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21章& 孰不可忍

2017-11-25 17:51:36Ctrl+D 收藏本站



嘀…嘀…嘀,会议桌上的某部手机响了,几个人凑着脑袋看,一看,失望了:

温度变、天气变、健康能否不变?12880健康俱乐部,送您时令健康小贴士,现在回复任意内容即定制,包月5元。请百度搜眼;快,即可找到本书最新最全的章节レ♠レ

嘀…嘀…啼…

广告,接连不断的广告,推销业务的、推荐手机的,平时不怎么注意,现在放一百多部新开卡的手机就发现了,开机就响了一片,一大堆广告。

“这个很正常,据部里信息统计数字,每位手机用户月平均收到垃圾短信的条目为十七点七条,这种违法成本很低啊,让很多嫌疑人钻了这里面空子。”肖梦琪道,她看着一桌子手机,突然豁然开朗的心情又yin霾密布了。

不光她,其他人也是,不用等,一直有手机响起,骆家龙检了一部刚响起的,示意着众人来看内容:

尊敬的用户您好,我行已经从您的银联卡上扣除1200元,详情请咨询………(手机号)

“这种短信才是无差别诈骗,撒上几万条碰运气。”余罪道。

“这么脑残的手法,有人会上当?”骆家龙实在想不通了。

“巧合呗,万一真有更脑残的不小心相信了,一打这个联系电话,让他按步就班输入卡号、密码,然后卡里钱就没了。”汪慎修笑道。

“这么说来,骗子比咱们jing察的耐心更好,这样骗相当于沙里淘金、海里捞针呐,真不知道成功率能有多少?”骆家龙道。

余罪谑笑着,拿着手机看了眼放好,道:“这叫有志者、骗竟成。坚持不懈地做一件事,大傻也能成大师,何况人家不傻。”

众人皆笑,各拉着椅子坐下,许是太xing急了点,这才离放出号码没几个小时嘛,那个真正有针对xing诈骗的还没来得及出现,众人闲扯间,可也没料到真正把上百部手机放在一块,那短信sao扰,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的。

一会儿有手机响了,温柔的短信来了:亲,天气热了,换夏装了么?免费下载掏宝客户端,搜尽今夏盛装,下载地址………

刚放下又有接着响的,俏皮的短信来了:健康小贴士,您最贴心的健康小蜜,包养我吧,5元/月!

一转眼还有响的,暧昧的来了:想知道女xing最敏感的十个部位吗?想知道让她尖叫的爱爱的姿势吗?想知道……本以后有点小肉戏,往后看,哎呀尼马,原来是订阅手机报,也是搞推销。

本来是抱着玩笑心态看得,看着看着,个个都有点烦躁了,支持了一个小时,烦躁快成了愤怒了,这一百多部手机,开始陆续接收诈骗短信了,五花八门的都有,就是没见售赃车的。

“爸妈,我和女朋友开房被派出所拘留了,速汇一万元到陈jing官的账上……”

余罪看着这条短信,促狭心起了,他摁着键,别人凑着一看他的回信,乐了。赫然是:

给你汇十万,多去ri几回。

几个坏种呲笑着,在这个烦躁和郁闷中找到乐子了。又接一卡磁条已坏,要求汇款的短信,骆家龙飞快的回着短信:已预约转账,请手持武器蒙面到各银联柜台支取,支付密码:钱交出来来。

笑着放下一个,连熊剑飞也加入了,对于某“长期提供贷款的短信”直接回复,你妹。

他正得意着,哎吗妈呀,短信回来了:您申请的106023***业务预订成功,扣费十元。

他瞠目结舌道:“哇,骗子连这种都预计到了,谁骂人家还得掏钱?”

骆家龙赶紧拿起手机,拔查费号码一查,还真是,他又细细看看短信的措辞,确实假得差劲,忍不住让人要随手回一条,可这回一条可就上当了,最最下面还有一行小字………回复任意内容预订包月金融消息参考。

“防不胜防呐……这才是大恶啊,多少手机用户,一百个里面坑上一两个,他们就坐地发财了。”骆家龙气愤地道。

肖梦琪放下了一部手机看看,摇摇头道:“现在通信的市场不但价格乱,各运营商下属的isp更乱,都在各种文字游戏,勾引用户上当……我和剑飞去过运营公司,不愧是国企家大业大啊,我们穿这身官衣,人家都不待搭理。”

“这个他们也应该适当控制啊,再一个他们的来电显示应该有这种过滤技术吧?怎么一个软件就能变了号码,还通过他们的设备中转。”汪慎修问。

对此,肖梦琪只能呵呵笑了,也是,她面前就是一百部在接收着垃圾、诈骗短信的手机,此情此景,还奢谈什么控制!?

