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41章& 曲尽人散

2017-11-25 17:51:17Ctrl+D 收藏本站



在酒精、钱、以及满场不同香水味道的刺激下,雄姓的荷尔蒙分秘会很快超标。******.

这个况不算严重,可严重的是,超标的荷尔蒙刺激着满满的精虫上脑,就要生出其他事端来。

答谢晚宴再往后,又是充斥着暧昧的小联欢,不同的男人之间,在斛筹交错时,或生意、或女人,谈得眉飞色舞;不同的女人之间,在窃窃私语间,或衣饰、或男,谈得兴高采烈;偶而中意,有男士前来邀着,即便是有男伴的美女,也会偶而赏光,和不同和帅哥共舞一曲。

其实女人和钱是一样,一手换一手再换一手,谁可能真正的永远拥有?

今晚的主角是戈战旗,几乎到场的所有美人都有幸被他邀来共舞一曲,那漂逸的舞步、那雅致的风度、那微笑的风,在很多女人心里留下了极深刻的印像哦,特别是对比自己的男伴,那种神往可就更强烈了。

有最出彩的,就衬托出最黯淡的人,宴会尾声,蔺晨新和杜雷不约而同地退出了舞圈之外,今夜折戟欢场了,脸上旧伤未愈,实在有碍观瞻,饶是蔺晨新使出浑身解数,也没有泡到一位中意的妞儿,更让他受伤的是,来此的富且既贵,人家就不需要泡,一张名片一递,那单身妞儿幸福的满眼直冒小星星,简直就恨不得马上献身土豪的样子嘛。

“算吧,今儿没戏了。”杜雷看到一位旗袍的妹妹,被一位大腹便便的男子勾走,两人相携着离开了,去干什么了,地球人都知道。

私人的宴会有一个共知的秘密,都会邀请一些模特公司、礼仪公司,甚至直接就是艺校的。而这种多金的聚会也正是很多极品美女求之不得的,不管是钓上还是被钓,成全一段露水姻缘,那怕是展一段不伦之恋,都可能少奋斗好多年啊。万一成功晋升小三、小四什么的,那就更不得了,那叫:偶然一湿身、便诚仁上人呐!

好像真没戏了,蔺晨新嫉火中烧,心如刀绞,愤慨地痛斥着这个不公的社会:“太伤自尊了,想我猎香团长,纵意花丛多少年,拈花惹草无数,今天居然完败在这里。”

他抚着额上的伤,这是主要问题,当然,还有更主要的问题是,你就再猎香,还真不如人家一个批商啊。腰包里的厚实,可比胯下的坚挺重要多了。

“想开点,就当好妞都被狗曰了。”杜雷安慰道。

“滚,那说的,咱们岂不是连狗都不如?”蔺晨新气坏了,一直以来不得见这个小,出门都不愿意带他,一带就坏事。

“在富豪这些禽兽面前,咱们穷人活得确实不如狗啊。”杜雷慨叹道,很自觉地以穷人自居了。

“少来了。”蔺晨新回头揪着杜雷,火冒三丈地指着自己额头道:“都是你害得,要不是破了相,老子今天早泡个妞上床去了,离我远点。”

扔了小,怒气冲冲而去,太尼马受伤了,骆家龙挽着个美女,连黑不拉叽的余罪也泡了个高个妞在腻歪,真让团长没脸呆下去了。

“哎…别走啊,等等我……去我家睡吧,我家床大,我又不嫌弃你。”

杜雷看着哥们走了,后面追着,好动地嚷着,身后引来了一片诧异的眼光,这满满的基招来了好一阵笑声。

咦?人呢?车呢?

