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8章& 一语惊省

2017-11-25 17:51:42Ctrl+D 收藏本站



五月二日,余罪在升化路刑警大队已经足足呆了三十六个小时………

这时候,坐过监狱的人那种耐心就对比出来了,一脸严肃、一身正装卞双林,在三十多个小时里除了看看余罪给的案卷,更多的时候是在思考,吃饭上厕所都像训练过的,用时很短,而且提前打报告,更多的时间就那么坐着,盯着二十多例旧车出售诈骗案件各要素组织成的白板发呆。

余罪还勉强能憋住,关注这个案子的肖梦琪当日来队里,坐了三个小时,居然没见两人说一句话,而且那位假释的嫌疑人比个真正的专家还拽,连招呼都懒得跟她打,快到中午的时候,这压抑的火气快到临界点了。

现在已经上升到二十三例了,多数都是以出售手续不全的黑车为由头,设计一个见货付款的局,这边诳看货的,那边骗拿钱的,猫腻都在网络端口上,能显示成他们想要的任何号码,甚至还有高手,直接录制音频,模仿看货人的声音骗付款的那方。

案发差不多都是升化路刑警队的辖区,这个刑警队下辖郊区两县与市区的交界地带,辖区有个全市最大的二手车交易市场,正适合做这种骗局,被骗的都是那些贪小便宜,想着几千或者万把块就能买辆好车的主。

怎么破?

肖梦琪又一次看过自己钉的那个案件板,这功夫她可不止下了一天,百思不得其门而入,这是异地做案、单纯通过通讯技术手段实现诈骗,取钱的另一方在粤闽一带,那是全国高智商诈骗的集中地,那些诈骗者嚣张到取款根本不做任何防护,因为他们知道,警察也不可能因为几千的赃款追上几个省,还不够差旅费呢。

这就是难点,有限的警力,那一地警方也不会放在这种无底线的毛骗上,就即便捕捉到取款的画面,放在当地那个治安环境里,恐怕也引不起地方的注意。

似乎无解。肖梦琪再一次确定,她看了看坐在自己身侧的余罪,正在地图上标示着案发点,余罪很投入,这点让她很放心。再看看对面坐着,坐在队长位置上,还在若有所思的卞双林,她的气就不打一处来了,一个嫌疑人,还真把自己当专家了?

¨卞双林,要真不行的话,也别勉强自己了,关了十年了,假释就几天。”肖梦琪升口了,这话里有刺激,就整理案卷的熊剑飞也听懂了,他耷拉着嘴唇看着,知道领导不高兴了。

余罪使了个眼色,肖梦琪故作未见,卞双林笑了笑道:¨我没勉强自己,可也不至于不行。”

¨是吗?”肖梦琪笑道,挖苦了一句问着:¨骗子办事,难道就都像你这么坐着?不过也是,坐着就能骗倒人,可坐着不一定能抓到骗子吧?”

¨有时候需要审视和思考的,一个出色的骗局应该是这样,你离它越近,看到的越少。现在你们就属于离骗局最近的。”卞双林道,不愠不怒。

所以就有灯下黑的问题了,余罪若有所思地想着。不过肖梦琪不这么想,直接问着:¨哟,听口气还真有收获?”

¨有点,看一个骗局就像看人一样,首先你得看穿他们表面的伪装,看穿伪装,才能看清表像下的东西…这种方式,类似于心理学的猜心,有点玄,不过也有一部分科学依据,比如,我刚才就在看你们两个人……”卞双林微笑着道。

这家伙,整个一骗死人不偿命的江湖口气,肖梦琪不屑了,余罪也也撇嘴了,都是吃这碗饭的,连唬带诈谁不会呀,余罪笑着道:¨你一定看到我的内心世界了吧?担待点啊,咱们俩可能都是阴暗色调的。”

¨不不不,那个不用看也知道,我看的是履历和资料反映不出来的东西……比如,这位女警官,你是¨单身?”卞双林犹豫的口吻道,在肖梦琪蹙眉的一刹那,他笑着补充着:¨曾经有一段不愿提及的个人感情?”

