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43章& 人心易散

2017-11-25 17:51:14Ctrl+D 收藏本站



发生了什么事?

一夜之间队伍就四零五散了?

平时只要听到协查办里有些高声大气,有人污言秽语,肖梦琪总是皱皱眉头,刻意地避开,不过今天意外静悄悄的情况发生后,她却觉得自己零乱了,一直等了半个小时都没见来上班的,她快坐不住了。

打电话吧,不合适,这几位别看表面对她还有点尊敬,背地里指不定怎么评论呢,而且她知道,就过问他们也会给你一个哭笑不得的理由。

不打电话吧,也不合适,新厅长到任,全警都是警容警纪自查自纠,现在各单位一个一个比机械战警还守时,协办又联通着各分局、派出所,万一有旧案露头,要排查旧档却一个人也找不着,那可要出洋相了。

想来想去,她无奈的代替了几个人的位置,坐到协办办公室里,以便偶而能应付突发情况,可也无心工作,一直在猜测那几个货同时迟到的原因,一般这情况不多,顶多是鼠标和余罪自由散漫点,最起码骆家龙和汪慎修还像个样子。

邪了,今天齐齐旷工,连人请假电话也没有。

她零乱之后有点恼怒了,千难万难才打开的一个好局面,全市的反欺诈行动已经如火如荼展开了,偏偏这几位前锋萎了,连着一周啥正事也没干,没有再接案子,也没有再盯旧案子,似乎随着初时的兴趣消退,失去好奇的刺激以后,他们再提不起斗志来了。

“得给他们点刺激啊。”

肖梦琪忿忿地想着,当了几年领导对于驭人之术还是有点心得的,最起码从许平秋哪里学了不少,有些人性弱,得命令着干;有些人性猾,得哄着干;有些人性懒,得追着干……而这几个,属于性贱的,得敲打着、逼着干,都是属驴的,哄着不走,拽着倒退,大鞭子抽着,说不定一刺激就跑出大马驹的水平来了。

她在回味着许平秋挑选“毒刺”队员的剽悍方式,可这种立下奇功的奇招,别人模仿不来啊?

她左右寻思着刺激的方式时,刺激来了。

任红城的电话,询问汪慎修怎么回事,怎么被人打了,送进医院,自己就偷跑了。

哎妈呀,肖梦琪被刺激了,急得不管不顾,奔下楼,叫了辆分局里车,就往总队赶,结果刚上车又来刺激了,鼠标被送进医院了,昏迷不醒。

她一急,伤的先放放,先看昏迷的究竟怎么回事。

谁可知道刺激连连,折返半路,又得到消息,鼠标也溜了,是去医院探视的骆家龙回过电话来的,就那么跑了,登记的是杜雷的名字,现在医院追着他结算住院费呢。

这可快把肖梦琪气得两眼冒火了,这时候她可没顾忌,直接拔了余罪的电话,一接通就吼着:

“你们昨晚干什么去了?到底怎么回事,怎么两个人住院,两个人都先后从医院跑了?”

“我正在案发现场……你来吧。天外海国际酒店,1719房间!”

电话里,传来了平静的声音。这么平静,倒让肖梦琪觉得自己失态的太没水平了。

肖梦琪、骆家龙先后赶到酒店时,已经临时近中午了,两人在酒店门口见着了,肖梦琪匆匆问,骆家龙匆匆回答,把昨天赶宴的事简要一说,听得肖梦琪几次剜他两眼。

“警务人员,不得出入娱乐场所,你不知道啊?”

“警务人员不得接受私人宴会一类的邀请,这是咱们局里的十个不准里的内容,没有学过?”

“警务人员……算了,你们要能遵守,也不会出这事了。”

进电梯时,肖梦琪瞥到了骆家龙脸上的逆反情绪,干脆不说了,说也白说,要真按规定一条一条来,恐怕就圣人穿这身警服也未必合格,特别是对于这一行人,低标准、低要求都达不到,谁还敢指望高标准、严要求?

