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40章& 谓我心欢

2017-11-25 17:51:17Ctrl+D 收藏本站



“……美国投资专家faber,在全球放水的况下,未来资金会错配得更严重,将再度损害普通居民的购买力。******我对纸币零信任。”

“量子基金创始人jie,历史教会我们一件事,那就是任何不负责任的货币和财政政策的结局就是严重的经济危机和灾难”。

“………大量的货币超和贬值将会导致人类社会最大的国际性货币危机,这样的危机规模将会是前所未有的”。

“很多人都会觉得我在夸大事实,但货币的本质决定了纸币黯淡的未来。我要教给大家的方式很简单,尽可能多的去赚取纸币,让你赚钱速度远远地超过贬值速度,如果不凌驾于这个时代之上,那只能被它踩在脚下……”

“选择并不难,我要问的是,你们……准备好了吗?”

你们……愿意选择那一种呢?”

短短的t台上,戈战旗几句已经抓住了所有听众的心,他仿佛闲庭漫步一般踱着,两位绝色的佳人陪同着,就像从黑暗里走出来的王子,只有他身边是光明一片。

投资,所有的事都是有关投资,在空降五原的数月内,已经有上百人的投资者从这里掘到了第一桶金,他的疑问方出,很多人喊着要凌驾于时代之上。

“谢谢在座诸位的支持,星海在五原完成投资蓦集的计划,与诸君的努力是分不开的,你们赚到了,不用谢我,而是我应该再一次感谢你们,因为你们让我赚到了更多……谢谢大家。”

三位依次致谢,引起掌声一片。

“在我刚刚到五原的时候,有很多人质疑我们投资是欺诈,我们投资人是骗子,对此尽管已经有了事实的证明,我还是需要向大家澄清一下,我们赚钱的方是完全合的途径,每一分钱都和您辛勤劳动得来的收入一样,都是诚实的劳动成果,我会在1分钟内向您详细说明在危机时代赚钱的秘密。”

“……每一次危机的生,都伴随着财富的转移;每一次危机的生,都伴随着新兴阶级的诞生。有的人因此困苦不堪,有的人因此却大赚特赚。人做为市场中有能动性的个体,有能力用行动和决定最终是被这样的市场趋势打败还是利用这样的市场趋势赚钱。”

“但我喜欢这样的危机,正是因为这样的危机给予我们投资者机会,可以适时地适时选择那些受到价格水平上涨而利好的企业进行投资。”

身后的显示屏开始显示,戈战旗的声音像解说词,从工厂到运输、从空运到码头、从实体到股市,像在解释他的话一般,最终定格在星海的收益折线上,又是一阵长时间的欢呼。

现场很狂热,是一种外行无理解的狂热。

“这欢呼什么呢?”林宇婧小声问莫雨欣,她想像不出,好歹个心理学专家,怎么也像失心疯了一样。

“最高收益那支股,收益195%,简单地讲,就是你投一百万,不到不到半年的时间里,能变成三百万。”莫专家道。

咝……对于钱仅停留在工资数额上的林宇婧被吓了一跳,这可比贩毒还来得快啊,她狐疑地问着:“莫姐,你赚到了。”

“赚了十几万,朋友推荐的,我尝试性投资了一下,还可以。”莫雨欣几分自得地道。

再问时,她却专注地看着戈战旗,像看行云布雨先知的崇拜眼神,林宇婧却是不好意思再问了,刚抬头,眼睛一滞,她看到了自己的丈夫,看到余罪,像个小丑一样蹿上台了,捧着一个大本子,要签名。他的带动下,几位年纪尚轻的男女都围拢上去了,签在包上、衣服上,还有位花痴女直接让戈土豪签到了胸前。

“谢谢诸君的热……”戈战旗龙飞凤舞签了个名,余罪如获至宝钻进了人群。

继续时,林宇婧却是心虚地看着戈战旗的反应,特别是注意他身上的口袋,她知道自己老公什么货色,要接近了,不是抓你人就是摸你口袋,可这个场合,他干什么这个有意义么?

