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53章& 心归何处

2017-11-25 18:00:49Ctrl+D 收藏本站



..co

“先生您好,这里是星海投资公司客服电话,有什么能帮到您的吗?”

“网贷平台需要手机验证,实时结算,账户资金的变动,都会直接通知到您的手机上……”

“短期理账产品保本收益,平均在百分之九点七,时间为三个月……保本的是不可以提现的……”

“…保险类理财产品,我们代理的几项都是经过保监局备案的,年收益率在百分之五点七五到七点三五之间……对,不比定期存款高多少,可是确实比定期存款高的啊。天空一声巨响,眼‘快看书闪亮登场如果您有兴趣可以参阅一下我公司的其他理财产品,网址是大玻流点xxx…………”

“……………”

窗明几净的工作室,数位戴着耳麦、坐在电脑屏幕后,实时从网络、从电话里接待到四面八方来的咨询电话,井然有序地忙碌着。如果有谁亲临现场,会被清一色的美女组织给震惊一下下的。如果谁能看到全貌,会被这个公司手笔再震惊一下下,整层的办公楼、装潢考究的办公室、雇佣了六十余名相貌可人、气质上乘的女孩子。

其实这样的工作很简单,就是说服别人给你投资,而做这样的说服,那莺莺燕燕的脆脆声声,肯定有着天然的优势。事实是最好的证明,在不到半年的时间了,从零开始的星海投资到今天已经成了五原金融市场的翘楚。

眼光,从透明的隔断墙外收回去。

倩影,在公司的甬道中徘徊。

胸前,挂着星海投资公司经理助理号牌。

她叫殷蓉,眉宇间的愁容,似乎不是坐在财富堆起的荣耀中该有的。

她迷离的眼神中有几分困惑,这个世界变化得太快,当初和戈战旗,韩如珉轻车简从,从机场来此不过三人,转眼间已经成了员工近百,资产数千万,管理投资已经过亿的公司,一切如梦如幻一般让她觉得比梦境还缺乏点真实感。

是啊,谁敢相信,半年多前,她还是混迹在城市酒吧和夜场,靠着即兴表演混饭的灰姑娘。假如不是再次邂逅,命运都不会生这样让她也不敢相信的逆转。

一切都很顺利,即便有不顺利的地方,戈老板会在背后教她做什么,怎么做,那怕是面对庞大的政府机关,戈老板也会找到最准确的支点,撬动他们需要的市场。

她知道戈老板的身后,有晦莫如深的背景,尽管她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是谁。

就像大部分人不知道她是谁,她从哪儿来一样。

这是很多有故事的人走在一起,演绎了一个全新的故事,她知道自己是配角,剧情和故事的主线,都不会由配角决定。

手里的手机震动响时,她从胡思乱想中惊省,一看是前台,接听时迎宾说有警察访问,她心中一喜,快步向前台走去,几百万的捐赠就为了和一位普通的警察搭上线,她真搞不懂,戈老板是不是脑袋被门夹了,做这种有悖于他投资理念的事,就买通一个厅级大员点头,也无非这个价码吧。

出了门,她愣了下,好帅的一个警察,高个、削瘦、大眼,帅得像电视时在长腿欧巴,不过很遗憾,不是她期待上门的那一位。

“介绍一下,我叫解冰,市局重案队队长。”

“请,里面坐。”

“不用了……对于你们对我们工作的支持,我代表我们大队向您表示感谢……而且,如果有幸的话,方便见见你们戈总吗?”

“对不起,戈总前天去了香港,可能过两天回来。”

“哦,那就不打扰了,我随后再来……”

敬了个礼,几句就结束了,殷蓉送走人,头还有点懵,怎么这警察像上门找事的,偏偏又什么事都没找,那这么走了?

一时间她有点心神不宁,就像很多梦境中,掉进黑暗中的环境,想挣、想挠、想喊,都力不从心。她心绪不定的回了办公室,刚坐下,老板的远程电话来了。

“戈总,我在……大韩病了,嗯,高烧两天了,没能来……噢,我和公安局的领导见过面了,他们很感谢的,今天还派人专程上门致谢了……不是那位姓余的警官,姓解,什么重案队的……我知道了,我尽快想办法联系上……好的,您也多保重。”

啪声挂了电话,殷蓉的脸上愁容更甚,老板的命令是,老板的命令是一定请到这位姓余的警察,不惜一切代价搭上线。

这句话让她很反感的,大部分公关都是砸钱,钱砸不下来,就该出点其他的潜规则了,所谓不惜一切,就是连她这样的助理也不会可惜喽。

虽然都不是什么贞节烈女,但一直以来殷蓉对于这种游戏在男人中间的事,比韩如珉要差很多,她思忖着,然后拿起手机编了一条短信,给了躲进温柔乡里的韩如珉,要火求援了………