直上十七层,敲开房间门,几位二队的监证,拍照的、扑指纹的、寻找遗留毛发以及皮肤组织的,余罪伫立地窗口,若有所思的动作,头也没回。粗粗一问,尚未发现。再一问案发情况……哎哟尼马是不是发案了,现在连受害人也跑了,报案人也联系不上了,酒店这边因为私人宴会关闭监视,啥也提供不了,整个乱成一团糟了,肖梦琪听了十几分钟才搞清楚这个简单的案情。

就是标哥一丝不挂地、神志不清的躺在这儿,给狐朋狗友打了个电话,来人救走,然后有人报案,再然后案情还没搞清楚,受害人不见了。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骆家龙懵了。

“我们也没整明白,劫财吧,他就一穷光蛋、劫色吧,他不比谁丑?有仇更不可能啊,鼠标不比谁坑?想坑他可没那么容易……我怎么觉得像恶作剧啊,把标哥扒光了现回眼?”董韶军笑着道,这么多年了,标哥还是没啥长进,就喜欢胡折腾,这回好了,折腾到自己身上了。

“没有什么发现。”周文涓文静地道着,指着几个部位:“墙上一个指纹都没扑到,门把手上有,应该是救护人员留下的,脚印已经无法辨认了……无法证明有人来过啊。”

“会不会这货喝多了,自己折腾自己?”骆家龙想到了一种可能。

“理论上很可能。”董韶军道,笑着补充着:“不过实践行不通啊,随身物品呢?他可是光着被抬走的,总不能标哥也想一脱成名吧?”

众人皆笑,大方向是确定的,肯定丢东西了,肯定人昏迷了。

但这大方向都发生在不应该的发生的人身上,就显得诡异了。

而且,那位随身的技侦说了:“确实说不通,不管劫财还是劫色,总该有点痕迹吧?好歹也是个警察,难道一点预兆也没有发现?再说谁劫警察呀?要绑个小土豪勒索倒还说得通。”

众人皆笑,蓦地,余罪回过头来了,愕然地、若有所思地看着大家,惊讶间,余罪弱弱地道着:“昨晚,鼠标扮演的角色就是土豪,会不会是假戏成真,真被人给当土豪麻翻了。”

可能吗?

众人的一想鼠标那大饼脸,时不时挂着贼相,就没有人相信。

不过余罪此时从绮念中抽出思维来,回忆着昨晚的事,鼠标和戈战旗的助理斗嘴,被安嘉璐和戈战旗一起敬酒,要是不知道身份,那么丑挫一个胖子,除了把他当土豪,还真没其他角色可选。

至于****这儿?那容易了,鼠标天天渴望****呢,有个差不多姿色的勾个手指,那货还不立马就来。

他想到这儿,踱步到了卫生间,很干净,除了几处水渍,余罪看了好一会儿,又蹲下了,蹲在那儿细细地看着,像所以遇到稀里古怪的案子,在可能与合理之间打转。

“应该没什么东西,我们查了几遍,就即便有,也会随着水冲进那儿了。”董韶军小声提醒到,痕迹检验比较难的环境有几种,酒店这种客流量大的地方,就算一个,即便你提取到皮肤组织和毛发都未必能用,谁可知道是谁的?

“终…

日打雁,终被雁啄啊。把鼠标****到这儿容易,可要麻倒不不容易了,这是个高手啊。”余罪若有所思地道。

“找找鼠标,问问他不就得了?”骆家龙道。

“你觉得鼠标会告诉你,昨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以至于他赤身**躺在这儿,昏迷几个小时?”余罪问。

哦,也对,肖梦琪瞬间敬佩得无以复加,还是余罪了解他们,这种事恐怕打死也不会说的,否则就不会从医院溜走了,真要捅出来,那得先查查这个警察的问题了。要和个女人开房出了这事,那不是向组织交待不了的问题,给老婆交待不清会更严重的。

