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28章& 其罪坐实

2017-11-25 17:51:29Ctrl+D 收藏本站

“我非常同情你的境遇,真可怜哈,骗子的下场,比被你骗的那些受害人好像还要可怜。”

余罪像吟诗做赋一般,手叉在胸前,漫步在小小的审讯室里,语气平稳地说道。

时间指向上午十一时三十分,肖梦琪和熊剑飞坐到了审讯台后,面前萎顿的嫌疑人李红斌,有点呆滞,不过从漠然的表情和呆板的眼光里,谁也感觉到他那种顽固。

“你现在这个样子,都是我造成的。”余罪站到他面前的时候,直视着,李红斌也不躲闪,回敬着他一股子怨恨的目光,余罪针锋相对地道着:“别指望我心里有歉意,我也不准备为我做的任何事道歉,就像你也不准备为你所做的任何事负责一样……你可以恨我,但你无计可施;就像那些被骗的受害人恨你入骨,也无计可施一样,告诉我,现在体会到那种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绝望了吗?”

余罪轻声问着,这声音却像针、像刺、像毒虫一样爬进了对方的心里,微微的不适现在脸上。而余罪清楚,那种从天堂坠落到地狱的感觉,他曾经亲身感受,而现在,也感同身受。

“说句话,你还是不准备认罪,争取宽大处理?”余罪问,躬着身子。

“我什么也没做,你们设的局……即便你逼我认罪,我保证会翻供,我保证会告到底。”嫌疑人咬牙切齿地道,目光里深深的怨毒,看样子已经吃了铁丸定心了,死扛到底了。

人xing是个什么样子,不那么容易琢磨,特别是有了某种不为外人所知的执念,那种近乎疯狂的举动,可能除了他,外人无从理解。

余罪呆了几十秒,然后站直了,慢吞吞地道:“那我可以告诉你我的来意了,我没有准备问你什么,也没兴趣知道你做了什么……我只想告诉你,我做了几件很违背良心的事,你这个样子,让我良心受谴责的程度大大降低了……还记得昨天在梧州我告诉你那句话,我说,你会后悔的,后悔的原因是,你高估了自己的能力,特别是承受能力……有兴趣知道我做的事吗?”

没有,嫌疑人理都不理他,余罪一甩一个响指,肖梦琪把dv摁开,屏对着嫌疑人,摁了播放。

画面出来的时候,嫌疑人一下子像注入的兴奋剂一样,腾起站起来了,两眼惊恐地看着屏幕,就要冲上来了,不过可惜身不由已了,铐在椅子的把手上,他的激动只带来了一阵叮叮当当的金属声响。

摁下,关闭,肖梦琪面无表情地看着他,然后亮着一张银行监控画面的打印照,和屏幕上这位女人的照片对比,可以识别为同一人,就听她道着:

“刚刚屏幕上这位女人叫吉荣荣,龙岩人,和你老乡是吧?3月27ri,龙岩大龙路农行分理处,第n98243号atm机监控拍下了她取款的画面……就在同一天,我市大辛庄农民高军虎,被一位自称有二手车的嫌疑人,骗走了六千五百元……钱正是吉荣荣取走的。骗子不一定是你,可骗子的同伙肯定是她啊。”

“不是她……不是她……”嫌疑人一瞬间失控了,手kao拉着椅子,像是受刺激了,余罪挡在了他的面前,他紧张地,惶恐地又坐回去了。

一个瞬间,像是目睹了何等悲呛的事,他眼里充血,手使劲地揪着头发,全身颤着,表情极度悲愤了,然后呜呜地哭了。

“你一定在奇怪发生了什么事对吗?一定在奇怪为什么吉荣荣会出现在五原?为什么她会自投罗网对吗?”余罪连续几问,恰中嫌疑人的心思,他抬头时,两眼泪流,悲恸地看着余罪,余罪接着道:“原因在你身上……还记得我在梧州,朝你的鼻子打了一拳,而且录下来了吗?”