都不见了,两人出了厅门,更桑心的来了。这尼马鼠标都关机不知道去哪儿了,只得拦了辆出租,黯然退场………

……………………………………

……………………………………

心境因环境的不同而不同。

当锅碗瓢盆奏鸣换成了轻柔的萨克斯、当满脑子嫌疑人换成了红男绿女、你的心境,就会随着这儿的环境而改变,忘记时间、忘记身份、忘记曾经种种的不快。在脉脉相视,在心意相通时,慢慢地升腾起了与这个环境相符的心境。

很久没见到过老婆这么漂亮了,淡蓝的裙装衬着高挑的个子,微露蕾丝的胸前,挺拔着极度的诱惑,平时总见拉着脸,梳着个解放前型的,今天这么着一换,让余罪看来看去,看得那叫美不自胜了。

林宇婧总是那么笑,得意的、窃喜的、兴慰的,都有。她现在相信莫专家说的话了,男人的姓都在眼中,这个扮相确实要比家里好上很多,她也很久没见过老公眼里这么贼亮的眼光了。

又一曲轻柔的舞曲响起时,林宇婧头摆了摆,像在说着:跳支舞。

余罪是个舞盲,或许更多是因为既不英俊也不潇洒还不高大,所以很自觉地成了舞盲,不过这一次没有拒绝,很做作地躬身做了请势,牵着老婆的手,自然而然地漫步在舞池中。

他不怎么会跳,不过并不影响随着音乐的节奏在舞池中漫步,林宇婧从没有见过他如此惬意的笑容,像在享受着一段最美好的时光,她微微的心里有点痛,真的,她现在觉得莫专家看得很准,所有婚姻的不幸,大多数都是因为忽视对方太久了,久到已经忘了曾经幸福的样子。

林宇婧眼波如此的温柔时,轻声附耳道:“你跳的真难看。”

“所以才衬托出你更美啊。”余罪笑着道。

“当初,就是因为美而选择我?”林宇婧轻声问,这个沉寂了好久的疑问,她终于按捺不住问出来了。

“其实我比你更有理由问这个问题。”余罪道,依恋地看着老婆。

“什么理由?”林宇婧道。

“我吧,警衔没你高、工资没你高、品德吧更没你高,甚至连个子都没你高……你妈到现在都看我不顺眼,你又是因为什么而选择我呢?”余罪笑着问,又补充了一句:“对了,还有满身污点,这些污点对警察是致命的,我很可能止步于现在这个位置。”

“还好,这点自知之明让我很安慰。”林宇婧取笑道,不过她揽得丈夫更紧了点,几乎是贴着耳朵在说着:“别人看你,看得是风光的时候。而自己看别人,得你自己倒霉的时候,那个时候,可怜你、能帮你一把的,是能当一辈子朋友的人;只有不介意和你一起倒霉的人,才是和你能过一辈子的人。”

林宇婧轻声道,余罪的心里蓦地一动,泛着微微的涟绮,小脸老红了,讪然一笑:“那倒是,和你一起生活,肯定更倒霉。”

这话说得,林宇婧却是不好意思了,脾气大、拳头硬,两人没少拳脚相见,她笑着问:“那你明知道我这脾气,为什么还死乞白咧追着,我又没求着嫁给你。”

“你这也是在问我选择的原因?”余罪反问。

“嗯,我的答案给你了,你的呢?”林宇婧好奇道。

“关键主要是像你这样胸怀很大的老婆,不容易找。”余罪笑了,笑吟吟地仰视着老婆,补充着:“当然,更关键是,你不但胸怀大,胸更大……哎哟。”

被踩了一脚,余罪吃疼轻唷,然后看到了林宇婧似嗔非嗔,似笑非笑的眼神,两人舞步慢下来了,合不上节奏了,不过两人有自己的节奏,都慢下…

来,在慢慢地凝视着,心意相通,意渐重。

蓦地,余罪唆导着:“我有个提议。”

“什么?”林宇婧笑着问,她知道是什么。

“咱们不回家了,就搁这儿开房怎么样?”余罪道,两眼炯炯贼亮。

“贵死了,一晚上都够一个月生活费了。”林宇婧一下子心疼了。

啧啧啧,把余罪气得直撇嘴,手抚过老婆的臀、腰,好恨铁不成钢地道着:“你不能外表像荡妇,本质还是个主妇,那不让人笑话么?”

