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50章& 难言有苦

2017-11-25 18:00:50Ctrl+D 收藏本站



“这儿,18号铺子……那个小月亮房子……”

杜雷指示着方向,驶进花鸟虫鱼市场,唯一提供一个知道内情消息“虫儿”就在这里,据说是杜雷的狐朋狗友。余罪看杜雷哥这板牙、大腮、吊梢眉的,估计着狐朋狗友也好不到那儿去。

“就是他……喂鸟那个。”

杜雷道,余罪靠边一刹车,那瘦高个的却像见鬼一样,掉头就跑,杜雷急了,开门下车,扯着嗓子喊着:“虫儿,看我是谁?”

那跑了好远的哥们惊魂未定,一看杜雷,气冲冲地回来了,拿着块泥巴就砸,边砸边骂着:“吓死你爹啦,没事开尼马警车装逼。”

余罪笑了,估计是警车惹得祸,他看那瘦高个子,人长得像个拉直的大,有点弓,长手长脚的,杜雷还真干不过他,不过好在放心了,惊魂未定上来,好像明白了,指着杜雷道着:“警察哥,我和他一点都不熟啊,他喝酒打架那事,我从来都没参与过。”

“去尼马的。”杜雷踹了他一脚。

“不是那事,那事归派出所管……那也不是什么大事,吓成这样?”余罪笑着道。

瘦个子愣了,愣了半晌反应过来:“哦,不是这事,那就好……我倒不怕进去,可进去得罚款呢,现在挣点钱多难啊。哎我说,杜蕾丝啊,啥风把你吹这儿来了?上回喝了酒,还说给我两万块投资呢,结果请你吃了只王八,白吃了。”

“哪年的事?滚蛋。”杜雷骂道,不认账了。

“怪不得你狗日越长越像王八了,吃死你。”

两人对骂着,说着就要掐起来了,余罪赶紧分开,一说要杜雷给钱,那虫儿好歹不再满嘴喷脏了,一问诈骗的事,他懵然了:“我说过吗?”

“王二说你说的,到底有没这事,警察可正在找呢?”杜雷道。

“我听刘毛说的,好像是真事。”虫儿道。

“刘毛是谁?”余罪头大了,大多数时候到市井这类以讹传讹的事,最怕空来风,谁也说不清来源。

“刘毛就刘毛呗,好像是大金碗被个娘们麻翻了,那辆宝马给弄走了,还弄了他十几万,气得那货仨月没下床。”虫儿道。

真的假的?这么活灵活现的,又来一个人物,余罪愕然问:“大金碗是谁?”

“这我认识,开烟酒批发部的,手里有俩钱。”杜雷道。又威胁着虫儿道:“嗨,到底是不是大金碗?别整错了啊。”

“啧,这一片就没别人,就他手里有俩钱好出来打个野炮啥的,别人倒想骗我,我也没啥骗的嘛……真的,就大金碗,刘毛说他喝多了,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就他那样,吃逼亏不是一回了,上京城三里屯泡妞,被人家宰了三万多……”

虫儿滔滔不绝说着大金碗的糗事,包括被仙人跳宰、包括中了尖锐湿疣、包括换老婆被坑,林林总总一言而敝之就是:吃逼亏受逼罪,牛逼快被整成穷逼货了。

给哥们撒了几支烟,杜雷信誓旦旦,回头哥给你投点钱,让你把生意做大。那哥们乐了,喜滋滋地把余罪和杜雷送上车走人了。

不过孰真孰假,就有待于求证了,真正放到实践里,余罪的话可不敢说那么满了,总觉得这其中的蹊跷太大,这么大事都没报警,实在说不过去………

…………………………………

…………………………………

此时,蔺晨新和严德标也进入角色了,两人徜佯在金威商城的女装专柜里,看得目眩神离。

对了,内衣专柜,标哥正在兽医和引导下,选罩杯呢。

鼠标先是被罩杯的价格给吓了一跳,随随便便一套,一两千很正常,两三千不稀罕,想想就有活得很挫的感觉,一月工资,好像只能买一套女人内衣,三点式的,还遮不全乎。兽医说了,你得正确对待,这儿你一年工资买不起一件的都有,不到土豪的层次,他们的世界咱们不懂的,购物就是一种消遣和装逼行为,不一定非要穿的。

