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57章& 屈伸有度

2017-11-25 18:00:49Ctrl+D 收藏本站



欢迎大家去创世投推荐票,月票,打赏,发表书评。

您的任何举动,都是对老常的鼓励和肯定!

“呵呵……连我的电话也不敢接?”

安嘉璐笑着起身,从工作台后,慢慢踱到了标着“闲人免进”的保密区,口气揶揄地问着。

“我怎么听着像借口呢?”安嘉璐反问,她依着一层窗口,又一次感觉两人那种缺乏沟通的状态,不管是见面面还是电话都是一种感觉:尴尬。

“没事就不能给你打个电话?”安嘉璐反问。

“活该。”安嘉璐哭笑不得地道,这种事她都不相信,真没想到居然干得出来。

片刻的沉默,安嘉璐突然有点惶恐,是不是说话太冲了,毕竟已经不是以前那种很随便的关系了,她倾听着,电话里能听到呼吸的声音,却好大一会儿没有回音。

“你说话呀,哑巴了?”安嘉璐催着。

“就是活该……警告你们一句啊,你们几个烂痞警,别去人家公司找麻烦啊。”安嘉璐命令的口吻道。

“真没有?也不准备去?”安嘉璐问。

“这还差不多……那这样,晚上一块吃顿饭怎么样?他们对此事也深表歉意,我代表星海邀请你,共进晚餐如何?戈总裁亲自坐陪啊,你很有面子的啊。”安嘉璐道。

“还怎么样?人家根本不理会……我说妈,这干嘛呢,非通过你请啊?他不是本事大着呢,有本事自己干嘛不去请去呀?以后少跟我说这事啊………”

连斥带训,一句好话没有,然后是气咻咻地挂了电话…

电话的另一端,市中院,一间标着审判长的办公室。

安妈拿着电话愣了下,对于自家这个任性、刚愎的女儿,她可是毫无办法。

放下电话,想了想,事情确实让她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人家戈总这么大的身份,好容易求办了一次小事,居然没成。

她思忖着,通过那一种方式把这个人请出来,在思忖这个目标的时候,忍不住要思索一下案由,似乎是,星海的保安私下里把位警察给打了,为了以防后患,戈总可是不遗余力在补漏,不但给市公安局馈赠,又多方要找到当事人和解。

公检法系统里的,安妈知道基层那些警察有时候能没底线到什么程度,这种事嘛,她是坚决站在戈总这边的,而且她很喜欢小戈这种做事四平八稳,面面俱到的方式。

帮,一定要帮……安妈想想,冲着人家介绍的投资产品和带来的不菲收益,这个人情一定得还的。

转来转去,电话到了五一分局,无意中联系到了尹波,省厅尹秘书长的儿子,和女儿是同学,他倒是给了条提议,一下子把安妈给醍醐灌顶了。

找警校啊,那拔一线刑警,他们谁的账也不买,就原来的老师,勉强还不敢驳面子,其他人,说翻脸就翻脸。

她终于找到了警校关系,原教务主任,现在已经升任副校长的那位江晓原,和她丈夫是上下届,问清了职务,又打探了些他的家庭情况,安妈这信心满满地,直接和江晓原联系上了:

“江校长……我是市中院,民一庭的薛荣华,咱们见过面的,你和我丈夫安定邦同一年回来的,我们女儿上警校,当时还专程找您去了……记得么,安嘉璐啊……哈哈,谢谢,多谢您了,她现在到出入境管理处了,没事,就点小事,保证不违反原则………”这一次,锣敲到正点,槌落到鼓面了………“好的,好好……伯母,真不知道怎么谢谢您,晚上,要不,我们一起去……呵呵,我知道,他和安安是同学,那也好,改天我请您,那我直接联系这位江副校长……放心,我懂的。”

戈战旗放下手机,脸上的笑容慢慢消散,他看着,面前两位风华绝代的女助理,似乎在责问:这么点小事,这不办了吗?

