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58章& 技有不如

2017-11-25 18:00:49Ctrl+D 收藏本站



但凡大人物出场,都有这么几条规律,一是到场不会早,太早显得身价有点掉;二是不论好坏人,那怕心里就恨不得当场掐死你,当面也满脸堆笑。第三嘛是低调,这是国粹,低调和谦虚才是王道。

戈战旗和江晓原两位,符合以上全部条件。

余罪嘛,那条也不符合,特别是提前到场,等着珊珊来迟的二位,就显得掉价多了。

人家是整七时来的,乘坐的是一辆奔驰商务,下车的时候,是戈战旗和殷蓉助理,把江校长请下车的,本来还以为余罪没到场,可没料到,人刚下车,余罪不知道从那就钻出来了,快步跑上前来,一敬礼、一鞠躬,江晓原看着他这位名满全jing的门生,握着拳捶捶他的胸前道着:“好样的……这才几年就混到处长了。”

“嘿嘿,江主任,不能光听名,科级……”余罪笑着道。

“学校没把你留级就不错了,科级还不满意?”江晓原半开玩笑道,似乎记忆还停留在那个调皮捣蛋生的时代。

“那怎么可能满意,我得向您学习,将来少说还混一处级啥的。”余罪嘻皮笑脸,孰无正形,看到戈战旗和殷蓉两位时,他笑笑,似乎还显得有点局促,故意问着:“江校长,这位……”

认识,装的,戈战旗都还记得这货跑上台要他的签名,不过他的涵养功夫可就到位,微微一笑,伸手相邀:“认识一下,鄙人戈战旗,这是我的助理殷蓉……今天本来准备请江校长,一听他介绍得意门生,就一块请了。”

“戈总,您甭跟他客气,这小子是属驴子的,牵着不走,打着倒退,毛不顺的时候多……啊……我说余罪,说你谱挺大的嘛,好多人请你都请不到啊。”校长可不客气,直接揭老底了,戈战旗正觉不妥,却发现余罪比想像中谦恭多了,他苦着脸道着:“江校长啊,你是领导不知道下面人难呐,现在厅里纪律抓这么严,不像在咱们学校,喝完酒跳墙头偷跑回去就没事了啊……对不起啊,戈老板,真是身不由己。”

“哎……千万别客气,是我们有点唐突了。”戈战旗更客气地道。

“好了,好了……年轻人,说开了就没事了,戈总啊,我都说您还是过虑了,我的学生嘛,最起码的纪律xing还是有的,就是个误会嘛,来来,一起进。”副校长道着。

这么表扬余罪,余罪笑得满脸开花,小声附着校长耳朵道:“江校长,您看我现在这么优秀,当年你天天收拾我,会不会觉得很惭愧。”

“尾巴又翘了,没把你几个害虫开了,我才惭愧呢。”副校长一句玩笑,伴着一个教务处常用的捋耳光动作,不过没真捋,而是轻轻拧了余罪的耳朵一把,顺势把揽着,好不亲密。

宾主落座,茶酒斟过,一路寒喧,一团和气,几个人早无芥蒂了,最起码表面上没有,眼看着当年天天黑着脸训人的教务主任也老了,言辞之间仿佛对戈战旗还隐隐有恭维之意,余罪有点省得了,可能戈战旗银弹攻势又攻到学校了,那学校穷得,巴不得把jing械换成经费呢。

隔着桌面,第二杯茶斟上,几次殷蓉要起身动手,可都被余罪抢先一步拿走了茶壶,她微微诧异,美目眨着看余罪挽壶、倒茶的动作,第三次再添水时,她蓦地伸手,却不料壶把上已经多了一只手,再看余罪,这货笑吟吟地看她……她登时省得了,手赶紧地离开。

“哟哟哟,余处长,您太客气了。”戈战旗受宠若惊了,而且不悦地看着助理一眼,服务生就不讲了,可能连插手的机会都没有。

“真不是客气,这活得我来,一个是老师,一个是老板,平时都没巴结机会呢……殷美女,甭跟我抢啊,你手真快啊。”余罪笑着道,殷蓉不好意思地避着他的目光。

哟,还有那么点娇羞不胜的意思,余罪看着她,听着戈战旗和江校长说话,这时候,余罪莫名地有点技痒了,在她眼光的可视范围之内,余罪手里玩着一根牙签,做了一个只有她能看到的小动作,牙签在小指到食指的三个指缝间穿梭一般,瞬间转了两圈,然后摊开手,不见了。