又过一个多小时,烦躁气愤之后的众人,开始麻木不仁了,除了等待的赃车诈骗短信,其余的一律忽略,可恰恰等的没有来,其他五花八花的接连不断地来。

快到下班的时间了,余罪安排着工作,我有事先走一步,骆驼你要不陪女朋友,就陪他们吧。骆家龙赶紧说要回家看看,然后剩下熊剑飞和汪慎修了,好了,啥也别说了,你俩光棍轮流值班吧,有消息及时通知。

意外的是,被留值班的并没什么怨言,熊剑飞拍拍汪慎修的肩,先行一步下给兄弟打饭去了,捎带送送肖处长,案子就是如此,起起伏伏的,不到线索露头,都不敢确定方向的正确xing,余罪像是有事,到一层卞双林的房间里呆了几分钟,等出来时,肖梦琪已经发动着车,等在门口了。

“一起走啊。”骆家龙在车里喊着。

“我还有事,不一路。”余罪推托道。

“领导专程送你,你也太不给面子了?上来。”骆家龙不客气了,直接开了车门。余罪撅撅嘴,无奈地坐到了车上。

肖梦琪一放离合车飚出来了,像故意的一样,把没坐稳的余罪吓了一跳,然后余罪从侧面看到了她似笑非笑,貌很得意的样子………

……………………………

……………………………

一个小时后,送走了骆家龙,肖梦琪和余罪出现在一家风味小餐馆里,在熙攘的食客群里拣着位置坐好,点了两份热拌面,两碟小菜,菜方上时,余罪埋头吃着,很专心地吃着,把准备找个话题说话的肖梦琪搞得郁闷了好大一会儿。

邀请是她提出来的,余罪倒没反对,不过没想到这个情况,等余罪狼吞虎咽吃完,肖梦琪却才吃了小半碗,他不好意思地笑笑,要了碗汤,等着她,喝汤也好专心,一手拿碗一手拿着智能机,看得津津有味,直到肖梦琪扔下碗筷,叫他上车。

“你好像有事?”肖梦琪发动着车,随口问道。

“有……到东门外,女子美体会馆,在东阳路上,离这儿,四点九公里。”余罪看着手机,指示着方位。

这和回家是两个方向,肖梦琪再问时,余罪爆出了个意外,居然是去看看卞双林的家属,叫陈丽芳…

,卞双林入狱后,羁押在五原第一看守所,这农村大脚娘们愣是从乡下进城来看他来了,一看二看,就留在五原靠打零工为生了,两人婚生一女,卞小米,居然都没改姓,现在都读职高了。

“不是离了么?不是根本没人探监么?”肖梦琪疑惑道。

“是啊,监狱没去过,可看守所探过几次,离婚现在我倒觉得是老卞安排的,否则这女人守着寡一直未嫁,女儿也没改姓,就说不通了。”余罪道。

“有意义么?”肖梦琪反问着,总觉得这是画蛇添足之举。

“每件事都想它非要有什么意义,那才叫没意义……那坏人越抓越多,咱这jing察当得都没啥意义呢。”余罪轻飘飘反驳了一句,噎了肖梦琪好大一会儿没吭上声来,索xing不理会他。

路程不远,幸好不是高峰期,很快便到,是一家叫“俏夫人”的美体会馆,据余罪介绍,从清洁工到搓澡工再到现在按摩师,陈丽芳居然在五原混得不错,都能查到她名下有所五十平的小房子,像这样勤劳致富的女人,现在可是越来越少了。

两人说话进了会馆,氤氲着异香的空间,林罗着各种美发美容器械,染着各se头型的小服务员,一听是jing察,赶紧叫老板娘,一听不是自己犯事,老板娘倒松了口气,叫人换下了正在给女客按摩的陈丽芳,给两位jing察安排了一个隔开的空间,闪着狐疑的眼光离开了。

很多事都会出乎你预料的,老骗子的如此,老骗子的老婆更是如此,那位是口若悬河,这位呆如木鸡,苦着脸,咬着嘴唇,好难为、好难堪地看着两位jing察,就是憋不出一句话来。

肖梦琪看到了,体型微胖、相貌一般,就再年轻二十岁,还是一般,而且梳得是老式的解发头,还是一副土得掉渣的模样,要不穿俏夫人的衣装,八成得被当成清洁工阿姨,这时候余罪不好说话,肖梦琪放缓着口吻道着:“你应该已经听说他去看过你女儿了……嗯,我们来呢,没别的意思,就是关心一下,不但我们关心,他也关心你们母女的近况……嗯,有什么困难,可以告诉我们。”