“对不起,戈总,我们干这种事真不在行。”助理殷蓉,先自我批评道。

“是啊,我们也联系分局和市局的外事办了,本想花几百万了,应该很容易的,结果奇怪了,他们居然指挥不动那个人。”韩如珉道,那个警察的世界她真不懂。

这种事,恐怕两位混迹欢场的女人是真不懂,钱铺出来的路,并不是一条坦途,他懒得解释,欠欠身子问着不在的时间里,有什么事。

也没什么事了,就是有位警察上门,说是重案队的,可好像也没说保镖袭击那位警察的事,而且那事就没像没发生过一样,再没后话了。

可怕的就是这种没后话啊,戈战旗绞尽脑汁,也想不明白,这事就是搁到普通人身上都咽不下去这口气,现在怎么可能一点动静都没有,这人的耐性真好,直憋得他都吃不住劲了。

“戈总,晚上需要我的坐陪吗?”殷蓉小声问,但凡重要客户,都是助理出面联络的。

“等我的电话,说不准。”戈战旗摇摇头,眼神闪烁。

“那我们……先去忙了?”殷蓉道。

“你去吧……对了,大韩你等一下。”戈战旗想起一件事来,韩如珉回头,微微诧异,就见到戈总似笑非笑地问着:“我听说,有位警察成了你的入幕之宾?”

咝,韩如珉眼光一下子带刺了,看着殷蓉,殷蓉好无辜,摇摇头。

“别怀疑殷蓉,司机告诉我的……据说你们在一起呆了三天?就是那位宴会上被打的?”戈战旗问。

韩如珉像在思忖着此事的后果,在这个私生活很靡烂的环境,和谁上床都不意外,甚至于很多投资的附加条件,可能都和这个有关,但恰恰意外的是,从来不关心这种事的戈总,出方询及此事,就不得不让韩如珉稍显紧张了。

“别紧张……我提醒你的意思是……”戈战旗微笑着,卖了个关子才继续道着:“干得不错,不必这么偷偷摸摸,希望你转达一下,对于那晚的事我的歉意,如果这位警官不介意的话,抽时间,咱们一块叙叙……”

这个更让韩如珉意外了,不过戈总的笑容如沐春风,还真让她无从怀疑什么,她笑着道着:“谢谢戈总,我们以前有点纠葛,恐怕他不会真正接受像我这样的女人。”

“那可未必,刚来的时候,你们都不相信,这里能接受了我们投资理念呢……努力吧,两位。”

戈战旗很大气地道,两位助理像以往一样,躬身告退,那眼中,又多了几分敬服。

人走,笑敛,面冷,戈战旗在等电话的时候,翻查着一部商务通上的信息,这条信息来源晦莫如深,不过却是一条很有价值的信息:

汪慎修,男,27岁,20-;c-;c年毕业于省警察高等专科学校,刑事侦查专业。

价值,不在于信息本身,而在于接下来的另一条信息:

深港网络赌博案、橙色年华涉黄涉毒案、制药厂非法经营处方类药物案……宗宗件件都能看到这人的影子,他不得不怀疑此人潜入星海宴会的真实用意了。

巧合?

此事未明,又来事了,敲门声起,殷蓉助理匆匆进来道着:那个警察,又来了。

哪位?就是神马重案队那位,指明道姓要找戈总您的,您这几天不在,他已经来过四回了……要不戈总我把他打发走。

“请他进来吧。”

戈战旗拍着额头,好不懊恼地道,这特么想拉关系的拉不到,不想招惹的,尽缠着你。

片刻后,戈总已经是笑容满面地迎在门口,和来的警察握手言好,请着落坐,助理沏好茶,戈战旗饶有兴致地审视着这位帅气逼人的警察,稍稍有点意外。

助理掩门时,解冰没怎么客气开口了:“谢谢戈总给我们的赞助。”

“呵呵,不客气不客气,说实话,我们也是期待和地方搞好关系嘛,民间投资这一块有时候免不了要和地方打交道的,很多做高利贷都觉得我们抢了他的生意,隔三差五找麻烦啊。”戈战旗笑着道,委婉的表达了自己这个合乎逻辑的用意。

“这个,不发案我们管不着,不过今天,我要给戈总找点麻烦啊。”解冰直说着,把几张打印的资料掏出来,放好,铺在戈战旗面前。

一眼扫过,戈战旗心中狂跳,脸色稍变,暗道着这尼马警察可比黑社会狠多了,一招就敲到正点上了。这一敲,让戈战旗半晌回不过神来。解冰很满意这种结果,他很礼貌地解释着:“据我查实,您的两位助理,殷蓉、韩如珉均是毕业于美国奥斯汀大学,一对姐妹花,很招人喜欢的啊……您本人毕业于美国费尔法克斯大学,之后你们均在aop投资公司旗下任职……对吗?”