两人小声得啵着,沿着几层架的罩杯墙走着,兽医在诱导着鼠标,回忆那女人究竟是什么样的罩杯,颜色、形状、大小,他解释着,上胸围减下胸围就是罩杯大小,从a数到c,视线里能出现v形,其实就是d以上的了,仔细回忆,你见到时情景。

“好像是深红色……很软,但弹性很好……胸前能看到蕾丝边……”

“她穿什么颜色的裙子?”

“黑色。”

“哦,黑色,配蕾丝红……笨蛋,不是深红,应该是酒红色,这叫红与黑的梦幻,容易激发异性的幻想,服装学上,这种搭配适用于妖冶、诱惑、又很霸气的那种气质……这个女人有可能是女王型的。”

“哎对对对,女王型的,好像在宴会厅表现没那么颐指气使,但到了房间,都没说话,就把我指挥了。”

“眼神,用眼神指挥你足够了……”

“是不是那一种……”

兽医根据鼠标描述,对这个女人的认识更深一层次,指着一处文胸,鼠标眼睛一亮,兴奋地点点头。

“酒红、刺绣蕾丝、聚拢深v型,兰西风格……茜奈牌子,叫浪漫之夜……标准的女王型,淑女、公主、学生妹、人妻娘都不会选择这种豪放的色彩搭配……绝对不是d,笨蛋,应该至于是e,上下胸围相差20cm以上,否则这种v感就拎不起来……”

兽医若有所思地说着,半晌没音,回头时,鼠标早听愣了,今天才发现自己和兽医的区别,对于女人自己就白痴的水平,那像兽医,一件内衣也讲得头头是道。

“怎么了标哥?”蔺晨新问。

“尼马这一直在内衣内裤上打转?查到人到驴年马月了。”鼠标掩饰着自己的惊讶。

“这种类型的不多,这种消费层次也不多,既是这种类型,又是这种消费层次,还当骗子的,可能就更少了,我觉得余罪的想很好,找出这些地方,排查他们pos机的对账记录,将来和嫌疑人模板一对比,有交叉,这人不就显出来了。”蔺晨新道。

特么滴,这货才跟了几天,说侦破思路比他都清楚,听得鼠标又是好挫的感觉,查来查去,查得他像个跟屁虫了。

这不,高挑个子的服务员上来了,笑吟吟地问着先生需要帮助吗?

大男人站在人家卖女人内衣的店里,实在让鼠标抹不下老脸来,谁可想蔺晨新却是面不改色,礼貌而绅士地道着:“有点小麻烦,我想给我女朋友买个文胸,她以前就来金威买的,但我不知道那一家。”

“我们回头客很多的,您女朋友有我们的vip卡么,或者您可以告诉我们名字,我帮您查查。”女服务员客气道。

“我刚认识,还不知道名字呢。”蔺晨新直接拒绝,女服务员一愣,他轻笑着,轻声解释道:“我要给她一个惊喜,在一个浪漫之夜送给她,你懂的。”

嗯…

,女服务员果真懂,笑着点点头,然后问着尺寸,蔺晨新描述着个子、身材、胸围,以及大致的个性,服务员一指,把鼠标惊得一哆嗦,正是那套浪漫之夜。

“她像她买过一套这样的,不过我记不清了……您看,认识么?我女朋友。”蔺晨新拿着手机,放着女嫌疑人的电脑合成照片。

不过这次失望了,女服务员摇摇头,不过赞了句很漂亮。

接下来就更扯淡了,蔺晨新就压根没准备买,愣是和服务员扯了十几分钟,居然还把电话要到了,什么也没买,那服务员倒乐得还屁颠屁颠的。

离开这家里,鼠标竖着中指道着:“瞧你那贱性,站人家女人内衣店里,扯个没完。”