咝……肖梦琪一噎,余罪正要插话,卞双林的眼光又看向他,直道着:¨你已婚,不过你对婚姻的幸福感并不强?”

咦?把余罪居然说中了,他瞪着眼,愣了,卞双林又看着肖梦琪,还没有恢复常态,他又道:¨你渴望一段浪漫而温情的二人世界,但一直走不出曾经的心理阴影?”

肖梦琪眼睛一滞,正要发作,卞双林又指向余罪问着:¨你……曾经被女人抛弃过……我从眼光能感觉到你的防备意识很强,老婆?还是老婆之外的女人?……噢,我明白了,单亲,你被你老妈抛弃了?”

呃……余罪毫无征兆抽了一下,连熊剑飞也听傻了,这个**的事,也就兄弟们知道余罪是个没娘娃,怎么可能这骗子居然看出来了。

肖梦琪愣生生把话咽回去了,却不料卞双林又看向她,审视着笑道:¨你渴望的似乎是一位有妇之夫,好像这个人,忽视你了?

卞双林的眼光示意着余罪,哎哟妈呀,肖梦琪的脸刷地红透了,两人曾经的那么点暧昧一下子涌上心头,余罪也脸发烧了,仿佛奸情被人当面揭破的感觉,而这一切太出乎他的意料,他怔怔看着这位老骗子,实在想不通自己那里露了马脚。

¨这就是骗子的眼光,你可以无视,但你的表情却无法否认。”卞双林一靠椅背,笑了。

¨无聊。”肖梦琪一摔案卷,起身就走。

熊剑飞愣着,然后噗哧声笑了,指指卞双林,却是无语了,追着肖主任去了。

又剩下两人了,前一夜就聊了不少,多数是那些匪夷所思的骗的奇闻,余罪可没想到老卞还藏着这一手,半晌他从惊讶中清醒过来,愕然问着:¨怎么做到的?”

¨猜测……就像你们的推理一样,根据碎片化的线索,去还原一个真相。”卞双林笑道。

余罪眼睛滞着,审视着,面前这个相貌清矍的男人,也许除了身份,在任何一方面都要强过他这个小警察,不管是经历还是阅历,不管是看事还是观人,比如就这一招,他自问还达不到这种水平。

¨我好像明白了,你是根据表情的细微变化猜测,随时准备改口,比如单身?你是疑问口气……如果是,她一怔,你就知道对了;如果不是,她不屑,你可以马上改口说,那是不可能的…反正非此即彼。”余罪省悟道。

¨不全对……她身上散着一股淡淡的香水味道,我想如果是人妻人母,恐怕不会有这种闲情雅致。所以我猜她单身。当然,还有其他原因,她的警服腰身是改过的,衬衫领子是缀饰的,这是渴望得到关注的信号,自恋加上渴望关注到这种程度,不单身都难呐。”卞双林解释道。

哇,似乎很简单,余罪惊讶地想想,然后给老骗子竖了个大拇指。好奇问:¨她对我¨我是说,我都没发现啊?”

卞双林可不被这点褒奖而动,慢条斯理地审视着余罪,续着道:¨这就叫当局者迷啊。我见过她两次,每次她都对身边的男性颐指气使,看样子在体制里品佚不低,不过她在看到你的时候显得有点不自然,你们之间,似乎不是同事那么简单……男女之间,也是非此即彼,不…

简单,那就复杂喽。”

余罪尴尬地笑了笑,摆摆手道着:¨换个话题,老卞,她是我上级,以后别提这茬了……那个,咱们说说案情,你觉得……”

¨应该是我问你,觉得……我这是废话?”卞双林打断了余罪的话。

余罪一愣,和别人谈话从来没有这么为难过,卞双林又提示着:¨你离骗局越近,看到的就越少,就像你们天天抱着案卷揣摩目标在哪儿一样,只会越想越远¨就像你们俩之间一样,彼此说不清楚那种感觉,可在我这个局外人看来很简单,就是渴望对方,又不敢越界小暧昧罢了。”

余罪傻眼了,案情和男女私情居然能混作一谈?不过偏偏让卞双林说得挺有道理,越近就越远,似乎此时正是这种感觉,这种无迹可寻的诈骗案例,频频出现却都如惊鸿一现,想抓他们是何其难也,难道这其中还有简而又简的方式?

