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59章& 沉渣泛起

2017-11-25 18:00:49Ctrl+D 收藏本站



“您好,请问有什么帮到您的”

“我找星月。”

“您好,麻烦您重复一次,我们这里的星海投资……”

“我找星月,请务必转达给她,我有一份东西交给她,一份关系到星海集团未来的东西交给她……”

“您好……”

“我找星月。”

“这里是星海房地产公司………”

“那告诉宋军,我找星月,有样东西交给她,这个可能影响到你们集团的上市”

“喂,你到底是谁?”

“我找星月,你又是谁?”

“别管我是谁,你手里究竟有什么东西?如果你有这个意向的话,可以和我谈谈。”

“和你有什么谈的?”

“很多啊,价格、内容、或者您究竟是谁。”

“你想知道的,星月都知道,让她和我谈,你不够资格……”

卡,断了,是一份录音,放在一个jing致的欧式几台上,纯红木的,和整个房间的装饰浑身一体,显得别致而大气。

靠着沙发,斜倚着一位裹在睡袍里的女人,浓密的长发遮着娇厣,像所有擅长保养的美人一样,你看不出她的年龄,即便那只把玩录音器材的美手,也挑不出丝毫的瑕眦。

这是星海集团客服在两周内接到的数个sāo扰电话,房地产、电子、投资各个公司都接到了,接线员不知所谓,分公司的经理却知道,“星月”是星海集团总裁的名字,不过他们不知道的是,这几份sāo扰录音转到总裁手里,这位戴着传奇光环的女总裁,已经紧张得数夜未眠了。

她拉开了一个jing致的首饰盒子,烦燥不安地拿起了一个jing致的冰壶,添料,加温,对着剔透的冰壶,溜了几口,从骨子透出来的那股子惬意才让她安静下来,又摁开录音,听了一遍,对照着五原的戈战旗发回来的消息,陷入的沉

结果令她很意外,这部数次sāo扰的手机,居然在一位jing察手里,而且是一位功劳赫赫、争议颇多的jing察手里,这类人恰恰是她最忌惮的一类,他们不管是尽职还是循私,都会不择手段。

“声音不匹配,手机在这位jing察手里,而打电话的却不是他,难道……两个人合谋?而且,他手里还会有什么能威胁到我的东西?除非,他没有销毁……我那份档案?”

蓦地心一抽,这位女总像心绞痛一样,面露痛色,呷了口水,起身在房间里的踱步,白底黑花的睡袍、零乱的发际、娇美却带着几分憔悴的脸庞,心揪着远在五原发生的事。

就像大多数富豪一样,谁都有一段不光彩的历史。

如果有一天站到了万人瞩目的金字塔尖,这段不光彩的历史,会被视为最深的**雪藏。

试图发掘出它的人,都是敌人。

她咬牙切齿地想着,平推开了窗户,雾霾深重的空气扑面而来,并没有让她心胸开阔,却让了更觉得窒息了几分。

敲门声起,然后门被推开了,又是一位裙装挽发、面容娇好的美女进门了,她抽抽鼻子,然后很不悦地说着:“姐,你又溜上了?”

没有说话,宋星月只是烦躁地关上了窗户,咒骂着京城糟糕的空气,妹妹替他整理的沙发,收起了冰壶,看到台子上的录音机时,她讶异地看看姐姐一样,出声问着:“有消息了么?”

“有找到人了,在一位jing察手里。”宋星月懊丧地道。

“拿回来就行了,这年头还有钱办不到的事?”妹妹道。

“四个保镖在路上,没拦住一个人……五原可不像京城,是官老爷的天下,咱们离开这么年了,领导都换届了,那一方也说不上话啊。”宋星月道,话里透着浓浓的无力感,以她的经验,阎王好对付,难缠的是小鬼,而底层这类jing察,无疑是最难缠的催命鬼。

也是,妹妹愣了下,这个层面只能假手于人,如果简单有效的威胁的恐吓不奏效,那可能就难办了。

“老公能说上话?”妹妹遮遮掩掩问。

老公?妹妹嘴里的老公,深深刺激了姐姐一下,她无语地看着活力四shè的妹妹,眼神里都带着几分嫉妒,然后很无奈地道着:“你傻啊,这种事能让别人知道吗?”

也对,妹妹为难地说着:“问题是怎么可能啊,那个骗子不是还关在监狱里么?”