……………………

余罪侧过身,肖梦琪在回放着,嫌疑人两眼睁大了,他渐渐地发觉,自己从头到尾,就一直被坑在一个根本没有翻身机会的骗局里:

十五个小时前,那一拳击得李红斌鼻血长流,余罪录下了他被押着,满脸是血的样子。

他不知道的是,这段几秒钟的视频,被放在他常用的联系方式上。

他能猜测到的是,关心着他的人,肯定会为之所动。就要骗子的选择目标一样,要利用的,就是人xing的弱点,贪小便宜是一类,亲情,也是一类。

嫌疑人惊恐地看着余罪,假如拳脚他可以不害怕,可这个人眼光却让他感到一种深到骨子里的恐惧,骗子可能还有点底线,而面前这个,像根本没有。

肖梦琪在回放着当时的场景,李玫在他的私人电脑上找到了常用的q号、在他的身上找到了常用手机号,提取一个使用频率最高的就是目标,只是谁也没有想到,最终焦急乘机来的,是一位孕妇。

回忆,持续了几分钟,几分钟,嫌疑人已经到崩溃的边缘了。

…………………………

“我做的事很简单,就像你们简单的骗局一样,我用你的声音频率做了一句话叫:准备好钱,我有用……然后把这个声音留言放在你常联系的q上,发给你常用的手机号……然后,很意外地,居然有人联系我,哦,联系的不是我,联系的是你那部手机。”余罪道。

这个结果是,嫌疑人最亲近的人,恐怕就要上当了。

在嫌疑人愈显惊恐的表情面前,余罪平静地道:“等联系我,那后面的事就简单了,我告诉他有人欠我钱,不还钱我就砍他一条腿……也许我这句可信度不高,不过加上你满脸是鼻血的视频,是不是可信度马上满了?跟你学的,做假也做得像真的,那样成功率高。”

这就是经过,一个简单的伎俩,骗来了骗子的同伙,还带来了“赎金”,肖梦琪真不知道余罪的脑袋是怎么长得,这么损的招数能随手拿来,不过不可否认,其效果是相当明显的,嫌疑人从漠然到疑惑、从疑惑到惊恐、从惊恐到愤怒,心绪很快地失衡。

而突破心理防线的最佳方式,就是让被审者心理失衡。

余罪静静地站在那儿等着,这个心理的缓冲很关键,有时候击溃他的心理防线,就需要一个刹那。

动了,嫌疑人动了,两眼泪扑潸潸地流着,看着余罪,然后猝然开口。

呸!吐了余罪一脸唾沫。

熊剑飞拍案而起,肖梦琪把他拉住了,余罪没有动,就像唾沫不在自己脸上一样,他冷笑着道:“你终于表达出你的真实情感了,很好,我也向你表示一下。”

言罢,手一挥,啪声脆响,一记响亮的耳光,嫌疑人被打懵了,就听余罪恶言恶声道着:“别特么当我是jing察不敢揍你,这一耳光是替你老婆打的,骂你畜牲都轻了,有把老婆家人也拖进罪案里的吗?你居然让她给你当帮手。”

啪,又是一记反向的耳光,余罪又骂着:“这是替你老婆肚子里孩子打的,虎毒都不食子,你这一下坑了她们母子俩啊?真特么难为你了,在外面招摇幢骗,老婆一直以为你在辛苦挣钱养家。”

啪,又是一记…

耳光,余罪骂着:“你该恨的是我吗?让那些被骗的人看看你这嘴脸,会不会撕了你,让他们知道你老婆就在五原,是个什么后果?”

啪,再来一记耳光,余罪骂着:“还特么呸我!?我告诉你,等着后悔吧……让你这辈子都在后悔里。”

一把把嫌疑人揪起来,余罪瞪着眼,煞气毕露地叫嚣着:“你以为不说就没事了是不是?我告诉你,骗走多少钱我就从你老婆身上找回多少来,少一分一毛,老子都不放过她……就像对你一样,我说到做到。”

嘭声,余罪把懵然的嫌疑人扔回了椅子上,大步要走。

仿佛雷霆乍惊,仿佛山崩海啸,一声凄然的长吼,那嫌疑人拖着椅子,呼咚声扑过去,咚声跪着拖住了余罪的一条腿,撕心裂肺地、声音沙哑地哀求着:

“你们别碰她……她怀着孩子……我认罪,我交待,你们别碰她……她还小,什么都不知道……我求求你们了……我认罪,是我做的,都是我做的,她根本不知情……真的,她什么都不知道,都是我做的。”

吁地一声,肖梦琪憋在胸中的那口浊气终于舒出来了,可在她如释负重的时候,又觉得两眼发酸,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一个大男人哭到了这份上,那心理承受估计被压到极限了。

他哭着,他捶胸顿足着,他以头触头,磕得额前鲜血长流,就一句话,都是我做的!