殷蓉的眼光一滞,看愣了。

余罪浅浅一笑,慢慢地缩手,缩到了桌面之下,蓦地像邻座的殷蓉伸去。殷蓉陡然遇袭,却身不挪位、面不改色,缩手一挡,那位置,堪堪在余罪手伸向手的位置。

一声轻触,不过这次可意外了,殷蓉觉得手一松,东西被夺走了,是饭店的火柴盒子,余罪不动声色地把有点变形的火柴盒放到了桌子上,然后笑着,张开了他袭击美女的那只手。

空无一物,殷蓉一愣,顺着余罪的眼光,看到了自己的胸下,蓦地倒吸凉气,那儿已经插着一根小小的牙签了,透过丝质的裙纱,像别针一样插在她胸下了。她慢慢地伸着手,躲着戈老板的眼光,拔下了那根牙签,然后揶揄地看着余罪,不知道这人是何意。

她有点恼怒,这人的猥琐超乎她的想像,不过不得不承认,这么快的手,是她这行的生平仅见,恼怒后,免不了有点好奇心起。

余罪却像没事人一样,坐正了,他试探的结果有点失望,这位……不是黄三的同行。不过他想像不到,那一行还有这样的快手,能堪堪和他的速度几乎相等。

两人互视着,像技逢对手,都不知道对手深浅,不敢轻易造次了。

酒菜陆续上来了,这回殷助理可是尽了本职了,给各位一一斟上,碰杯相祝,又添一盘,戈战旗邀着诸人品尝,话题又到了各地美食奇味上,这对于余罪和江晓原无疑是天书奇谭,那可都是无福享受的事嘛。

“还是时代发展得快啊……我刚工作时候啊,工资就几十块,满大街没几个像样的饭店,不过也是啊,就有,也消费不起嘛……不像你们现在的年轻人,什么都有机会享受一下了。”江晓原感慨道。

“江校长,您可一点都不显老啊,组织上应该称您这号人叫:年轻干部,对不对?”戈战旗饶有兴趣地道。

“越是干部越不好干啊,现在的分配形势,就我们的jing校生,就业率也只能达到六成,而且是个逐年降低的趋势,孩子们求学几年,毕业却学无所用,我这个当校长,脸上也挂不住啊。”江晓原稍有自嘲地道。

“江校长,您过虑了,不摔打不坚韧,不磨练不chéngrén,包分配未必就是好事,得到的太容易,反而不懂珍惜了……放到社会上磨练几年,都会找到自己的出路的。”戈战旗浅斟慢尝,温文道。

“也是,来,我得敬你一杯啊,你们可是雪送炭啊,不管事情成否,我得好好谢谢你,能理解我们jing校这种尴尬处境的商人,还真不多啊,来……”江晓原殷勤道,两人相敬一杯,大有惺惺可惜,相见恨晚之意。

不对呀,江主任不能变得这么没出息啊?

余罪看着这情况,老教务主任应该是心甘情愿下水湿身了,可能自己之于他们双方的事,仅仅是个插曲而已。余罪…

知道自己才是主角,否则天下人都知道jing察什么得xing,躲之唯恐不及,怎么可能送好事上门。

“江校长、戈总……您二位这是,雪中送什么炭呢?”余罪插进去了,好奇心起。

戈战旗刚要说话,江晓原却是了解他这位门生什么得xing,直斥着:“乱插什么嘴?这是校方和星海合作的事,不是我说你们这些人啊,一毕业拍拍屁股走人,十年八年也想不起学校来,我问你,毕业几年了,培养你的学校,回去看过几回?”

这话问得,余罪小脸老红了,尴尬笑笑,掩着脸,躲避着教务主任这审视的眼光。说起来也是,真该回去看看了。

没想到余罪还如此可爱的一面,戈战旗笑吟吟看着,意外地对余罪有那点好感了,老师面前,似乎他还是个顽皮的大男孩,一点也想像不出,这家伙居然能把他手里四个保镖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斥完余罪,江晓原回头又殷勤对戈总说了:“别理他,jing校出来的学生都有点野,可也没治,乖孩子他当不了jing察啊,现在犯罪率越来越高,对jing察的要求却越来越严,既要打击犯罪,又要文明执法,这一对矛盾恐怕不是那么容易解决滴……不过您放心,戈总,像您这样的有识商人,我们是为你保驾护航的,基层那个烂痞jing敢找你们麻烦,您告诉我,我去把你揪出来……全省有近一半jing力都是咱jing校培养出来的,省城一线派出所、刑jing队,有八成是咱们jing校毕业的……”

戈战旗被这个数据惊讶了一下下,又是起身敬酒,余罪心里可牢sāo了,尼马都没地方去才混在一线刑jing队派出所,还好意思排出来。

不过这些话须是不敢说出来的,老师面前,你的形象可能永远要停留在学生角色的位置,而且还不是个听话的好学生。余罪知道,这一次恐怕自己挣不脱人情大网了。这个倒不是他担心的,真正担心的,是从这位意气风发、举止优雅的戈总身上,他根本看不出,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就像…就像见到卞双林的感觉一样,举止得体、谈吐文雅、人又帅气,就知道他不是个好鸟,可偏偏也生不出恶感的那种人来。