那妇人摇摇头,摇着一大把泪就下来了,手心抹一把,抽两声;手背再抹一把,泣两声。

从头到尾就说了一句:没啥困难。

你问多了,她像被格式了一样说一句:不给zhengfu添麻烦。

从头到尾就一直哭,哎哟把肖梦琪和余罪给郁闷的,被泪飚得坐不住了,起身告辞,那妇人匆匆掩而逃也似地走了,老板娘送下楼来,直说揍没见过陈姐这么老实的人,从认识就只见她埋头干活,言下之意很明确:你们别打扰人家干活成不?

态度不怎么好,当jing察的已经习惯了遭这种白眼,上车时肖梦琪驶着把余罪往家送,憋了好大一会儿才问着:“有用么?都十年了,还可能破镜重圆?”

“既然有超乎想像的放荡,怎么就不能有生死不渝的坚守?坏人也会有感情的。”余罪笑道。

“挺有哲理,不过没道理。”肖梦琪道,对于余罪的贱xing领教颇深,别指望他好好和你说句话。

“她有她的道理,只是我们不清楚罢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道理,就像心里的秘密一样,不一定非要说出来。”余罪道。

这句话让肖梦琪心微微跳了一下,她似乎觉得另有隐情,似乎觉得余罪在试图试探她,就像男女之间的暧昧游戏一样,一颦一笑一言一举,都可能成为发生暧昧的动机,她悄悄地瞥了眼,不过她失望了,本以为余罪会像以前一样欣赏她的容厣,可却看到了余罪疲惫地靠着椅背小寐,像睡着了。

如果他在试探、在挑逗,肖梦琪觉得自己肯定会无视、甚至反感的。

可恰恰他没有,一点试探和挑逗都没有,却让她心里生起了一股子油油的失落情绪。

于是她讷言了,两人仿佛已经失去的沟通的可能,沉闷地走着,肖梦琪眼前回忆着从听说到认识这位小刑jing的经过,和往常一样,是那样的清晰,暧昧时,让她脸红心跳;犯贱时,让她恼羞成怒;拼命时,让她心如刀绞;当他的生活终于走上另一条岔道时,她记得她曾经病恹恹了好久提不起一点jing神。

这是她的秘密,从来没有提及。

“到了。”肖梦琪结束的沉闷的旅程,提醒着余罪。

“哦,谢谢啊。”余罪嗒声开门,下车,临拍车门时又回头关切地看了眼,嘱附着:“开车小心啊。”

肖梦琪没回答,像生气一样没理会这句关心,不过门依然闭上了,余罪像以往一样根本不顾及她的情绪。她看着余罪疲惫地,懒洋洋地回家,又看着这灯火通明的居民楼,那一家两口的温馨,让她心里觉得黯然而失落。

而且她感觉到了,他变了,那副贱贱的表像没变,可表像下的内里,已经变了好多好多…………

………………………………

………………………………

善变的是琢磨不定的感情,可不变是期待出轨的心情。

整九时,焕然一新的标哥和蔺晨新,出现在英雄路那个闻名瑕迩的lam&cerveira西餐酒吧。

这里是三资企业一些白领常来玩的地方,千万注意形象啊,别随地吐痰。

这里的品位相当高哈,说话别带把,千万别说cao尼马。

这儿泡妞的、钓帅哥的都不少,你可以无知,但不能无礼,把你jing察那套收起来哈,千万别瞪人。

蔺晨新教来教去,鼠标听得耳朵起茧了,进门前又给媳妇打了个电话,撒了个通用的谎:办案子,回不去了。

请完假这才大摇大摆地往酒吧里走,一进去就有点晃眼了,轻柔的,根本听不懂的音乐萦绕在耳际,复古的、格调的、se彩偏暗的装饰,让人有点慵懒的感觉,吧台边喁喁私语的、小桌边埋头玩pad的、还有角落里勾肩搭背的,在柔和的灯光里,那一处看上去也有那么暧昧的情调。

要了两杯调酒,鼠标正看着一位高挑个子美女的长腿,下意识地要仰脖子喝,被蔺晨新拦住了,他小声提醒着:“喝酒得慢品,你仰脖子灌,饮驴呢?”