“那怎么办,这货肯定躲起来了,到底发生了什么呀,怎么一下子就成这样了。”骆家龙慨叹道。

“我们想得太多了,也许就是个普通劫财案件,有针对性地对这种出现在私人宴会上的土豪下手,咱们协办的案子有这类没头没尾的案子,不是报案的撤销、就是报案人回头都否认,可能是破财事小,名节事大的原因吧。”余罪道。

对了,骆家龙一拍脑门,摸着智能机,检索着整理好的档案,有数起没头没尾的案子,亮到肖梦琪眼前,此时看来,与鼠标的遭遇何其相似也。

“可是……是怎么做到的?”董韶军纳闷了,能迷倒鼠标那个奸似鬼的货,难度可不是一般地大。

“就像你让牛骨头变黑一样,可能是一个不为人知的法门。”余罪笑着道,像是想通了,他提示着:“往简单处想,鼠标的性取向正常,他肯定不会和男人回这个房间,对吧?既然不是男人,那十成十是个女人,我说不来他们是谁勾搭上谁的,不过肯定勾搭上了……那么勾搭上之后,来这里,第一件事,是干什么?”

“脱光,洗白白?呵呵。”董韶军一下子笑了。

众人皆笑,然后余罪道着:“这就能解释,为什么这家伙连短裤都没给剩下的原因了,其实是他自己脱的。脱光肯定就出事了,那问题,就在这儿。”

余罪指着卫生间,很确定地道,一说这个周文涓难为地道:“确实没有,就这么大。”

“条件,不一样,当时这个可不是这么干净、温度这么低……”余罪笑着道。

吧唧,董韶军直拍额头,后悔不迭地道:“我明白了,痕迹应该在上面,不在地下。”

“好吧,尽快给我个结果……今天我不回分局了,我办点事去,你们俩,赶紧找找汉奸,鼠标不用找,肯定和兽医钻一块了。”余罪起身,安排了几句,自顾自地出去了。

这时候很多人还瞠然着,不明白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追着董韶军问着,董韶军指指卫生间的天花板道着:“房间里没有、地下没有,如果鼠标是内服的,恐怕中毒没有这么浅,那就应该是吸入的……但又不可能是暴力协迫的,所以,应该无意中招的,而且是在脱了衣服,走进卫生间之后……”

众人瞠然,俱是问着:“然后呢?”

“热水一开,满间弥漫的都是水蒸汽,这时候只要用双氢埃托啡?一类的致昏迷类粉剂,让它挥发在这个小小的空间里,那么进来的人,会很快昏迷,只要水龙头开着,即便地面的水渍里有残留,也会会悉然冲刷走……但是……”

然后,众人眼光随着董韶军的手一指,他道着:“她不可能处理掉被水蒸汽带走,冷凝在天花板上的残留,所以,假如真是挥发类的麻醉药物,顶上应该留下痕迹,也是唯一的痕迹……上,小武,拆下几块天花板来,化验分析。”

哦,这是一个极度简单的常识问题而已,肖梦琪和骆家龙相视讪然,都不好意思再追问了。

很快,拆下了两块天花板,用房间热水器简单加热水,冲刷,再以ph值测试,一大堆眼花缭乱的随身仪器在几个人手里穿花似地运用着,很快,一管子试剂提取出来了。

很快,检测结果出来了:尽管无法尚无法确定成份,不过已经肯定有含量,ph试纸在显微镜显示不正常猩红颜色。

没错,挥发类麻醉剂,就在水蒸汽中,冷凝在天花板上有微量残留。

这个匪夷所思的作案方式,把肖梦琪都听愣了。

方式这么拽,目标选得也太差了吧,怎么会对鼠标下手呢?

……………………………

……………………………

鼠标的事好理解,这家伙好吃懒作,精虫上脑,贪小便宜……反正凡能想像到的缺点他身上都有,所以也不用担心他还能有羞愧以至无地自容的事,顶多是怕老婆知道,诌了个瞎话藏起来了。

可汪慎修就不一样了,余罪努力回忆着昨晚的事,都没有回忆起来,可能出了什么事,让一惯于低调,很少与人一争长短的****兄受伤了,而且这伤受得很蹊跷,当年同学的一帮子现在大部分都在刑警上,真要解决点私事,几个人电话就招一批助拳的,真要玩横的,刑警怎么可能吃亏呀?