余罪像没有什么感情一样,使劲抽出了腿,回头厌恶地踹了他一脚,拍门而去,熊剑飞却是看不下去了,现在同情心全部转移到这个嫌疑人身上了,他把人搀着,叫着刑jing,两人护着、一个人简单的消毒包扎,而这个过程,嫌疑人已然不在乎自己了,在不迭地交待着,那一桩一桩犯下诈骗案件……

4月24ri,上午,骗到了一万三千元……

3月28ri,下午,骗到了九千元……

3月27ri,骗到了六千五百元……

………

对了,就是车行那位………的给提供的消息,每次根据收集到的号码多少,付他六百到八百不等………

在询问和笔录进入常态化之化,肖梦琪拿着dv,悄悄地退出来了,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对这个嫌疑人恨之入骨,可在退出来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看了一眼,他像绝望地,巴不得以求速死一样,在交待着诈骗案件。

这时候肖梦琪却是眼睛有点发酸了,其实突破一个嫌疑人的心理防线,就像嫌疑人下决心铤而走险一样,jing察也在承受着那种来自不知何方的谴责。

比如,抓捕所谓的“控制”;比如,审讯所谓的“手段”,比如,她现在手里的东西,记载着有悖于一个jing察职业cao守的东西。肖梦琪翻看着,翻看到余罪的凶恶的表像,翻看到嫌疑人满脸是血的照片,她手指颤了颤,然后摁下了屏幕上显示着的一个按纽:删除!

“你在销毁证据?”轻轻地声音响起。

肖梦琪抬头时,余罪已经踱步到她近前了,刚洗了把脸,发际还有水渍。肖梦琪笑了笑,没有做答,就是那么欣赏,又很难理解地看着他,余罪却是道着:“吉荣荣的事,你处理啊。”

是嫌疑人的老婆,事实夫妻,还没来得及ban证,就是这位被余罪骗来的女人,让案情更进了一步,肖梦琪却问着:“你好像并不关心李红斌的审讯结果?”

“结果是他受到法律制裁,我们受到良心谴责,不一直都是这样吗?”余罪道。

“对你所做的一切,我不予评价,不过,还是要谢谢你。”肖梦琪道,受到点良心谴责,总比嫌疑人逍遥法外要强,她此时也明白许平秋的深意了,只有这些不挽一格的人物,才能对付那些ri新月异的手法。她看余罪的脸se不太好,又是轻言劝着:“虽然你不爱听,可我还是要提醒你……方式方法还是需要重视的。”

“我无意抵毁你啊。”余罪打断了,带着一种玩味的表情道着:“所以jing察要都有你这么高学历,入职就是副科级,天天坐办公室,那执法的文明程度早就提高了……可即便提高,现实行得通吗?没有那一个嫌疑人会心甘情愿为自己的罪行负责,就像jing察不愿意承认他无时无刻都被良心谴责一样,所以,执法和违法的碰撞,只有输赢,没有怜悯。”

肖梦琪以一种讶异的眼光看着余罪,这些话拔动着她的心弦,显得另类,却也睿智,那张疲惫的脸上或者还有一种表情叫:无奈。

余罪走了,此时值班室那张床估计比任何美女对他的吸引力都高,肖梦琪痴痴地看着,她有一种想说什么的冲动,可千言万语,就没有找到一句很合适的话。

是ri,五原市连续发生二十七起“购车”电信诈骗案告破,一直在全市破案率屡创新低的开化路刑jing队,以势不可挡的速度,甩掉了落后的帽子,攀上了内网表彰通报的头条,印在省厅通讯信息的菲页、连不轻易报道jing务故事的省法制报,也开始追踪这例完美告破、并追缴回部分赃款的的案件。

结果是完美的,谁还会在乎过程中瑕疵?

当然,除了那些jing察们,他们自己会在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