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24章& 有计难施

2017-11-25 17:51:33Ctrl+D 收藏本站



“肖处长,我刚接到了李玫的消息,可能有点意外,嫌疑人藏身在一幢大型综合电器超市里,粗略估计现场现在有一万两千多人,他们的带的设备是四年前开发的ott寻踪定位系统,这种追踪,在层叠式建筑结构中效果不佳,无准确定位到楼层……好,我在等,好,我知道。”

骆家龙语速飞快的汇报着,放下电话时,鼠标和汪慎修痴痴地盯着他。

尼马,临门将射,难道要萎?

我操,亏一篑,满眼是泪呐。

“不能这样,我装了一晚上傻瓜,就要钓出来了,前面反而萎了?”鼠标发牢骚了。

“到底怎么回事?”汪慎修也焦急了。说着熊剑飞冲进来了,一听抓捕要黄,个个气得气血上头,直骂余罪。

这不怪他,骆家龙解释着,这套移动式追踪定位还是当年深港警方友情提供的,平面指挥甚至各地天气条件指挥都没问题,但唯独对于层叠式的建筑没治,本来这就是个小小的瑕眦,可恰恰在这种地方成了瞎子,因为电器商场这种地方,随便一个小小的区域,都可能聚集着十数位人,偏偏他们去的只有四人,一层分一个都不够。

“那这还没有办了?”熊剑飞急得搓手,眼看着亏一篑,又要回到解放前了。

“这没办,那一样技侦手段都不是万能的,永远要受人的主观能动性限制,别说这种临时情况,现在能骗过追踪定位的设备都有了。”骆家龙道。

完了、瞎了、哑了,就等着这边汇钱,那边一成擒,两头照应突审,这倒好,一头不知道是那个人,另一头不见人了。

想想这事把人熬得,熊剑飞是憋不住了,重重地一擂桌子,哎了一声。

士气即将低落的时候,通讯器里传回来前方的声音:继续行动。

是余罪的,骆家龙赶紧拿起来问着:“余儿,怎么样?能找到吗?”

“正在找,你们继续和他周旋,见招拆招,还有一段时间。”余罪道。

“好,我们随时通知你。”骆家龙道。

几人使着眼色,熊剑飞关上了门,鼠标调整着心态,深呼吸几口,接通了骗子的电话:

“喂,张经理啊,我快到了哈……你们能到么?别让我白跑一趟啊……”

“应该没问题喽,事情是这个样子,我们的车来路有点问题您是知道的喽,我们这边也担心喽……最好你一个人来看车啊……然后让你的朋友去银行等着,看上车我们直接交易,以免有点意外发生喽,大家都求财,都不想出事对不对?”

“这个没问题,你们考虑的很周到。”

“ok,那把你朋友的电话号码给我,我把确认的银行卡号发给他,让他到银行给我回个短信就可以喽……款项你放心喽,你看上车,再通知他打款就可以喽……”

“……那咱们到什么地方见面啊。”

“到森林公园路口,那儿离市区远一点,没交警查,你们走也方便。”

“好。”

鼠标寒喧几句,扣了电话,翻眼瞅着大伙,没说的,这骗子一步一步,已经把该布的细节做好了,就等着把鼠标这个“买主”诳到找不到通讯方式的地方去。

都在料想之中,只是没有料到的是,追了几百公里,仍然不知道骗子的真面目。

“肖处长短信回来,银行那边准备好了。”骆家龙看看手机道。

“再过二十分钟交易。”鼠标道。

一切都在计划中,可这个计划执行得让人心悬起来了,要是没钓出骗子,再被人家涮一道,那可出个大洋相了………

……………………………

……………………………

完命令的余罪已经站在这个商城的监控室里,四名保安腾开了位置,面面相觑地看着气势汹汹闯进来的人,带头的不敢吭声,只怕惹恼了这几句急上火的警察。

“余处,就在这几方向。”

有位刑警道,各楼里的监控指向了一个方向,在楼西南、距离楼角二十米的位置,以此为中心误差不超过五米,已经达到警用设备追踪的极限了,可这么精确,仍然是于事无补。

一层进出的人流如潮,二层讨价还价的人一堆,三层、四层,视线也不缺人,头大的余罪问着:“七层往上为什么没监控?”