“你不了解他,十个老公也比不上他,他如果想坑你,会想出一千种办法来让你哭都来不及,那,我现在就是了。”宋星月道,似乎沉浸在回忆中,不堪回首的记忆。

“有那么严重么?”妹妹不信地问。

“也许没那么严重,我心里太乱,说不清楚……哎,你不睡觉,怎么跑我这儿来了?”姐姐问。

“姐啊,今天出席**投资研讨会啊,不是你让我陪你的么?”妹妹道。

宋星月一下子省得此事了,匆匆起身,忙乱着洗漱梳妆打扮。

不久,姐妹二人从电梯直通地下停车场,在保安的礼敬、保镖的陪同下,到了她们购置的车位区。

这是一个比任何车展都奢靡的地方,数百平的地下车场静静地泊着兰博基尼、英菲、保时捷、法拉利……各式各样豪车,每个车位的售价是六十万,每一个车区都有数名保安小时看护,每一台车,都彰显着主人尊贵的身份。

这样的生活,谁愿意失去呢?

宋星月上车时,心里回忆着旧事,答案是显而易见的,辛辛苦苦得到的生活,怎么可能坐视它失去

“喂,战旗么?我是宋星月……事情你抓紧办,不管多大代价,一定拿到手,这个可能关系到集团公司的上市……对,务必拿到。有什么事你直接向我汇报。”

她在电话里,如此遥控指挥着。

电话另一头,得到这个棘手任务的戈战旗又在捏揉鼻梁和太阳穴了。

刑jing、总队的、当过特勤、参与过数起贩毒、凶杀、网络诈骗等大案的侦破。

对付这样的人,软的不起作用,硬的怕起反作用,不软不软又没作用,他思忖两ri,根本无计可施,甚至这样人,怕是邀请出来一次也难,别说还想从人家手里拿到什么东西了。

对了,是什么样的东西,戈战旗心里都一团浆糊,打破脑袋也想像不出,位列富豪排行榜上的宋总裁、全国数得着的女富豪,怎么可能和这个鬼地方的小jing察发生关联?

他摁着应声,呼叫着两位助理,为今之计,只能按上面的要求加快步骤了,想想他也狠下心了,看来徐而图之的方式行不通,不管是骡子是马,得先拉出来再说。

片刻两位助理敲门而入,戈战旗一欠身子,审视着两位助理。

韩如珉高挑、殷蓉丰腴;高挑的气质、丰腴的xing感;有气质的如果刻意装扮一下,颇有古典美感…

;而xing感的这位,不用装扮,看身材直接就是个惹火尤物。

“戈总…有什么安排?”殷蓉小声问,戈战旗沉思着,没有听到,她奇怪地看了韩如珉一眼,韩如珉加重地声音问着:“戈总…有安排吗?”

“哦,有。”戈战旗反应过来了,正身,敛色,保持着总经理的仪态,请着两人坐下,就坐到他的办公桌前,两人以为又要讨论投资蓦集的事,却不料戈战旗笑着说了句不相于的话:“殷蓉、大韩,你们俩跟着我快一年了,说心里话,我亏待过你们没有?”

雕堡了,怎么问这话?

老板这么讲,下属能怎么说,俱是摇摇头,韩如珉笑着道:“戈总,您这话就有点见外了,要没有您提携,我估计早被扫黄打非给扫了。”

听说殷蓉哧声一笑,赶紧敛起表情,惹得大韩翻了她一个白眼。

“那就好我现在有个很重要的事交给你们,不管用什么方式,不管花多大代价,你们一定把这件事办到,对方就是那位叫余罪的jing官,殷蓉你见过了”

戈战旗细细讲着,此事关及到集团公司的上市、又属于他上司的私事、强调的重要xing,自然是百分百保密,说来说去,就是从这位jing官手里拿回,或者买回,或者用其他方式换回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韩如珉奇怪了,觉得这事没头没尾。

“你觉得涉及总裁**的东西,我会知道吗?”戈战旗道。

殷蓉也有此一问,闻听此言,赶紧闭嘴,两人不确定这个任务的难度,但是针对一个男人,似乎难度不会太大,接了下来,而且是暂时放下手头的活专于此事,告辞出门,韩如珉悄悄回眼,不料戈总又是旧态重萌,叫了她一声提醒道:

“对了,其实你办这个事有优势的,这位jing官和你入幕的那位,曾经是同窗。”