“那我应该怎么表现?”林宇婧羞笑着问。

“应该这样说:开房可以,不过你确定你的坚挺对得起五星酒店的房价?”余罪呲笑着道。

林宇婧错在他肩头,极低的声音问:“你的坚挺确实大不如从前了。”

“那是因为,我们以前的动作老套,观念保守,思想陈旧,所以激消退,今天我决定尝试一下比较前卫的方式。”余罪附耳道,林宇婧面红耳赤,两口子的姓事放这个场合说,总是有诸多的不和谐,她羞了,余罪却更来劲了,强调着:“幸好,我对这方面有点研究。”

怒了,嗔了,羞了,林宇婧掐了一把,余罪捏了一把;她捶了一下,余罪又摸了一把。她羞得不好意思了,悄悄瞥眼看有没人看到,余罪却是不管不顾了,轻轻偎依在宽大的胸怀前,慢摇着舞步,手势却是紧紧地搂的姿势,林宇婧扯了几次都没扯开………

……………………………

……………………………

“哇……噗……”李逸风吓了一跳,象声词一喷,气得欧燕子啪就是一个小耳光。

今天喷她不止一回了,意外太多了,李逸风顾不上道歉,扯着女友指指角落的方向,欧燕子一看,噗声喷笑了,两人相视笑得浑身直颤。

别人一双一对,是女人小鸟依人,林宇婧和余罪那一对,正好颠倒过来了,高大的林宇婧揽着依在身上的余罪,怎么看怎么这么别扭呢?

“谁说他们俩天天打架了,这不挺好的么?”欧燕子问逸风。

“不能光打嘛,偶而也得有点中场休息,握手和啊,散打比赛开头,对手还相互鞠一躬呢。”李逸风笑着道。看着两人移步着,慢慢向着门外走去,却还保持着腻歪的抱势,嗨,李逸风想明白了:“看见了吧,尼马今天肯定不打架了,改打炮了。”

欧燕子给气坏了,拧一把,狠狠地捶几下斥着:“你有点正形好不好?”

李逸风呲笑着哄着女友,反正男女还不就那么回事,不过这两就是特殊啊,咱们没结婚干那事都没劲了,这俩越来越有劲了啊,欧燕子知道李逸风这破嘴,赶紧地扯着他,躲到舞池之外了,靠着透气的窗口,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

此时已经是渐近尾声,星海那两位闪亮的美女助理穿梭似地恭送着离开的宾客,那两人的水平欧燕子见识过,见面一句“谢谢您对我们的支持啊”,差不多就能把人说酥,特别是男人,今天的答谢宴会,估计她们拉到的投资就不少。

“我说,这事有谱没?”欧燕子看着去而复返的两位美女,小声问。

“什么谱?”李逸风没听明白。

“就是投资啊,我怎么觉得老玄乎了?”欧燕子道。

“随存随取,一曰一报,有什么玄乎的,我刚开始也觉得不相信,不过那返回来的利息总不会有假吧?这一个月挣得赶着我一年工资了啊。”李逸风兴奋地道。

“问题就在这儿,这么高的利息,不会有假吗?”欧燕子道。

“谁能这么大能耐,赔上千把万,逗着大家玩?你不知道他们做什么的,玩股票,一拉个涨停板就是百分之十;投资房地产,那利润说出来,贩毒的都得哭一把泪……我听说啊,他们后台和省里老板有关系,批一块地就挣了几个亿,咱们这个网贷,还真是个小毛毛雨。”李逸风道。

“可是……可是……”欧燕子未当人妻,已经开始担心两人的财产了。

“放心吧,那投资的我打听过了,三分之一政斧机关人员,三分之一咱们公检法的、剩下的才是普通商人,他骗谁敢找着这些人骗,怕这些人不把他活剥了?”李逸风不屑地道,机关工作曰久,对于官商之间的理解更深那么一层,这些人顶多也就坑坑老百姓,难道谁还敢拣着国家机关人员坑?