情况不明,戈战旗不敢随便发言了,这种事糊弄大多数人可以,可面前这位,恐怕不属大多数人之列。

“不解释没关系,像您这样的身份,操纵这么大投资,多少应该在国际猎头公司的名录里有记载吧?或者国内也行啊……不过好像没有,行外人也许不注意这个,不过我也出身商人之家,如果战绩真有报道的那么夸张的话。,我应该能查到……可恰恰相反的是,您在星海入职之前的履历,几乎都是空白,仅仅有当过操盘手的履历,工作地点是京城国贸大厦,a座,l9层……我怎么觉得,是星海自卖自夸,自己捧起来的明星啊。”解冰道,笑着,商人的这一套他熟悉,也是需要炒作的。

所有的广告都有吹嘘和夸大成份,戈战旗听到此处时,很意外地平静了,他笑着问解冰道:“还有呢?炒作不触犯法律吧?”

“查到这儿我就懒得往下查了,对,法律管不着你吹牛。”解冰道。

“那我们的讨论就没有意义了。”戈战旗笑着道。

双方都在探及对方的底线,戈战旗更想知道此人的来意,这此情况如果在懂操纵的人手里,会是一个重磅炸弹,可要不懂,那就是几句闲话的事了。“这些,还不够吗?”解冰反问。

“好像不够,文凭也许含金量不高,不过你低估大家的承受力了,现在欧美一百多所野鸡大学,发放的各类文凭,百分之九十五给了中国人;这可能还算好一点的,国内各类大学的硕博学历,有一多半给了在职的各类公务人员以及企业商人……学历确实不代表能力,但是能力却能拿任何学历,这个难道很让解警官意外?”戈战旗不屑地道。解冰笑了笑,面前这位,就像花言巧语抵赖的嫌疑人,避重就轻了。

“是啊,如果在你辉煌的业绩上,把学历造假,甚至助理的身份也造假排出来,不知道会不会影响投资者的信任?”解冰轻轻撂了一句,同样不屑。

戈战旗愣了,他知道,这个人能称得上是对手了。

解冰一欠身子,收回了他排的东西,淡淡地笑着道:“戈总,别说出入境在警察这里都有详尽记录,你吧我还真找不到很多疑点,不过您那两位女助理,在学历标注的学习时间里,可没有出入境记录啊?难道美利坚合众国也办中国特色教育:函授?……你真以为我看不出来,这两人的身份有问题?你就有通天的本事,也改不掉户籍里的原始记录……这两位,造假虽然很高超,可惜的是,你造不出与户籍吻合的出生记录。”

啧……戈战旗吧唧一拍额头,神情委顿,长舒一口气,知道碰到高手了,他抬头,看到解冰蔑礼的眼光,一摊手道:“没错。为了提高投资公司的整体素质和形象,我们是做了点手脚……解警官,这儿没有录音录像,您开价吧。”

解冰蓦地笑意更甚,那是一种凌驾于对手之上的笑容,他笑眯眯地看着像被剥了一层伪装戈战旗,像在审视一个跳梁把自己栽了的小丑。

“五十万。”戈战旗道。

解冰没吭声,戈战旗咬咬牙:“一百万。”

解冰还没吭声,戈战旗瞄瞄这警察,小心翼翼地道着:“这个价位,买通五原的各大媒体都够了,解警官,奇货可居,可别搞成匹夫怀璧啊。”

“你在威胁我?”解冰笑着道。

“不不不……千万别误会,我是个商人,解决所有问题的方式都是商人惯用的方式,威胁不属于此列……既然您愿意和我坐下来谈,而不是拿着这东西抹黑星海,那我觉得,咱们应该可以沟通吧?”戈战旗客气地道。