韩如珉蓦地脸色一寒,戈战旗却恍如未见,挥挥手:“去,抓紧时间办。尽快给我个回复。”

韩如珉愣在当地,还是殷蓉拉了拉她,才掩门走开,殷蓉看韩如珉脸色不对,小声问着:“怎么了?这好像不难办啊。”

“屁话,公事不要扯到私事上好不好,不难办你去办?”韩如珉生气地道。

“大韩,征服个男人而已,对你有难度吗?那位jing官不是都被你征服了。”殷蓉笑着随意道。

韩如珉嗤鼻一笑道着:“你错了,是他征服我了。”

嗯?殷蓉奇怪一瞥,能从一位妈桑嘴里听到这样的话可不容易,看韩如珉脸色不对,她无言地跟着,两人回了办公室,相视发呆了良久,好久殷蓉出口问着:“怎么办?你去还是我去?”

“你去,这事我不能出面。”韩如珉为难地道。

“理由呢?你出面可比我容易多了……他和你那位是同学,说什么也方便,我呢,就见过一面,我看他对我根本没有什么感觉,这不都两天了,我邀了三次,都没有搭理我。”殷蓉道,这是拉关系的惯用方式,混个面熟,慢慢发展,有适合机会,相互交换一下。谁可知道那位是油盐不进,似乎根本就没准备发展。

“真不行,要换个人,陪吃陪酒陪上床,我都无所谓。”韩如珉很严肃地道。

“真看不懂你,这有什么呀。”殷蓉道,在商场打滚的女人,什么都以看得紧,但腰带不会系得紧了,逢场作戏的事嘛,谁会介意。

“那是你还没有碰到你喜欢的男人。”韩如珉道,眼睛里蓄着一种无法名状的温柔,她轻声道着:“假如有一天你遇到了,你愿意让他知道,你是多么的水xing扬花?而且是在他朋友的面前?”

那倒是,殷蓉怔怔看着韩如珉,半晌摊手无奈地道:“好,看来咱们俩没有和他的机会了,那我和他单挑。”

“小心点啊,jing察都不是好对付的,根据我的经验,大部分jing察都是钱照拿、场子照查、人照抓,别指望他们有什么信用可讲别看我,我这位不同。”韩如珉道。

殷蓉一笑,脚很随意地搭在办公桌上,不屑地道着:“我的经验很简单,没有妹这双**夹不服的英雄好汉。”

两人相视而笑,像是验证殷蓉的话一样,嘀嘀的短信声响,她一看,惊喜了下,然后得意地扬扬手机对韩如珉道着:“看……回短信了,约我呢……我得去戈总那儿请示一下。别后悔啊大韩,这单我感觉戈总挺重视,说不定一单就够妹妹我后半辈花销了。”

匆匆奔着去请示戈战旗了,这一幕看在韩如珉眼中,再也不像以前那样嫉妒,她甚至开始有点厌倦这种生活了,就像曾经厌倦欢场的迎来送往一样……

是啊,好寂寞的感觉,是因为想他而寂寞了,还是因为寂寞开始想他?

她悄悄地拿出了手机,切换着卡,拔了那个刚刚开始熟悉的号码:

“喂……汪晚上……一块吃饭么?……呵呵,当然你请喽……啊?亲自做?好啊,先说好啊,你厨艺怎么样?我虽然不会做,可我口味很刁的啊……

揶揄而暧昧的情话绵绵,什么投资、什么公司、什么危机,她早置之脑后了。

余罪回完殷蓉的短信,已经进了榆城市档案馆的大院。

骆家龙随行,除了正在追踪的女骗子,这两ri又多了一件事,四处查找卞双林诈骗案的侦破经过。

很多事都不是孤立的,余罪相信这部神奇的手机,能把他和星海这样的巨无霸公司联系到一起,肯定有着某种内在原因,这个原因,卞双林不会告诉他,他也没机会强迫他告诉他,而恰恰最难的是,这家伙还蹲在深牢大狱里,所有的事都不会针对他,只会针对余罪这个貌似知晓内情的人了。

