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48章& 不学有术

2017-11-25 18:00:50Ctrl+D 收藏本站



..co

“以下说的细节都是秘密啊,谁要是带出这个房间,小心我揍他狗日的啊。天空一声巨响,眼‘快看书闪亮登场”

余罪很慷慨地道,吓了众人一跳,他笑眯眯的解释着:“因为和标哥有关,节操可以丢,名誉必须有,同意吗?”

同意,众人个个猛点其头,最感动的莫过了鼠标了,拉着椅子,卑躬屈膝地请着余罪来坐,满口说着,余儿啊,认识你这么多,今天终于看到你会办人事了,没拿这事取笑我。

余罪斜忒着眼,吃吃的笑着,几个人憋着笑,余罪没坐,拍拍鼠标,无言地安慰了下,然后拿着列出来信息粗粗地览,又看着鼠标道:“特征不足啊,做为唯一目击,你漏了点东西。”

“什么?”鼠标愣了,要漏了,最清楚的应该是他啊。

“再想想,近距离接触,漏掉了什么,比如……”余罪比划着长短,鼠标纳闷地,抚着脑袋想着:“身高和我差不多,去掉高跟鞋……应该在一米六五左右,锥子脸,很白,体型偏瘦……那个那个……”

“你要漏了关键部位,信不信我不管你?”余罪威胁着,又摸着胸的部位给鼠标暗示。

鼠标一咬嘴唇,贼贼地耷眼,不敢说了,啊唷,别人看出来,居然还真有。

“快说。”余罪吼着。

“那个,那个不算特征吧……就是……奶很大,胸有34d……”鼠标羞答答地道,然后圆睁着眼,好不尴尬地看着余罪。

果真是好震惊的秘密,惊得几人吃吃直笑,余罪脸一皱,五官往一块凑,蓦地笑出声来了。

“你……你特么逗我玩是不是?”鼠标火了。

“我只是想证明一下我的判断,能让标哥你完全放松警惕,毫无戒备,除了这个方式,还真想不出其他来。而且你又描述不清,她准确的相貌特征,那我就想了,当时的注意的在什么地方呢?……这不怨你啊,标哥,同样的情况下,我可能也是只注意胸部,不注意脸蛋。”余罪笑着道。

哦,这还差不多,鼠标抚着胸前,那股怨气给压下去了。

其他几位还在笑,余罪这时候坐下来,一指鼠标道着:“你就站着说吧,把情况详细回溯一遍,没事,反正也没机会犯错误。细节,所有的细节。”

几个一听还有这种细节,鼓噪着催着鼠标,鼠标吞吞吐吐,羞羞答答,目光游移,几次停顿,不过好歹把经过讲了一遍,一听完骆家龙笑得趴桌上了,怨不得把标哥骗得死死的,都脱得一丝不挂了,谁可能想着那时候出事。

“标哥,你太入戏了,可能那妞真把你当土豪了。”蔺晨新判断道。

“可为什么以前泡吧就没勾搭上一个?”鼠标不解了。

“那是因为啊,对你是土豪的期待,无法消除您这张大饼脸给人家带来的膈应……女骗子无所谓啊,人家求财,又不是求日。”蔺晨新道,鼠标气得抄家伙,没武器,直接要脱了鞋干,杜雷赶紧地拉住了,直道着:“别别,标哥,您这样说,我都能帮上您点。”

“你!?”鼠标扭曲着脸看着傻不拉叽地杜雷。

杜雷不吭声了,有物为凭,他掏着大屏的手机,找着什么,翻到了,往鼠标脸前一放,鼠标惊得呃一声,脖子直后仰,蔺晨新在偷笑,骆家龙和余罪不知道是什么,凑上来看,呃呃两人连连受刺激,不比鼠标强多少。

乳、房,数百张美.乳图。

“没现啊,杜****同志,你表面和内心一样龌龊下流。”骆家龙笑着评价道。

“奇人呐,不佩服不行呐。”余罪道。

“一般一般,你们不要搞个人崇拜哦,兽医收集的比我多。”杜雷道,一听这话,众警齐齐看蔺晨新,蔺晨新捂着脸不好意思地道:“这个就不解释了啊,涉及本人**。”

“那你什么意思?”余罪问杜雷,看他跃跃欲试的。

杜雷凛然问着:“听说过观脸识b吗?”

“这你都会?”鼠标惊呆了,众警都惊呆了,这可是传说中的神技。

“他会。”杜雷一指蔺晨新,蔺晨新满脸扭曲,尼马这交友不慎的,余罪觉得走题了,打断着:“这个,这个咱们随后再讨论,与本案无关。”

“不不,那么难的都行,你敢保证他不懂看奶识人?”杜雷道,众人被雷懵了,杜雷加着料:“兽医学问大着呢,他隔着衣服摸下奶,都知道那女的堕过胎没有……那是功夫。”

“你的意思:这个奶上……可能反映出其他信息?”余罪不解地问。

“对呀。标哥人没看清楚,总看清奶了吧,说不定还啃了一口呢。”杜雷道。

吧唧,鼠标拍着前额,顺便捂上脸了,这动作让杜雷看出来了,他大喜过望,指着鼠标道着:“瞧瞧,猜着了,尼马我都能当神探了。”