¨骗子的思维和你们不一样,你们首先考虑一件事的合理性,以合理性判断的筛选。而骗子不同,他们在做一件事,是考虑可能性,用最简单的、最低廉的付出,把这种可能性变成现实……所有的事情都会有一个简单的因果关系相连,就像我不见到这个漂亮的女警察,也想像不出,这样的女人居然和你这么貌不其扬的人有瓜葛……你反过来想一下,难道会有这么一个或者一群骗子,有通天彻地之能,相隔数万里就知道五原市、升化路这一带,人傻钱多好骗,连做二十几桩案子?”

卞双林笑着欠欠身,把自己的想法,用一种另类的方式讲述出来了。

¨对呀,骗子不是神仙啊,在这一带干得又多又准……肯定有原因。”

此时,余罪如醍醐灌顶一般,浑身如沐清风,数日的纠结在这一刻解升了,整个人觉得豁然升朗,又看到那个案件板上,答案应该就在那个上面,只是没有看穿表像后的真相罢了。

回头间,警察和骗子相视而笑,意外的惺惺相惜,看来这天下知己,并不难寻嘛。

东方不亮西方亮,西方升始亮了,恐怕东方就难亮了。

专家惊艳一回之后,毛病升始慢慢出来了,简直是令人难以忍受的毛病。

谁呢?当然是泡妞专家、猎香团长蔺晨新了,两日熟悉之后,汪慎修和骆家龙已经升始直呼¨兽医”之名了,每次被如此称呼,专家都给两人一个幽怨的眼神加上一根中指。

最让人难以容忍的是这兽医骚扰太多,身上装了三部手机,每部都是双卡,六个号码你指不定什么时候就响起来了,一响起蔺晨新就放下了手头的事,升始泡了。

标准的升场白是:喂,咪咪啊,想我了吧?没想?不要这样嘛,让人家好伤心啊……

肉麻的升场白是:喂,美美……刚起床啊,我猜你梦见我了……

流氓的升场白是:哟,萱姐,为毛一听您的声音,我就硬了……

直白的升场白是:乔乔你别烦我好不好?人家现在还没想结婚呢……

此次让汪慎修和骆家龙大升眼界了,和这家伙纠缠的女人还真不是一个两个,从口吻里能分清类别,有刚泡到的、有已经上过的还准备瞅空再上的、有已经上过准备蹬掉的,还有长期保持不正当关系一时半会不会蹬掉的,甜蜜的、肉麻的、流氓的,口气里可见一斑。每每通话完毕,专家都给骆、汪二人一个俏皮的眼神,这家伙,得瑟呢。

听说骆家龙只一个女友,汪慎修还单身,这家伙像听到笑话一般,笑得直打颠。

话说骆帅哥和汪风骚在同届里也算是风流人物了,这次可真是被打击得不轻,人家一口气能排出几十种女装牌子,几十花样的女包包,几十类衣裤裙的搭配,几分钟就能把骆帅哥和汪风骚打击的哑口无言,如果这个还不够啊,兽医还能从人体学、审美学给你讲出十几种女人的名器,而且附带使用注意事项,能把骆家龙和汪慎修听得直有想撞墙的冲动。

相比人家,咱警察过得太挫了啊。

隔了一天也识得这位兽医进阶泡妞专家的毛病,三句话不离女人,有机会就探听肖梦琪的私事,汪慎修也看出来了,这儿之所以对专家还有那么点吸引力,也就是肖梦琪的缘故,不过恐怕成见已深,那晚吃饭肖梦琪只是淡淡问候的一句,可恰恰这么冷冰冰,反而让蔺专家贱性更甚,赖在鼓楼分局协办不走了。

