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27章& 莫衷一是

2017-11-25 17:51:29Ctrl+D 收藏本站



劈里叭啦咚……啊啊啊啊哦……

咚咚咚咚咣……嗯嗯嗯嗯啊……

晨曦微露的时候,奇怪的声音微弱地响在开化路刑jing队的滞留室里,没人确切地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所有人都知道,系列诈骗案嫌疑人被连夜解押回这里,应该发生点什么。

当肖梦琪从噩梦中惊醒的时候,她隐约地听到了这种声音,然后马上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一群数月寸功未建,天天被支队人训斥的刑jing们会做出什么事来,大多数时候公愤在高压下会变成私仇,犯罪会失控,执法同样如此。

她整整衣服,揉揉发酸的脖子,快步往楼下走着,直向审讯的滞留室去了,门口熊剑飞伸手拦着,她瞪了眼:“让开……当着督察处长的面,你干这事?是不是等着我把你带走啊?”

熊剑飞不敢忤逆,让开了,然后吼了声停。

所有的声音就消失了,肖梦琪进去,两位满头大汗的刑jing面面相觑,再看那位被连夜解押回来的嫌疑人,喘着粗气,被铐在椅子上,人弓得像只,身边四周洒了一堆报纸,这种手法当督察的肖梦琪了解,垫厚点敲你脚面、膝盖,能让你痛得想喊出来都难,别说那些更损的勒你软肋、捅你尾椎,能疼得让你想死的心都有了。

在这一方面,jing察不比嫌疑人强多少,唯一可以理解的是,这不是一位无辜的人。

“出去!”肖梦琪训斥着,熊剑飞一摆手,两位刑jing跑了。

肖梦琪看着喘着气,两眼发红的、额头冷汗涔涔的嫌疑人,又不悦地盯了熊剑飞一眼,这么瘦弱的嫌疑人,真要整出事来怕是交待不了。她围着人转了两圈,严肃地道着:“李红斌,你抵赖有用么?你的口音被录下来不少,马上很多受害人就会指认,在你的家里搜出来的作案工具、还有你昨天的诈骗表演,给你提供电话号码的中间人,都足以定你的罪了。”

诱供,告诉你已经是破罐子了,诱导你反正已经破了,就破罐子破摔吧。

这个jing妙诈骗的嫌疑人果真不同寻常,嗤了嗤鼻子,呸了口,不屑了。已经过了这个心理的适应期恐怕就不好办了,就像所有嫌疑人都懂的:

熬不住牢底坐穿、熬得住量刑从宽。

“你抵赖得住吗?你两次出入五原,在离刑jing队不到3公里的二手车市物se给你提供消息的人,那位可能指认你呀,你一共给他付过五次报酬,最近的一次在两周前,汇出地就在梧州……这种事你一定不会假手于人,银行肯定留下你的英姿了,对吗?以为自己做得天衣无缝?”肖梦琪又道。

整个线索已经连结出来了,收集目标客户群,实施诈骗,全盘已经通了,但线索连结并不意味着形成证据链,口供、赃款,都还是未知数。

嫌疑人看了看肖梦琪,目无表情,没有被肖梦琪的威胁吓住,也没有被肖梦琪的英姿迷住,他笑笑道:“那你们把我移交起诉啊,还打我干什么?”

“问题不交待清楚,你走不了。”熊剑飞训斥了句。

“凭诬谄和虐待让我交待?呵呵。”嫌疑人翻着白眼,根本不为所动。

“那怎么样?我还得磕头求饶让你交待?你特么骗了多少家人,你还是人吗?”熊剑飞愤然一扬手,被肖梦琪的眼神制止了。

“是啊,你们又没把我当人。”嫌疑人不屑道:“我看你们不比我强多少。”

“你等着,我特么今天撬不开你的嘴,跟你的姓。”熊剑飞气咻咻地无处可泄,双手重重的拳掌对交,啵声很响。

“你别跟我姓,最好整死我,否则我这张嘴,在法庭上还会翻供的。”嫌疑人道,两道怨毒的目光看着两位jing察。

啪……一个耳光,熊剑飞给了他最直接的一个回答。

那嫌疑人看看他,笑了,虚弱地脸笑着,那是一种绝望而可怖的笑容,笑得两眼发滞,肖梦琪觉得有点瘮人,转身走着,命令着:“停下。”

熊剑飞气冲冲出门时,听到了嫌疑人在背后一阵怪笑声,那声音比样子还瘮人。

其实jing察比任何人都矛盾,当正常的途径无法将嫌疑人绳之以法时,如果你不想看着他们逍遥法外,那就意味着你也要以身试法,究竟是用法律的武器维护更多数人的利益,还是用法律的名义伤害了个别人的权益,谁又说得清呢?

