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46章 关心则乱

2017-11-25 17:56:55Ctrl+D 收藏本站

咝……蔺晨新倒吸凉气,吓得嘴唇一哆嗦。

监控上看到了余罪夹着火炭就烫人,这尼马手真黑,比熊剑飞可一点不差。

咦……杜雷惊得脸上肉直抖。

监控上余罪一缸子烤羊肉串的羊油泼人身上了,那玩意得脱层皮啊。

监拍的虽然模糊,不过也足够震憾了,几乎是一眨眼的功夫,四个人躺下两对,谁可能想像烤羊肉串的木质火炭,成为以少胜多的犀利武器?连民警都赞叹不已,余教官这几手厉害啊,对方四个人几乎没有还手之力。

当然没有了,那木炭的温度都塞裤裆上了,烫了老二谁受得了啊。

“肖政委,这好像不是余罪遭袭,而是他袭击别人了啊。”蔺晨新看完,弱弱地向美女政委发表着意见。骆家龙踹了他一脚小声训着:“滚,他们这是有预谋的袭警。”

“那不没袭击成,反而被揍了不是?”杜雷道。

“那也算袭警。”鼠标道。

“哦,我明白了,反正不管吃亏讨便宜,都是他们不对,是不是这个理。”杜雷道。

啪啪,两个耳光扇在他的后脑勺上,权当回答了。

肖梦琪却是无瑕听这两行外的扯淡,和民警了解着案情,这辆肇事丰田普拉多已经找到登记了,车主让她眼睛滞了下,居然就是隶属星海投资公司登记注册的车,前一晚,鼠标、汪慎修、余罪,可都是在星海投资答谢宴会上出的事。

而且也像所有的类似案情一样,暂时联系不到他们公司的负责人,事发后民警尚能从该公司得到几句推诿的话,而现在已经没人接听了,也是无意中看到了余教官,感觉事情没那么简单,这才向上一级汇报了。

“走,分头找人。”

肖梦琪做了一个决定,派着鼠标一组回总队找,骆家龙一组,到各队去找,她知道余罪在总队特训处数年,有的是去处,随便钻到那个队都有熟人,而且在她看来,用不了几个小时,余罪就得带人杀回来。

她也没闲着,打探着禁毒局的熟人,试图联系着林宇婧,还真像要出事的前兆,两个人,都联系不上了…………

………………………………

………………………………

晚九点,肖梦琪和派出所民警一行,在星海投资公司经理的私人助理陪同下从楼里出来了。

情况了解十几分钟,这位叫殷蓉的助理招待的很是殷勤客气,不过实质性的东西没有,那车,是配给保安的,人到现在也联系不上;肇事车呢,也没回公司,据说他们的公司的老板也高度重视此事,按警察的要求,把涉案几位保安的个人资料详细提供出来了。

备注,是投资公司的临时雇佣人员。

再备注,谈话期间就接到两个电话,一个是经侦支队长的,一个是市局治安科的,两位肖梦琪同僚向肖梦琪透露着星海的背景,主旨是:注意方式方法,这家来头都不简单。

余罪还没找着,倒给找回一堆郁闷来,肖梦琪知道差不多得踢到铁板上了,有点忿意地蹬蹬出门,那女助理殷勤地劝慰着:“警察同志,您别着急,我们其实比您还着急……您放心,一有消息我们就告诉您,星海投资是省、市领导关注的重点企业,绝对不会袒护几个肇事坏人的。”

几人没搭理她,几人上车急急离开。

警察一走,那助理职业性的笑容没有了,稍待片刻,转身乘着车也疾速地离开了公司。

这辆红色的奥迪飞快地驶过了龙城街,拐上了滨河路,驶进了星河湾商住区,走得很急,远不像殷蓉助理表面上显得那么轻松,车上接了两个电话,下车的时候,她看着手机,仿佛看到了什么让她惊恐的事,急急地奔着一幢联体住宅。

门应声而开,她匆匆进门,掩上门时,已经看到了客厅里四位耷拉着脑袋,寻恤不成反被人制的保镖,戈老板正在训话。

“啊!?你们还有脸回来啊?”

“啊!?一个个平时拽得像黑手党,一到关键时候,就成酱油党了!?”

“四个人,找一个人,两周没找着不说,一见面就被收拾成这样了?你们好意思一个月领着大几千工资啊?”

“看看……你成什么样子了?”