“看在今晚你请客的份上,我就不收拾你了。”鼠标恶狠狠地道,然后优雅地品了一口。

“为什么又是我请客?”蔺晨新不悦了。

“我忘带着钱和卡了,你忍心我被扣下啊?”鼠标呲笑着问。

“不要这么无耻行不行?破坏jing察在我心里的美好形象。”小蔺道。

“我这是在拯救你,别抱着那个从jing的傻逼梦想,真当了jing察,路过这种地方,明明尼马看着酥胸美腿,揍是不敢进来。”鼠标道。

不小心带上把了,蔺晨新翻了他一眼,他赶紧收敛那副痞相。

吧也是泡出来的,一杯酒泡几个小时都行喽,两人物se着目标,兽医的眼光相当挑剔…

,那满脸堆笑,左顾右盼的,甭理她,就尼马酒托。那姿se不咋地,还想卖弄风sao的,也甭理她,尼马蹭酒喝的;还有些浓妆艳抹,举止轻佻更别搭理,那是高档鸡,就靠这混饭呢。

所以啊,泡妞有风险,下手需谨慎。

学问呐,把鼠标听得一愣一愣的,这可比找媳妇还麻烦,小蔺说了,当然麻烦,找媳妇当一个回新郎,这每回相当于进洞房。要没难度,大家都来趁热闹,那不和大学扩招一样,人越来越多,像样的越来越少。

两人说着的时候,蔺晨新的声音渐渐小了,眼睛渐渐直了,他看到了进门的一位女人,过膝的白裙、偏挽的秀发,一进门仿佛带来了满屋的阳光,抢走了不少在场的目光,男人的艳羡、女人嫉妒。

“极品……出现了。”蔺晨新忍着心跳,观察着是否有伴,要没伴,这目标可不能让给鼠标。

“在哪儿?”鼠标侧头问,把眼光从一位妞胸前半球上移进来。

“这个难度太大,我都未必能行,你就算了。”蔺晨新道,似乎在斟酌着应对之策。他看到那美女四顾时,信步走了上去,准备着一句搭讪好词。

哟,那美女似乎看到他了,向他走来,他已经想好了:你一定是头回来吧,不介意多个向导吧。

应该是肯定句问话,而不是疑问句,女人在陌生的地方会暂时地产生无助感,这时候是趁虚而入的最好机会。

他信心百倍地移上去,正要开口,却发现那美女和他擦肩而过,根本不是看他,他好失落地回头,却让他差点咬了舌头,那美女直接站到鼠标的跟前,正奇也怪哉地欣赏似地,鼠标却是一副土豪的得瑟样子,仰着头,背对着她。

“哎呀,标哥要错过了。”蔺晨新暗道着,凑了上来,和美女站到吧台前,舌头在唇底转了一圈才揶揄地问着:“美女,第一次来吧,一定不介意多个向导吧。”

那美女回头看了蔺晨新一眼,眼珠子一转,一指鼠标问:“认识他么?”

“当然认识。”蔺晨新微酸道。

“他叫鼠标?”美女问,蔺晨新脸se一讶,那美女一把揪着装腔作势不敢回头的鼠标,瞪着,愕然万分地道着:“还真是你?”

“不是我。”鼠标赶紧地捂脸。

神马情况,蔺晨新傻眼了,碰见个极品,标哥居然认识,那还来这地儿泡什么妞吗?

明白了,熟人,那美女拽着鼠标问着:“哦,不是啊,要不我打电话问问细妹子?”

“别别……安安,我就头回来,对了,有任务。”鼠标赶紧解释着。

“你哄鬼吧你,打扮成这样,任务是骗那家涉世不深的小姑娘?”安嘉璐笑了,看着鼠标颇有型的打扮,她能想像到,这家伙肯定是偷空出来找乐子了。

这可没法解释了,鼠标苦着脸,一副牙疼的样子,小蔺勤快,赶紧要了杯酒,和美女套着近乎,安嘉璐却是有事一般,直拉着鼠标到角落里说话,不一会儿鼠标打发蔺晨新等着他,他却和安嘉璐直上二层那个昂贵的,大多数泡吧人不去问津的红酒雅座了。

哦哟,把兽医兄弟给郁闷的,泡妞的心情全被破坏了,百无聊赖地等了许久,干脆出车上等了,过了好久才见得比他还郁闷的标哥出来了,胳膊上挽着那位美女,那美女自己居然有车,开了辆小**art,潇洒地走了。

