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25章& 急中生智

2017-11-25 17:51:31Ctrl+D 收藏本站



“大哥,是我……我把钱汇给你了,我等在这荒郊野外,车呢?”

挂了,余罪命令:换手机,继续哀求。

又接通了,连接通两次,鼠标已经捶胸顿足,痛不yu生了,直对着电话嚷着:“大哥呀,大叔呀,你不给车得还我钱呐……我卖了几十头猪才凑这么多钱,弄不上车,回村里得出人命啊……大哥啊,我叫你大爷啊,多少给退回点钱来啊。”

标哥就差号陶大哭了,视频上看,鼠标捶胸顿足,痛不yu生,还真像被骗了钱的。

骚扰了骗子数次,连骗子也受不了了,直对着电话吼着:“怪不得傻成这样,原来养猪的……都到手的钱还会退给你,你以为我傻啊!?告诉你吧,骗你的。”

吧唧,挂了。

鼠标一扬手机,示意着中断。

看看时间,余罪目下着第二道命令:“家龙,汉jiān,联系他,准备开始交易,间隔五分钟……把时间放长,说你们还需要半个小时到场……”

剧情开始换人,骆家龙客气的联系着张经理,说堵车了,马上就到,骗子又装模作样的开始安排交易地点。紧接着汪慎修又接上头了,告诉骗子他也快到了,骗子忙得不亦乐乎,安排着汪先生到某某地等他,车随时可以开过去交易。

这个用时二十几分钟,余罪安排着同行的刑jing在七层以上巡梭,偷听一些那些租赁的小办公室里是不是有这样一位在和五原交易的“张经理”,所过之处区域不大,很好找,刑jing在摄像头里向李玫做着手势,示意着搜查的结果。

没有发现。

定位指示的区域不大,七层以上的小公司租赁地方相当好找,很多四周排查过去,通话的期间根本没有人在打电话,排除嫌疑人进展很快。

一层一层排除,方向最终还是指向了一到六层人员密集的场所。余罪再看看时间,安排鼠标继续骚扰,连换两三部手机,都被骗子听到就挂了,实在受不了啊,被骗的这位一接通就是又哭又嚎,那么惨痛地要钱,谁也吃不住这么哀求啊,又一次接通时,他在话筒里气急败坏的喊着:

“都告诉你了,骗你的,听说过有骗子还给你还钱的吗?你个傻x!”

吧唧,挂了。骗子都不耐烦了。

…………………………………

…………………………………

声音余罪听到了,他意外地面露喜色,通知着几位刑jing安排着分别到电梯口,楼门口守着。

没有意外,这人肯定淹没在人群里,那之于他们惯于隐藏的xing格,最安全的地方,就是人最多的地方。

然后他指点着屏幕让李玫捕捉所有图像,再然后他下了个让远在银行的肖梦琪都傻眼的命令:“骂……就在电话里开骂……他心绪快失衡了。”

于是就开始骂,鼠标不迭地换了部手机,一接通张口就是:“操尼马、ri你姨、干你妹、插你姐、捅你爹、爆你爷……不给退钱老子piáo你全家,退了钱不加利息射你一脸,小骗子,老子玩种猪的,弄不爽你啊……”

李玫瞬间想起鼠标这本事了,直噎得梗脖子,肖梦琪赶紧调低了声音,有人在呢,把她臊得。

可恰恰这个意外方式,引起更激烈的回应了,骗子气得回骂了:“撒你母……系混乃……女靠系吧。”

“贼你妈…湿你北…ri不死你我戳死你……你赶紧七个就哈把丝、b嘴给你扇扯咧…”

“来个靠系吧……”

“靠你妈的xxx,摸你妹的xxx,普通话都不会说,还骂人,傻逑。”

“系个……系个……”

鼠标如有神助,几省地方脏话脱口而出,把骗子家的男女成员全部问候一遍,气得骗子只能接上一星半句,无奈之下,电话给气挂了。

李玫听得大气不敢稍出,余罪推推他道着:“注意一下,几个监控画面的变化,待会帮我找那个暴跳如雷的人找出来。”

这样也行,李玫保持着怀疑的态度,迅速根据信号方位切换了数个屏幕,余罪安排着:“骆家龙上,你是买方。”

骆家龙一接通,估计骗子还没反应过来,气愤地问着:“还宾果?”