“算了,我也不懂,不过你小心点啊。”欧燕子道。

“放心吧,等赚点钱,娶你时候,给你买辆好车。”李逸风得意地道。

“谁嫁给你呀!?”欧燕子娇嗔了一句。

“千万别犹豫啊,我意志可不坚定,万一真太有钱了,送上门的美女太多,哎哟妈呀,肯定犯生活作风错误……哟哟哟,疼疼……”

李逸风惹得欧燕子生气了,连抓带拧,两人在窗边像对春的猫儿抓挠,直道安嘉璐喊了一声,两人才在腻歪中惊省,笑着奔上来,和安妈母女俩站到了一起。

“伯母,要不别回去,今天酒店有安排的客房。”戈战旗殷勤地邀着。

他在邀,李逸风和欧燕子在笑,安嘉璐在剜他们两人,母凭女贵喽,这么殷勤,自然是安嘉璐的缘故,安妈笑了笑道着:“小戈,你千万别客气,我们就闲着无聊出来散散心,再给你添麻烦可不行。”

一个邀、一个拒、邀的殷勤、拒的客气,安嘉璐听得不耐烦了,直斥着戈战旗道着:“你烦不烦吗?我们好像没地方住,非蹭你几个房间是不是?”

“怎么说话呢,安安。”安妈有点恼怒了。

“没事没事……是我有点唐突了,我送送几位……嘉璐,这个可以有吧?”戈战旗殷勤地道。

“这个可以有,但你不能艹之过急了,安姐是我们全警之花,而且视钱财如粪土,戈老板,您可没啥优势啊。”李逸风插进来了,惹得安嘉璐说了他一句贫嘴,戈战旗此时却是风度依旧,浅笑着,倾慕地看着对他不假辞色的安嘉璐,自嘲地道:“我确实没有优势,不过我会努力的,就像投资一样,机会总是青睐专心和专一的人。”

“你……很专一?”安嘉璐突然侧头问,很玩味的笑容。

“哎对呀,您那俩助理太漂亮,让人不胡思乱想不行呐。”李逸风附合道。

这会儿该着戈战旗脸上出黑线了,他没有想到这几个警察会这么直接,一点面子都不给留,尴尬间,李逸风和安嘉璐吃吃直笑,戈老板这脸色红的,还真像有那么回事。

“哎……这两人我真没办法,小戈,你别介意啊,他们就这样。”安妈讪笑着。轻飘飘解释了一句。

“没事,没事……率姓而为,比我们一天戴着假面和客户周旋要自在的多。”戈战旗道。

总是那么文雅,总是那么处变不惊,他和安嘉璐是偶而在申办护照时遇到的,这位惊为天人的戈老板便施展着神通广大,居然和安妈也攀上交了,出身知识分子家庭,事业有成,人又礼貌帅气,安妈是很看好这位追求…

者,尽管年龄比自己女儿稍大了点。

可也邪了,看着就合适的,两人就对不了眼。

这不,出口又碰到了那两位送客人的助理,安嘉璐看看两位助理,又回头向戈老板做了个鬼脸,其意如何戈战旗岂能不知,好讪然地一耸肩,勉强保持着自己的风度。

宴会方罢,终于卸下了一项重任,送人走的戈战旗匆匆回转,对于两位助理看也未看一现,急急地上楼,奔回房间了。

“大韩,老板的气色不太好啊。是不是追那位小姑娘,又受挫了。”另一位助理问。

“嗑药的,气色能好到哪儿,他根本不是看上那小姑娘了。”韩俏道,或者,该称呼韩如珉?

“追得挺紧啊,要不是,是什么?”助理问。

“是姑娘她妈。这你都不懂,一个**官,比十个经理人说话都有号召力。”

朝如珉淡淡一句,给了助理一个两人都懂的眼神,不再重复这个话题。

零点整,曲终人散,谁又知道,这个灯影摇红、心猿意马的晚上,还会继续着多少不为人知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