“神马情况,标哥……你行啊,这么极品的妞,居然和您老人家有一腿,给兄弟介绍介绍……”蔺晨新震惊了,奔上来迎着标哥。

“有逑,没听她认识我老婆……”鼠标郁闷地拍着大腿道着:“她不想和她妈介绍的男朋友处,搁这儿见面摊牌,拉上我当灯泡……介绍我是煤老板的儿子,这不穿尼马成这样,连道具都省了。”

“也不错嘛,不是谁也有当灯泡的机会的。”蔺晨新安慰道。

“快算了,那男的一米八,差点尼马砸我一酒瓶子,还说特么记住我了,让我等着。”鼠标忿然道着。

“那你回头说清楚啊。”蔺晨新道。

“哟,不行呐,安安说了,我要露了馅,就告诉我老婆,我尼马在这儿鬼混……哎哟,我的命咋这么苦涅,不就想泡个妞么?怎么处处碰壁呢。”标哥直拍大腿,估计是被撞破已经心虚有鬼了。

心情全被破坏了,两人还未走时,更大变故来了,一辆大商务直开到酒吧门外,奔进去几个汉子,不一会儿相跟着一位帅气的男子出来了,鼠标一见,拉着蔺晨新就跑。

还好,天se晚,那些人没发现,钻进小胡同好远了,蔺晨新气喘吁吁问着:“标哥,你怕啥,你也是jing察。”

“正因为是jing察才跑,打起来怎么办?打输了丢人,打赢了丢官,闹大了丢老婆都有可能,不跑还傻等着。”

鼠标气喘吁吁道着,恰如惊弓之鸟,直带着蔺晨新钻小胡同,神马泡不泡妞早扔脑后了………

…………………………………

…………………………………

这一夜注定要成为很多人的不眠之夜。

不好意思回家的鼠标,带着小新去二队混宿舍去了,正碰到连夜抓捕归来和李二冬、吴光宇,两位光棍兄弟还是那么苦逼,外出一个多月都没洗上澡,人都馊了,啥也没说,见面能干的事就是喝酒了。

回到家的安嘉璐却是心情一直好不起来,家里介绍的这个对象是一位做证券投资的海归,见过几次面,根本没感觉,本来是摊牌去的,临时兴起拉着鼠标当了回灯泡,这事恐怕是很久以来唯一一件让她能笑出声来的事了,她躺在床上,一遍又一遍翻着就jing致的同学录,越来越大的变化让她越来越回忆学校的岁月,当她翻到最后一页时,那一页已经残了,被撕掉了,撕掉的是谁,那也许将成为她心里永远的秘密。

同样在这一刻,肖梦琪孤独地躺在家里的沙发上,独身已久,而且引以为傲的生活,今天似乎起了点小小的涟绮,她眼前一直晃着那个疲惫的身影,一直晃着那个灯火通明的楼层,一直在想着,家的温暖会是一个什么样子?

应该很好吧,否则怎么会把一个改变成那样子?她在想余罪的变化,有家的男人真变的那么快吗?感觉他和以前一点都不一样了。感觉那疲惫、那忧郁,仿佛有一种魔力似的,让她念念难忘。

肖梦琪如是想着,没注意到,电视已经成了满屏的雪花点。

同样在辗转反侧的也包括余罪,他的脑海里一直萦绕着那些纠结的案情,在寻思着一种最快、最直接的方式,支援组被裁撤对他的打击很大,那是一种否定,就像荣誉一样,他觉得自己可以不在乎,不过事实上,每个人都在乎,都在乎其他人的、在乎这个世界对你的认可。

他想的很多,但没意识到忽略了身边的人,背对着他睡着妻子,林宇婧,她没有睡着,一直在睁着眼,在黑暗中回味着曾经的甜蜜,在检点着是不是自己已经失去了魅力,否则为什么,丈夫会…

显得这么冷淡?

是啊,我们在乎的事和人都很多,却恰恰容易忽略,那些最在乎你的人。

不过还好,守候终归还是有希望的。

凌晨三时,熊剑飞和汪慎修和齐齐被几乎同时发声的手机短信惊醒,在会议桌上,第六组排成一行的十部手机,闪着妖异的光芒,熊剑飞起身一部一部看过去,然后脸上郁上久违的笑容,他把一组短信亮到了汪慎修的面前,两人会心地笑了:

本公司有一批低价车辆销售,桑塔那八千元、志俊一万五、帕萨特三万、各式面包两千起,可当面交易,联系电话****1560。

和被骗的受害人收到的短信几乎相同,这一组手机几乎是同时收到了一模一样的短信。不用说,肯定是同一时间群发的、肯定有了得到这些号码的渠道,就在二手车市。

骗子一直深藏着的小尾巴,露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