这把鼠标给糗得,脸不是脸,鼻子不是鼻子,余下诸人可是笑歪了,重心转移到兽医身上了,问及此事,兽医还真点点头,还真排了一通理论,当然,这种表像反映出来的情况,难度不是一般地大,得鼠标配合。

得嘞,杜雷拿着几百张图让鼠标挑,那可是几百对美乳啊,刚放一屏,鼠标就眼花缭乱了。

“这样不行……来来,骆哥,你把这些图片做底版,放进电脑,一点一点做……”

蔺晨新道着,骆家龙来劲了,接驳着电脑,拷贝着图片,搞定了,杜雷拽着鼠标,嚷着,快来快来,看奶了……

众人嘻笑着兴趣高涨,还真想看看兽医这秘技。

很简单,放了一张乳.房图,问着鼠标,肤色对不对?不对,再白点。

乳晕大小呢?比这个大?还是小……鼠标一说小,骆家龙的手一动,缩着图片上的像素。

奶.头呢?大?还是小……头上颗粒如何……看的时候你看到的是坚挺呢,还是稍有下垂?

对了,你得讲讲手感,是偏软乎,还是弹性巨强。

就鼠标这厚脸皮,也被问得老脸见红,不过看兽医却不像开玩笑的样子,余罪暗暗称奇,先把自己的想法放下了,看着兽医的表现。

忙碌了十几分钟,结果出来了,一对雪白、硕大、挺着一对紫珠的乳.房现在眼前了。

“没有堕过胎,没有更没有生过孩子;她不习惯戴钢芯成型的乳罩;更不会使用那种廉价的文胸……嗯,如果标哥所说正确,弹性很强,我怀疑她做过美体,或者瑜珈一类的运动。她肯定对腋下进行过脱毛……皮肤嘛,都不用说了,很白很细腻,这种可能是天生的。”兽医侃侃而谈,谈完了才现都痴痴地,不解地看着他。

“怎么看出来没堕过胎?”鼠标道。

“怀孕之后,**和乳晕会同时增大,而且这个部位会变软,如果你看到真是这样,那就应该没有,未孕之前的女人这个部位是最美的。”兽医道。

“那文胸呢?”骆家龙问。

“钢芯的托架,时间长了,会破坏****的结构,影响美观,大部分注意形体美观的女人,都不会选择这种。硅贴更不用说了,影响皮肤的透气性能,时间长了,会滋生一些其他毛病……”兽医道。

“美体呢?”余罪问。

“一个女人要有这么好的胸器,您觉得她会不注意保养?说起来,她可是靠这个吃饭啊。”兽医道。

“脱毛你都知道?”鼠标愕然问,这个细节他都漏了,现在想想,还真看不到腋下的毛。

兽医做了一个奇怪的动作,揪着杜雷,拉到自己胸前,做个吃奶的姿势解释着:“在这个动作出现的时候,吃奶的一方,眼睛的余光万一看到浓密且长的腋毛,会倒胃口的……所以,大部分女人,特别漂亮女人都懂脱毛,要是吃青春饭的,就更是必须的了。”

震惊了,惊呆了,杜雷得意了,笑眯眯看着几位警察,开始得瑟了,兽医偷偷地瞟着眼笑着,这是综合的医学以及他泡妞经验,恐怕警察是永远不会懂,这种知识获取的难度有多大,那可是需要很多实践经验的积累呐。

“太尼马拽了。”鼠标半晌艳羡地来了句。

“不当警察真可惜了啊。”余罪笑了,两人一乐,余罪的话锋一转又道:“当了警察啊,更可惜。”

“鉴于目前越来越多的女性犯罪,你们应该聘请我这样一个专家啊。”蔺晨新道,不过他不是很确定,回头问着骆家龙道:“有用么?”

“这个……有用么?”骆家龙不确定,问余罪。

“有可能有用吧,上回都找着那根jj了,这回还找不到那对奶?”鼠标咧着嘴道。

众人皆笑,这特么的左一拐,右一拐,又拐到下流路子上了,连骆家龙都走神了,惊讶于杜雷这货居然能收集到这么多清晰美图,几百对美乳放一屏,那叫一个壮观呐,就通过伟大的度娘,也不至于能搜索到如此有价值、有美感的好东西吧。

“这算什么,美阴图你要不要?我还几百张呢,啥时候我给你讲讲哈,这里面学问大着呢,是不是啊晨新,有时候教教他们。”杜雷得瑟地道。

众人笑时,蔺晨新却是脸上挂不住了,扭捏着骂了句:“滚粗,出门别说认识我啊。多艺术的东西,在你嘴里都像色情。”

这哥俩一内讧,众人又笑得东倒西歪,骆家龙附耳小声请示了,鼠标看着一屏美图呆。

余罪思忖了一会儿,这个突来的灵光给了他好大启迪,他不得已把成型的想法又重新捋了了一遍,然后他敲敲桌子示意着:

“安静一下,我们把大家的智慧综合一下,这个破绽可能比我想像的还要大。”

余罪道,这时候,众人已经一扫方才的颓废,精神头足了,是啊,虽然她做的天衣无缝,可偏偏遇了善解人衣的兽医兄弟,这层伪装的外衣,快被剥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