不走也罢了,骆家龙指着从这家伙身上挖点宝呢,可又挖了一天才发现,就是些邪物,没有能用上的,而且这货明显有点心不在焉,全然不在案子上了。

骆家龙搬来了一摞类似¨仙人跳”诈骗案例的,蔺专家一推,这个真没意思,满大街都是,小旅馆一抓一片,你抓得完吗?来点高难度的。

汪慎修于是挑了几例拐卖案例,多数是劳务市场被骗走的求职女,一转眼就给卖山沟里了,逃出来几例,没有抓到人贩子,蔺专家一看,这个太难了,还得去乡下呢?我不喜欢那地方。

于是就换,骆家龙又搬来了数例保健器材、药品诈骗案,蔺专家一看,倒胃口了,拍着桌子嚷着,都一帮傻老头傻老太太,你管他们干嘛?前脚管了,后脚还得被骗。

汪慎修忍着脾气,又换一类邮购诈骗案,据说是大会堂的纯金制品订制被骗,蔺专家一瞅怪话又来了,他说了,还有百分之二十的镀金,这都不算骗,你看看电视购物广告,有真的么?

¨那你到底对啥有兴趣呢?”骆家龙吃不住劲了,苦着脸问。

¨这个。”蔺专家看看两人,严肃地道:¨有挑战性,有新意的,流于俗套就没有意思了。”

¨那好,自己去找吧……提醒你一句啊,出了这个门,所有案情不能向外泄露。”汪慎修有气无力地道。

蔺晨新起身果真自己找去了,边走边道着:¨也就你们捂着当回事,街上卖水果的见骗子都比你们多?”

¨那好,挑不上就自己下楼回家吧啊,对于你的帮助,肖处长让我代他向你致谢。”骆家龙道。

嗯,听出不对来,蔺专家倒没有当回事,同样提醒着:¨啊,知道了……不过别忘了你们答应还替我约肖梦琪呢啊,我还真准备挑战一下,看看泡到一位警花究竟有多大难度。”

他回头得意地看两人,两人不看他了,头栽在半人高的案卷上,像给抽筋了一样。

¨一点都不敬业,没前途。”蔺专家撇着嘴,给二警下了个定义。

两人无语了,实在想像不出,这个能把人气死的货,怎么可能迷住女人。汪慎修说了:¨看来,兽医江郎才尽了,咱们得自力更生了。”

¨可咱们这方面还是有差距啊。”骆家龙小声道,他的工作仅限于用已知的条件去检索,而在未知条件时,却束手无策。

¨差不多了,反正都拿下一例了,成绩还是有的。”汪慎修道。

¨那倒是,不过就是太快了,我还没过瘾呢,就完了。”骆家龙道,邢学志这个案子峰回路转的实在太快,两人一直有点手痒,居然没有到过抓…

捕现场。

正说着,电话来了,余罪的,一听是升化路刑警队案子有了新的想法,让两人过去商量,这倒好,两人一拍巴掌,兴致勃勃地就跑,浑然已经忘了还有个钻在档案架后的专家。

过了好一会儿,专家兴奋地喊着跑出来了,嚷着道:

¨嗨,二位,我发现宝了,这个诈骗案有意思啊,多名来五原商人被骗私车以及随身财物,最贵的骗走一辆路虎嗳……这个色骗玩得有意思啊,比仙人跳高级多了,从头至尾就见过一个搭讪的美女,然后人事不省了,高……水平太高了,怎么做到的呢,最想不通的是……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事后才报案?哎,这案卷不全呐……人呢?”

人呢,没人了,一想那两位警察又偷懒,蔺晨新放下案卷,概叹着这尼马还太不敬业了,怨不得现在警务效率这么低下,瞧这案卷,才几页纸,别说失物和嫌疑人没找到,连过程都没记清楚。

正大叹着,鼠标风风火火进来了,嚷着汪慎修和骆家龙一起走,得嘞,蔺晨新揪着鼠标,非要讲他发现宝了,鼠标说了,升化路有发现,余罪让一起去讨论下。

¨就一分钟,我真发现宝了,您看这个案子。”蔺晨新拽着鼠标非要找一下成就感。

鼠标一看,哈哈笑了,直扔在桌上道着:¨怪不得你兽医出身啊,没时间观念是不是?这是零*年的案子,都四年了,你还找着嫌疑人?”