百思不得其解,余罪连拔着电话找了几个同学的去处,都没有看到汪慎修,连他的手机也关机了,余罪本待去找找,后来再想,干脆放下了。

真的,不要期待朋友间能达到亲密无间的关系,过度的关心只会招致反感,毕竟每个人都有不愿示人的秘密,如果他想躲起来,那肯定有躲起来的理由,而且肯定是不愿意让别人窥探的**。

这就是成长啊,在缅怀已经逝去的单纯和直爽时,只会越多的感觉到成长的悲凉。

他驱车直到魏锦程办公的地方,约好了,等到的时候才发现已经过了午饭的时间,老魏这个老土豪又让他好意外的一下,就在办公室端着碗面,就着两碟小菜吃得津津有味,余罪进来,他直接让秘书又送了一份,很不见外地劝着:“吃吧,知道你肯定没吃饭。”

“你怎么知道?”余罪笑着端起碗了。

“你和我年轻时候一样执着,心里只要有事,其他事基本就搁到一边了,不到我这个年龄,你理解不了生活是个什么样子。”老魏一副过来的人的口吻。

余罪不客气的舀着辣椒,搅和着面条,笑着问:“那到你这个年龄,生活是个什么样子?”

“就那个样子呗,每个千辛万苦想改变生活现状的,最后都是以改变自己告终的。”魏锦程笑道。

“那也算改变了啊。”余罪笑道,唏律律吃起了面条,每每所见这位土豪,总能学到点新东西,这不,魏锦程笑着筷子一指点,好话又来了:“问题是,改变的唯一效果,只能让你更缅怀没有改变之前的你。”

两人相视皆笑,这或许是维系两人忘年关系的原因,都试图看穿对方,而到现在为止,都有种讳莫如深,看不透的感觉。

一个吃得慢条斯理,一个吃得风卷残云,后来的余罪吃饭反倒比魏锦程快,魏锦程不急,边唠着细嚼慢咽有益健康的话,边指摘余罪的生活习惯不好,人家这习惯确实好,吃完了还喝了碗汤,自己亲自把碗筷端了出去,等回来时,又开始对着翘着二郎腿抽烟…

的余罪大发牢骚了:饭后抽烟,有害健康。你这么害人害己吗?逼我抽你的二手烟。

“所以,你赶紧把我打发走啊,怎么样?”余罪看着他办公桌边,已经打包好的那堆资料,催着问。

“不怎么样,真没有,这种投资类杂志期刊,不可能有什么用,何况还是过期的。”魏锦程到,一天研究,一无所获,他好奇地问着:“再说,卞双林还在监狱里,就有能耐,他也不可能施展得开啊?”

“我让你给我解决问题,你一直给提问题,我要能耐,还来咨询你啊?”余罪反问上了。魏锦程给了个臊眉表情,实在爱莫能助了。

“不难为你了……再给我的看件事,这是昨晚我收拾到的一些……”

余罪变戏法似地从身上掏着,那介绍星海的资料七八种,铜版彩页、推广书、投资规划,一样一样让魏锦程看,特别是网贷的收益率,余罪很期待看到魏锦程的吃惊表情。

不过他错了,没有,这家伙平静地一样一样拣过,粗粗一览,又弃之如敝履了。

“什么感觉?”余罪问。

“私蓦集资呗,还能有什么?”魏锦程道。

“你觉得是不是非法集资?”余罪问。

“不是我觉得,而是……现在的集资,有合法的吗?”魏锦程反问。

余罪一抽,这倒是,换着方向问:“那你觉得这种事,有没有诈骗的可能?这么高的收益率,我算了下,三个月多一点,不到四个月,本金就翻番了。”