“当然可以沟通,否则我就不会来了,别以为袭警的事你摁得住,就可以为所欲为。”解冰道。

“那……您开条件吧。”戈战旗很谦虚地道。

“你在干什么,我没兴趣,如果违法乱纪,也轮不到我查你;你能给多少钱,我也没兴趣……我的要求很简单,你听清楚了:离安嘉璐远一点,别用你那个伪善的面孔去试图骗他,否则我第一个不放过你。”解冰道,英俊的脸上,有点扭曲。

“我明白了。”戈战旗瞠然道,这才是问题的根源所在,可能无意中触到了这位警官的逆鳞了,他起身,很客气、很谦恭地轻鞠一躬道着:“对不起,解警官,我是无意见到了安嘉璐,顿时惊为天人,所以就展开追求攻势,不过可惜的是,她一直对我不假辞色,根本不理会……今天我才知道原因是什么,她是心有所属,根本不为所动啊。”

“呵呵,明白就好,她在警校就是被所有同学宠着的女神,你那套,她是免疫的。”解冰笑了,起身要走,又回头看着戈战旗,指指道:“你确定,我们达成意向?不会让我再来找你第二趟了吧?”

“确定,非常确定,您放心,我会把她当女神供着……不,她不是我的女神,从今天开始,我和她划清界限,再无瓜葛。”戈战旗道,显得很软弱。

“谢谢。”解冰淡淡一句,慢慢离开了,出门又见那位漂亮的助理,他只是狐疑地看了眼,婉拒了两位助理的邀请,径自走了。

此时,枯坐在办公室的戈战旗已经憋得脸色变了,他像一种强迫症一样,眼前一直是那种景像,把这个威胁他的警官摁倒,痛殴,踩在他脸上,直到他跪地求饶,对了,还有那位对他一直傲娇的安嘉璐,他在想着,扑倒,撕掉她的衣服、撕碎、撕烂、然后插进她的…

身体,看着她痛得扭曲,听着她在胯下哀求……只有这样才能稍慰他受到的屈辱。

“戈总……戈总……该吃药了。”助理殷蓉站在桌上,提醒着。

一刹那,幻景消失了,他悖然大怒着:“出去!没叫你别进来。”殷助理放下药,紧张地匆匆而走,老板工作压力很大,向来喜怒无常,她知道,这个样子,恐怕是遇到了难事了…

也不算很难,戈战旗在五原精心构架的人脉终于还是发挥作用了。

“我是江晓原,敢说想不起来,明儿我就把你揪回警校写检查。”声音很霸气。

“哈哈,还好,没把我的忘了,还真有事找你,你说吧,办不办?你现在可是名气大得了不得啊,一般人都见不着你啊。”江晓原声音很不客气,对于警校出去的学生,都不客气。

“办得了,你最喜欢干的事……出来陪我喝场酒怎么样?这次喝酒,不罚你。”江副校长笑着道。

“你个坏种……好,说定了啊,晚七点,你到江南私房菜门口,我等你。”江晓原道。

此时他已经站在开化路刑警队里,诈骗案的事安排妥当,熊剑飞果真是正义感爆棚,一听与案子有关,二话不说,说干啥就干啥。这边倒是不用操心了,等待回音可能还需要几天时间,那这段时间……似乎应该干点什么。

“借多少。”老魏懒洋洋地,稍显惊讶,他道着:“说清楚啊,有借有还,还是有借没还,让我心里有个底。”

“这个很正常嘛,想交这个朋友,就送钱给他;想失去这个朋友,就借钱给他。”老魏不阴不阳地说着。

“不算,我送钱你都没要,现在借钱,我倒意外了……说吧,多少?”老魏道。

电话里沉默片刻,老魏的声音来了:“我明白了,你是对投资的高收益动心了,我提醒你一句,收益和风险是共存的,永远没有只赚不赔的好事。”

“还好,你没昏头……那你来吧,我也不确定多少金额,看你的胆量敢拿多少了,还不起没事,来给我当跟班就行。”老魏笑着道。

危机,是最好的机会!(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创世中文网(chuangshi)阅读给作品投推荐票月票。您给予的支持,是我继续创作的最大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