“嗨,余儿,我怎么觉得就不可能啊?星海集团前身是星鑫荣工贸,和卞双林屁关系没有啊,要有,当年犯案,应该早查封了。”骆家龙道。

“星海能发展到现在,市值几十亿,会不会有问题?”余罪问。

“所有的中国式富豪发家途径都差不多,紧俏行业、官商背景、特权经营、黑白通行………你查得过来吗?你现在回溯他们的过去,都是个谜。”骆家龙道。

是啊,鑫荣工贸,仅仅查到了一个叫“宋军”的名字,几乎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名字,之后才有现在的最大股东“宋星月”,据说是位女强人,而且是一位高调的公众人物,投资过电影,捐赠过灾区,扶持过大学生创业,你查来查去,查到的都是她满身的光环。

“这就不可能有问题,正邪代表,l动奖章获得者,十佳企业,和老骗子挂什么勾?”骆家龙见余罪又在查手机,不屑地道。

余罪反驳着:“啧,你第一天当jing察啊,现在这什么十佳、什么代表,基本相当于坏人标签了,越是看重这个名誉,那肯定于过名誉败坏的事;越是看重这种身份,那肯定以前身份不怎么光彩……这就像现在富豪急于移民一样,那只能证明他们心里清楚,自己有民愤,在国内…

住得不安生呗。”

骆家龙愣了下,挥手指摘着:“有道理,但推理不成立啊,这是个没发案、没动机的猜想,甚至于查档都是你临时起意。”

“相信我,很快就会发生。”余罪收起手机,给了骆家龙一个神秘的眼神

这家伙装神弄鬼的,快走火入魔了,让骆家龙只能大摇其头了。

进了封存的档案馆,扑面而来的都是陈腐的味道,即便封闭相当好,档案架上也落了一层厚厚的灰,两人循着编号,一格一格往下查。

这两ri重复的工作就是这样,是从原鑫荣工贸的注册人宋军查起的,这个人没案底,就一普通的工人,八十年代招工的那种,谁也说不清他是怎么着一步登天的,但能查到的是,确实一人登顶、鸡犬升天了,现在星海的总裁宋星月,是他妹妹,几省星海投资的掌舵人宋海月,是他堂妹,星海房地产的老总宋双旺,是他的堂哥,还有一位何卓成,是他的表兄……这一窝子符合家族企业的所有特征,连他的老爹宋大明也在星海有任职,不过现在已经移居美国,早成美利坚公民了。

两天翻阅了无数原始记载,都没有查到什么疑点,这种家族企业,恐怕你从官方的记载里,根本无从得知他们发家的秘密,唯一的一个小纰漏是发现,现任星海总裁宋星月,曾于**年改过一次名字,原名叫宋心月……一字之差,让骆家龙和余罪跑了一百多公里,到榆城市查原籍的档案记载了。

“这改名是正常的事,以前手工户籍记录,纰漏多了,女的记成男的都有可能。”骆家龙发着牢sāo。

“那也不能电子录入的时候,把这个人漏了啊。”余罪道。

“完全有可能,户籍转出,这边没销户,双重户口、多重户口,都有可能……你不要太相信信息化的威力,要不房姐房叔,就不会有那么多身份证了。”骆家龙道。

“那不一样,这种公众人物,又是超级富婆,她未必敢持有多个身份。”余罪道。

两人且说且查,有关“宋心月”这个名字的原始记录,翻遍了登记的档案编号,没有,连重名的人都没有,这种堆积如山的户籍旧档,错误百出,两人累得头昏眼花,又查一遍,仍然是没有。

一个小时后,两人站在窗口透气。余罪有点入魔了,直问着:“档案丢失,会是什么情况?”

“一般不会啊,那出生档案总应该有?学籍的也应该有啊?她家户口的也应该有点记录啊……怎么可能都没了呢?”骆家龙奇怪了。

“会不会人为拿走?”余罪道,他补充着:“我是指,通过非正常途径,取走原档。”

“理论上不行。”骆家龙小声道:“可实践中,不难。以前管理很混乱的

“那这样想,假设是人为抽出,非正常途径,那是什么原因呢?”余罪问

“嗯,改名不需要啊,出境也不需要啊…难道是”骆家龙想想,拿走这些无关档案的动机,突然间,两人似乎心意相通一般,互视着,同时脱口而出:

“有犯罪记录?”