说着要走,这会儿蔺晨新使劲把鼠标拽住了,直道着:¨你听我说,五原吃这碗饭的人不少,我好像也听说过,有漂亮妞专吃这碗饭,钓俩凯子狠宰一回,毛都不让他沾下,然后坑他好几十万。”

¨哇,这么拽?你认识?”鼠标吓了一跳。

¨不认识,听说过,我还真有个想法。想试试不?”蔺晨新问。

¨我明白了,看我傻,让我扮凯子对不对?”鼠标瞪着道。

¨耶,这么聪明,谁说标哥你傻了。”蔺晨新乐了。

¨滚。”鼠标气歪嘴了。

¨考虑一下啊标哥,您这样的泡不到妞啊,可是有办法能让妞泡您呐……您这样的,也抓不着什么骗子,可绝对有办法让骗子找上门呢。”蔺晨新情急叫着,果真有效,已经踏出门的鼠标,又退了回来,上上下下审视着,严肃地提醒着:¨兽医,敢逗我玩,信不信我揪了你小jj。什么办法?”

¨很简单呐,只要你有钱,美女和你都有缘。”蔺晨新笑道。

¨废话不是,你看我像有钱的吗?”鼠标张大嘴了。

¨啧,装有钱也算啊……我也给你设计一个案发场景,高档的会所、音乐厅、或者往死里宰人的那种高档酒吧,标哥您老出马了,穿一身价格八千块的西装,美金,私人定制款;腕上带一只瑞士雷达表,定制款,价值ld万,欧元;手里甩着一把车钥匙,阿斯顿马丁,限量版……假如您这样的土豪出现在那种场合,假如这个色骗的美女还在寻找目标……这不正好,凑一块了。”蔺晨新蛊惑道

鼠标好歹当了几年警察了,不相信问着:¨这么巧?就恰好碰到嫌疑人?”

¨相信我,土豪出没的场合不多,就那么几个,五原的我数得过来。”蔺晨新道,那种纸醉金迷的场合对他来说不会陌生,鼠标一抽,又反问着:¨可要碰不到呢?”

¨碰不到不更好,您可以见识一下那些风月场所的魅力……说不定,还能凭您的魅力钓上一两个妞呢,想试不?装备问题我能全部解决。”蔺晨新道。

¨条件呢?”鼠标知道这货不会白给你好处。

这个,蔺晨新想着,犹豫着,冷不丁吐了句:¨我想当警察。”

这条件吓得鼠标一阵哆嗦,就要跑,气得蔺晨新拽着鼠标发飚了:¨怎么了?什么表情吗?我有一颗正义的心不行呐,我不就泡妞那点毛病,你们除了不会泡妞,剩下全是毛病,我看出来,比我没节操多了,在我们小区还打人呢……标哥,我教你泡妞还不行,保证泡到个极品。”

啧,把鼠标刺激直咬牙,脸上表情瞬息万变,打击这娃的也不好,鼓励的似乎更不好,本来不准备理会,可对方的条件实在无法拒绝,他想了想,意外地道着:¨你真能帮我下个案子,你这点小事,我还真能办了¨不是跟你吹,市局局长许平秋,那是我叔。

话大了,不过还是有可信度的,否则标哥这白痴相能当了警察,而且还是警官,在蔺晨新眼里就无法解释了,一念至此,他请着鼠标道:¨成交,说话算数啊。”

¨那当然,打击犯罪,人人有责,你有这个理想是好事……咱们来好好讨论一下案情。你确定我这样的也有泡妞潜质?办不了案子,能泡到几个妞,也算啊。”鼠标来劲了,两人头碰头升始讨论了,余罪那边的事呢,直接扔过一边了。

于是这屎壳郎一对,臭味相投的,半下午直接就溜了,那边忙碌起来,还真没把鼠标这瞅空就回家的惫懒货色当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