坏了,林宇婧又现余罪在慢慢地挤向一个人,一个专心致志听课的帅哥,正是陪她跳舞的那位。

近了,近了……当她瞥到余罪的手搭向那人的肩膀时,她心一抽,歉意顿生,以她对余罪的了解,那帅哥肯定要倒霉了。

还好,她心揪了好久,那帅哥没反应过来。看余罪又在人群里钻来钻去,她按捺不住了,慢慢地挪动了,靠近了他,准备揪住,省得他在这个场合丢人现眼。

此时,人群欢呼又起,掌声中戈战旗微笑着退到一侧,是助理的表演时间了,灯光全亮、霓虹闪烁,两人裙装的美女持着话筒在宣布:

“为了公平起见,今天我们将随机请出一位嘉宾。”

“也为了公平起见,将由这位嘉宾,再次抽出十名幸运嘉宾。”

“幸运嘉宾将会得到我们馈赠的神秘大礼哦。”

“好,下面……”

两位美女调剂着现场躁动的气氛,这时候戈战旗却打破规则了,笑着凑上来问着大伙道:“这件事和无关投资,我想请大家给我行个人,不知道行不行。”

老板的谦恭,只会得到更多的响应,他笑着揭谜底了:“其实我在追一位五原的姑娘,一位让我魂牵梦绕的姑娘……很幸运的是,她今天就在场;不过很遗憾的是,她不喜欢我,可以嫌我只会赚钱,太无趣了。”

笑声四起,掌声不断,这位痴的投资人或许更拉近了与普通人的距离,大家报之以理解的掌声,窃窃私语,不知道那位姑娘有这么好的运气,能让这么一位投资商青睐。

“我有一个小小的愿望,想请她作为今天的抽奖嘉宾……不知道,这个愿望能不能实现。”

戈战旗慢慢地说着,眼光幸福地看向了欧燕子的方向……不对,在欧燕子身后,人群自动分开,戈战旗浅浅的鞠躬,请势,邀向了安嘉璐。

四下的掌声、艳羡的眼光、还有助理送上来的鲜花,直接簇拥向了安嘉璐,安嘉璐脸红耳赤,捂了把脸,然后被闺蜜推着,和戈战旗回到了t台上。

不得不承认,俊男靓女的搭配,是个最俗,但也是个最合适的搭配。

气氛被推向了,林宇婧已经凑到了余罪的身边,她看到了余罪痴痴的眼睛盯着安嘉璐,忍不住心里泛酸了,手慢慢伸手余罪,在他的上,使劲、咬牙使劲地拧了一把。

“干什么?”余罪火大到,头也未回。

“眼珠快掉了哈。旧难忘啊。”林宇婧讽刺道。

“你都使劲找新欢,我就不能有点旧?”余罪不屑道。

“我决定了。”林宇婧恨恨地道。

“和我离婚?”余罪瞥了眼。

“不,揍你一顿。”林宇婧咬着嘴唇,愤然道。

“哦……还不算严重,看来你只是想出气,不是想出轨。”余罪笑着道。

“你故意气我是不是?”林宇婧真的有点生气了。

“…

是你无事生非……我在看这个投资公司,有问题。”余罪道。

“你是穷人见不得富人财,人家投资关你什么事。”林宇婧损了句。

“错,我要财,难度不大……比如你看现在,她们就在捣鬼。”余罪道。

林宇婧的好奇被勾起来,她看着热闹的场面,安嘉璐和一位男子被邀作嘉宾,正从抽奖的箱子里抽着小圆球,两位美女助理接着圆球,记录着号码,开始宣布中奖的嘉宾了。

“被抽中的有,马钢炉……”余罪道。

像魔咒一样,那个高个子的美女大声宣布着:“第三位抽中的嘉宾,38号,嘉宾……哦,马钢炉先生。”

“还有楚青云。”余罪又道。

又像魔咒一样,接下来美女就在宣布:“第四位抽中的嘉宾,69号嘉宾,楚青云。”

连中四元,余罪回头坏笑着问老婆:“你现在觉得,我还是在看美女吗?”