肖梦琪去了趟水房,洗了把脸,冷水激得她更清醒了几分,熊剑飞傻兮兮跟上来了,就那么跟着、看着,一言不发,像等着领导的指示。

“几点回来的?”肖梦琪问。

“四点多。”熊剑飞道。

看看表,已经六点了,两个小时过去了,难道以刑jing队的凶xing,能一无所得,她问着:“问到了什么情况?”

“这家伙,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都没说几句话。”熊剑飞愕然道,骨头硬的不多见,可并不是见不到,最起码刑jing就经常能遇到,特别是那些天南海北惯走的流窜人员,有些历练的比忠诚信仰战士还坚定。

“那也不能这样,出了事怎么办?”肖梦琪压着声音训了句。

这是不准备追究了,熊剑飞听得出来,可他并不在乎,直道着:“这样都不行,好说好劝难道行?这明摆着就是他作的案,死活不承认。”

“承认等于认罪,这种系列诈骗,他应该知道份量,惯犯,轻判不了,熬过几天就等于少判几年,他知道jing察不敢把他真怎么样,又不是命案……所以就扛啊,可这样硬来不是办法。普通刑事案件和你们二队还是有差别的。”肖梦琪劝道,回头时,熊剑飞傻兮兮看着,她马上停下了,知道这劝也是白劝,甭指望这种城乡结合部地带的基层jing务单位能有多高水平。她看了看解押车在,换着话题问:“余罪呢?”

“他没回来。”熊剑飞道,解释着,余罪和李玫都没有回来,是鼓楼分局把嫌疑人解押回来的。

这话听得肖梦琪讶异了,跟个案子半途放下可不是余罪的风格,她狐疑地问着:“什么交待也没有?”

“好像有。”熊剑飞挠挠脑袋。

“是什么?”肖梦琪赶紧追问。

“噢,他说了,这个人审不下来,不过也别让歇着。”熊剑飞传达着余罪的话。

一听肖梦琪抿嘴了,直训着:“审不下来你还审?他审不下来,你试能有用。”

训了一句,肖梦琪摸着手机,在楼上,她急匆匆地上楼,把熊剑飞听得老大不高兴了,就是嘛,好像就余贱一个人行似的,可对于他实在也没什么办法,他在院子里巡梭了良久,又换了一拔刑jing一挥手道:“去,继续审。”

临了了又叮嘱了句:“别动手了啊,督察处的领导在。”

两刑jing点点头,好幽怨的眼神,队长这是怎么了?对付这些人讲道理怎么可能?要懂道理,还…

至于犯事么。

又审了一个小时,兜了一个大圈子,熊剑飞再去看时,有位刑jing怒火冲冲地出来了,小声对队长道:“熊队,不行呐,这骗子铜嘴钢牙,给我们讲道理。”

“讲什么道理?”熊剑飞愣了。

“他说我们设局,违法犯罪的是我们。他要告我们。”刑jing瞠目道。

哎哟,熊剑飞给气得啊,摘着jing帽重重一扔,一屁股坐到台阶上,苦着脸喟叹着:

这jing察当得真尼马窝囊,还不如当骗子呢。

再过一小时,两位刑jing满脸愁苦的出来了,看样子,甭指望在口供上有什么收获了………

………………………………

………………………………

肖梦琪是七点钟离队的,她驾着车疾速地往机场赶,一直联系不上余罪,过了一个多小时才联系上了李玫,知道两人在抓紧时间睡觉,她满满地歉意,不过旋即又让她感到意外的是,余罪居然又摸到了新的线索,两人正等在机场。什么线索李玫电话上没讲,让她来。

这个疑问让肖梦琪想了一路都没明白,她甚至要以为找到了线索,两人准备乘机赶赴福建,数次取款都发生在那个地方,嫌疑人还有一个同伙。

不过她马上否决了,要抓捕也不是这种配制,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想找出一个嫌疑人来,那可不是轻易能办到的,恐怕连起码的语言沟通都困难。