就像大盗不盗、巨骗不骗一样,就干坏事恐怕也会干得冠冕堂皇,你无可挑剔。

“管他呢,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余罪心里如是想着,倒是安生了,刚饮一杯,一只纤纤小手,持着壶身斟上来了,他眼睛瞟着。

哟,发现新大陆了,这个叫殷蓉助理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脱了外套,仅剩一件紧身束衣,包裹着的身材窈窕惹火,给了他一个似笑非笑的眼神。

不会想勾引我吧?余罪暗笑着,这种事他可是经历过,曾经可是三个一起老子都玩得转,难道这又是一个xing贿赂?如果是的话,我收不收呢?

纠结着,心里有点小痒,结了婚的男人,为毛碰到这种事,就莫名其妙地有负罪感涅?

他思忖着,殷蓉已经举杯相邀了,他机械地端起酒杯,看着妞儿坨红的脸蛋,有点心猿意马了。

“有你好看的。”殷蓉也在暗笑,对于这位出手就让她出个丑的烂jing,她是一点好感也无。

可女人恰恰就是这样,越是想坑你,越显得貌似倾心于你。她轻声道着:“余jing官,敬你一杯,多多关照啊。”

“谢…谢…”余罪揶揄地道,一碰杯,下意识地把酒放到了唇边。那妞豪放,一饮而尽,余罪跟着一仰,一杯灌进嘴里了。

嗯……余罪面露难色,差点吐了,嘴里又苦又辣,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他一矮身,吐到了桌布上,戈战旗和江晓原被打断了,愕然看着,殷蓉关切地问着:“哟,余jing官,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

“没事…没事……一不小心呛了一口。”余罪摆着手,嘴里像被火炭烫了一下一样,疼得话都说不清了。

“来……喝杯水。”殷蓉递着水。余罪赶紧拿起了,一仰,半口抿在嘴里,却是不知道敢不敢咽下去,殷蓉笑着道:“相信我,一喝就好。”

咦,还真是,水含在嘴里,那火辣辣的感觉明显地消退,那这酒。

殷蓉没有说话,笑着看着他,拿起余罪的那只酒杯,倾上,然后一饮而尽,坏坏地笑着看着他,细眉挑挑、秀眼弯弯,像在挑恤。

余罪糗了,这洋相出得他都有点不明所以了,江校长又训了:“看,毛躁,办个事不靠谱,猴屁股又坐不住,戈总啊,您真别和他们一般见识,这些孩子基本都是我带大的,天天和犯罪分子打交道,免不了沾惹一身坏毛病……快,余罪,敬戈总一杯,我可告诉你啊,戈总这回可给咱们办了大事了,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你们绝对不能跟人家甩脸色。”

“是,那是……来,戈总,我敬你一杯。”余罪倒着酒,这酒杯拿得他有点心虚了,不自然地看了殷蓉一眼,心里暗道着,这可是江湖人的手法,而且他都没看明白,这是怎么捣的鬼。

“来,大家一起碰一杯,相识就是缘份。”戈战旗笑吟吟地起身,和两位jing官又饮一杯。

奇了,这杯酒就正常,余罪心里忐忑的放下酒杯,现在对人家这个助理要刮目相看了,余罪的一根牙签有试探的意思,而对方这一手,可能是个jing告。可是怎么做到的,不动声色就把酒变味了。

“余jing官,要不……我再敬你一杯。”殷蓉笑吟吟地,脸上映着两个好看小酒窝,好萌地问着余罪,余罪吓了一跳,赶紧摆手:“别介,我真不行了,这都喝了好几两了……哎美女,我真没其他意思啊。”

“那你是什么意思?”殷蓉以几不可闻的声音问,眼光瞟着戈总的位置,似乎怕老板看到。

“我有点奇怪啊,比如……”余罪眼光看着她,手摁着一个酒杯,给殷蓉面前放了一个,等着摊开手时,手里却还有一个。

余罪笑着,用疑问的眼光征询着她。殷蓉瞬间也明白了,那是说宴会当时,她偷梁换柱的事,用这种无声的方式提醒,似乎比说出来更合适一点。

“哦,我明白了,你想拜我为师?”殷蓉故作不知,引开了话题。

“你都露馅了,怎么当老师?”余罪哭笑不得了。

“你的眼睛会欺骗你的,你信么?”殷蓉笑吟吟地道。

“不信。”余罪道。

“那我们来玩一个游戏,看你的眼睛会不会骗你……你见过酒杯里的酒。”殷蓉笑着,把一杯酒一饮而尽,放下了杯子,然后手拿起了分酒器小壶,右手拿着,左手摊开,又握成杯状,笑着问余罪:“可你见过酒里的酒杯吗?”