“好像不是,你……”林宇婧愣了,附耳小声问:“怎么回事?”

“马钢炉这个老炮,几乎相当于五原市地痞流氓的支队长,不让他沾点好,民间生意就难做。楚青云是银监会的,那女的杨菲,是治安支队长家闺女……还有那位中年男,王凤城,浙商商会的……邪了,那位助理当过贼似的,手很快。”余罪低声道着。

“什么手?好像就是随机抽出来的。”林宇婧愣了,注意看着那位女助理,却现不了猫腻所在。

“小球在透明的玻璃器皿里,这个没假……可她的手,看袖子、手套……”余罪轻声道,林宇婧看了半天,都没有没现问题所在,余罪道着:“换手了,中奖的号就藏在她的手套和袖筒中间……邪了,这女的难道当过贼?”

“不能你当过,就觉得谁也当过。”林宇婧损了他一句,她知道肯定有假,否则余罪未卜先知就说不通了。

嘉宾抽毕,助理卖了个关子,笑着问几位投资账户的余额,当报出来的时候,助理却置疑错了,让几位当场查询。查询的结果是惊呼一声,多了几个数字:,或者6666,更或着9999。

那可是真金金银,这就是神秘大礼了,是星海公司转进这些嘉宾账户的,艳羡和欢呼的声音不断,这就是这个氛围的特殊地方,每时每刻都有与钱相关的惊喜,当听到贷平台将向与会客户不限额开放,三周内收益不扣除佣金的回馈消息时,全场又是尖叫声一片。

有钱人的世界,是穷人未必能看懂的,林宇婧算是理解不了这种地方了,她看余罪观摩的津津有味,挪挪身子提醒着:“你好像看得懂似的?这个也很正常,嘉宾上捣点鬼,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这个都捣鬼,那投资就不是干干净净的了。”余罪道。

“可他们给客户的,都是真金白银啊,莫姐说她都挣了十几万了。”林宇婧道。

“预取先予啊,这家伙不会是个骗子?怎么越看越像庞氏骗局啊。”余罪狐疑道。

“闲吃萝卜淡操心,现在有几家干净的,民间借贷这么红火,你我愿,还得上就正常,还不上就是诈骗……未成事实之前,人家就是合的。再说咱们家又没钱。”林宇婧道。

回头看看老婆,一本正经,余罪笑道:“说得太对了,没钱有没钱的好处,少操多少心呢,呵呵。”

那贱贱的、痞痞的笑容挂在余罪的脸上,林宇婧也笑了,这个样子,总比他伏在马鹏的墓前哭强,她知道不管是谁,恐怕很难解开那个心里的疙瘩。相比而,她倒更希望看到他现在的样子。

也不对,林宇婧想起来了,拉着余罪,生怕他溜了似地,声音压到最低问着:“你老实说,刚才是不是偷人家什么了?”

“怎么可能偷东西,你看见我偷什么了?”余罪生气了。也罢,一听没有林宇婧放心了,却不料余罪一笑道着:“就知道你是猜的,根本没看见……我这水平怎么可能让你看到。”

“啊?你……真……”林宇婧吓了一跳。

“这个……”余罪拿了个小药瓶子,示意着正和客户联欢的戈战旗,他身上的,林宇婧一看,劳拉泮西片,含二氧甲基安非他明成份,以她的专业认识类似的东西,她狐疑地道着:“这是治疗抑郁和焦虑症的处方药,副作用很强,和咳嗽水一样,有成瘾性,不过构不成吸毒……难道,是这位老板身上的?”