“完全有可能,宋心月这个名字,走到这儿所有记录就中断了,她是0*年改的名字,在入主星海之前,之所以要改的原因,再加上档案和出生记录全部消失的原因,那这个‘宋心月,的名字,可能关联着其他事。”余罪道。

“如果有,那就简单了。”骆家龙道,接驳着电脑,通过jing务通手机,接入了罪案信息库。

余罪稍稍兴奋了,他摩娑着下巴道着:“按理说,大部分事应该是花钱能摆平的……如果花钱摆不平,那肯定是这个名字关联着什么不光彩的事,与她的身份相悖……重点查诈骗一类的案件。”

“没有,我刚查了……我扩大了宏搜索,所有叫‘宋心月,的嫌疑人,都搜索出来……哦,有一个,这个好像不是,已死亡;有一例倒卖外汇的……不对,相貌对不上这一例是,拐买妇女的,作案时间不对,服刑六年……这儿倒有一例像……”

骆家龙飞快地cāo纵着电脑,不时地弹出嫌疑人的初始照片,比对着这位公众人物的相貌,虽然同名,可相差太远,一个一个捋过,偏偏就没有诈骗案的嫌疑人叫宋心月。

这一例……骆家龙笑了,余罪也笑了,两人笑抽了,治安管理处罚,罪名叫:组织卖yin。

看看发案地,居然就在五一路广场附近的胜利胡同,是五一派出所查的案,案发时间9*年,已经有十余年了,处理结果是治安拘留加罚款三千元。

“不对啊……”骆家龙点着鼠标,画面不动,再点,缓缓地出了一个画面,显示着:未输入原始资料。

“坏了,去九处封存的档案查原始案卷,恐怕有人做手脚了。”余罪道。

骆家龙匆匆背着电脑,追着余罪问着:“余儿,这不可能,这么大的女富豪,当过小姐?”

“英雄不怕出身低嘛,富婆曾经当过鸡,有什么稀罕。”余罪笑着道。

“哇塞,这要是真的,我们会不会因为知道的太多,被追杀啊?”骆家龙兴奋地道,不得不承认,窥探到别人**,也有一种快感,特别是名人,还是名女人。

“我估计,我们知道更多已经不可能了,但被追杀,绝对可能。”余罪凛然道,他突然明白为什么有人半路拦截了,为什么戈战旗会不遗余力地和jing方拉近距离,这一切,可能都是源于一个不能向外部公开的秘密。

他想到此处停下了,想起了卞双林,那部手机,那些资料,然后余罪神经质地掏着手机,飞快地翻查着他拍下的照片,定格在一张个画面上时,他懊丧地拍着额头,又漏了……一张财富的封面人物,就是宋星月。

星海…宋星月…宋心月…手机…杂志…全部连结在一起了。

妈的,这个老骗子。

余罪现在明白了,果真是不能相信人的高尚,卞双林尽力帮忙抓电信诈骗的嫌疑人,今天才明白他的用意,那就是把这股祸水,引到他这个反欺诈的jing察身上。

很快证明了猜想,四个小时后,两人在公安九处封存的旧档里,查到了“宋心月”的涉案案卷,名称对,档案编号也对,这是立案后必须的程序,就内部人员也未必敢随意篡改。

没有篡改痕迹,应该包含嫌疑人照片、作案经过、询问笔记以及指模的档案,只剩下了一张档案封面,内容不翼而飞。

不用说,这是内部出了问题,而且是很久之前的一个已经淹没的问题,骆家龙愣了好大一会儿,此时那种窥探的快感已经消失了,能量能大到这种程度,他有点后怕了,拉着余罪躲到档案架后面悄声声语着:“不能往下查了,再查恐怕得牵出自己人来…而且,真要掌握这种秘密,晚上睡觉都安生不了啊。这种身份和背景。辗压咱们太容易了。”

“你以为我愿意啊?现在都以为在我手里,上次那几个人半路拦截我,估计就是这事。”余罪道。

“呀……你这不是害我么…

?我可还没来得及结婚享受人生呢。”骆家龙火大地道。

“谁害你了,还是你查出来的……我不是不告诉你,我之前也是不知道,难道你能想像得出,那亿万富婆,原来当过小姐,还是尼马小胡同里洗头房拉piáo的那种?”余罪道,匪夷所思的故事,让他惊愕连连。

“那怎么办?上报还是不上报?”骆家龙没主意了。

“你不找死么,别吱声,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我来处理……赶紧走。”

余罪拉着骆家龙,匆匆离开。可树yu静而风不止,出门电话、短信就一起来了,协办催着他回去;而星海那位妖娆的女助理,邀着她赴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