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20章& 贵圈水深

2017-11-25 17:51:39Ctrl+D 收藏本站



¨哥,看上哪辆了?”

甜甜的一声男音,余罪回头,蓦地被吓了一小跳,一位满脸痘痘的少年,正支着脖子和他说话。

哦,不是少年,是长得有点呵碜的挫男,车展美女当车模,二手车市场可没这讲究,余罪笑了笑,嘴角歪歪,然后一言未发,又背着手继续瞄着。

急售、手续齐全、无任何事故等等之类的字样挂在车前窗,代卖的有标价,贩子收回的车就没标价,那得见面才能谈的,余罪边走,那挫男边介绍着:

¨哥您看,我们这儿车是市场里最全的,宝马奥迪不缺、大众丰田都有,再往下咱实用的宏光、面包啥的,那就更多了,很划算的,比新车划算多了,就辆合资车的税钱,都能搁这儿买辆像样的车,我们还包过户。”

¨再往下¨还有更便宜的吗?”余罪道,翻了翻白眼,明显囊中羞涩,羞于启齿。

那挫男以看挫男的眼光审视了余罪一眼,点头:¨有,那边有辆桑塔那,六千块您立马升走。”

¨我看见了,oc年的车,都十年了。”余罪摇头了。

¨那再往下就没啦,车到期就正常报废都要补贴几千块的。”挫男道。

¨那算了,我到别家看看。”余罪背着手,做势要走。

对于做二手车的生意人,再挫再穷的客户他们也不放过的,反正不就图个便宜不是?那挫男追着余罪殷勤地递着名片,然后又殷勤地记下了余罪的手机号,咧咧着有像样的车一定通知您,抽时间一定来看看啥地。

出门时又来一位,小挫男又追着新人去介绍了,这家伙看来不比个香肩露腿的美女车模差,夫都在嘴上,几句话已经把整个车市介绍了一遍,归根结底就一个理:我们这家最划算。

穿了双球鞋,披着晋享山泉的工作服的骆家龙和汪慎修,八成被当成送水工了,这哥们殷勤地介绍着几辆北斗星和宏光盒子车,拉升车后厢一亮那空间道:瞧瞧这空间,别说拉水桶,你拉上几头猪都放得下。

老规矩,像样的嫌贵、便宜又嫌不好,中意毕竟难寻呐,又要到下一家看看,那挫男又是殷勤地递名片,留联系电话。

骆家龙和汪慎修一走,又有两人客串来了。

没人注意到,这个车市插进了很多根本不买车的看车人。

¨孙羿什么时候回来了?”肖梦琪看那小子贼头贼脑进车市了,笑了。

此时她和熊剑飞在路外,余罪嫌熊哥这长相太吓人,没给他安排角色,熊剑飞笑道:¨昨晚,余罪请客,几个人凑一块了,为了保密起见,没用我们队的人,凡大致知道这个案情的,都没有出面。”

¨嗯,也对。”肖梦琪点点头,从昨天到今天,余罪带人一直在布局,她都没机会搭上话,此时看熊剑飞一副心甘情愿的样子,她有点相信许平秋的话了,不管有多贱多损,余罪在这个小圈子也的确是赢得同事的尊敬了。

又等不久,肖梦琪的眼直了下,又一胖妞进车市了,居然把李玫也拉进来了,她愕然地看着熊剑飞,熊剑飞笑道:¨昨晚主要请的就是肥姐,上次排查她给我们帮大忙了。”

¨哦。”肖梦琪暗暗有点失落,这事自己居然一点不知情。

¨肖主任。”

¨嗯?”

¨那个……这事我……”

¨没事,余罪安排的不错。”

¨那个我说要汇报给您的。”熊剑飞急于表白道:¨可余罪不让。”

¨不让?”肖梦琪真有点不悦了,皱着眉头问:¨有什么特别原因吗?”

¨有。他说二手车市就是给我们这些挫男渣女升的,您这样去了肯定不像买二手车的。”熊剑飞道。

肖梦琪蓦地笑了:¨那我像什么?”

¨骆家龙说您像车模。”熊剑飞道,这句倒是颇有恭维成份,肖梦琪笑了笑,不料熊剑飞又补充着:¨余罪说得脱了才像,他们太不尊重领导了,我在酒桌上就骂了他们一通。”

这娃不知道是故意还是无意,听得肖梦琪直嗝应,她摆摆手:¨回分局吧,这事估计一两天才能见到效果。”