“那都是私人小公司,租一个两个房间,我们总不能监视到那儿……能到了楼道。”保安解释道。

这儿倒好,空无一人,余下的刑警狐疑地看着余罪,似乎觉得躲藏在小公司监控视线之外的地方可能性更大。

越是这种时候,人越焦灼,看那儿也嫌疑,看谁也像嫌疑人,这个定论余罪可不敢下,失之毫厘,差之千里的事他经历过了,太过于相信运气,那运气可能就到头了。他刚回头准备问时,气喘吁吁的李玫抱着笔记本奔上来了,喘着气,那体型吓了众保安一跳,余罪解释,自己人。

一口气喘过来,李玫道着:“我建议发个火警,让信号动起来,出口的时候,我们可以拦住他。”

“别别,那责任谁担得起啊,一天成交额上百万呢。”带队的保安吓坏了。

“那样的话,商户非把我们活剥了。”另几位保安附合着,不是不配合,实在是配合代价太大。

“这个……可能行不通,造成这么大损失咱们也担不起这责任。”余罪道,为难了。

“把情况介绍一下,这里主要是些什么人员构成?有登记和未登记人员都要,所有从事电脑软件开发的人员名单都要……我怀疑这是专业人士,否则不会选择一个让我们头疼的地方,现在大部分的警用追踪对这类人员密集场所都没效果。”李玫道,接驳着电话的监视线,台子上一放,让保安们大跌眼镜的是,她已经进入了整幢大厦的监控系统了。

保安队长介绍着,不听还好,一听更乱,这里有八百多家各类批发商户,做着两千多个品牌的东西,电话、电脑、电视、洗衣机、吸尘器、电磁炉……余罪赶紧打断,别废话,我们不要品牌构成,要人员构成,哦,这样啊,保安如数家珍,广西广东的有、湖南湖北的也有、川贵陕甘也不缺、最远有海南的,北方山西山东的、河南河北的,黑龙江的也有,您几位到底找什么样的坏蛋啊?

对了,除了长期的商户和他们的雇员,还有干不了几天就走的临时工也算吗?

这尼马把余罪气得差点想揍人一顿,不理会他了,此路恐怕通不了,这么大的地方,没有人能把所有人认全。

“还是不行……我试着系统对接了一下,我们的接入的是蜂窝移动信号追踪,这里又是话务量频频出现峰值的地区,干扰很大……”李玫抹着满头大汗道,急得顾不上形象了。

“能不能这样?李姐,你看,信号是固定的,在通话的区间,我们找到打电话的人。”余罪道。

“可能要让…

你失望了,你自己看……”李玫放大了几汁面。

一下子果真让余罪极度失望,显示清晰的人群中,或走或站,嘴唇翕合,你分不清他们在讨价还价,还是在对着领口处的耳麦通电话,万一就潜藏在这些如织的人群中,那一有举动,肯定就亏一篑了。

这是个死结,嫌疑人唯一的嫌疑的地方,就在他拿的那部1560手机号码上,如果发现稍有不对劲,这个号码消失,那此地就再无嫌疑人了。

时间,指向了九时三十五分,余罪按部就班地给后方下着命令:开始交易!

“还没确定目标啊,万一交易完消失了怎么办?”李玫紧张地道。

“反正他也拿不走钱。打开通讯,直接和肖梦琪对话。”余罪道,他说完这句话坐下来时,似乎捕捉到了一丝灵光,那一丝灵光于老骗子的卞双林。那潇洒的外表、那气定神闲的风度、那波澜不惊的心境,相比之下,警察还真输他一大截啊。

“是啊,我急什么?他拿不走钱,而且他根本不可能意识到已经有警察咬上他了,意识不到,就不会逃跑,那我们有点的时间,大不了再钓他几次。”

余罪自言自语着,面对着李玫和众警如看怪物的眼光,他笑了,拍拍手道:“都别急……我听听真实的过程,看他表演,有的是大把时间,嗨,这几位兄弟都坐,对不起啊,我们刚才态度不好。”

一瞬间,气氛竟然诡异地缓和了………

…………………………………

…………………………………

“张经理啊,我到啦,森林公园后面……是啊,坐出租车来的,好好,我等你啊……”

“喂,张经理啊,你们怎么还没到啊……哦,堵车。我那朋友,去银行那位,没问题,已经等在那儿了……好咧。”

“张经理……”

在八分钟的时间里,鼠标给骗子通了三次电话,就坐在开化路刑警队,最后通话时候,骗子说了:“哦,我已经看到你了,稍等,马上就到。”

电话一挂,鼠标还没反应过来,手机开始疯狂地响起来了,他一摁,又响了,再一摁,又响了,居然连来电显示都没有,他摁了几下,愕然地看着骆家龙。

“屏敝你的通话,下面该去哄肖梦琪了。”骆家龙笑道。

嘀嘀的通话声响,骆家龙摁了电脑上的视频通话请求,然后肖梦琪在q上亮着手机,指指显示的号码,那号码定义是:鼠标!