没明白,就在余罪发懵的时候,殷蓉的酒壶嘴,已经朝着自己的左手倒酒了,倒了一大股,摊开手,朝向余罪……耶,手却是干的。

余罪惊愕了一下,她又倒一股,再摊手,却是一杯满满的酒放在余罪的面前,点滴未洒。

这时候余罪才反应过来,看她身前,那个杯子早不知道什么时候不翼而飞了。

“要能做到,我就告诉你……做不到,自罚一杯。”殷蓉不客气地道。

余罪想了想,有点吃惊碰上个手法比黄三还快的,居然还是个女人,这么多年,他自信早练成火眼金睛了,可还是根本没有看到这个女人的动作。

“厉害。”余罪认输了,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想拜师吗?”殷蓉问。

这话问得,不像[**],倒像调戏,余罪知道,这种拉近关系的方式,会一步一步走近,直到亲密无间,他摇摇头道:“不想。”

“哦,正好,我也不想收你。”殷蓉小声道。

余罪受刺激了,瞪着这妞,戈战旗却是注意到了,引开了话题,稍显不悦地盯了助理一眼,浓浓的责备,不过余罪看来,这像双簧一样,处处透着刻意的成份,就像你在试我的长短,我在测你深浅一般。

很深,余罪都说不清,貌似白领的女人,怎么可能有这种很jing妙的手法?这可是走江湖的人的伎俩,比较适合在火车站以了长途公交上坑蒙拐骗。

很深,在殷蓉眼中,这位jing官同样让她很惊讶,于是泛起一个这样的问题:难道,这位jing官当过贼?

真的很深,戈战旗的眼中,对余罪的评价高了几个层次,能架住殷助理媚眼如波[**]男人不多,到现在为止,余罪尚未失态,已经很出乎他的意料了。

而自以为坐在东道的江校长可是一点也未察觉,时不时地劝酒,恭维之语不绝于口,酒过三巡,余罪也听出道道来了,敢情是星海准备给jing校支付一大笔代培费用,而且允诺给代培人员提供星海各个公司的就业岗位若干,这可不正中发愁学员就业的副校长心怀了,而且双方还在谈更深入地合作,比如安全保卫、比如人员训练等等,江校长说得兴高采烈,戈老板似乎是侧耳聆听。

只有余罪嘴里有点泛苦,这叫人穷志短啊,真要谈成了,恐怕还真敢有一大部分学弟学妹,要给这些富人看家护院了。谁让现在的分配形势越来越紧张呢,就jing察这个行业也是人满为患呐。

一直到酒席终了,除了客套几句,戈总是只字未提其他事情,好像就是和jing校合作的事,把江副校长高兴得给喝多了,筵散时,余罪倒没治了,和殷助理一人搀一边,把高谈阔论十年树木、百年树人、素质教育还要数jing校生的校长搀着下了楼,上了车。

直到把酒意盈然的江校长送回家,直到余罪半路借故下车,拦了辆出租车走人,都没有进入正题,戈战旗和助理看着车走,重新上路时,连殷蓉都有点奇怪,明明就是针对此人而来,可偏偏对待此人像个无关的人一样,只字未提其他事宜。

“这个人不简单呐。”戈战旗坐在后座,车动时,如此感慨了一句。

“是啊,有点意思。”殷蓉驾着车,随意道。

“喝酒有节制,说话有分寸,我居然没有看出他明显的弱点在什么地方。”戈战旗道,他自问还是有几分识人之能的,但这个人似乎有点看不穿了,对他所说的投资眼皮都不抬,对身边坐着美女艳羡的眼光也没有一眼,而且不多说话,他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他防备意识很强,根本不准备和我们拉近距离……你有什么发现吗?”

“有一点,他的手好快……可能宴会上,咱们挑嘉宾捣鬼的事,他都看出来了。”殷蓉道。

“不可能不快,他是全市的街路面犯罪教官,主要内容就是反扒,不快怎么抓到扒手。你小心点,别在他面前露了馅。”戈战旗道。

“我知道,戈总,这事是不是很棘手啊?”殷蓉问。

“还真是很棘手啊,从这样的人手里要东西,我还真不知道怎么下手。你先试探一下,看能不能用钱打发了,探探他的口风”

戈战旗道,在后座拍打着前额,头有点懵,不知道是酒有点过量,还是这件老板交待的事,有点过于难了……………