“啊?打错了……我找张经理。”骆家龙道。

骗子马上省悟这是买家,马上换着语气:“哦哦,对唔举啊,刚才和家里的说话……您到地方了吗?”

“还没有啊,张经理,有点堵车,哎呀,我这不是急嘛。”骆家龙说着,又提及要看看四万块的车,骗子自然是满口答应,安排骆家龙分开交易云云。

这边一搁电话,余罪知道骗子快分不清南北了,马上命令:“鼠标……上!”

电话一拔,骗子估计搞不清来路了,一接电话,马上听到了那位养猪的在吼骂:“冚家铲、叼你老母个仆街仔,你去系啊……你丢你母、破你妹、叉你姐、我叼死你、你地悟地道对鞋好贵嘎打…………”

鼠标跑过不少地方,除了吃地方小吃就是学地方骂,干这个他是专家,一连串的长骂如枪如炮,骗子都没来得及挂电话,被气哽咽了,弱弱地回了句:“去死呀。”

然后挂了电话,骗人他是专家,可骂人就不是他的专业了。

余罪命令:“汪慎修上,身份,买家。”

汪慎修接着就拔电话,骗子犹豫了好久才接,接着都不敢说话,一听是另一位买家,这才忍气吞声,扮着卖家开始安排“接货”,话说得语调有点声变了,完全不似以前那么平静。

李玫看明白了,这是让两个买家轮流上场,勾引着骗子舍不得挂电话,舍不得挂,那你只能挨骂了。

余罪惯于想恶心人的损招,可恶心到这种程度也少见,别说那骗子,就李玫也听不下去鼠标那满嘴秽言了。

接下来,鼠标又上场了,一接通,又是大发神威,南腔北调、东呕西吐、那骂得简直是字字珠矶、句句不离生殖器,骗子气得不说话了,直接挂了电话。此时,鼠标的面前已经扔了n个用过的手机号,玩得兴起,又换手机,拔过去就骂。

骂急了,骗子的声音吼着出来了:“你到底是谁啊,养猪的有多少个手机号啊?”

“不多,骂你够了。”鼠标吼道。

电话挂了,余罪马上接上了,命令着:“骆家龙上,角色是买家。”

骆家龙再接通时,骗子已经控制不住情绪了,直道着:“稍等稍等,您先到森林公园,我一会儿电联你。”

估计得平静一下了情绪,余罪听着声音里有点颤抖,他笑了,那躲在幕后一直算计人的心情,此时恐怕被骂得一点情绪也没了,他命令着:“汉jiān,上……角色变换,摊牌……三个人一起骂,告诉这个傻逼,他上当了。”

“肖梦琪,撤回汇走的款项。”

电话接通时,骗子小…

心翼翼地等着,然后汪慎修客气地问:“张经理吗?”

“哦,您是要车的客户吧……我已经开车出来了,您到那儿了?”骗子压抑着情绪道。

“我也是养猪的,哈哈……”汪慎修憋不住了,哈哈大笑。

“哈哈哈……你个傻逼,我们三个都是养猪的,准备把你逮回来下肉。”骆家龙在狂笑了。

“干你娘、贼你妈、丢你老母……哈哈,听懂了吗……你上当了小骗子,账户里的钱我们早蓉来了……”

“傻逼!”

“蠢吊!”