就即便她再无视,多少还是受了点影响,车驶出车市,在口子上看到余罪和几人说话时,她板着脸,翻了余罪一眼,一言未发,把郁闷留给余罪了………

啊欠……鼠标来了一个懒腰。

打到第九个哈欠上,车泊在鼓楼分局外头,咦,不打哈欠了,蔺晨新侧头一看,哎呀妈呀,标哥靠着椅背居然睡着了。

¨快起来,快起来¨上班都迟到一个多小时了。”蔺专家推着,标哥揉揉眼,张着血盆大口,又来一个哈欠道着:¨反正都迟一个小时,能赶得回来啊。”

¨走吧,标哥……”蔺晨新干脆下了车,把一侧把鼠标拽下来,眯眯眼,顿顿脚,好容易恢复了几分清醒。

昨晚玩得很嗨啊,去了趟氧吧、跑了两处慢摇吧、逛了两家酒吧,等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蔺晨新家里了,不过鼠标隐隐地记得,碰见过好几可人的妞,都没来得及上手,自己就先晕了。

¨兽医啊,我昨晚怎么回去的?”鼠标问着。

¨我找了几个哥们,把您老架回去了。”蔺晨新凛然道,看看鼠标这一身膘,实在是心有余悸。

¨坏了……昨晚没回家,老婆……”

¨对,嫂子打电话了。”

¨啊?没接电话,后果更严重了。”

¨我接啦。”

¨说什么了?”

¨我说您和兄弟们一块喝酒,嫂子一听是男的,好像没发飚。”

¨哦,那还好。”

¨也不太好的啊,标哥,嫂子让您喝死到外面得了,别回去了。”

蔺晨新汇报着,听得鼠标直翻豆豆眼,家丑须是不能外扬地,他吧唧给了兽医一巴掌,愤愤地斥着:¨还特么好意思笑我,慢摇吧里只顾自己勾搭妞,都不管老子。”

¨标哥,这行从来都是师傅领进门,上床靠个人,总不能我替你射了吧?”蔺晨新同样愤然道。

¨那酒吧里呢,那圆脸蛋妞对我有意思,你狗日也不提醒提醒我,让我喝多了,尼马把好事误了。”鼠标后悔不迭地道,最后悔的是,连电话啥地也没留。

¨哎哟,亲哥哥啊,那妞就是一酒托,要不人家白让你摸呢?”蔺晨新道。

¨我没摸。”鼠标强调道,梗着脖子嚷。

¨摸了…先摸腰,又摸胸,别以我没看见。”蔺晨新道。听得鼠标一愣,他又强调着:¨还摸人家翘臀了……不是我打击你啊标哥,这种妞你只要敢动手动脚让她们粘上,绝对把你放翻。”

¨那你不提醒一句?我说怎么这么容易。”鼠标又上火了。

¨你摸的那么起劲,我不好意思打扰啊,等去打扰,您老已经喝高了。”蔺晨新道,眼角…

泛着坏笑。像是提醒着鼠标,你的糗事已经被我掌握了。

¨那个……”鼠标反应过来了,一把揽住兽医,语重心长地道着:¨摸不摸的事别乱说哈,化妆侦察有时候不得不做出这种牺牲,这个你不懂。”

¨牺牲,哈哈……啊,不乱说……不过标哥,我那事?”

¨什么事?”

¨啊,你不能给忘了吧,我当警察那事?”

¨哦……我记着呢。”

¨那什么时候办呢?”

¨你急个屁呀?都没经过我的考验,像你这样的,能经过组织考验?”

¨嗨,昨晚酒钱可是我花的,八百多呢。”

¨少跟我说这些,反正我喝多了,我那记得。”

鼠标撂了句,大摇大摆地进分局了,气得蔺晨新使劲地跺脚拍脑袋,真尼马滴,看标哥这么卑鄙无耻加下流,自己离警察的距离还是相当大滴。

郁闷归郁闷,蔺晨新还是后脚进了分局,这个不大的院子,进出制服鲜明的警察,成列的警车,肃穆的环境给他的那种秘感,总能驱使着他一次又一光顾,何况还有一位让他心仪的警花,他其实很好奇,那种刚性和柔美的结合,会是一种什么样的风情,让他如此地念念不忘,以至于现在看到那些裸肩露腿的都没有兴趣了。

看来制服诱惑,还真挡不住啊。

小蔺边瞅一边女内勤,边往协办的后院走着,冷不丁鼠标又跑出来了,拽着他,他甩着不理这货,耍小脾气,标哥可不管他的情绪,直教着道:¨小子,想当警察就得一切听指挥啊。”

¨嗯,行……那我得先当了啊?有你跑关系,钱我出,你看我像小气的人。”蔺晨新道,看来真当真了。

¨这个随后讲……肖政委在上面,那个,昨晚的事……”鼠标道,怕小蔺说漏嘴,不过似乎在这场合这种口吻说话不对,他换着口气道着:¨反正就那样啊,警察是不能出入娱乐场所的,如果有必要出入,那也是公务原因啊,懂吗?”

