分了三种,一路查医院记录,一路筛选五年往前几年的全市所有大专院校的毕业生,第三路找肖像描蓦的重新绘制……”汪慎修道,这两天都忙得够呛。

肖梦琪适时插了一句问:“是根据他的活动熟悉程度判断,有可能在五原呆过很长时间?还有可能就在这儿上的学?”

“对,他能说一口流利的五原话,这可不是一天两天能学会的。”骆家龙道。

“最终确定身份呢?”肖梦琪问,这是最难的一步。

“我们提取了十七到二十一岁在五原各医院做过类似手术的患者,和学校的生源登记交叉对比,设置了身高、性别等不会错误的筛选条件,又把筛出来的一千多人,放到面部识别软件里,剔掉符合率百分之二十以下的,就剩几百人了……这个人有一定的反侦察能力,信用卡消费、开房,都进行了刻意的掩饰,这也是不同受害人讲出来的面部特征不同的原因,到这种程度,让我们觉得还是很难……最难的是,这个人似乎精于化妆,他可以随意地化身上不同品位的帅哥,所以受害人描蓦出来的面部也有差别。”

“他设置障碍最难的地方,恰恰又暴露了他的特征。”

“什么特征?”肖梦琪被吸引住了。

“化妆。”汪慎修道:“余罪发现了这个疑点,男人要学化妆可不容易,结合他这一特征,我们又跑了几家美容院和十几家大商城的化妆品专柜……结果,拣了个大漏子。”

“拣的?”肖梦琪惊讶了。

“对,在城东街名妆城,店里一位女经理一眼就认出了肖像画,还给了我们一张名片……您猜这家伙是干什么的?”汪慎修问。

“不会是推销员吧?”肖梦琪笑了。

“还就是……否则都没有那么一张能说得天花乱坠的嘴了,得到了邢学志这个名字,一下子把所有侦察全部连系在一起了。所有特征严丝合缝地合在一起了。”汪慎修得意道。

“这就是他的资料……邢学志,男。三十一岁,晋南沁县攀庄村人,于**年到**年在五原市传媒大学读主持专业,昨天中午我们找到他们学校的教员,得到了他同寝室几位男生的联系方式,有两人在五原,据他们反映,这个人确实天赋异禀,在学校时就有个绰号叫‘大老二’,男生一块洗澡都拿这个开玩笑。进一步确认之后,余罪他们当天赶赴邯单,在居民区守了一夜……刚刚完成了抓捕。”骆家龙道,疲惫的眼神里,露着一丝兴慰。

肖梦琪的眼中,几次闪过惊诧,相隔数年,又见余罪这种抓住一线,多头并进,急速推进的办案手,就即便有取巧的成份,可留给观者的仍然是叹服不已。谁可能想像,这群貌似胡闹的非专业刑侦人员,居然能从那种事上找到线索。而且这条线索成为排除嫌疑的最大特征。

侦破有时候免不了加入运气的成份,可能找到并抓住运气,何尝又…

不是一种实力的体现呢?

几次吁声,肖梦琪不知道是激动,还是准备赞叹一番,不过等她起身时,却又平静了,看看汪慎修笑了,郑重地说了句:“谢谢啊,你们给我好好上了一课,对之前的误解,我郑重道歉。”

敬礼,还礼,两人得此褒奖,得意之情更甚,可不料肖梦琪趁热打铁道着:“加把劲,小伙子们,还有几千件等着你们啊?”

啊?汪、骆二人笑容未去,下巴耷拉了,眨眼,肖主任已经兴奋的踌躇满志地迈步出去了。

“看来,我们得把泡妞专家再请回来,懂女人的才能看懂这种烂事。”汪慎修道。

“成不?咱们的不信任,我觉得已经让团长受伤了。”骆家龙道。

“嘿嘿……有美女在,就不怕色狼不来。”汪慎修嘿嘿笑着,看到窗上闪过肖梦琪的身影,他如是道,骆家龙噗声笑了,深以为然。

………………………………

………………………………

数百公里之外,行李搜检、住处搜查、一直忙了三个多小时,快到中午时,解押的车才上路。

奔袭千里,连夜蹲坑,三个人是轮流睡觉的,上车鼠标说轮到他了,抱头便睡,熊剑飞嘟囊着你狗日刚睡醒,余罪还没睡过呢。话没说完,鼠标已经是呼噜声起,气得驾车的熊剑飞直骂再不带这草包出警了。余罪拦住了,算了算了,标哥能难得这么敬业一回,已经不错了。