魏锦程笑了笑道:“比这更高的,我也见过。有借有还就是民间借贷,有借没还就是蓄意诈骗。”

“你说的小范围的事,问题不大。可这个星海投资,业务遍及几省,我倒不怀疑他们的赚钱能力,反正我也不懂,不过,我在想,万一崩盘,那会不会像江浙一带,还有邻省民间借贷资金链断掉……那对于我们警务工作,可是一场灾难啊。”余罪忧虑地道。

警察都这样,可能连他们自己也搞不清,什么时候就不知不觉地开始忧国忧民了。

说到此处时,魏锦程却是神秘一笑,而且很神秘地看着余罪,隐晦地道着:“我劝你一句,不知道你听不听。”

“废话,我就是来请教你来了。”余罪道。

“那就离星海投资远一点。”魏锦程小心翼翼地道,看余罪发愣犯傻,他补充着:“星海投资、星海房地产都隶属于星海集团,一年前拿到了缉虎营区一块地,当时他们连办公地点都没有,就这个批文直接出售给了晋大煤焦,卖了四点几亿……真正的老板,我不知道是谁,不过能做了国企的生意,那就不是一般人了……现在你看的,是蓦集资金,他们可能还要有大动作……最起码我就知道,在煤炭旺销的几年间,他们强行入股了,可不止一家煤矿,而且他们不做实体生意,和炒短线一样,今天入股,明天出售股权………你说他们赚了多少?那时候煤矿的股权,单位可是以千万计的。”

咝,余罪倒抽一口凉气,直勾勾地看着魏锦程,对于商业和政治的敏锐嗅觉,余罪知道自己拍马也赶不上这个老油条,只是这种匪夷所思的事,实在让他接受不了啊。

“可真要出了事………我明白你的意思啊,不就是他们可能抱了根粗腿么。可恰恰这种非经营盈利的情况风险也最大,我是说,万一出了事,比如资金链断掉、比如后台倒了、甚至比如具体操作者见财起意,那不得坑死那些中小投资者了。”余罪道,这种情况已经发生过不止一次了。

“有你什么事啊,挣着白菜价钱,操着卖白粉的心,不一直都是这样吗,弱肉强食,这个法则不会改变,永远是庞大基数的底层,供养着为数不多的食物链顶端的人。”魏锦程道。

也是,余罪的脸拉长了,人微言轻,就即便是真的,你说出来的也会被当成放屁,

“你怎么莫名其妙对这个感兴趣了?这个投资市场里比你想像中坑得多,据我所知,大部分银行也都在玩左手换右手的把戏,搞个理财产品,变相提高利率吸储,然后再以超过20%的短期利率放贷出去?你说这合法的?还是非法的?”

“民间借贷就更乱了,一地一域都要有几个小能人,咱们地方都是人情关系维系着,只要有信任基础,七大姑八大姨亲戚朋友一凑合,就成一个经济关系体了……你说这是合法,还是非法?”

“简单地讲,他们一个借入,一个愿意借出,如果双方达成协议,一个借得出,一个还得起,你操那门子闲心?别说百分之一的日息,百分之五的日息现在市场上都有……相比于那些玩高利贷的,星海相对还是靠谱的,最起码他们还有公司和实业搁那儿了。”

“真不是我打击你,余罪,这种公司要不出事,恐怕你就穿着警服,拿着搜查证也进不去。”

魏锦程也许是出于一善意,连着给余罪讲了若干,余罪表情很丰富,一会儿皱眉,一会儿瞪眼,一会欲言又止,反正什么也没说,不声不响地提起放在这儿的杂志,告别一句都没有,就那么走了。

老魏笑着摇了摇头,直把余罪送到楼下,

直到走了都没再说句话,看着他那么倔强地踽踽独行,老魏凝视了好久,不过他不准备做什么,从某种程度上讲,他也未必是站在食物链顶端的人,已经习惯的慎独和律己哲学,恐怕不适应这位警察,想做什么也是白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