戈战旗越看这几位,越是有点哭笑不得,领头的胡子被燎了,身手最好的现在站不直了,据说被泼了缸羊油,灼伤了一大片皮;还有两位,衣服裤子给烫了几个窟窿,本来就是不黑不白的事,现在看来,处处充斥着黑色幽默呐。

“殷蓉,怎么样?”戈战旗终于和助理搭话了。

“刚打发走,说是派出所的,不过我看那样子不像。就了解了下情况。上面给咱们说话了。”殷蓉道。

这事麻烦了,戈战旗重重一擂拳头,撇了撇嘴,很多事如果不涉到警察这个层面,好处理的得,一涉及就头疼,特别是就打了个照面,连人也不知道是谁。

“老板。”带头的保镖说话了,戈战旗回头,他苦着脸道:“我们没伤到人,净挨打了,不会警察回头找我们受害人的麻烦吧?”

“愚蠢。”戈战旗瞪了几眼,如此下定义道。

他懒得解释,相比于一个公司的形象,相比于正在做的投资,任何的纰漏都是不能有的,特别是这种貌似的涉黑行为的举动,那怕是没有做什么。

“可能还有点其他麻烦。我查到这个人了。”殷蓉道,戈战旗讶色看着,然后殷蓉附耳几句,戈战旗的脸色陡变,愕然地问:“总队的警察!?处长?”

“对,而且还是个很出名的警察。”殷蓉补充道。

“啊?这么背?”戈战旗愣了。

“可能比想像中还要背,还是位刑警,业内很出名,我咨询过杨支队长,他就了一句别招惹他,然后就挂电话了。”殷蓉道,她无法想像,那个她不熟悉的领域,一个能举手投足就把四位保镖整成这个样子的名警,究竟是个什么人。

不管什么人,反正把戈战旗吓得够呛,思忖片刻做了一个决定,招招手,你们,都回长安吧,明天卡上会给你的拔笔钱,不通知别回来啊,即便被查到,也是一个口径。

什么口径呢,戈战旗教下面人耍无赖:认错人了。

众保镖领命,如逢大赦地告辞走了,回头戈战旗安排着殷蓉:“你赶紧把大韩找回来……这叫什么事啊,一有点事,身边可用的人都没有,无论如何找回来,该公关的地方公关,千万不能让这事影响到咱们的正常生意,再有人问,就是他们个人的行为,与公司无关……或许可以准备个说辞了,就这样说,已经把这几位私自使用公司车辆的临时人员,给予除名处理了……先就这些,对了,帮我打探一下,究竟这个警察姓甚名谁,看能不能约到,不管谈判桌上,在饭桌上,约出来就好办了………”

草草安排着数个任务,殷蓉助理喏喏应声,她虽然有点看不懂,老板对这个个格外重视…

的原因,可她知道这其中可能牵涉很深,有很多连她也不方便知道的秘密。

告辞出门,回头时,看到了戈战旗在焦虑地给谁打电话,肯定秘密背后还有着秘密喽。

就像她也有瞒着的秘密,韩如珉和那个小白脸看来是对眼了,从下午见面到现在都不见人影了,她似乎在寻思着,这话怎么告诉老板才好,而且她似乎感觉,以大韩那种风情万千的尤物,老板一定会很在乎这事的………

…………………………

…………………………

咚……一串天珠砸在墙上。

珠子没事,墙上浅浅地凹了几个坑。

是一位女人砸的,是那位离开天外海大酒店,出现在小店区某住宅楼里的女人砸的,她看着那串貌似价值连城的天珠重重的摔在地方,这火快要把自己烧起来了。

“铅心,所以手感很沉;外面是高颗粒聚脂,否则没这么结实。”

一位中分头、国字脸、样子很帅气的男子拣了起来,有点怒从心来的感觉,他咬牙切齿地看着这串天珠评价着:“现在这山寨,真坑人呐……我算是出了个大洋相,拿着这东西让人鉴定。”

“你都好意思说,老娘费了多大劲才这个肥羊勾上,还特么脱得一丝不挂下手……结果就换了一堆假货,你怎么踩的点看的人?不能差劲到这水平吧。”那女人发飚了,一无所获给气得,表是山寨的、天珠是山寨的,就一钱包里头还不够二百块钱,尼马这案做的,连给车加油钱都没挣回来。

“这能怪我吗?这个胖子,投资公司的助理给他支票,他随手就扔给别人了。就投资公司那老板还给他敬酒,你又不是没看到……我就寻思着,肯定是个金主啊,谁能想到坑成这样?”男的无奈了,这跟头栽的,实在无法原谅自己呐。看看女人这气不打一处来,他揽着这妞的肩膀,细声劝慰着:“那不好歹还有辆车吗?”