“你懂个屁,女人内衣店,一半是卖给男客了,实在是时间紧,要不这里的妞会试穿给你亲身示范。”蔺晨新道。

“走走,别磨叽了,一天啥也没干成。”鼠标催着。

“别急啊标哥,这种地方真不多,一家一家过,跟我说说,她穿什么鞋,还有裙子,你要能说出样式,我差不多就能给你找到牌子,将来范围取决于你记忆水平……对了,身上有文身没有,要那样更好查。”蔺晨新追着问。

鼠标却是不想讨论这个,那天昏头昏脑记起来着实不多,那能和兽医一样,对女人的服饰这么精通,他加快步子走着,兽医在背后跟着,这一对奇葩的组合,一直在女装区晃悠………

………………………………

………………………………

余罪在两个小时后,终于找到了传说中的大金碗,这哥们姓万,叫万勤奋。秃头、面黄、面部是个凹形,像个破碗口,估计这就是绰号“大金碗”的来历。

见到人时,这货正在批发部外头,躺在躺椅上忽悠悠地,身后就是他的生意,学府路上的一家批发部,生意不算大,也不小,最起码比大多数人要强不少,就这个四五十平米的烟酒店,余罪估算了下,没有百把十万,支不起这么大的摊来。

人看样不怎么地,一开口更不怎么地,两人跟他搭腔,他粗声大气说着,去去。好个逑,烦着呢。

我们找你有事,杜雷也上脾气了,那人一看杜雷这样,估计是赖蛤蟆嫌老鸦丑,他很不客气地说着,有啥事就站着说呗,不请你进去了。

这时候余罪亮着证件,直递到这货的眼前了,好歹奏效了,大金碗一骨碌起来,警惕地盯着余罪,就在余罪准备解释来意时,这人掏着口袋,几张百元大钞一卷,直往余罪手里塞,边塞边讨好地说着:“咱们这儿从不卖假烟假酒,以及烟花爆竹。”

这得性把杜雷看得笑尿了,尼马还有猥琐成这样塞钱的,这不等于此地无银三百两么?

“万师傅,是其他事,咱们…借一步说话,真不是找您麻烦。”余罪客气地道,把钱给还回去了。

刚从警时,这玩意可能就笑纳了,而现在,有时候看到这种事,让他有一种很难堪的感觉。

一听其他事,大金碗倒放心了,直把两人请进批发部,钻到后院,堆放货物的地方被腾出来一个狭小的空间,三个人进去都有点挤,大金碗开了两听饮料,给递上,好奇问着啥事。

这警惕性,明显还没放下嘛。

余罪说明来意,一听这事,大金碗脸上的戏剧化就出来了,先是愕然,后是难堪,再然后头摇得像拔郎鼓:“没有,没有,听他们瞎扯呢。”

“哦,那可能就不是你了,刚抓到个女骗子,她交待了几桩事,追回一部分赃款,正在找赃车流向。看来我找错地方了。”余罪说着就起身了,杜雷没想到余罪来这一手,憋着笑,作势要走。

一走大金碗急了,赶紧地拉着余罪道:“等等,警察叔叔……警察大爷,那那……那我那车,真能找回来?”

“你都不相信我,都不愿意告诉我们,我们怎么帮你……我可不是派出所、刑警队的民警,我是总队特训处,处长。”余罪排出个唬人身份来了,谁敢说这个光杆司令不值钱。

这不,把大金碗惊住了,余罪再亮证件,给他细看,半晌大金碗一拍大腿道着:“哎呀,瞧我们眼珠子,得抠出来喂狗了……有眼不识真神啊,坐坐……我告诉你们,真有,真有这事……”

谆谆善诱下,大金碗开始痛不欲生地讲他的经历了,就是本市,年后,四个月前,全国白酒类厂商的展销会,就遇上那么个女人搭讪的,要推销白酒,又是给名片、又给请他吃饭,他也喝得高兴,而且觉得和那女人特别投缘,而且这种商业展销,大家都知道,那些女推销员,有很可观的一部分生意,都尼马是在床上谈成的。

大金碗当晚就觉得这好事砸他头上了,那女人约他去房间谈,他兴然而往,进门就酒壮色胆,搂着那妞又亲又啃,得,人家没反抗不说,还让他去洗澡,还给他调上水……再然后,金碗哥意识就消失了,等醒来,就光着躺在卫生间了。