就是嘛,都是看在兄弟的面子上他才出这一趟的,等闲不是自家的事,他才懒得管呢。车平稳地上路,余罪坐在后座,脑子里的兴奋劲还没过去,他不时地回头,看着那位一直低着头,从被抓捕就少言寡语的骗子邢学志。

行李和住处的搜检收获不少,这人搞得化妆品推销,主营是美容美发用品,不知道的进他家里一定会当是个闺房,满屋子各色化妆品样品,怨不得这家伙能轻易地化身不同类型的帅哥瞒过警方绘像师的手笔。除了这些,还搜到了随身的数张银行卡,你无想像的是,这种货色居然很会过日子,卡里还存了三十多万存款,这肯定与他的收入和消费水平不符,是历次诈骗存下来的。

“抽烟吗?”余罪问。

嫌疑人摇摇头,余罪想了想,看看打呼噜的鼠标,也放弃了,他回过头来,下巴靠在椅背上,隔着铁栅,看着已经关过车里笼子,铐在铁框上的嫌疑人,他在想,这种人的弱点,何在呢?

每个人都有弱点,骗子的弱点又会在什么呢?

这是一个余罪一直在思考的问题,就像曾经去揪那些扒手的小辫一样,找准弱点,事半倍,而找不准,可能就是事倍半,这一次抓捕在他看来,还是过于艰难了,几个人熬了几天几夜,从数千排查目标里往外筛选,最终还是无意中发现化妆这一细节,拣到个最有价值的线索,最终和兽医的推测交叉比对确定目标,否则还不知道会拖到什么时候呢。

弱点…弱点……这种人可能不像毒贩那么凶恶、不像扒手那么无赖、不像匪类那么狠辣,他们有正式职业、有学识修养,人模狗样地混迹地普通人群中,一有时机,便变换着身份实施猎艳侵财的诈骗……这是个自学成材的,也许仅仅是在和女人作戏中,找到了发财捷径。

“嗨……想知道杨叶青的近况吗?就是那个开花店的,她那么喜欢你,你不至于把她忘了吧?”余罪问,他想,那个寻死觅活的女人,反应恰强烈,似乎应该是当初爱得最激烈的一位。

哟,蒙对了,邢学志慢慢地抬起头,看着余罪,似乎在思忖着,他不咸不淡交待了几宗,他知道案情的轻重,自然是拣最轻的来。

“她死了。”余罪黯然道。

熊剑飞心一抽,被这瞎话听得差点方向失控,没明白余罪撒这个谎有什么意义。

啊……嫌疑人轻啊了一声,坚定的表情开始愕然、开始惊惧、开始慌乱,嘴唇哆嗦着,就是没有音节发出来。

“不信啊,要是个骗俩钱的案子,至于追上千里来抓你?我们找了你几个月,找到了你的同学,最终才确定你的方位……我劝你一句啊,老实交待一下命案的事,进去少受点罪。”余罪道,那庄重、严肃的表情,恐怕连自己也骗过了。

“不不不不……不是我害的,我没杀她。”嫌疑人急了,惊恐地道。

“可她死在家里,杯子里有下的毒,你做化妆品的,应该能接触到有毒化学物质吧?”余罪厌恶地训斥着。

“不不不不,真不是我,我们不在她家分得手,我只去过她家一次。”嫌疑人道。

“去了一次,她就死了,不怀疑你怀疑谁啊,她可是单身。”余罪道。

“真不是,我去她家,是过夜去了……第二天还一起帮她开店门的的。后来还在一起吃过饭,泡过吧……”

“那你们什么时候分得手?”

“二月,今年二月。”

“那就对了,她死在二月七日,恰恰是你消失在五原的时候,你怎么解释?”

“真不是啊,我走时候她送我上的火车……她她…她可能是找不到我……我……然后寻了短见?”

“胡说,你以为你是谁,还有人为你这样的殉情?”

“不一定为人,我借了她八万块钱……我……不能为这点钱就寻短见啊?”

余罪瞪着他,一脸不信,那样子如临大敌。

嫌疑人被这样子惊住了,这个命案摊上,那差不多得以命换命才成呐,他欲哭无泪地道着:“真的,我见她是个小老板,就想和她厮混几天,借俩小钱……我怎么敢杀人呢?”