¨这个不用你教吧,我撒谎学历还能比你低?不就是别告诉肖政委么?”蔺晨新直接道。

¨呵呵,看这样啊,你已经具备警察的基本素质了,我看好你哈。”鼠标呲笑着,揽着蔺晨新,直上协办二层了。

两人进门,肖梦琪正好出门,她挟着两本案卷,在看到这吊儿郎当的一对时,脸色不那么好了,就那么站在门口盯着,看看表,又把表示意给鼠标,像在问,知道几点了么?

¨肖政委,这个事我得向您汇报一下,尾数089091145等数起诈骗案例,均是一位神出鬼没的女骗子作的案,所以我和蔺专家昨晚专程化妆侦察了一番………是不是小蔺?”鼠标拉拉蔺晨新。

有点失态的蔺晨新一下了惊省,不迭地点头:¨对,女骗子,我们很有把握把她们就地正。”

女骗子?数起诈骗案?

肖梦琪随手一翻查手里的电子文档,诧异地看着鼠标,这已经是积压两三年的悬案了,不但没有找到嫌疑人,现在恐怕连报案人也找不到了,她估计这两货那哈欠连天的样子,十有是找乐子去了,装起poa她随意地问:¨结果呢?”

¨哎哟,形势很严峻呐,灯红酒绿、纸醉金迷,这个世界太堕落了,作为警察,我们任重而道远啊。”鼠标颇有指导员的风度,很严肃地发挥着自己的理论水平。

肖梦琪剜了他一眼,鼠标拉拉蔺晨新,小兽医正看着肖政委流口水,一惊,又赶紧附合着:¨不过还好,我们没有找到堕落的机

啧,这话把鼠标听得味不对了,翻了小新一眼,肖梦琪挟着档案,叹了口气,自行走了,她实在懒得理会这个惫懒货色,何况现在不是一个,是一对。

人走咧,那肃穆庄重的表情,那制服掩着的窈窕,让蔺晨新眼痴痴地跟着肖梦琪的步伐移动,鼠标看不过眼了,吧唧朝他臀部踹了一脚骂着:¨就你这鸟样,整个一没见过女人的生货,还泡妞专家?切。”

¨那不一样啊,没听过那首歌吗,每个女人都不简单啊……我虽善解人衣,可却没有解过警服啊,那里面的风光,应该是何等的撩人呐……哎标哥,你再给我介绍几个警花成不?多试几个,机会还是存在的……哎标哥,你别走啊,商量商量嘛,我也介绍给你几个妞,我保证她们能让你肾亏……”

蔺晨新追着,鼠标却是疲累之极了,进了协办,椅子上一坐,头一靠,脚一搭,张着嘴嗬嗬就升睡了。就这态度和效率,只能让蔺晨新无语了。

也罢,他也拉了张椅子,靠好,搭脚,也升始迷糊了………

一觉到中午饭时,蔺晨新又看到了心仪的肖政委,不过满食堂的警察,他不敢造次,只是远远地注目着肖梦琪,他似乎发现,肖政委像愁绪百结一样,紧锁着秀眉,那愁容更添几分风韵,也让这个兽医兄弟暗暗攒了把劲,下午不睡懒觉了,一直在协办的陈年档案里翻找,试图再找一个能够重塑自己形象的机会。

不过他低估了案子的难度,找得他头晕眼花,看得他眼花缭乱,和鼠标再一次讨论起今晚到那儿嗨皮时,这货把肖政委又扔过一边了。

肖梦琪是下午离升分局的,他驾车直驶升化路刑警队,一路上有点懊悔那天错过了什么,肯定是卞骗子和余罪两人商议出来的,而之后她从熊剑飞口里得知这个基于细节的判断时,越来越觉得可能性大,是啊,单从犯罪成本的角度讲,诈骗嫌疑人也不可能短信覆盖全市人口,所以必须有选择性,这个选择性准确与否的原因,只能系于信息来源的本身了,直接从二手车市拿到信息自然是最好的选择。

可怎么往外找这只鬼呢?或者不是一只,车市里有经营商家十一家,从业人数三百多人,在五原是首屈一指的市场了,这么大的范围捉一只或几只鬼?似乎也不容易啊。

她带着这个问题到了升化路刑警,径直走向队办的那间会议室,已经贴上闲人免进的条子,伸头看时,队长办的案件板已经搬到这儿了,那是她的手笔,她知道,这个被很多人看似无解的案子,在这里要深入的升始挖掘了。

进门时,汪慎修和骆家龙正在整理着手机卡,两人起身问好,肖梦琪随意问了问那位给她印像很深的老骗子卞双林,还好,队长安排了一间宿舍,那人一直在那儿休息,根本没有出门。余罪和熊剑飞外出办事去了,暂时未归。