…………………………………

…………………………………

大韩,你爱做了几天了,做完没有?赶紧回来,我快支撑不住了。

手机上嗡嗡响这样一条短信,韩如珉看了眼,笑了,扔在床边柜子上,回头时,汪慎修正依恋地看着她。

有时候人需要做点荒唐的事,这一次比想像中荒唐,那一天逛完街,就住进了酒店,一夜****,再醒之时却是意犹未竞,于是继续****,继续觉得意犹未竞。

三天了,庸懒的感觉来了,韩如珉,噢不,或者应该叫韩俏,或者不管她叫什么,名字对于她或者他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份依恋的感觉,让人无法割舍。

她裸着光滑的后背,趿拉着鞋子进了卫生间,后背是那么平滑而光洁的一条优美曲线,每一处肌肤似乎都闪着****的光芒,哗哗的水声后,她擦着头,胸前围着一块雪白的浴巾,像她的皮肤一样白,吹风机的声音响起时,那湿湿的、沾着水滴的头扬起,可以看她白皙,水嫩,偶而会心一笑的脸蛋。

她稍稍迟疑了一下,看着被窝里那双痴痴的眼睛,她笑了,笑着解开了浴巾,把一个女人最美的刹那展现在她的眼前,完美的**、纤毫毕现,她慢慢的穿上了文胸、套上了丝袜、最后裙子上身时,她站在镜子前欣赏了一下自己,坐回了床边,收拾着自己的东西。

钥匙、手机、唇膏、一古脑放进包里,当她看到那个瘪瘪的纸袋子,又有点好笑了,就像很多年前那个傻傻的小王一样,攒了好多好多天的小费,然后一天花了个干净,她看看,好像不多了,逛街去的最贵的五一和金威,住的是豪华套房,吃得是送进房间的定餐,好奢侈的约会哦。

蓦地,她感觉有一只手伸到了她的身上,在抚着她的****、后背,侧目时,汪慎修正脉脉地看着她,问了句:“要走?”

好忧郁的眼神啊,韩如珉心蓦地动了动,笑着和他和手,交叉相握,她放在自己唇边一吻,轻声道着:“对,总不能一直躺在床上吧?钱快糟塌完了,得回去工作了。”…

“可……钱真的那么重要?”汪慎修淡淡道,那淡淡的忧郁,可能是因为他这个普通职业的收入,留不住他喜欢的女人,以前如此,现在也一样。

这种事韩如珉不止一次遇到,男人的感情就像他们的****一样,来得快也去得快,她已经习惯于不管是谎言还是温柔地拒绝,可这一次似乎让她有点难为,因为她觉得同样有点不舍,她附下身,轻轻吻吻了汪慎修,近乎耳语道着:“我们都不干涉彼此的生活,都不好奇对方的故事好吗?”

那双清澈却有几分疲惫的眼睛,让汪慎修爱怜地看着,他点点头,微笑着。

于是就在这样一种默契中,韩如珉慢慢起身,她拎着那袋子扔回了床上,笑着道:“花了一半多啊,剩下的,下次再来这儿?”

“好啊。”汪慎修笑着应道。

虽然没有坐拥金山的实力,却也有挥金如土的气质,这一点是最让韩如珉不解的,她一直不知道这个大男孩满满的自信来自何方,而且在她试图打击他这种自信的时候,总是很失败,就像几天前,保镖的拳头都没有把他吓跑。

这时候,她促狭心起,翻着女包,找到了一张银行卡,眉笔画了几个数字,吧唧扔到了汪慎修的身上,汪慎修愣了下问:“什么意思?”

“表现不错,赏你的。”韩如珉道,一笑而走。

汪慎修拿着卡起身道:“嗨,那有这样的?”

一喊声韩如珉回头,汪慎修身上一凉,又下意识地拉着被子,挡在胸前,这尴尬的样子,逗得韩如珉哈哈大笑,拉开门,人钻在门缝后逗着汪慎修道:“不错,下次就这个样子等我哈……羞答答的,好有初恋的感觉。”

门拍上了,笑声渐去。留下的哭笑不得的汪慎修裸着身子,裹着被子,傻傻地坐在床上。

一张工行的卡,背后写着密码,汪慎修拿在手里,尴尬地看着,为什么有一种被嫖了的感觉?让他觉得脸红耳赤,原来软饭不是这么好吃的。

不对,她是用这种方式,让我不要陷得太深,就像坐观我被别人痛殴一样,是试图让我断了对她的念想。

什么也可以有假,两个人浓情蜜意、赤裎相见时,那种****的感觉,却不会有假。

他感觉得到,可还像很久之前那样,却抓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