“你爹没把你射墙上,迟早你得撞墙上。”

三个人骂声不绝,远隔千里之外的现场,李玫两眼炯炯有神地盯着屏幕,然后哈哈大笑指着屏幕道:“看看,出来了……气急了……鼠标这张破嘴,能把死人骂活了。”

屏幕上,四层,一个靠着装饰柱的小柜台后,一位男子不用耳麦了,气急败坏地拿着手机在吼。那对着手机吼的架势把周边的客人都吓得一边躲,这个人的方位,正和定位同处一个座标。

余罪轻轻地靠着椅子,指指屏幕道:“这个人你们认识吧?”

后面的保安齐齐点头道:“李红斌,卖导航和电子狗的。”

“怪不得和卖车的有勾搭。”余罪笑着,轻声下令:“抓!”

李玫指示着方位,发送着嫌疑人相貌的截屏,屏幕上直观地看到了三名队员分头靠上了去。

这时候已经不需要遮掩了,鼠标骂累了挂了电话,那边电话1560尾数的电话号码居然回过来了,干啥呢,扯破脸皮了还顾忌啥,骂回去呗。刑jing靠上去时,那位骗子还在拿着电话,竭斯底里地对骂着:“撒你母……系混乃……女靠系吧…来抓我啊……”

一语成谶,马上实现,三位刑jing分三个方向挤上去,摁倒,上铐,随身的手机,正是遍寻不着的尾号1560那部诈骗手机,随即保安维持着秩序,从这个不起眼的小柜台里,拿到了连着网还在工作的笔记本,刚刚到账的汇款显示已经被取消,估计这事让骗子暴跳如雷了………

屏幕上,李玫给了个ok的姿势,镜头对准了刚刚解押上车的骗子。

另一个屏幕上,汪慎修、骆家龙,一边一个搂着鼠标,在疯狂的亲吻标哥的大饼脸,放肆地大笑。

肖梦琪轻轻地合上了笔记本,笑着起身,和银行配合的同志握手,告辞,银行人员无法得知究竟出了什么事,一墙之隔就是建行,为什么到工行给贱行汇款呢?

肖梦琪没有解释,感谢几句,回身时,是矜持而骄傲的微笑,她上车时才意识到,像今天这么舒爽开朗的心情,好久都不曾有了,第一时间,她驱车直驶开化路刑jing队。

……………………………………

……………………………………

开化路刑jing队,短暂的庆祝之后,马上要趁胜追击扩大战果了,余罪一行已经解押着嫌疑人,到住处搜查了,还需要和地方公安机关沟通,几个小时后才返程。

李玫没有闲着,嫌疑人的手机、电脑,和另一位雇员都被控制了,很快从电脑的q上找到了传输的文件,全部是电话号码,那就是针对xing诈骗的信息来源,检索后,给了一个“坐看老虎切”的昵称。

“就在这几个里面,看……这一组,都是咱们的留在车行的手机号。”骆家龙道。

“这就好办了。”熊剑飞捋着袖子,要走时,被兴奋过头的鼠标抓住了:“等等,熊哥,为人民服务讲报酬的时候到了。”

“什么意思?”熊剑飞愣了下。

鼠标附耳说了几句,然后两人鬼鬼祟祟,不带骆家龙和汪慎修,径自走了。

“这干嘛去?”骆家龙有点纳闷。

“没好事,揪着车行的小辫了,能不要点经费啊。”汪慎修笑了。

这经费的要法,熊剑飞可不会了,当然得在反扒队、派出所、刑jing队、总队以及支援组都呆过的标哥出马了。就见严指导员一脸肃穆开始找这个露消息的嫌疑人了。

老板申会,他附耳问着:“申老板,你会玩qq吗?”