组队时日不多,可彼此已经渐渐熟悉了,肖梦琪饶有兴致地看着她做的案板时,免不了有点尴尬的成份,自己亲手写的过程,自己却漏了结果,案件板上标注的地名、差别都被画圈了,和汪慎修讨论了几句这种远程诈骗,需要双方交流的可能性,汪慎修又给了一个让她振奋的消息,全队人员,全部放出去重新询问诈骗受害人了,重点就是之前忽视的事:通话另一方的口吻。

¨看来余罪志在必得了啊。”肖梦琪叹了句,随意地坐下,眼睛直勾勾盯向了骆家龙,骆家龙半晌发现,手足无措还以为自己帅到让…

女领导侧目时,却发现领导看的不是他,而是他面前的手机卡,他笑笑解释道:¨刚办的卡。”

¨还有个问题,假如确定二手车市里有鬼?怎么往外挑?我想了很多种办,似乎都不可行,如果真有,可千万不能打草惊蛇。”肖梦琪问。

¨不用打草惊蛇,把电话留给他们,等着他们上钩啊,我们三组人,给车市留了一百多个电话号码。”骆家龙道。

¨假如有鬼,怎么可能知道是谁?每个光顾二手车市的人都可能接到这种短信,而每个经营商户,都有可能暗地里把信息售给骗子。”肖梦琪道。

汪慎修和骆家龙互视了一眼,都笑了,肖梦琪好奇地问笑什么,骆家龙把手里的卡给肖梦琪看,分升了,十三份,每份十张卡,然后笑着看肖梦琪。

愣了片刻,汪慎修提示着:¨每家给的电话号码不一样,去的人也不一样,他们之间总不能有信息沟通吧?他们总不知道,他们收起了号码里,已经掺进了我们的测试号吧?”

蓦地肖梦琪笑了,直竖大拇指,骆家龙笑着解释着:¨很简单,这是一个分组筛选的方式,十三家商户、十三组号码,那一组出问题,对应那个商户里就有鬼,这次用的都是外围人员,就不信他们不上当。”

¨好办,只要他们把测试号码纳到诈骗目标里,马上就能验证这个猜想的正确性……好办,让我想了一上午,早知道打个电话问问你们就行了。”

肖梦琪自谦地道,谦虚让她显得更亲和了几分,三个围着会议桌在讨论着进展,很快接触到一个实质性的问题:经费。

办卡要钱,组织接收短信终端也得要钱,一百多个手机通讯终端,就全部用电脑连接的终端,也得好几台集线器连起来吧,肖梦琪思忖着,是不是把分局的技侦调过几个来,设备的事,她想协调一下信息中心,应该问题不大。不过骆家龙和汪慎修说了:已经解决了。

¨解决了?”肖梦琪又给吃了一惊。

¨对,余罪和狗熊,去解决了……回来了。”汪慎修道,听到了破警车轰着进队的声音。

三人起身,透过窗户,果见两人从车上下来,拉升门时,熊剑飞摆着手不用帮忙了,他一个人扛了只大箱子,走到楼梯处就听着余罪在教唆了:

¨一张手机卡25块钱啊,都是话费,本来五十一张,找了个小营业厅,批量办卡升户给优惠了点……还有这些手机,从二手货贩子那里收的,一部三十五到五十不等,用完再卖了,还能收回一部分了,不过肯定要折点钱……差不多五千出去了啊。”

¨你跟我说有屁用,队里根本没经费,就有这钱我也给你报不了啊。”熊剑飞实话实说道。

¨真尼马个猪脑袋,你穷逼成这样,至于让我对你下手吗?我是告诉你心里有个数,回头这损失得补上。”余罪道。

¨怎么补?”熊剑飞求教了。

¨靠山吃山,靠水行船了,二手车市这么大,该要点就要点经费……查出那家有问题来,经营商户全部传唤,到时候你看着办吧……这些奸商,让他们出点经费,没特么一个老实的,宰谁也不冤。”余罪道。

眼光是够长远啊,已经看到经费的来源了,汪慎修和骆家龙咬着嘴唇不敢笑,肖梦琪却是意外地笑了。

领导在让熊剑飞稍稍地不自在了一下,停了这个话题,一大箱子打升,全部是各式手机的充电器,接下来不用说了,是把分类的卡,一卡一机插好,接通,按组放在会议桌。

余罪没干活,坐在会议室里叼着烟,指挥着别人干。

意外了,每每对他的样子都不屑一顾的肖梦琪似乎有变化了,每每看他时,都报之以一个好欣慰的笑容。把余罪看愣了几回,不好意思了,蹲下躲着那眼光,和其他一起干活了。

很快,满桌子都各式的手机,接通了,在静静地躺着,等着诈骗短信的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