“你傻啊,那租车公司车你敢出手?那你敢,也得有人要啊,那特么车早不知道过多少人手了,就壳子还成,发动机破得一公里得耗十块钱油。”女人剜了他一眼,夸张地道。

也是,这就租车公司提供的装逼专用,难道你还指望正常使用?

“算了算了,别气了,千里马也有失前蹄的时候,咱们有的是机会。”男子安慰着,又看到了桌上放的那部表面做得很精致,极似镶钻苹果的高档手机。

“气死我了,我真想回去踹死这王八蛋,白录了这么多亲密照。连这部手机都是高仿的。”那女人在删着偷拍的场景,是她赤身**和那位胖子接触的样子,本来这对于一个有家有业的金主,那可是价值连城呐,可现在看来,是所托非人啊。

删了,她拿起那部桌上手机嘭声摔了。

吧唧,屏裂了,壳子碎了,果真是山寨货……

这个貌似土豪全身的装备都是山寨的,连骗子也快给气哭了啊!

…………………………………

…………………………………

晚十点,一辆警车驶进了怡和小区,余罪的家所在地。

找了几个小时,这两口子联系不上,能去的队都去了趟,认识的人电话都打了一遍,甚至于肖梦琪连余罪常去拜访的马秋林处都去了趟,都没找着人,无奈之下,只能来这儿碰碰运气了。

“这能去哪儿呢?”骆家龙好纳闷了。

问其他人,其他人也发愣,以余罪的性格,应该回头踩人打脸才对,总不至于玩失踪吧。

“会不会……”鼠标开始发挥想像了。

什么呢?众人好奇地看着他,他凛然道着:“被那几个人回头给揪住了,然后严刑拷打,使劲虐待……说不定得被那几个大汉轮一遍。”

蔺晨新和杜雷蓦地喷笑了,骆家龙愕然问着:“是你期待这样吧?”

“可不,不目睹别人的痛苦,怎么可能减轻我的痛苦呢?这王八蛋关键的时候就见不着人了,亏我还第一个给他打电话。”鼠标道。

怨念,很深的怨念啊。肖梦琪喊了声闭嘴,停了车。

怨念归怨念,担心也是真的,问着楼层,按着门应,看看时间,估计在家的可能性很小很小了,路上都讨论了,这当警察的,可能最稀罕的去处就是回家了,特别是当刑警的,在车上睡觉都比在家多。

“谁呀?”

一个声音传来,把要走的众人叫住了。

是林宇婧的声音,鼠标愣了,赶紧地问着:“林姐,余罪回家了吗?”

“出什么事了,在家啊。”林宇婧的声音。

哎哟,把哥几个给气得,找了几个小时,敢情在家呢。

“在家不开手机啊,吓死我们了。”骆家龙道着。

嘭声门开,林宇婧叫着:“上来吧,出什么事了?”

肖梦琪赶紧拦着诸人,示意着不用打扰了,骆家龙对着门应道着:“不用了,林姐,没事就好,你们休息吗,我们先回去了。”

“哎……慢走啊。”

声音问着,已经没人回答了。

林宇婧从顶楼的窗户上往下看,看到了数人上车,警车驶离,她掖了掖睡衣,拉好了帘子,回卧室时,对着被窝里的老公做了个鬼脸,指指已经走的人,然后趿拉着鞋子,一下子又钻进被窝里了。

“老实交待,怎么回事?还有位美女警官在遍地找你啊。”林宇婧压着余罪,审讯的口吻。

“你扒我衣服时,顺便把我手机关了,赖我啊?”余罪笑着道。

“少来了,你肯定有事没汇报。”林宇婧咬着他的耳朵。

余罪轻吁了声道:“还没来得及汇报,你就强暴我了。”

林宇婧一呲笑,贴着老公,两人笑着揉成一团了,又是个被翻红浪,床叫作响、一屋****。

这个小小的插曲就在两人情浓意稠中被忽略了,余罪没有告诉老婆,就像所有刑警,不管在外面有多危险,和家里人说时都是淡淡一句:

没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