这经历把杜雷吓住了,简直和鼠标遭遇的一模一样,要不是亲身经历,他都不敢相信是真的。

“丢了多少东西?”余罪问。

“宝马,x1,三十来万……还有条金链子,两个金镏子,手机,钱包里还有几千块,我记不清了……哎,这特么事搞得,我都不好意思跟人说。”大金碗难堪地道,作为奸商,被人奸骗,那滋味真不好受嗳。

“往下说,后来呢。”余罪随意问。

“后来……您也知道有后来?”大金碗愣了下。

“你考我啊,肯定有后来,那些骗走你东西的,是不是联系你了。”余罪猜测到,不过根本不像猜测,他说得很肯定。

大金碗默默地竖了个大拇指,直向余罪竖去,感叹道:“冲这个我相信您,是真找着骗子了……这事过了一周吧,有天突然有个电话联系到我了,她一说,是那晚上那女的,气得我破口大骂……他妈的,居然还敢回来找我,骂了她一顿,哟,她也不生气,就说了,大哥,你还想要你的车不?你的证件、银行卡、还有进货单,给我十万块钱,我把车停到个地方,告诉你去取,反正这车几年了,买给黑市也不值几个钱,还不如行个好,再还给您呢……”

“还有这样的事?这样也行?”杜雷想不通了。

“咋不行,我一想我那车没全保,丢了还真特么没地方找去,还有银行卡,单据一大堆呢,补全可麻烦,身份证都得一周才能出来,还得跟多少趟银行……我就……”大金碗瞪着眼,难堪加难受地表情说着。

“就跟他们交易了?”余罪问,知道坏事了。

“对,我就给他们搞价了,搞到八万块,他们同意了,那东西反正他们拿着也没用。”大金碗道。

“那后来呢。”半晌无语,杜雷追问。

“又…被…骗…了。”

大金碗欲哭无泪地道。上牙咬着下唇,就差呜咽了,可怜巴巴地看着余罪,等着警察发发善心给他还回点来似的。

噗,杜雷…

笑得直打牙,尼马智商捉急到这种程度,真不知道生意是怎么做的,还发小财了。

余罪也笑了,赶紧地转移着话题问:“那为什么不报案?”

“报了,头回去派出所报案,回头酒店把房间都打扫了,不认账,他们说前一天是订货会,根本没开监控,也不是我开的房,丢啥东西他们不负责任。派出所踢皮球了,他说你连长相都说不清,怎么帮你找?还有,这才认识多大一会儿就去开房了,是不是卖淫嫖娼……还有,不能你说丢了多少东西,就丢了多少东西,房间里就没有什么痕迹,让我们怎么给你立案?……那这样,先登记一下,有情况我们再找你。”大金碗学着派出所的口吻,果真是何其相似也。

余罪清楚,就即便是真有这种案子,派出所的水平也是能推就推,他们心里更清楚,那种流窜作案不是他们力所能及的,而且像这种极似“嫖娼”被人宰了的,根本不会给予同情和关注,顶多给个评价:活该。

“头回……还有第二回报案?”余罪问。

“有,我又去派出所了,他们一听给我人汇了八万,笑得肚子疼……特么滴,还不笑我傻呗,后来就给登记了下,让我回来等消息,一等尼马都没音了。”大金碗懊丧地道。

他看余罪时,余罪一脸愁苦,他却是不敢问失物的下落。余罪心里在想着,也许并不是嫌疑人太过高明,而是警务太多的疏漏和官僚的冗长,让欺诈变得这么游刃有余。

又问了几个细节,全部录音,起身告辞时,余罪怕人家伤心,直撂了句:“对不起,万师傅,我们已经掌握了不少信息,找到车会联系你的,可能还要麻烦您几回,您别介意啊。”

告辞匆匆而走,大金碗半晌才反应过,吧唧一拍脑门,自己个痛不欲生地感慨着:

“尼马,听着这口气就是骗老子,根本就没找着人,白耽误这么大会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