“哦,还有一包这个。”余罪把“赃物”递给了林宇婧,林宇婧一看,居然是几个精装安全套,她气地抬腿顶了余罪一个膝撞,余罪稍稍倾身,着,摸着老婆的大腿根,给了一个淫荡的眼神。

“去,少跟我黏乎。”林宇婧有点羞意地推开了他,故意刺激着:“你有旧,我有新欢,我今天这么漂亮……我就不信没人欣赏。”

“哼,特么滴,欣赏我老婆的后果,是很严重的。”余罪恶狠狠地道,那嫉火中烧的样子,终于让林宇婧找到了一点存在感,她得意了,刚要显摆一下新衣,却又担心起来了,不解地看着老公问:“你……不会连那位帅哥的东西也偷了。”

“没偷。”余罪笑着道,坏眼珠子一转悠补充道:“不过比偷,稍微严重一点。”

他在笑着,林宇婧愕然看着,效果很快就现出来了,那位帅哥已经觉察到不对了,一直有人在笑,他身边的人,慢慢地很多人聚拢了一圈,都在笑,连戈战旗也忍俊不禁了,哈哈大笑着,那人省得问题在自己身上时,一摸后背,有人提醒他往下摸,哄笑声起……啊…那帅哥气得快吐血了,摸着臀部狂奔跑了。

他的裤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割了一大片,露着一片光光的、白白的屁屁。

后面笑成了一团,围上去的保镖也懵头懵脑,不知道生了什么事。

今天的事太多,不少贵宾把请柬都丢了,还有一大堆外围女,别看外表光鲜,保镖都快应付不来了。

“你有点过分了啊,我和他就跳了几支舞。还没来得及呢。”林宇婧哭笑不得了,她还是低估余罪的醋意了,而且余罪的手,现在能快到什么程度,她都说不清楚。

“防患于未然嘛,我这么穷,老婆跟人跑我,我可娶不起第二个了。”余罪幽怨地道。

凝视间,林宇婧忿意全成笑容了,就那么哭笑不得地笑着,直等着余罪伸手时,她轻轻地挽着,挽着矮她半头的丈夫,像炫耀一样看着安嘉璐的方向,不管她有多少殷勤等着接受,林宇婧此时一点也不羡慕。

“咦,鼠标这坑货哪儿去了?汉奸和兽医呢?”余罪只见到骆家龙陪着女友,他狐疑地道着。

“管他呢,这顿免费的晚宴可比食堂好吃多了。”林宇婧轻挹着香宾,两眼幸福地道。

简单的幸福,却淹没了余罪,余罪痴痴地看着老婆,有很多话想说,不过,似乎什么也不需要说,只需要这么含脉脉的被注视着,就足够了………

………………………………………

………………………………………

生活中的精彩不多,不过精彩来临的时候,很多人都会忘我。

余罪是这样,他和林宇婧在喁喁私语,这个意外的相逢让他们仿佛重温着初识的浪漫,这种免费的土豪佳宴,可是很难遇到哦。

骆家龙今夜是心花怒放,没想到撒了个谎,却得了个意外之喜,和女友攀谈着他半懂不懂的投资,从来没有这么投机过,尽管他现女友对投资,比对他的兴趣还高。

不过那又有什么呢?异性之间仅仅是彼此的诱惑,而钱之于所有人都有诱惑。

当戈战旗带着助理,一杯香槟敬向安妈和安嘉璐这一对母女时,安嘉璐恰恰看到了林宇婧和余罪那缠绵的样子,她在那一刹那做了一个很淑女的举动,接受了戈战旗的邀请,陪同着这位投资新贵,以女友的身份答谢着在场的客户。

包围在满是誉美之词、艳羡目光中,她不自然有点享受这种被众星捧月着女神感觉。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精彩,这个是毋需置疑的,即便如鼠标之流,也有了他的精彩。

对,精彩到惊艳,前段时间和兽医出入酒娱乐场所,勤学苦练的妞终于派上了用场。

脚崴了的缘故,那美女行动不便,一直倚在窗口的位置,而且若即若离的把鼠标当成唯一的依靠了,还真没想像到,这个不经意的接触,来电了。

那妞听到星海的投资收益,一个月有数千万,她好羡慕的眼神。鼠标不屑了,他说了,几千万都好意思吹啊?