“喂。”肖梦琪摁下了录音。

“您是这位先生的朋友,他让您把钱汇过来。”对方很文雅地道。

肖梦琪看了眼银行那几位发懵的保安,用很疑问的口气道:“那让他告诉我啊,我不认识你啊。”

“他在试车啦,很满意了。”对方道。

“这个不行,把电话给他。”肖梦琪故意设置着障碍。

“哦哟,看你这人,都不相信我们了……好啊,你稍待啊,他马上开回来……”对方让步了,然后肖梦琪听到了听筒传来了很大的轰轰声,像在隔着几米在说话,那声音的的确确是鼠标的声音:

“这车没问题……我要……给他打款。”

然后车一轰鸣又响了,对方道着:“这位女士啊,你听到了哦……他玩得正高兴呢。我们急着走,您可以汇了么。”

“嗯,好……我马上汇。”肖梦琪道,即便她知道是个骗局,还是惊讶于骗子这么精致的布置,居然能仿制出鼠标的话音来。

然后电话挂了。

肖梦琪拉开通讯画面上的另一方,看到了李玫满头大汗,她问着:“怎么样?找到了吗?”

“还没有。”李玫看看余罪,余罪正在犯傻,像痴呆一样盯着屏幕上攒动的人头。

“这里各个环节都完成了,下一步怎么办,我正在银行等着。”肖梦琪道。

“继续,给他汇钱。”余罪不容分说加进来了。

肖梦琪抿抿嘴,抽出一张支票起身,直递给等在一旁配合的银行人员叮嘱道:“照着这个账户汇款,马上!”

一切按部就班,汇款完成,肖梦琪按要求发短信告诉对方,对方很客气地回了两个字:谢谢。

然后……就再没有然后了,鼠标拿着的“买家”手机不再乱响,肖梦琪拔这个电话也不通了,应该直接拉进了黑名单屏敝。

这时候,骆家龙的汇报做出来了,一屏形成文字的对话记录,有高亮显示的,对方是截取了和鼠标对话的声音,重排了一下。

比如:这…没问题…车…我要…都是对话里出现过的字眼。一重排,在汽车轰鸣声中放出来,确实都是鼠标的发音,不过话义已经完全改变的,听到的恐怕要错会了。

这恐怕就是所有受害人上当的原因,因为在电话里,确确实实听到买车的同伴告诉他汇钱。

………………………

………………………

同一时间,李玫看着屏幕上代表嫌疑人红点仍未消失,她有点诧异。

“继续购车,让骆家龙、汪慎修分别打电话咨询,间隔五分钟……”余罪道。

消息传回,骆家龙又扮着第二个买家给骗子打电话:“张经理,你发短信说你们有便宜车啊,我看那迈腾不错,才四万块钱?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了,我们这里是二手车经营的专业公司。”

“哦,我想去看看行不?今天正好去五原。”

“当然可以喽,你不信可以亲自来看……至于……至于便宜嘛,你也懂喽,来路有点那个,我们不包上户的,就是个裸车,老板您得根据自己的情况看喽……有能力才能开上路的哦。要不我们也不这么便宜啊。”

“啊,这个我懂……”

听着熟悉的声音重复,骗子又在忽悠第二个、第三个买家了,也许确实是技术到位的缘故,骆家龙和汪慎修扮买家还收到了图片的址,一打开那是活灵活现的车辆照片,几乎是崭新的,才四万块,这个价格足以让任何人忽视车辆存在的眦瑕了。

“找不到人,总不能还给他打款?”李玫道。他看着余罪似笑非笑的眼神,雕堡了,后面站着的几位刑警,心都快发毛了。

“稍安勿躁,你看他一点都不急,信号源都没动,这是个老骗子,估计心理素质已经煅练到神经大条的水平了,他知道不可能找到他。”余罪若有所思地道。

“那又怎么样?”李玫道。

“我先稳住他呀,让他对后续的交易有期待,免得关了机,或者扔了这个号码,那我可真找不着了。”余罪微笑着,似乎阴暗的思维正在渐渐走向清明。

“那你准备什么时候开始找?”李玫不解了。

“审讯是审人讯心,抓捕也是抓人捕心,捕捉到他心里想什么,那就离抓到人不远了。”余罪道。

“来不及装神弄鬼了,人呢?”李玫快哭脸了,后面一干刑警像看怪…

物一样,估计腹诽早一萝筐了。

“别急,骗子是愿者上钩,让被骗的人自己栽进坑里……那我们也来个愿者上钩,让他自己走出来。他现在心情很稳定,肯定在这所大楼里某个电脑或者手机上已经查到了到账的金额,人高兴的时候就容易犯错……但这个错不够让我们找到他,我们需要打破他心理的平静,让他乱了阵脚,然后自己走出来……给我接通鼠标,其他人待命,随时准备抓捕……”

余罪像已经确定了目标一样,斩钉截铁地道,站起身来了,可这个时候,所有的人都还一头雾水,此时已经是上午十时二十分,正是一天的高峰期间,各个经营层面都已经挤满了来往的人。

怎么找?

难道靠远在千里之外的鼠标?

李玫接通时,看着余罪,余罪笑着道:“鼠标啊,好马靠好腿,好汉靠破嘴,今天要看借用你这张破嘴了。”

借兵来不及了,借了张破嘴,难道就靠这张破嘴来抓那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骗子?

还就是,所有楼层的监控画面回到李玫的电脑上时,余罪开始操纵这一起另类的抓捕了………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