“哦,这样啊……”余罪移着录音设备,组织着下一个谎言,谁知道这时候熊剑飞吃不住劲,把车停在了路边,自己急急地奔下车去,余罪跟着下来时,他蹲在车前,使劲憋着,笑得比哭得还难看。

这倒好,以骗对骗,又问了一桩案子来了。余罪踢踢他,严肃地警告:“忍住,这尼马才开始,别露了馅啊。”

熊剑飞笑着点点头,憋着上车,继续前行,余罪一改恶相,又是一副极度厌恶的样子看着嫌疑人,像骂人揭短一样训着:“……就算人不是你杀的,就算那事和你无关……可我们在排查的时候,发现你不止欺骗过一个女人的感情,记得山大那位周丽吗?……不记得了,那新华书店的陈芳华呢?…噢,也不记得了,那你一定记得吴蕾,抬起头来,记得吗?”

嫌疑人似乎揣度到自己上当了,从命案的惊惧中渐渐明悟,又开始耍死猪了,直摇头:不记得了…不对,我不认识。

“胡说呢吗!不是我说你啊,你丫品位太低了,找那样的女人?”余罪道。

嗯?这刺激到嫌疑人的g点了,他看了余罪一眼,十足的不屑,那意思仿佛在说,好像你懂似的。

“不服气是不是,哎……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吴蕾那样的虽然漂亮,可特么嘴贱呐,你的事她告诉我们了,她说你裤裆里长了根驴,还割过…

包皮,上了床比驴还能干……哎,她还真不在乎借给你的那几万块钱,只说就当找鸭了……呵呵,我说邢学志啊,你长了那么一根?我还真挺好奇。”余罪痞声秽言,刺激着这骗子。

这么讲话奏效了,邢学志早忘了自己戴铐子的身份了,咬牙切齿地骂着:“这个贱人。”

“是你贱吧?她说她喜欢你给她跪舔。就靠这个赚钱啊?”余罪问,表情极度猥琐。

“胡说,绝对没有……这女人你是不知道有多贱,那特么就是一逼当卡刷、嘴当逼使的烂货,不知道多少人上过呢。”邢学志火了。

“那你还去上?”余罪反问着。

“玩玩呗,又不花钱,她还倒贴。”邢学志得意了。

“哦,这生意能干啊,玩玩她就倒贴好几万,美金还是欧元?”余罪故意道错了。

“别听她胡扯,我就借了她一万八,还不够两万。人民币。”邢学志道。

“哦,人民逼……继续说说,还借谁的钱了。”余罪道。

嗯,嫌疑人语速飞速的争执完了,这才觉得稍有不妥,看着余罪,突然发现一个很让他郁闷的事:

上当了,肯定没有命案,这是诈他呢。

“觉得我诈你是不是?”余罪把他的疑惑直接讲出来,他轻描淡写地道着:“真不是诈你,这些屁事啊还真不叫个事,错就错在杨叶青不该死,一死坏事了,还是他杀,我们局里调了十几个组、一百多警力追查这个案子,这都不用讲,你前科太多,谁能保证你不是见财起意,杀人灭口,谁能保证你这是第一回犯案……我可告诉你啊,躺在我们刑侦上的无名女尸还有很多,你这号流窜得,得好好审审……”

“我真没杀过人,怎么可能。”嫌疑人对“杀人”一事又相信了几分。

“那咱们好好说说,把这些烂事都跟我讲讲,上过床吧,那就算了,上就上了,你情我愿也不违……这借的钱可是大问题,你要还了就是借,你要不还就是骗……赶紧地,说清楚,处理干净,省得警察满世界追你,你说是不?说说……那个陈芳华的事,书店那个少妇……”

余罪连蒙带诈,不知道是语言选择的缘故,还是表情诚恳的原因。那嫌疑人思忖着,吞吞吐吐讲着,一磕绊住了,又被余罪连蒙带哄加上讹诈,继续竹筒倒豆子,讲他和不同女人的故事。

熊剑飞一点都不困,鼠标也醒了,听得津津有味,两人不时地交换眼色,在传达着一个相同的心思:

哎尼马呀,这到底谁是骗子?

余罪这满嘴就没有一句真话,可套出来的,全是实打实的案情呐,路程才走一半,已经十几例了,远远地超过了先前了解的积案,很多没报案的,都被心慌意乱嫌疑人撂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