这口气,把妞儿吓一跳,小心翼翼地问着:先生,还没请教,您做什么生意的?说不定以后还得靠您帮衬喽。

“我……”鼠标给了个暧昧、微笑、自信的眼神道:“我做梦的行不行?”

一句话把那妞逗乐了,她可能分不清,这是随口的打趣,还是真实的况。

真相其实是这样,妞的第一则,要让神秘感贯穿始终,不要让她看穿你,当然也不能让人家看穿咱们就一穷逼。

灵光一现的鼠标开始如有神助了,不经意玩着车钥匙,那可是把路虎车钥匙,土豪的最爱;品香槟时很随意地把杯子放在台子上,直撇嘴,嫌酒太次;一伸胳膊,偶而会看左腕上的名表、右腕上的天珠。

那妞偶尔摸到他的天珠,惊讶地道:“哦,这是传说中的天珠?”

“应该是,一小送的,想要我几块普洱茶。”鼠标道。

“普洱?”那妞有点愣。

“文革前的砖,我家老爷子好收藏这玩意,黑不拉叽舍不得喝,当宝似的藏着。”鼠标自然地道。兽医教的,这种收藏,一般人不懂,好忽悠。

“那个……好像升值潜力很高的啊。”那妞神往地道。

“这个我很负责地告诉你。”鼠标严肃地,神秘地道,在勾起这位美女强烈的好奇心时,他却莞尔一笑解释着:“我真不懂,对着你这么一位聪明漂亮的美女吹牛,我实在于心不忍,更不愿意给你留下个坏印象……否则以后都没展的可能了,你说是不?”

那美女没料到是这样一个峰回路转,又被鼠标逗得露齿一笑,直说你这人真有意思。

那当然,这是妞的第二守则,风趣幽默,比帅气沉默的成率更高。兽医教过的,那怕你是头猪,也要把自己展示成风趣幽默的猪,女人很重口味的,她们喜欢禽兽胜过禽兽不如。

话题,在迅速深入;热,在急剧升温,先生的称呼成了“哥”,若即若离成了挽着手臂,鼠标没有成土豪的机会,可并不缺见过土豪的机会,神马煤矿、什么古玩、什么借贷,都能从看过的案子里摘录几句,唬得那妞一愣一愣的。

说投资,这个鼠标不懂,不过他说了,咱们这块人,只认麻袋装现金,他就再多高收益,能比咱们这儿快?前两年一车煤出去翻几倍,这两年划块地就翻十几倍几十倍,他们挣得太慢了。

哎哟,这谎配着标哥的自信,谁敢说是假的?

对了,还有兽医教过的第三守则,自信,自信能让你在遭受任何妞的打击后,都满血复活。自信更能让你在任何妞面前,都有提枪一战的勇气。

标哥绝对有,几杯香槟下肚,戈战旗和安嘉璐举杯来谢,他认识这位安嘉璐拉来当灯的,笑着敬鼠标道着:“咱们不打不相识啊,谢谢您赏光。”

“甭跟我套近乎,我不喜欢比我帅的人,特别是你这种。”鼠标很做作的来一句。

这句恭维让戈战旗很享受,两人举杯一碰,安嘉璐对鼠标做了个鬼脸,两人又谢向了下一位,鼠标乐呵呵地回头时,身侧的那美女看他已经看傻了。

崇拜?羡慕?还是……好奇。

能让这位投资新贵和他的女友双双相敬的人,恐怕不是凡人喽。

鼠标意会到了这种结果,那就是,对方肯定意会错了。

他不屑地道着:“甭把他当回事,他就一给人跑腿的伙计,你就当面劈头盖脸骂他一顿,他都得笑脸陪着。”

美女一耸肩,雕堡了,自认可达不到这种水平。她似乎有点不胜酒力了,亦似乎脚崴得有点疼了,不小心挪动时,哎哟了一声,鼠标赶紧去搀,她难堪地道着:“对不起,哥,我有点不舒服……要不我先回房间了?”