匆匆地泊好车,奔进了机场,偌大的航站楼,找了好久,才在接机的休息处看到了体型独特的李玫,已经累得不像样子了,头发散乱着,正仰着脖子点瞌睡,肖梦琪走到近前才看到,椅子上长长地躺了一位,可不是余罪是谁。

歉意更浓,不管xing格是什么样子,这身jing服就像魔咒一样,穿上它就会患上类似强迫症一类的症状,总在想尽一切办法找出真相,总在用尽一切努力找到真凶。

她轻轻地坐下来了,用肩膀靠着,让李玫脑袋靠到了她的肩上,女jing如果没有当花瓶的先天条件,在jing队里一般都会被当男人使唤的,李玫无疑就是这一类,真正有需要,xing别的条件是不予考虑的,看着肥姐疲惫的脸,肖梦琪想做点什么,却不料一下子把李玫惊醒,她揉着睡眼,打了个哈欠,肖梦琪连连讲对不起。

“没事没事,反正也睡不好……肖处,什么时候来的?”李玫道。

“刚到。你们怎么中途折回这儿来了?”肖梦琪问,直入主题。

“等人下飞机啊。”李玫道。

“谁呀?”肖梦琪纳闷地问,补充道着:“我还以为你们发现了线索,准备乘机走。”

“那多浪费,余罪想了个最简单的办法。”李玫道。

“等等……你不会是在说,诈骗嫌疑人李红斌另一位取款的同伙吧?”肖梦琪问。

“我不知道是谁,不过可能有助于拿下李红斌。”李玫道。

越说越离谱,都不知道是谁,却知道对李红斌有用,肖梦琪追问着,却发现李玫不时地瞅着睡着的余罪,话说得语焉不详,追问的急了,李玫就一脸难堪地表情推托着:“一会儿你问他吧。”

“到底怎么回事嘛?”肖梦琪算是丈二尼姑摸不着头脑了。

正说着,接机的声音响起,从福州到五原的班机落地,就像一个闹钟一样,余罪惊醒,坐起,闭着眼,肖梦琪说话他也不理会,手里紧紧地握着手机,李玫开始工作了,拉开了电脑,通知着信通处的同行,要定位一个开机的手机号。

五分钟后,滴声接通,李玫惊声叫着:“果真来了。”

“不管是谁,抓!”余罪毫不客气地道。话音手机响了,他嘘了声接了起来,是特制的手机,李玫在同步录音,手机里响着一个女人声音:“我到五原了,你在哪儿?”

“我在……你说我会告诉你吗?钱带来了吗?”余罪问。

“我带来了……你把他怎么样了?我要和他通话,我要见他。”对方的声音,很焦急。

“当然会见到的。”余罪慢慢地说着,李玫指示着接机口出来的方向,肖梦琪注意到了,几位民航公安分局的jing员已经呈包围态势,只等着抓人了,余罪审视着,在看到一位宽裙装的女人拉着行李,打着电话出来时,看到李玫的指示时,他轻言细语地道:“很快就见到了。不必这么着急啊。”

“喂…喂……你在哪儿?我好像听到了航站楼的声音……”对方的声音,很诧异,人在四顾张望。

“就是她,带走。”余罪面无表情地下了抓捕信号。

几位公安分局的分开人群,冲了上去,却在接近目标的一刹那,齐齐停下了,他们愕然地看到这位女人,是一位肚子已经鼓鼓的孕妇。

那位孕妇被这个场面惊呆了,她好像明白了什么,惊恐地看着围着他的jing察,嗒声……行李拉杆掉了,手机吧嗒声,掉在地上,碎了。

人随即被带往民航分局,是肖梦琪搀着走的,已经比对出结果来了,这是诈骗案中某次银行取过款的女人,她不知道这位女人是怎么自投罗网来的,不过她似乎猜到了李红斌死不开口的原因。

还有更震憾的,这个骗子的同伙兼女友,居然是被余罪骗来的,居然还随身带着十万元现金,要赎回被“绑架”的男友。当女人哭哭啼啼讲出这个匪夷所思的故事时,连肖梦琪也凌乱了。

骗子坚强的出乎意料,jing察似乎在扮演着骗子的角se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