老板愣了,鼠标一摆手:“不是他,准备放人。”

哎呀,把老板给激动的,憋了一上午,快憋哭了。

会计不是,这傻老娘们,不至于看得上卖手机号那点小钱;机修员也不是,那是个电脑盲,鼠标问了几句,估计这货也就懂在电脑能看a片。一个接一个问过去,问到那个满脸痘痘的小推销员时,鼠标的眼睛亮了。

“我问你件事,很简单,准备放你们走,就是个销售赃车的事,已经查清楚了,和你们车行无关。”鼠标轻言细语和霭地道,明显地看着那孩子放松了。

这是诈,真相要在不经意的情况下才能露出来,鼠标笑眯眯地傻样解除了对方的戒备,然后他给发了支烟,那孩子居然会抽,刚点上抽了口进去,鼠标突然问着:“你得老实告诉我,你为什么起了个‘坐看老虎切’的qq昵称呢?”

那孩子刚刚放松,被这猝来的话激得两眼一凸,然后剧烈的咳嗽,咳了几声,抬眼惊慌地看着鼠标,一不小心,烟头把腿烫了,又紧张地扑烟灰。

“铐上吧,就是他。”鼠标道,一勾手,带着熊剑飞离开,刑jing铐上了这个嫌疑人,这孩子满脸愁苦,居然没有任何反抗,估计是知道事情败露了。

案子就是这样,侦破千难万难,可一旦突破口子,那就是案破如山倒。

对了,还有经费呢。

标哥在给每一个车行的员工鞠躬,道歉,然后派jing车送人,老板申会可能根本没有想到这么简单,而熊剑飞已经主动地把情况讲了,直道着:“你们得加强管理啊,这事虽然不追究你们的刑事责任,可你们毕竟脱不了责任,有这么个颗老鼠屎在,导致我们辖两个月发生了二十多起诈骗案,都是他把上门客户的手机号泄露给骗子的。”

“是是是……我们一定加强管理,该罚就罚,该抓就抓。”老板不迭地点头,如逢大赦。

“这个不能扩散,更不能罚……一罚都知道是这家车行泄露消息导致被骗,追不回被骗资金,你让申老板怎么办?”鼠标一脸忧国忧民。听得老板耷拉嘴唇了,也是,这可能对经营的打击是相当严重滴。

“可这个事……”熊剑飞难办了。

“听……这位领导的,这个……我们做点小买卖不容易啊,真要传出去,我们得关门了。”申老板难堪地道。

“您放心,我们会全力追缴被骗资金,不过少不了你们得对我们工作的大力支持,您说呢,申老板?”鼠标道。

“那是那是……”申老板点头如啄米。

“支持得落实到行动上啊,我们的队员连夜跑了几千里地抓捕,光油耗就是天文数字啊,队里经费本来就紧张,因为你们的事,又让我们雪上加霜了……哎,…

为人民服务是jing察本分,可为就巧妇也难做无米之炊呐,接下的抓捕和追赃,还不知道要费多大劲啊……”鼠标期待地道,把一脸的愁苦传达给申老板了。

“您放心,经费我出、油钱我包了。”申老板意会了,痛心地但很理解地道。

“那我得给您好好敬个礼,再鞠一躬。”鼠标说着,踢了脚傻站听愣了的熊剑飞,然后两个庄重地敬了个礼。

严指导员难得文明礼貌一回,这么一回后果很严重啊,老板一脸肉疼地上jing车了。

肖梦琪来了,汪慎修和骆家龙下楼来了,几个审视着鼠标和熊剑飞这一对,肖梦琪好奇地问着:“泄露消息的找到了?”

“不但人找到了,连经费也解决了。”熊剑飞激动的快热泪盈眶了,狠狠地抱了鼠标一把动情地道:“标啊,以后谁再说远离鼠标,我跟他急,就需要你这种没节操的指导员呐,你可救了我们的命了。早该请你来了,我和支队长说什么好话,你比他们强多了。”

这情动得绝对没假,知道事情的原委,汪慎修和骆家龙愕然地向标哥直竖大拇指,肖梦琪有点哭笑不得地看着鼠标的得瑟样,他有点后悔开口轻了,没要误工费,要是余罪在肯定比他还会伸手。

肖梦琪是笑着随众人回会议室的,她不由地感慨,市局三年,都没有今天一天jing彩呐…………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