“哎,好啊。”鼠标脱口而出,这尼马岂不是连开房钱都省了?他看姑娘愕然,马上掩饰着:“我送你啊,其实我也不喜欢这种嘈杂环境。”

“好像……”美女嘟了嘟嘴,好像不方便,好像认识尚浅,好像很不方便,却给的是极度的诱惑,好像可以更进一步了。

“哟,咱们江湖儿女,还在乎这么点小节,哥送你。”标哥满满的自信,把姑娘的手挽紧了点,轻搀着,在迎宾和保安的躬身中,堂皇地进了电梯。

哦,这妞身上好软呐,柔若无骨呐,隔着薄薄的裙纱,好有感觉哦。

哦,这妞身上好香啊,香气袭人呐,偶而凑近了点,酒味和着体香,那是一种多么让人陶醉的味道啊。

哇,这房间好大啊,还没有从环境的惊讶中惊省过来,那妞甩掉了高跟鞋,坐在床边脱下了丝袜,揉揉腰踝,她不经意看鼠标时,鼠标呃声直梗脖子,看着她的玉足流口水。她露齿一笑,旋即褪下了裙子,笑着进了卫生间,进去后又俏皮的伸出脖子来,看看紧张的鼠标道着:“哥,我先洗澡喽……我看你也累了,要不先回去……”

说是让鼠标回去,可转身却羞答答嫣然一笑。

这尼马是让走呢,还是不让走呢?

门轻轻掩上了,哗哗的水声,勾得标哥浑身直颤,老脸烫,老二胀,幸福来临的太尼马突然了,我该咋办呢?

都这样了,还能咋办?鼠标激动的直搓手,搓搓手就按按下面,连声安慰着,兄弟啊,你要开荤了,别紧张哈……别紧张哈……安慰着门吱哑一开,那美女围着浴袍,擦着头,大眼忽灵灵地闪着,微笑着看着鼠标一眼,轻轻地凑上来,鼠标幸福的揽着他,却不料那妞一触即分,轻声问着:“哥,咱们…

展的太快了。”

“不快不快,这就是传说中的一见钟。”鼠标神威大,动地道。

“那你洗洗澡啊,身上汗黏乎乎。”美女娇嗔道,看来已经准备委身给土豪哥了。

“好嘞。”

哦,标哥明白了,三下五除二脱了衣服,仅留下小短裤裤,冲着镜前吹头的妞一笑,颠儿颠儿钻进卫生间了。

在进去的一刹那,那女人笑容敛起来了,手势停下来了,倾听着卫生间的里声音,她敲了敲门,没人应声,拉开了一道缝,热气腾腾的卫生间看不到人了,她谑笑了笑,关上了门,摁开了排气开关,迅速而条理地穿好衣服,收起了鼠标的衣服、手表、手饰、手包、全部装进一个拉杆的行李箱里,手持着毛巾,细细地擦过浴室、墙面、镜子、门把手……所有她碰触过的地方。

在出门的一刹那,拢着额头,这里没人,当然也没人注意到,进去的是一位黑的淑女,为什么出来的是一位红的潮妞?

她戴上了茶色眼睛,遮住大半脸的那种,从容地拉着行李,进了电梯,出了门厅,摁着车钥匙,果真是一辆路虎,她笑了笑,看来此行斩获不菲啊。

上了车,动,疾驰离去,很快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

此时,两位黑衣人正挟着汪慎修,从后门出来,把他推上了车后厢。

也在此时,顶层的观景厅堂,宴会还在继续,谁可知道,灯红酒绿的喧嚣背后,究竟还要生多少意料之外的故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